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邻居马太太的洗碗炮
邻居马太太的洗碗炮

邻居马太太的洗碗炮

喝了半壶茶,见新闻联播也没什么内容。于是起身走到厨房,看到马太太只套了长裙没穿内衣和胸罩的身体,不由燃起一股欲望,我走到她背后,搂住她的腰。她转身朝我一笑:”不睡了?马上就好了“。我把她的长裙撩到腰间,露出她白白圆圆的屁股。她在我的手背上打了一下:”干什么呀,饿死鬼吗,对面的人家会看到的啊“。我转身”啪“地一下关掉厨房的灯说:”这下可以了吧?“马太太转过上半身来吻我。我一边吻她,一边把她的长裙卷到她的腰部,用手摸着她光滑的屁股和大腿。然后朝她的阴户摸去。一会儿,马太太的下面便湿了。
  
  我扳转马太太的身子把她的上半身朝洗碗池压去,马太太的双手撑在池边,弓着身子,蹶起屁股,我扯下内裤,用手夹住小弟,找准她的阴道口,用力一顶便插了进去。马太太在我插进去时哼了一声,一只手反过来搂紧我的屁股。我的两只手抓住马太太两只丰满的乳房,也许是阴茎上也结了精液形成了干硬的薄痂吧?尽管马太太的阴户水汪汪的,但开始时进去时觉得还不是很顺溜,于是先轻柔地抽插了七八下,待阴茎完全地沾到淫液后,便很顺畅了,我就大力地抽插起来,这次没有换姿势,而且干得特别久,足足干了十几分钟,马太太在我的大力抽插下,上半身已经是伏倒在洗碗池边了,我伸手摸到她的大腿根部,发现两人的淫水顺着她的大腿快流到了她膝盖部位了。
  
  马太太极为配合地扭动着屁股来迎合我的进攻。一会儿,马太太的屁股不再扭动了,她半瘫在那边一动不动,只任由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横行霸道地进进出出驰骋扫荡,我又抽插了数十次,身子一抖,阴茎在她的阴道里跳动了几下,便全军覆灭了。我继续让阴茎插进马太太的阴道里,感受着马太太极为潮热的阴道的包裹。用双手去抓捏马太太的乳房。马太太也不直起身,上半身仍是伏在池边,似在体味着刚才欢娱的余韵。
  
  我忽然闻到一阵焦臭味,我吸吸鼻子,”什么东西烧了“?马太太这时如梦方醒:”哎呀,是我的菜“。顾不得我的阴茎还留在她的阴道里,也不顾我赤身裸体,直起身子,急忙走到开关边,按亮电灯,然后冲到炉边,掀开锅盖,锅内炖的肉早已焦糊了。”这可糟了,吃不成了。“马太太一脸失望的神情。”算了“,我安慰她,”有了你,不吃饭也饱了“。”真对不起。“马太太端起锅,一脸歉意对我说。”要不,我炒两个蛋给你吃吧“。”好呀,你吃了我两个蛋,我也吃你两个蛋,算扯平了“。”你胡说什么呀,去去去,一边呆着去,还不穿上衣服,真不要脸“。
  
  马太太推开我。我伸手进她的裙内,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一把,没想到原本射在她阴道内的精液已全部顺着腿根流到大腿上了,我触手满手都是粘粘乎乎的液体,我的手在马太太的左脸上一抹:”香吧?听说精液美容呢,不要浪费了啊“。马太太用脚踢了我的小腿一下,”好臭啊,谁要你的臭东西呀“。我捡起地上的裤子,抬头看到菜蓝里放了几根辣椒,心中一动,乘马太太不注意时偷偷拿了一根,到房间塞在枕头下面,回到客厅看电视。几分钟后,马太太把菜端了出来,”开饭了“。我只穿着内裤赤裸着身体走到餐桌边。马太太说:”你没有衣服吗?净出洋相“。
  
  我说:”又没外人,我们谁跟谁呀“,我坐下来。马太太盛了满满一碗饭给我,夹了一大块蛋到我的碗里:”尝尝我做的菜好不好吃“?”好吃,好吃,我早尝过了“。”可今天不一样呀“。上了床就连做的菜都不一样了吗?——我心中暗笑。”好吃吗“?马太太看我吃了一口菜。”好吃,好吃,就象你一样好“。我嘴里夸张地咂巴着。”就你嘴贫“。马太太满意地笑道,拿起碗,给自己装饭。我一碗饭还没吃完,马太太问我:”喝点酒吗“?”好呀,不过你要陪我喝“。”我可不会喝“。马太太起身拿了一个杯子给我,然后又去拿了一瓶”剑南春“,”没有好酒,这是最好的了“。开盖往我杯子子倒了满满一杯。”你不喝吗?“我端了杯子喝了一口后问她。”好喝吗“?马太太抓起我的杯子喝了一口。”哎呀,好凶呀,你也少喝点吧,喝醉了又要……“。马太太嘻嘻笑着不说下去。”喝醉了就又要强奸你了,是吧?“我笑道帮她说完。”知道就好“。马太太说完,”扑哧“一下笑出来。”那你多喝点,让你强奸我好了“,我顺手在她的屁股上拧了一把。
  
  马太太举起筷子在我头上敲了一下,”懒得理你“。吃了几口饭,她又说,”喝点汤吧,喝酒的人喝点汤好“。”好的“。我扒完碗里最后一口饭。端起酒杯”再吃点饭吧?“”不用了“。”再吃点吧,饭可要吃饱,酒少喝点“。说完,拿起我的碗又装了一碗放到我面前。”吃多了饭,就吃不动你了“,我说。”那你吃饭好了,我才不要你吃呢“。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你也来点“?马太太接过我的杯子抿了一口。伸伸舌头,喘了口气,”难喝死了“。
  
  我把那碗饭吃完。马太太也吃完一碗不吃了。”吃饱了,你多吃点菜“。”那喝点酒吧“。”不要,难喝死了“。”喝一点嘛,待会比较有情趣呀“,我说。”呸,谁跟你有情趣“。马太太说着,但却拿过我的杯子抿了一口。”我们来锤子剪刀布,谁输谁喝“?我问她。”好呀,可不许耍赖啊“。来了二、三十次,两人有输有赢,到喝了半瓶酒的时候,我连输三次,喝了三口,刚好把杯中酒喝完。我伸手去拿酒瓶,马太太抢了过去:”别喝了,喝多了伤身“。说完把瓶子要拿进去,走了几步,又倒回来,在我杯里倒了半杯,”想喝就再喝一点吧,别喝太多,没好处的“。我伸手过去抚摸着她拿酒瓶的手,说,”我真幸福,有点家的感觉了“。”你还识得好歹啊,我以为你不记得东南西北了呢“。马太太朝我妩媚一笑。飘然走进厨房。我望着她的背影,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完。帮忙着把碗筷收进去。”谁要你帮忙了?去去去,到沙发上坐着去。光着身子晃来晃去,很好看啊“?马太太在我的背上打了一拳。我嘻笑着在她的胸前摸了一把:”好心遭雷打“。说完便去看电视。
  
  马太太洗完碗筷,到房间去拿了衣服出来。把我的衣服披在我身上,”整个臭男人一个,喝了酒也不穿衣服,小心着凉啊,我去洗澡了“。我披好衣服,看了一会儿电视,甚是没意思。听到卫生间哗哗的水声,便走过去,卫生间的门虚掩着,我推开门就进去。
  
  看到马太太全身上下水淋淋地,湿湿的头发柔顺地拨在背上,下面的阴毛也紧紧贴在阴阜上。马太太冷不防见我进去,惊呼了一声,说:”你个死人,进来干什么“?我把披在身上的衣服挂在衣钩上,”一起洗不好吗“?”不要,难看死了。“马太太说。我过去拥住她涂满了沐浴露的身子,双手在她身上搓揉着。涂了沐浴露的肉体滑不溜湫的,摸上去甚是舒服。马太太把水蓬头朝我身上淋来。”帮我打打香皂吧“。我一边抚弄着她的肉体,一边说。马太太回转身子,拿起香皂,在我身上全身上下涂抹着。两个涂满沐浴露和香皂的肉体贴在一边,又滑又顺。我的手在马太太的阴户上来回扫动,嘴巴轻轻咬住她的耳垂。马太太倒在我的胸前,让我支撑着她。一双手捉住我的阴茎搓弄着,不时用指甲搔我的阴囊。我的手指也伸到马太太的阴户口上,伸进去一点点,轻轻叩弄挖扒。
  
  卫生间的镜子里映出了两具缠绵的肉体和淫猥的动作。一会儿,我的小弟弟便坚挺起来。由于手是湿湿的,又沾上了马太太身上的沐浴露,我无从得知马太太是否流了淫水,流了多少。我扳转马太太的身子,让她正面对着我。把坚硬的肉棒朝她的下体撠去。马太太呻吟着:”不要进去,还没洗干净呢“。我的龟头在她的阴户四周来回摩擦轻拭。”马太太笑道:“又来了,你呀,就象饿鬼,真不知你是机器还是种驴”。你笑着说,“你说呢?你也不赖呀,彼此彼此”。
  
  我用手探到阴道口,把阴茎对准阴道,用力一挺,阴茎插了进去。马太太轻呼一声,“不要这样子来嘛,站着不好做呀。”我来回抽插着,因为站着,不能插得很深,也因为太多水或有沐浴露的缘故吧,在抽插时,阴茎好几次滑出了阴道。马太太靠在墙上,踮起脚尖,双手搂住我的肩膀,以便让我插得更深入。
  
  抽插了一、二百下,我看马太太踮着脚很累的样子,就把她抱到洗脸台上,让她坐在那边,然后叉起她的双腿尽量地抬高,腿弯架在我的臂弯处,踮起脚,对准她的阴道长驱直入。马太太的双手插在我的头发里,抓着我的头发。她的两只腿随着我的抽插而晃动着,脚后跟一次次打在我的后腰上。也不知用力抽插了几百个来回,累得我全身汗水淋漓,才终于射了进去。马太太用手捏捏我的鼻子,不知是赞赏还是犒劳,“真是前世淫鬼转胎的饿狼”。然后跳下洗脸台,打开水蓬头,冲干净我身上的泡沫。转到我的面前,伸手在我头上比了比:“你怎么这么矮呀,还没我高呢”。“是吗?可为什么基本上每次都是我在上面啊”?马太太把水蓬头朝我手中一塞,嘻嘻一笑:“每次都没一点正经,真是个活宝,不理你了。”
  
  洗完身子,马太太穿上了一件性感的睡衣,我依旧不让她穿内裤和胸罩,在灯光下,由于睡衣质地轻柔,隐约可见她玲珑的曲线,上面突起的两团肉和下面那黑黑的一块。我照旧光着身子跑出卫生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