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失踪少女事件追踪
失踪少女事件追踪

失踪少女事件追踪


幻灯机发出嗡嗡的轻声,噪音弥漫在黑暗狭小的室内。光线闪动,一张少女的图片被投射在屏幕上。照片上的少女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身着一袭洁白的紧身长裙,阳光下微笑的面容显得亮丽动人。

「她叫林颖馨,十七岁,是首都卫戍军区副司令的千金。七天前与她的同班同学一起前往s市旅游,于一天后的晚上在住宿的旅馆内失踪。经过s市警方的初步判定,排除了自己离开和被绑票的可能。」

「呼——,又是个美女,这已经是第十一个了吧?」坐在椅上的小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翘起腿说道。

「不错,这是s市两个月内发生的第十一起此类案件。」室内的大灯骤然打开,从幻灯机后走出一个苍老削瘦的身影,正是现在担负着代理家长职务的大长老。

缓缓走到桌前坐下,大长老拿出一叠档案资料,一边说道:「前十起案件发生以后,s市警方一直在遮掩,直到林颖馨失踪,他的父亲震怒之下,才纸包不住火的把事件向内部公布出来,并且向我们李家求助。」

小爱鄙夷的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说不定又是哪个人口贩卖集团搞的鬼,这种案子自己就可以处理了,干嘛要我们去帮那些混蛋?」

「你也不小了,应该知道李家这么多人还在这个社会中生活,维持和政府一定的关系是很有必要的。」大长老摇了摇头,一边把档案递给小爱,「警方分析的结果表明,这十一个女孩子身份、来源都截然不同,共同点一是在十六至十八岁之间,二是相貌都非常出众,第三条比较特别,她们的血型都是相当少见的h1型。出事前,有三个去过s市的滨江公园,四个去过一家名为‘天上人间’的夜总会,其他的……详细资料你自己看吧。」

无可奈何的接过厚厚的档案,小爱站了起来,苦着脸抱怨道:「千辛万苦的才回来不到一个月,长老你怎么就派任务了?让我多休息一会呀——」

「呵呵,不用推辞了,能者多劳嘛。」大长老微笑着安慰小爱,陪着她走到门口,「你的师兄弟们不是在集训就是另有任务,现在得空的人也不多。再说,能自由转换血型的人没几个,以现在的实力来说,我也比较放心让你去。」
「真没办法,就当去s市旅游一次好了。」小爱偷偷的做了个鬼脸,抱着那一大堆档案走了出去。

繁华的大都市s市,它的夜晚也是纸醉灯迷,在「天上人间」夜总会的一个包厢里,昏暗的灯光下,正展现着一片糜乱的气氛。

「小美人,来,再喝一杯——」

一个满口金牙的中年胖子一只手紧紧的抱住身边一袭紧身白色长裙的小爱,另一只手拿起斟满的酒杯就对着她的嘴灌了下去,看着无法躲闪的小爱强咽下这杯酒,猛的被呛到,咳嗽了起来,胖子不由得哈哈大笑:「小妹妹酒量不错啊,再来一杯怎么样?」

「不要——,你好坏,这样灌人家。」小爱笑着扭开身子,逃了开去,呛出的红色酒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小爱满脸晕红,眼波荡漾,散发着惊心动魄的妩媚,让胖子更加心痒难挠,嘿嘿的淫笑中猛的扑了上来,一张大嘴对着小爱亲了过去。

「嘻嘻,不要这么急嘛……」

欲拒还迎的躲闪着胖子满是酒气的金牙,小爱脸上堆笑,心里却恨恨的咒骂着:「死老头!居然骗我说这边警方已经安排好了卧底的工作,没想到居然是做这种事,看我回去不狠狠的修理他!」

小爱到这里已经两天了,由于「天上人间」的幕后老板就是市长大人的侄子,所以s市的警方顺利的让小爱混杂进小姐的队伍中。轻易的排除夜总会本身的问题之后,小爱只能把侦察的目光放在前来销魂买醉的客人中,但两天的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小爱的心底不由得烦躁起来。

「走~,小妹妹,陪我上楼开心去——」不一会,已经喝得伶仃大醉的胖子搂着小爱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出包厢,穿过外面正载歌载舞的大厅向楼上的套间走去。

走过喧嚣的大厅,正要转身走上楼梯,小爱蓦的感觉到一道目光投落到背上,正紧紧的盯着自己,身上的寒毛立刻警觉的竖了起来。

「魔气?」小爱略一停脚步,却没有回头,继续随着神智不清的胖子往上走去,「哼哼,这案子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深夜,小爱一个人从夜总会的大门走了出来,穿过热闹的大街,三转两转走进了一个偏僻的小巷里。

「嗒、嗒!」

高跟鞋清脆的脚步声响在僻静的巷子里,小爱手中的坤包轻快的甩来甩去,正悠然自得的走着。那道魔气自从盯上以后就一直没有远去,看见自己离开夜总会,它也随即跟了上来。感觉到魔气悄然无声却快速的向自己逼近,小爱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微笑。

脑后突然响起一阵风声,一股大力猛的传来,小爱顿时身不由己的向前扑倒在地上,不等小爱挣扎,一双粗壮有力的大手抓住她的手臂,反扭到背后飞速的捆了起来,转眼就把小爱的双手缚得死紧。

「啊!你要干什么?!救……」

小爱扭动着身体转过头看去,一个壮硕的大汉正狞笑着看着自己,刚要张嘴呼叫,一个布团猛的塞进她的口里,随即眼前一黑,一个布袋罩住了她的头部。那大汉把小爱扛在肩上四下望了望,眼看没人,纵身一跃,身影化做不起眼的黑点,消失在都市的黑暗中。

小爱在大汉的肩膀上颠簸了半个小时,才感到他落了下来在地上急冲冲的走路而行。大汉的身形左拐右拐,时走时停,似乎到了要去的目的地,又过了好一会才停下来。蓦的大汉把小爱往地上一放,唰的一声揭开了头上的布袋,随即匆匆的离开。不满的呜呜了几声,小爱眯着眼睛适应着突如其来的光线,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这是个宽大的地下室,中央是一个绿色的石台,周围放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器具。不解的皱了皱眉,小爱的目光落到两边的墙壁,顿时眼睛瞪得溜圆,被惊得呆住了。

密室的墙边摆放着四个一米多高密闭的圆柱型玻璃容器,里面浸泡着四具形状各异的人偶,有的四肢都被截去,只剩下光秃秃的身体,有的腹腔被全部打开,里面的内脏被清理得一干二净,有的被几根宽厚的铁圈捆成跪着的姿势,颅骨却被横着劈开,脑袋被分成完全的两半。仔细看去,这些人偶赫然全部都是那些失踪的少女所制成!

「这、这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吃人吸食的魔族什么时候来这一套了?」
小爱吃惊的望着四具尸体,脑海中急速转动,这时却响起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哐啷一声,密室的门被打开,一个男人的身影走了进来。

「效率不错嘛,这么快就找到第十二个,看来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
那人兴奋的搓着手走了过来,对着小爱正不停的狞笑着,「嘿嘿嘿,来,给我看看,这最后一个妞长得怎么样啊?咦……」

脚步猛的停下,那人吃惊的望着小爱,惊慌的住了嘴。小爱身上汹涌的力量正一波波的散发出来,越来越大,犹如怒涛一般扑向自己。相比之下,自己的身形仿佛大海中的浮萍一般摇摇欲坠。

啪的一声,小爱身上的绳子裂成几十截掉了下来,伸手扯出口里的布团,盯着脸色惨白的那人,小爱缓缓的站了起来。

「这十一个女孩都是你杀的吗?」

没等那人回答,小爱一瞬间就出现在他的面前,移动的速度之快,原地的身影甚至还没有消失。小爱闪电般一抬脚,那人立刻伴随着长长的惨嚎倒飞了出去,轰的一声巨响撞破了墙壁,倒下的碎石砖块瞬间将他埋在底下。

小爱走到倒塌的墙壁前,看见那人肚子破了个大洞,绿色的血液汩汩的流出,正仰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哼,真没用!」小爱不屑的哼了声,伸出脚踏在那人的喉咙上,用力踩了下去,「快说!为什么要这样杀这么多人?」

喉咙上传来沉重的压力,压得骨节咯咯作响,那人吓得杀猪般大叫了起来:「我说我说!公主殿下饶命啊!——」

「哦——你居然认识我?你到底是谁?」小爱有些诧异,脚上的力量稍微放松了点。

「是、是,小的叫辛鞑,以前在登基典礼上曾经远远的望见过殿下一面,不过小的职位太低,殿下是肯定不知道我的。」

「是吗?……」听到这人是魔界王国来的,小爱不禁起了一点亲切的感觉,但转瞬间又脸如寒霜,冷冷的喝道,「为什么要来这里杀人?而且还用这样的方式虐杀?」脚下的压力蓦的加重,辛鞑的喉咙又咯咯响了起来。

「饶命啊殿下——」辛鞑大急之下,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

原来,两个多月前辛鞑和几个仆人受到召唤来到了人间界,那个召唤者想进行「蚀骨之月」的召唤法术,就和辛鞑商量,借助他们魔族特有的血液感知能力寻找适合法术需要的祭祀的少女,在召唤者许以种种好处的诱惑下,又加以威胁,辛鞑忘记了小爱离开前在魔界王国定下的规矩,开始帮着那人四处寻找合适的少女并进行杀害和处理。

「蚀骨之月?那是召唤什么的?」小爱毕竟呆在魔界的时间太短,很多东西都不知道。

「小的不太清楚……听说,是召唤魔界的某位强大的存在,让它俯首听命。」辛鞑战战兢兢的答道。

「想力量想疯了,老皇帝死了以后,魔界最强的人不就是我吗?」小爱不屑的撇了撇嘴,又问道,「你说那召唤者是个人类,知道他是谁么?人在哪里?」
「小的只是认识他的相貌,但不清楚其他的状况……啊啊!!我说我说!」喉咙上的压力骤然变重,辛鞑赶忙倒了出来,「小的确实不知道他在哪里,一直都是他主动联络我的,不过明天会按约定和他联系一次!」

「明天啊……」小爱转过头想了想,忽然冒出个主意,放下脚蹲了下来,对着辛鞑笑吟吟的说道,「这样吧,他不是要收集十二个人偶么,把我也算上不就正好十二个了?明天联络的时候你和他说全部做好了,再把我带过去,不就能找到他算帐了吗?」

「啊?!……」辛鞑呆呆的看着小爱,完全傻掉了。

「你在魔界既然认识我,也应该知道我的能力,就这种小场面不会有事的,放心好了——」小爱一边安慰,双眼注视着辛鞑发动了魅惑,「而且,看你刚才的样子,似乎也很喜欢做这种事情呢……」

「小的、小的确实有点喜欢……」辛鞑吞了吞口水,全身燥热,一股强烈的欲望升了上来,逐渐占据了他的理智。

小爱转身走到石台边,姿势优美的坐了上去,微眯的双眼散发出惊心动魄的魅力,伸出手指向辛鞑诱惑的勾动着:「看你的手段似乎很残忍呢,来呀,用最残暴的方式处理我吧!」

辛鞑眼放红光,再也忍耐不住,翻身站了起来猛扑过去,一把抓住小爱的身体压下,从旁边拿出几根粗大的钢条锁铐,啪啪几声,小爱的手腕、脚腕和脖颈都被牢牢的铐在了石台上,伸手一撕,小爱的白色长裙裂成了碎片,赤裸的胴体顿时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嗯~~,铐得还真紧……」钢条深深的陷入小爱的肉里,勒得她喘不过气来。

抚摸着小爱柔嫩细腻的手臂,辛鞑突然抽出一把铁锤,对着小爱的手臂狠狠的砸了下去,只听喀嚓一声,骨头粉碎性的断裂开来,小臂顿时扭曲着改变了形状。

「啊~~你还真是直接~~」小爱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愣着干什么,继续呀~~」

得到鼓励的辛鞑变得更加凶猛起来,手中的铁锤如雨点般落下,臂骨断裂的噼啪声连续响起,转眼间小爱洁白无暇的一双手臂被锤得不成模样,歪歪扭扭的挂在身上。

辛鞑没有任何停顿,铁锤又向她的大腿落去,伴随着小爱惬意的呻吟,起落的铁锤将原本修长美丽的双腿变成了两条烂肉,手臂和腿中满是四分五裂的骨渣,尖锐的碎片纷纷刺破血管和肌肉,穿过表皮,露出了惨白的颜色,鲜血不断流出,染红了石台。

「唔~~现在我都没办法动了……」小爱的胸口喘息着起伏不停,高耸的双乳不断的颤动,脸上满是兴奋的红晕,微笑着对辛鞑说道,「刚才把你打得那么重,报复的机会来了哦~~」

辛鞑狞笑着抽出把一尺多长的铁钩,尖锐的钩尖在灯光下闪耀着让人心寒的光芒,铁钩在小爱的粉红色的阴唇上摩挲了一会,突然用力捅了进去。

「哦~~插进去好深~~到肚子里了~~」

小爱仰起头,闭上眼睛,大声的呻吟了起来。铁钩擦过柔软的内壁行进,转眼挤入了子宫,冰冷刺骨的感觉让内壁用力的收缩。铁钩稍微停了停,突然往外一拉,锋利的钩尖顿时狠狠的扎在了子宫柔嫩的内壁上;辛鞑的手继续用力往回抽,整个子宫缩成一团,剧烈的抽搐着,逐渐被铁钩拉进阴道,慢慢的向外移动。
「啊~~~」小爱忍不住大喊了起来,淫糜悦耳的声音在室内响彻,「再、再用力一点,把它全部都撕碎吧……哦~~~」

辛鞑使出浑身力气猛的一抽,伴随着小爱高亢的呻吟,她的子宫连带着黄色的卵巢被完整的拉了出来。辛鞑拿起把割刀,用力一挥,切断了与身体相连的阴道部分,随手将还在蠕动着的子宫和卵巢扔进了垃圾桶里。

反手一戳,一尺长的割刀插入了只剩一个血洞的阴道,辛鞑握着锋利的割刀捅了进去,再往上一挑,切开肌肉和薄薄的脂肪,小爱平坦的腹部顿时裂成了两半,肚子上白嫩细腻的皮肤被分成两片掀开,整个腹腔被完整的打了开来。
「嗯~~~肚子都被你切开了,还有什么花样,就尽管用吧……」

腹腔内盘缠纠结的白色肠子暴露在空气中,正微微的颤动着,大量的鲜血从伤口流了出来,像瀑布一样淌过石台,滴到地上。

伸出手插了进去,辛鞑搅动着柔软粘滑的肠子,一把捧了出来,哗啦啦一阵响动,一大滩温热滑腻的肠子流淌过石台,朝旁边的垃圾桶倾泻了下去,割刀挥过,肠子就彻底脱离了身体,淌到了垃圾桶里。辛鞑一双手在肚子里或拉或拽,几刀一割,肝脏、肾脏等器官纷纷剥离出来,转眼间整个腹腔被清空,小爱的肚皮变得瘪瘪的,完全塌陷了下去。

「要把我清理干净吗?……哦~~好过瘾~~~赶快继续吧……」大量失血的小爱脸色变得苍白,喘息也逐渐无力,只一双眼睛仍旧散发着勾魂销骨的魅力。
辛鞑握住割刀,从腹部的裂口处继续往上挑,切开了胸口的皮肤。辛鞑放下刀,抓住皮肤的两边用力往外一撕,红色的肌肉和淡黄的脂肪斑驳着脱离开来,小爱的胸腔也暴露在了空气中。

辛鞑举起铁锤狠狠的落下,咔嚓一声,小爱的胸椎断成了几截陷了下去,鲜红的心脏暴露了出来。辛鞑伸出手抓住跳动着的心脏,猛的往外一拔,几根相连的大血管顿时被挣断,小爱的心脏被完整的握在了手里,稍微玩弄几下,辛鞑转手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小爱的嘴唇微微的翕动着,已经说不出话来,逐渐涣散的眼神却仍望着辛鞑,还在鼓励他继续下去。

辛鞑把肺叶扔了出去,很快把胸腔清理干净,握住里面的肋骨用力一掰,肋骨啪的一声断裂,被抽了出来,辛鞑继续掰下去,转眼间二十多根肋骨都被清理干净。失去所有的支撑,小爱的身躯全部塌陷了下去,仿佛一张薄薄的皮一般贴在石台上。

从旁边的工具箱里抽出把斧头,辛鞑对着小爱的手脚劈了下去,噗哧几声,四肢和身躯完全脱离了开来,辛鞑拿起软成一团的手臂和腿脚,一起扔到了垃圾桶里,现在的小爱只剩下躯干的一层皮连着颗脑袋,什么都没有留下。

转身捧起装满了的垃圾桶,辛鞑走到墙边的一台大型粉碎机旁,从入料口把小爱的内脏和四肢都倒了进去,开动了开关。嗡嗡的机器转动声响起,不一会,鲜红色的肉酱一缕缕的从出料口挤了出来。

接完磨成粉碎的肉酱,辛鞑又来到旁边的一台搅拌机旁。打开盖子,搅拌机里陈放着黄黑色的糊状物体,赫然是半缸猪粪。把肉酱倒入缸中,辛鞑开动机器,转眼间搅拌成了颜色斑驳的烂泥状混合物。

停下搅拌,辛鞑提起连着机器的一根碗口粗的软管,走到石台面前,把管口插入小爱的身躯,转身开动马达,只见粘稠的流质烂泥涌动着通过软管,注入了小爱的躯干。随着粪便肉酱的注入,本来瘪得和纸一般薄的身躯慢慢鼓起,像气球一样逐渐膨胀起来。

不一会,混合的肉酱全部注完,小爱的躯干也鼓胀成了纺锤型,辛鞑拿起那把斧头,对准小爱的脖子猛然劈落,只听喀嚓一声,脖子断成两截,头颅滚动着掉了下来。辛鞑捧起小爱的脑袋,转身把它埋入盛满了肉粪混合物的身躯里,然后从旁边拿出一叠铁环,仿佛缝补皮包一般将破开的胸腹拧到一起,慢慢的缝合起来。

现在的小爱没有四肢,只剩下不成模样的鼓胀身躯,里面满是自己肉体和粪便混合成的肉酱,浸泡着自己的头颅,外面用一排铁环缝着皮肤的裂口,整个看起来就像一个畸形的巨大人肉饺子。

辛鞑打开墙边一个空着的玻璃容器,捧起小爱放了进去,扭开旁边的开关,特制的防腐液立刻流了进来,转眼就注满整个容器,把小爱浸泡在里面。

盖上盖子,把容器密闭好,这时辛鞑所中的魅惑也逐渐消失。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辛鞑腾的坐了下来,顿时汗流浃背,脸色惨白。

「我、我居然把公主殿下……」辛鞑惊慌得浑身发抖,凌辱杀害公主是何等的大罪,想到魔界王国残酷的刑罚将要落在自己和家族的身上,顿时脑海中一片空白,被吓得完全停止了思考。

「嘻嘻,怎么怕成这样,跟你说了没事的啦……」

一道声音传入脑海,辛鞑惊讶的转身看去,只见玻璃容器里小爱的身躯发出一团耀眼的白光,光芒越来越强,猛的一闪,整个密室亮如白昼,只听哗啦啦玻璃碎响,容器炸了开来,防腐液四散倾泻,眩目的白光中,一个赤裸的完美身躯重新站在了辛鞑的面前。

「呵呵,你真是胆小,比阿米巴差多了……」小爱闭上眼睛,自己沉醉的回味起来,「啊~~刚才的残虐真是太刺激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呢,这样的体验只来一次的话实在是太不过瘾了……」

不理会坐在地上发呆的辛鞑,小爱转过身,津津有味的看起剩下的玻璃容器来:「这个是什么?哦,你把她身体挖空做成一个尿槽了,呵呵,这个想法真有意思,等会一定要试试……这一个——把身体做成一把椅子?你是怎么做的,我怎么看不出来?有创意,一会也把我做一次吧……还有这个……」

辛鞑呆滞的望着小爱,知道了魔界王国高贵的公主殿下居然有这种爱好,这消息带来的冲击比刚才受到的惊吓更大,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说道:「小、小的……遵命……」

小爱转身走到石台边,重新坐了上去,对着辛鞑微笑着说道:「快一点来呀,明天很快就要到了呢……」

第二天一早,辛鞑就接到了那人的联络,在告知十二具人偶已经齐全之后,那人果然非常高兴,让辛鞑尽快带着人偶赶去见他。

把玻璃容器都装上卡车,辛鞑开着车驶出了市区,开向郊外一个荒芜的山区。到了约定地点,辛鞑看见远远的小山顶上矗立着一个十多米宽的祭坛,周围散布着十多个拿着各式武器的人,看见卡车开到,都向他走了过来,看来是那人收集的手下。

跳下车,辛鞑向那群人走去,迎面领头走来的正是那个召唤者,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年纪,面容爽朗,只一双眼睛有些游移不定,看起来显得有些摄人。
「怎么样,东西都带来了吗?」走到面前,那人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
辛鞑转过身,拉住车厢旁的扳手往下一拉,只听轰的一声,卡车两侧货柜的挡板哗啦啦的倒了下来,露出中间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十二个玻璃容器。

「好!好!做得不错!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看着玻璃缸里的人偶,那人得意的大笑起来,神色激动,双眼放出挚热的光芒,「躲了这么久,终于有我李风扬眉吐气的一天!」

「我正奇怪人间界有谁在搞这么变态的事情,原来是你啊——」

十二个玻璃容器中的一个突然爆发出耀眼的白光,惊呼声中,众人不由自主的捂着自己的眼睛躲开,只听当啷几声大向,容器炸了开来,强烈的光线又突然消失,首先回过神来的那人扭头看去,却惊讶的看见车厢上正站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女,正冷冷的望着自己。

「李风……你这李家的叛徒!听说几次追杀都被你逃掉,想不到躲了起来捣鼓这些玩意!」

「小、小爱!」看清楚少女的面容,李风惊得脸都白了,「你、你不是失踪了么?」

当初魔族大闹c市,事后李家查出破坏镇妖塔就是李风搞的鬼,立刻派出人员对他进行追杀。可李风见机极快,李家仙气的修为也不低,几次三番的围剿都被他逃脱了。而小爱去魔界的消息却一直没有透露出来,只有大长老清楚这件事,对外只是宣称小爱失踪,所以逃亡在外的李风一直都不清楚。

小爱轻蔑的哼了一声,轻盈的跳下车走到李风面前,打量了半响,开口说道:「你也算勉强认识我,废话就不多说了,是干脆的自杀还是让我动手来取你的狗命,自己选择吧!」

「你的李家仙气是比我强,不过……」李风的眼珠转了转,突然大喝道,「想打赢我也未必有那么容易!」

说话的同时,李风的拳头带着凌厉的风声猛击了过去,手下也同时举起手里的武器对着小爱开了火。处于风暴中心的小爱身影一晃,化作一道流光,伴随着几乎同时响起的惨叫声,李风的手下四散着飞跌了开去。光影转了一圈,蓦的又停在原地,看着一拳落空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李风,小爱的脸上泛起一丝冷笑。
「嘻嘻,你就这点实力?还有没有更强点的?我可是已经尽量控制自己的真气了。」

「你……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强了?」李风额头上的冷汗一滴滴的流了下来,自己和小爱的水平竟然差这么远,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不,不止是自己,恐怕连大长老、死掉的家长他们也没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唉~~用这样的实力欺负你们一定很不甘心吧?我也觉得很没意思呢。」看着四周正吃力的挣扎着爬起的众人,小爱扭过头来,脸上泛起甜甜的笑容,眼神也变得妩媚起来,「我们来做个游戏吧:你们把我捆起来,我不反抗也不躲闪,随便你们用什么方法折磨虐待,如果能让我受伤的话,这次就放过你们——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李风先是一呆,然后猛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早就听说过关于你的传闻了,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小爱没有回答,却把双手放到背后并拢,微笑的看着众人,这任人宰割的温顺姿势立刻让四周的手下按捺不住冲了上来,有人拿出副手铐一把铐住小爱的双手,又抽出几根皮带将她的双脚密密的捆好,在小爱的脚腕上缠绕上了十几圈,捆得死紧的皮带深深的陷入到肉里,把小爱勒得摇晃不定。

「嘿嘿,想不到居然有这样的骚货,小丫头,待会可别后悔啊。」

一个大汉扯出根皮带,对着小爱用力抽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皮带重重的落在小爱的胸口,高耸的乳尖被抽得跳跃了起来。大汉手不停歇,皮带如雨点般落下,转眼几十鞭下去,已经累得大口喘起气来。

这样重的力量抽在身上,普通人早就皮开肉绽了,可小爱白嫩细腻的皮肤依旧光洁无暇,不要说伤口,连一条红痕都没有留下。

「嗯~~真够用力的,可是这样的手段就想折磨我,还远远不够哦。」小爱微眯着眼睛,似乎对刚才的鞭打十分享受。

「奶奶的~~,让你知道痛!」那大汉恼怒的抓过小爱的肩膀,一把将她按在地下,拿起把mp5冲锋枪对准阴部捅了进去,扣动扳机,沉闷的枪声急促的响了起来。

「哦~~哦~~感觉真不错~~」小爱畅美的呻吟着,弹头的冲力把她顶得在地上移动了一尺多远,一转眼三十发子弹全部打进了子宫里,小爱仰起头,微笑着看着大汉,「再来~~换点更刺激的~~」

那大汉愣了愣,丢下手里的mp5,拿出一块肥皂大小的黄色物体,掰开小爱的阴唇用力塞了进去,一直挤到子宫的深处,又从腰间摘下一颗手雷,拔出保险针,也跟着塞进了子宫,与那块「肥皂」挨在一起。那大汉远远的跳开,盯着小爱冷冷的狞笑道:「哼哼,高纯度的c4外加手雷,保证让你这个小贱货爽翻了天!」

话音刚落,小爱的肚子发出一声沉闷的炸响,高强度的炸药在子宫内燃烧爆炸,膨胀的空气发挥出巨大的威力,刹那间只见小爱的腹部像气球一样急速的高高拱起,却又立刻回落了下去,瞬间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啊啊~~好刺激~~没想到用炸药也能让我高潮呢~~」小爱扭动着身子呻吟了起来,面颊晕红,眼波荡漾,「还有没有更厉害点的?」

看着索需无度的小爱,众人低下头看了看手上的武器,顿时泛起一股无力的感觉。

「一群废物!让我来!」一直冷眼旁观的李风排开众人,走到小爱面前蹲了下来,伸出手抚摸着她柔嫩光洁的身躯,看着小爱妩媚的眼光,摇着头笑道,「无论武功还是身材相貌你都是如此的出众,却有着自甘下贱的残虐爱好,所倚仗的大概是对自己真气的自信吧?不过……自信得过了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随着话声,李风出指如风,闪电般在小爱的胸口、小腹、脖颈等处连点了十多个穴道,指尖的真气化成一根根诡异的寒线,窜进小爱的体内四处游走,缓缓的封住了她身体里循环不息的李家仙气。

「截血封脉?」感觉到体内的情况,小爱惊讶的望着李风,「这功夫是只有长老才会的秘技,你是怎么学到的?」

「哼哼,想不到吧?」李风得意的大笑了起来,突然恶狠狠的盯着小爱,破口大骂道,「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嫡系弟子,又怎么会知道我们这些身份卑微的苦处?好的武功学不到,送死卖命的活却要抢着干,我早就受够了!」

李风的声音越来越大,浑身颤抖,眼中的光芒越发癫狂,突然伸出右手狠狠的插进小爱的阴道,用力捅了进去,一直插到子宫深处,指尖接触到手雷爆炸后留下的钢珠碎片为止。李风手掌一翻,凌厉的真气从掌心爆发了出来,重重的轰在柔软的子宫内壁上,只听一阵阵闷雷般的爆炸声从体内响起,小爱的腹部不断的高高鼓胀起来又重新落下。李风反手一抓,把小爱的子宫抓成一团握在手里,运足真气使劲捏了下去,灌注着李家仙气的手指可以像撕纸一样撕碎钢板,却扯不烂看起来柔嫩娇弱的子宫。

「啊啊啊~~~」小爱高亢的呻吟声在山顶回荡,面颊潮红,浑身颤抖着达到了高潮,大量的爱液猛的喷了出来,沾满了李风的手臂。

「哼,真是个贱货!居然这样都可以爽到高潮,我倒要看看你的李家仙气还有多少!」一边说着,李风的左手伸出两根手指,猛的往小爱的双眼插了下去,「眼睛的真气保护是最薄弱的,我就不信你现在的消耗还还足够维持!咦?怎、怎么……」

足以穿金裂石的手指按在小爱的眼珠上就再也摁不下去了。李风在手指上一再加力,却怎么也戳不烂那对晶莹剔透的眼球。

「呵呵呵……」小爱忽然轻声笑了起来,在李风惊惶失措的目光中挣脱了束缚,慢慢的浮上空中,「差不多也玩够了,你也没什么更多的手段了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小爱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万丈光芒,如一颗耀眼的太阳让人无法正视。光球先是一缩,再猛的膨胀开来,如新星爆炸一般,千百支凝如实体的光剑从太阳中心散发出来,向四面八方飞射,仿佛一阵密集的剑雨,周围的地面上瞬间多了无数个深不见底的孔洞。

光芒散尽,小爱缓缓的落了下来,四周李风的手下们倒在地上,身上布满了血洞,早已经气绝毙命。李风侥幸避开了关键部位,但身体仍然被穿过了十几个孔跌坐在地上,鲜血一股股的流了出来。

走到李风面前,小爱弯下腰,一脸嘲讽的看着他:「知道截血封脉就了不起了?这秘技能对付一般的李家弟子没错,不过很可惜,我不属于那个范畴。」说完,伸出右手向他的天灵盖拍去。

李风脸色灰白,浑身颤抖,狠狠的盯着小爱,突然绝望的大叫了起来:「我不服气——死也不服!如果有机会能完成‘蚀骨之月’,我一定不会输给你!」
「哦?你就对那个什么月这么有信心,召唤出来的东西真的有那么强吗?」小爱停住落下的右手,饶有兴趣的说道,「正好我也挺好奇的,就让你死得甘心也没什么关系。这样好了,我给你个机会,赶快把它召唤出来,也让我看看它是什么样子的吧!」

「你、你……」蓦的听到反差这么大的话,李风差点崩溃掉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却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还愣着干什么?起来呀——」小爱自顾自的向卡车走去,口里一边说道,「需要把我做成人偶是吗?那快点动手吧,可别让我等太久了!」

……

一个小时后搭起的祭台上,地面被画上了复杂的法阵符号,按照特定的位置,十二个人偶被围绕着中心摆成了整齐的环形。小爱排在最末一个,手臂和双脚被几根钢圈紧紧的捆系在一起跪在地上,高高耸起的双乳,乳尖被完整的切了下来,露出两个血洞,从里面伸出两截白色的肠子。被掏空的腹腔堆满了粪便,正不断的从乳房伸出的肠子里流了出来。

法阵的大部分程序都已经完成,李风站在祭台上,从脖子上取下一个样式古老的绿色项链,捧在手中念起了不知名的咒文。不一会,法阵中心开始出现一股淡淡的黑色雾气,慢慢的围绕着中央旋转起来。黑雾越来越浓,凝聚成诡异的云团在祭台上不断翻滚涌动,李风举起手中的项链伸到黑雾里,猛然一阵尖利的啸声从雾中爆发了出来,翻动的云团分散开来,仿佛灵蛇一般化作十二根黑色的触手向周围的人偶扑了过去。触手们缠绕在人偶的身躯上,不断的在各个洞口和空隙进出;与此同时,人偶们开始剧烈的萎缩,转眼间皮肉都被吸收消失干净,只剩下十二具骷髅的残骸留在原地。

吸饱了的触手纷纷缩了回来,云团开始剧烈的翻滚,空中响起了巨大的霹雳声。云团翻滚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猛的往内一缩,李风手中的项链啪的一声炸得粉碎,伴着阵阵魔鬼的嚎叫声,一道蓝光一闪,惊人的魔气从云团中冲天而起,法阵中央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是你在召唤我?」

一个悦耳的女声传了出来,激动得不知所措的李风定眼看去,从黑雾中走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年青的女性,一套紧身的黑色皮衣和长筒高根皮靴勾勒出曼妙的丰满身材,顾盼之间,娇好成熟的面容上一对眼睛更是勾魂动魄。

虽然有些诧异召唤出来的竟然是这样一个魔族,但身上不断鼓荡出来的魔气无可置疑的说明了她的强大,李风又惊又喜,正准备回答,一阵夸张的笑声猛的从旁边传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身体的小爱正趴在地上拼命的锤着地板,一手指着李风,喘着气辛苦的笑道,「我要笑死了……你……你居然……」

「有什么好笑的!我召唤出来的是魔界的最强者之一,干掉你绝对绰绰有余!」李风恼怒的大声呵斥小爱,转过身来,又对着那名魔族女子一脸虔诚的说道,「来自魔界的强者,我给你的第一个命令是:干掉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
那女子望着小爱皱了皱眉,沉吟了半响,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她好像很强啊……不过,我还是有把握杀掉她的。」

语声未落,那女子闪起一道黑光,对着小爱冲了过去,顿时和小爱乒乒乓乓的打在了一起。

两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极至,肉眼完全无法看清楚她们的动作,只能看见两个模糊的身影在宽阔的平地上不断闪来闪去,周遭的景物变得模糊扭曲,一道道五颜六色的闪电不时流窜出来,空气中响起阵阵巨大的雷鸣声。

剧烈的打斗中忽然传来一声爆响,只见小爱喷出了一口鲜血,如流星般坠落下去,轰的一声尘土飞扬,把地面砸出了两米多深的圆锥型大坑。那女子紧跟着落了下来,伸手按住小爱的后脑,猛的发力向地面砸了下去,又是轰的一声震响,大坑塌陷下去了一倍有余,小爱也被埋得不见了人影。

那女子往地面击了一拳,深坑的底部猛的炸了开来,小爱的身体翻转着被弹到空中,那女子追了上去,挥动的手臂快愈闪电,小爱的胸腹一瞬间就中了数百拳。那女子伸出手掌,狠狠的砍在小爱的喉咙上,巨大的冲击力顿时把她的身体砸向了祭台,只听一阵轰然巨响,宽大的祭台哗啦啦的倒了下来,被坠落的小爱砸得四分五裂成无数碎片。

落到成了废墟的祭台旁,那女子伸出手扭住小爱的双臂,一脚踏在她的下体上,猛地用力一扯,「啊——」在小爱的长声惨呼中被活生生拧了下来,断臂的鲜血挥洒着划过空中,远远的甩了出去。

那女子伸手抓住小爱的脖颈,把陷入昏迷的小爱提了起来,手掌猛的一戳,深深插入了她的胸膛,大量的鲜血顿时飞溅着狂喷而出;转手一剜,小爱的心脏顿时被抓了出来,只听噗哧一声,鲜活跳动着的心脏在那女子的掌心中被捏成了粉末。

「啊啊~~~干得好!」一旁观战的李风兴奋得双手握拳,激动得变形的脸上青筋绽露,「快杀、杀了她!」

那女子微微一笑,捏着脖子的手用力一拧,喀嚓一声脆响,小爱的脖子被勒断开来,鲜血像喷泉一样从颈椎中涌出,无头的身躯摇晃着倒在了地上。抓住小爱的头颅,那女子的手指一使劲,噗的一声,小爱的脑袋炸成了碎片飞散开来。
「哈哈哈哈……做得好!做得太好了!」李风浑身颤抖,通红的双眼变得癫狂起来,「不用再这样躲躲藏藏了,我这就回去!什么长老、什么家长全部都不在话下,我全部都能收拾了!哈哈哈哈……」

那女子抱着手臂,盯着一个人独自狂笑的李风看了半天,忽然叹了口气:「我说殿下,陪您玩也玩过了,可以完事了吧?」

「呵呵……我今天才发现,原来逗人是这么有趣的事啊。」强烈的白光闪过,小爱又恢复了过来,站在原地笑嘻嘻的看着目瞪口呆的李风。

「唉,今天一天都在陪你玩了,现在真的该结束了呢。」小爱不无遗憾的举起手,虚虚一握,李风的脖子顿时被提了起来,手舞足蹈的悬浮到空中。

「咯……咯……」李风拼命的挣扎着,试图抓住那只并不存在的手,巨大的压力把他的脸憋得青紫一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即使不说出来,我也知道在幕后指使你的人是谁了。」小爱一脸沉静的看着李风,微微的摇了摇头,「说实话,你很可怜。」手掌握拢,只听轰的一声,李风的身体炸成了一大团血雾,化作粉尘随风飘散开去。

「殿下……啊,马上就应该叫陛下了,您怎么会在这里陪着他的?和这个人有仇吗?」那女子扭过头,疑惑的问道。

「艾丝帝西娅大姐,我还正想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小爱回过头来,微笑着看着那女子。

艾丝帝西娅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家不知道哪一辈的先祖跑来过人间界,结果被某个人救了一次性命,就留下了一个项链在上面定了契约,只要有人用这个项链召唤,我们就得过来帮助他……结果,就是这样了。」

「呵呵呵呵……」小爱笑得前仰后合,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刚开始我以为他要召唤哪个凶恶的家伙出来呢,没想到居然会是你,真是笑死人了……不过说起来,练过皇室典籍的你魔气增加不少呢,乍一看还蛮有魔王的样子的。」
「哪里……」艾丝帝西娅微微的鞠了一躬,「刚才我可是使出了全力的,可陛下估计连三成的力量都没用上吧。练习过秘传的魔功以后,我才知道和陛下的差距有多大……」

定了定笑容,小爱正色道:「艾丝帝西娅大姐,我还得回去处理一下这个叛徒的事情,看起来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你就先回魔界吧。」

艾丝帝西娅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就先回去了。不过陛下离开魔界已经有两个多月,该回去举行登基典礼了,希望陛下处理完事情能尽快回来。」
「啊啊……」小爱苦恼的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登基很烦的,这事以后再说吧我先走了!」不等说完,小爱就急急的飞了起来,化作一道流星,转眼消失在天际。

艾丝帝西娅苦笑着摇了摇头,抛出一个卷轴,一个闪烁着星光的深蓝色大门在空中打开,艾丝帝西娅往上一跃踏了进去,大门发出蓝色的光芒慢慢闭合,只剩下一片废墟的祭台继续留在山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