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逆伦皇者】(24-26)【作者:sky08(九十九夜)
逆伦皇者】(24-26)【作者:sky08(九十九夜)
 字数:1147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唐玉仙:36岁,庞骏的亲生母亲,成熟,高贵的绝色大美人,当年为庞云 之妻,庞云死后不知原因被魏王纳为王妃,对庞骏心存愧疚,并且有扭曲的爱恋 之心,任其奸淫。
 
  柳红絮:33岁,京城皇极门掌门赵无极之子赵卓之妻,唐玉仙的闺蜜兼护 卫,唯一知道唐玉仙扭曲爱恋的人,在山中院落被庞骏制住,惨遭奸淫。
 
  *********************************** 
             二十四、偷天换日
 
  皇觉寺位于天京城外东侧的一处平原上,是一座已经延绵数百年的古刹,同 时大晋的皇家寺庙,与少林并称「大晋佛法之源」。
 
  皇觉寺占地数百亩,有数十个院落,寺院山门内,有钟鼓二楼对峙,中轴线 之主体建筑一次是大雄宝殿,法堂,摸星塔,摸星塔的旁边,就是收集千万经书 的「藏经阁」,皇觉寺的旁边,就是大晋的一处皇庄,用于皇族避暑散心之用。 
  庞骏在一处隐蔽地方进行易容,化身成一名二十来岁的青年之后,于巳时初 的时候就到达皇觉寺,却发现皇觉寺门口有近卫军的兵士把守着,近卫军的出现, 意味着有皇族在附近,心中好奇,便问一路人道:「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为什么会有近卫军的兵士在皇觉寺这里呢?「
 
  路人打量了庞骏一眼,说道:「你是外乡人吧?第一次来?」
 
  「是的是的。」
 
  「今天是初一啊,每逢初一,魏王妃娘娘都会到皇觉寺为天下百姓祈福,然 后到山下的皇庄斋戒沐浴三日,不过话说回来,王妃娘娘还真的是个心善虔诚的 活菩萨啊,一来二去都快五六年了,每个月都来,风雨不改,四年前盛州旱灾, 京城门外来了好多饥民,王妃亲自到粥棚分发食物,前年播州洪灾,大晋又正在 与北胡打仗,国库空虚,秋税又未收到,娘娘自费掏出一万两银子,还发动京城 的名媛贵妇募捐给灾民重建家园,这京城里,谁不对魏王妃顶个大拇指啊。」 
  「哦,原来是这样。」庞骏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心中却是冷笑不已,这个 女人,除了对自己与父亲以外,对谁都好。
 
  约莫两刻钟后,从皇觉寺的大门中,走出一群人,为首的,正是魏王妃唐玉 仙,与她并排行走的是一名老和尚,应该就是皇觉寺的主持,而跟在唐玉仙身后 的,也是一位年龄与其相仿的美妇人,虽然没有唐玉仙那般天姿国色,但是却是 一身大红色的练功服,气质英姿飒爽,看来是一位练家子。
 
  庞骏身边的路人这时又说道:「你看,那就是魏王妃,在她身边的就是皇觉 寺的主持弘海大师,而那位夫人也是来头不小的,她是皇极门门主赵无极的儿媳 妇,兵部侍郎之女柳红絮,这位主出身将门,不爱红装爱武装,一身武功,听说 她跟王妃娘娘从小就认识,情同姐妹。」
 
  庞骏看了看柳红絮,行走步伐干净利落,看来不是只有花架子的绣花枕头, 不过他感到好奇的是,为什么温柔优雅的唐玉仙能跟风风火火的柳红絮情同姐妹。 
  这时,唐玉仙与柳红絮已经上了轿子,出发到山下的皇庒,准备开始三天的 斋戒沐浴了,卫兵也散去,香客可以进入皇觉寺了,庞骏先把唐玉仙她们放下, 先把正经事办完再说。
 
  皇觉寺很大,但是开放给香客的地方也不少,除了僧人居住以及几个重要的 建筑以外,其他地方都可以游览,两个个时辰下来,庞骏就把对外开放的地方都 游了一遍,皇觉寺的空间布局已经嵌入了他的脑海中,中午时分,在僧人的招待 下,吃了一顿斋菜,捐了十两香油钱,便离开了皇觉寺。
 
  他知道,皇觉寺作为皇家寺庙,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就连那位方丈弘海 大师,也是身怀不俗的武功,更何况还有寺中的第一高手弘治老和尚,所以除了 皇觉寺以外,他还要防止一旦得手或者被发现之后,自己要怎么脱离这个地方。 
  经过几个时辰的暗访之后,庞骏在山下的一间小镇的一间酒馆中,一边心不 在焉地吃着晚饭,一边在心中谋划着整个流程,这几年的任务生涯,让他并没有 对这次的事情有太多特殊的注意力,每一次任务,他都是谋而后动,长期锻炼下 来,很多时候,他只要看一眼环境,就能想出好几个方案,并且会在心中进行多 次计算,得出最优的方案。
 
  夜深人静,皇觉寺周围,只听见清脆的夏虫低鸣之声,庞骏带上一副遮挡大 半边脸的面具,从小道入山,使出轻功,仅仅两刻钟,便到达了皇觉寺后院外, 翻墙进入寺院之后,庞骏并没有拖泥带水,几个闪身,躲开巡查的僧侣,来到了 藏经阁前。
 
  他轻轻撩开窗户,只见藏经阁内,是一个环形的高层建筑,楼高三层,每一 层都有四个供人上落的扶梯,除了第一层以外,其他的层,均是没有窗户,连门 也只有一个扇,阁楼的一层中央,一名老僧正坐在蒲团上打坐。
 
  庞骏打量了阁内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便闪身离开,找到寺院的厨房,厨房中 没有人,有的只是厨具和一堆木柴,庞骏从怀里掏出两颗火石,手指一弹,火石 相互击打擦出火花,瞬间引燃了厨房的柴火,
 
  接着他又拿起一根烧着的木柴,往其中一个院落一扔,「轰」,火龙瞬间就 在院落中乱窜。
 
  然后,他又来到寺庙的蓄水池处,把从厨房拿来的油,倒入水缸中,便收敛 气息,隐藏在一处,等待时机。
 
  没多久,院落以及厨房的大火被发现了,僧人们一边在大喊:「走水啦!」 
  一边去寻找容器来装水灭火,院子里到处是拿着水桶水盆取水救火的人,乱 糟糟没个秩序,也没有人发现,水缸中的水面上,有一层薄薄的油花。
 
  眼看着寺庙中的僧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救火上,庞骏轻而易举地又回到了藏 经阁边上,再次掀起窗棂,发现原来打坐的老和尚也不见了,便左手把住窗棂, 右手一托,窗户已然抬高,将身一纵,上了窗户台,顺手轻轻的一放,窗户变回 原样。
 
  按照吕涛的说法,那本《楞伽经》被存放在第三层的一个单独的书架上,庞 骏蹑手蹑脚地到达第三层,轻而易举地找到了那本《楞伽经》,拿到手放入怀里 后,突然在身后响起一把苍老的声音:「原来施主的目标是这本《楞伽经》,这 个老衲倒是没有想到。」在另外一个书架的阴影中,走出一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正是刚才坐在一层中堂蒲团上的那位老僧,想必就是皇觉寺的第一高手,弘治大 师。
 
  「皇觉寺失火,大师不去救火,反而躲在这里,是天生怕火吗?」既然被发 现了,庞骏揶揄弘治说道。
 
  「阿弥陀佛,」只见弘治唱了一个佛号,说道:「老衲的责任是看好皇觉寺 藏经阁,至于寺中的大火,自有其他僧人去救,如果救得灭,也不需要多老衲一 人,如果救不灭,皇觉寺被焚毁一旦,老衲也会陪同这藏经阁一同归西,施主为 了这本《楞伽经》,纵火皇觉寺,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如果施主能够交回经书, 老衲,也会让施主自行离开。」
 
  「苦海?大师,我自幼就沉沦苦海,一直在往前游,已经不知道离岸边有多 远了,唯一脱离苦海的方法,就是拼命往前游,直至到达彼岸,而这本《楞伽经》, 就是我的其中一次游动。」庞骏苦笑道。
 
  「既然施主心意已决,就不要怪老衲了。」说完,弘治那浑浊的双目闪过一 丝精光,双掌已在这话音当中,直击出去,这正是名震天下佛门武学——般若禅 掌,他第一用的乃是少林掌法,隐浑庞大的气势,若非亲眼所见,怕谁也难以相 信这老态龙钟的老和尚,竞也能发得出如此刚猛的招式。
 
  庞骏身形一转左掌斜斩弘治右胸,他这一掌看来乎乎无奇,与弘治那一掌的 气势简直无法相比,但这平平无奇的一掌,却偏偏能将弘治掌势化解开了。 
  弘治连续击出二十多掌,庞骏却又一一化开,而且连捎带打,犹有反击之力, 突然,弘治右掌突然收缩,等到击出时,只听「噬」的一声,竟已变掌为指,以 闪电般的速度,直奔庞骏胸前门户。
 
  但庞骏身子一斜,只不过轻轻斜了斜,强锐的指风,便堪堪只能扫他衣服过 去,庞骏所用的招式却是江湖中最普通,最平凡的,江湖中也不知有几千几万人 能施展这种招式,但明明是同样的招式,到了庞骏的手里却不同了,这些动作单 独看来也许平淡无奇,但到了两人交手时,每一个动作都发辉了它不可思议的威 力。
 
  弘治再次变招,但见掌影飘飞,如狂风中漫天飞舞,正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 一的龙旋掌,眼见弘治的手掌拍到,庞骏这次再次没有闪避,反而是后退半步, 运足内力硬接这一掌。
 
  「啪」的一声,庞骏后退了三步,弘治后退两步,只见庞骏微微一笑,说道: 「皇觉寺弘治大师的武功果然名不虚传,今日能与大师切磋,实乃在下人生一大 幸事,可惜在下今日还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了。」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两颗铁 蛋状的物体往地上一砸,顿时烟雾弥漫,等弘治把烟雾扇开,追出藏经阁之后, 庞骏已经杳无踪影了。
 
  山林中,庞骏施展全力使用轻功飞驰了约莫两刻钟,终于在一棵大树下停了 下来,放松之后,顿时感觉血气上涌,好不容易才通过调息恢复下来,心中想到: 这弘治老和尚,虽然名声不显,但是武功却是武林中的一流,少林七十二绝技, 他起码会用「般若禅掌」「龙旋掌」以及「铁指禅劲」三门,刚才与他对了一掌, 差点被他的内力震晕过去,看来自己的内力还是不到家啊,可惜「和合劲」每日 只能融合一点点「裂天掌劲」与「补天神功」,需要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内力修为。 
  等到庞骏调息完毕,回复一些元气,打算回到客栈去好好研究这本《楞伽经》 之时,忽然,从远处出来一阵人说话的声音……
 
             二十五、秘密小院
 
  庞骏听到声音,身形一晃,隐蔽到一棵大树上面,看着从远处走来两人,眉 头一皱,心中念到: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这两个是不应该出现的!原来谈话 并正向庞骏这个方向走来的人,正是庞骏的生母,魏王妃唐玉仙以及皇极门的少 掌门夫人柳红絮!
 
  现在已经是二更天,堂堂魏王妃与皇极门的少掌门夫人,两位身份高贵的女 人,竟然在一条林间小道上行走着,无论是谁看到,都会觉得诡异,更何况,她 们行走的方向,并不是去向皇庒的,而是从皇庒的方向过来的!想到这里,庞骏 便更加收敛自己的内息,认真倾听二人的谈话。
 
  只听见柳红絮,略带着忧心的地说道:「娘娘……」
 
  「红絮,你我从小认识,就被叫我娘娘了,还是叫我玉仙姐吧。」
 
  「玉仙姐,你这样……你身为一国亲王正妃,我不想你这样沉沦下去,你明 明知道,那个小孩他不是……」
 
  「我知道你说什么,理智也告诉我,他不是,但问题是,每当看到他的样子, 我就,我就情不自禁地……呜呜呜呜……你让我……让我怎么办啊?我一闭上眼 睛,就是……
 
  「唐玉仙说话,已经是带着哭腔了。
 
  「唉,冤孽啊,你可是一国亲王妃啊,你到底以后打算怎么办?现在那个孩 子还小,但以后长大了之后怎么办?你们还继续保持这样的关系?你还是圈养他 一辈子?」
 
  「我……我不知道……我很混乱,我根本不敢想象未来……我……红絮,不 要再逼问我了,我求求你了。」唐玉仙的情绪显然非常不稳定。
 
  「唉,玉仙姐,唉……」柳红絮想说点什么,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没 有说出口,只好换以沉默,二人无言,默默地走过了这个地方,渐行渐远。 
  庞骏看着二人的身影,若有所思,她们之间的对话以及行为,勾起了庞骏的 好奇,更何况,唐玉仙的身边,现在只剩下一个柳红絮,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暂时 放下回去研究《楞伽经》的念头,开始跟踪着二女。
 
  二人又在山路中兜兜转转,终于来到荒山之中的一处院落停下,柳红絮上前 敲门「叩叩叩」,不一会,门内传来脚步声,院落的门口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名 与约莫四十岁的妇人,她看到柳红絮与唐玉仙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吃惊的表情, 而是恭敬地行礼,显然是与她们相熟,接着,唐、柳二人便进了这个院落。 
  庞骏为了防止等一下的行动被外界干扰,并没有跟随着唐玉仙她们,而是跟 随着那个住在此处的中年妇女,只见中年妇女迎进了唐、柳二人之后,便再没有 理会她们,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庞骏逛了一圈回来,发现这个院子并不 大,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房间,这个妇人也是自己一个人住,所以他偷偷进入了 妇人的房间,点了她的睡穴,然后再去找唐玉仙她们。
 
  出门左转,庞骏便看见了柳红絮一人,像卫兵一样,站在一个房间门前,不 时还四处张望,庞骏冷然一笑,柳红絮的武功,撑死就是武林的二三流水平,平 时护卫还可以,但是在更高层次的人眼中,可是不堪一击。
 
  柳红絮今晚的情绪并不高,因为她着急,看着好友沉沦,她心中不断叹息, 她想不出办法来劝解或者说拯救她的好友,只能看着她一点一点地走向深渊,忽 然,一阵破空之声从她的左边传来,她猛然向左看去,发现一颗石头向她打来, 她连忙闪身躲开,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后有人的气息,接着,从自己的有耳边 传来一声:「你好啊,美人。」「啪啪」两下,有人在自己身上点了两下,自己 马上动弹不得。
 
  接着,一个身穿夜行衣,带着大半边面具的男人脸带笑容地站在她的身前, 柳红絮的心瞬间就如坠寒狱,出事了,她现在只祈求眼前的这个男人,发现不了 此处的秘密,一旦秘密被发现,将会掀起怎么样的腥风血雨,她完全不敢想象。 
  庞骏听到,房间内部,完全没有任何声音和气息,便问道:「不过话说回来, 刚才我看到,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位大美人,她去哪了?」看着柳红絮那死死盯 着自己的眼神,庞骏好像又是自问自答一样说话,「看美人你『此地无银三百两』 地站在这里,在下觉得,那位美人,肯定还在房间里面,恐怕,这房间也没那么 简单吧?」庞骏说出这番话之后,柳红絮眼中一闪而过的恐惧已经回答了他的疑 惑了。
 
  庞骏笑了笑,抚摸着柳红絮那美艳的面庞,对她说道:「美人,如此良辰美 景,不如在下与你,一同去看一场戏,可好?」说完,他也没有理会柳红絮的表 情,只见拦腰抱起美妇人,以一个公主抱的手势,一边抱起柳红絮,一边推开房 间的门。
 
  房间里面静悄悄的,什么也人也没有,但是这些东西都难不倒庞骏,他多次 出外执行任务,各种机关的房间都见过,这种雕虫小技,根本不值一提,他瞧了 两眼,在房间正中间的佛龛上轻轻一扭,果不其然,佛龛庞骏现出一道暗门,他 冷笑一声,看着急得快掉眼泪的柳红絮一眼,便进入了暗门。
 
  暗道修得很简单,只有一条道,一直往下走,直通到一个房间的门口,庞骏 抱着柳红絮,轻轻地走到房间的门口处,放下她,然后用手指轻轻戳开门上的窗 纸,往里面看去,里面的情景让他竟然有种五味杂陈,不知所措的感觉。
 
  只见在房间中,一位宫装的中年美妇人,以一个大字型靠在床上,淡黄色的 轻纱宫装凌乱在散落在床上或者搭在她身上,肌肤莹白如玉柔滑似水,修长、丰 满,浑身上下绝没有一寸瑕疵那双骄傲坚挺着的乳房像两座软玉塑就的山峰,顶 端那两粒晶莹剔透的红宝石四射着眩目的光辉,整齐茂密的丛林光泽油亮,密林 当中下掩藏着一痕红色,大半可见,微微闭合唇口娇小,正是无数男儿为之销魂 的所在,正是庞骏的生母,当今魏王妃唐玉仙。
 
  此时,一名年约十二三岁的少年,正趴在唐玉仙那让天下男人为之疯狂的肉 体上,张开嘴巴,一下一下地轻吻着唐玉仙的身体,而被亲吻身体的美人,正抱 着少年,享受着少年的服侍,嘴里喃喃地不知道说着什么。
 
  庞骏此时再认真地看了一下那个少年,只见他身材有点瘦削,面色皮肤苍白, 是那种病态的白色,是长期不见天日的那种病态,面上稚气未脱,而面相,庞骏 看着,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庞骏此时再抱起柳红絮,扶着她的腰肢,让她也看一下房间里面的情况,只 见柳红絮看着里面的情景,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然后又用怨毒的眼神看着庞骏, 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恐怕庞骏现在已经被她千刀万剐了。
 
  庞骏此时淫笑着,闻着柳红絮身上传来的幽香,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美 人,我看着里面的两人挺有意思的,不如我们也学学他们可好?」说着,他也没 有看柳红絮的反应,便伸出一只魔手,掀开了她的裙子,向上滑过她玲珑分明的 雪白大腿,摸到了她的股间秘境,胯下的肉棒也紧贴在她的肥臀处一下一下地摩 擦着。
 
  女人的胯下腿根之处已经开始有些湿意,我手掌在她乌黑浓密的和潮湿的来 回磨蹭,略屈的手指往她股间探而复返,同时以指甲搔动周遭的嫩肉,身体前后 同时受到夹攻,正处于狼虎之年的柳红絮几乎心也酥了,她的玉颊滚烫,绵密的 气息忽然有些急促,灼热的情焰在她心中熊熊燃烧。
 
  房间内,此时的唐玉仙正抱着少年,痴痴地看着他,鲜红的樱唇正一下一下 地印在少年的脸蛋上,不时还亲吻到少年的嘴巴上,像是绝世珍宝一样看着少年, 眼神中透露出一丝丝的病态?
 
  看着房内唐玉仙的表情,庞骏并没有想那么多,他现在,只能好好享受,眼 前这匹胭脂马,柳红絮的蜜穴温暖湿润,柔嫩的肉壁紧紧绷住手指,富有弹性, 庞骏手指在里面又扣又挖,出入抽插,水分越来越多,没多久,深处爱液狂涌而 出,一时间被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神智渐渐丧失。
 
  庞骏把柳红絮按在墙壁边上,从后掀起她的裙子,脱下了她的亵裤,稍稍用 力就将她的双腿分开,
 
  挺直身子,双手托住她的柳腰,对准了湿淋淋的肉穴,提气凝力,坐马沉腰, 缓缓地钻了进去,不知道是因为柳红絮是练武之人还是她丈夫的原因,生过一个 孩子的柳红絮,下体的蜜穴对于庞骏来说,是如此的紧窄温暖,让他觉得自己被 里面温热湿滑的嫩肉层层包裹,舒爽无比。
 
  而柳红絮,则是感觉自己的都快被男人的肉棒撑爆了,不停的抽插让接触的 地方好象有无数个火花爆绽,滚烫的快感一波波从股间传遍全身,她整个人都快 眩晕了。
 
  柳红絮的蜜道不是很深,而庞骏的巨龙也有七寸余,况且庞骏的动作也很小 心,生怕肉体的撞击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人,但是每一次都是狠狠地顶在她的花心 上,「我竟然被一个男人强奸得有了快感」,这是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剩下的都 是无尽的快感。
 
  不仅下体抽插,庞骏还把柳红絮的上衣扯开,双手在不停地揉捏着她的一对 美乳,柳红絮的胸部并没有唐氏姐妹或者南湘舞那么伟大壮观,但也是不可多得 的丰满玉乳,庞骏一边奸淫着她的淫穴,一边还不断地让美乳变幻成各种形状。 
  没多久,在庞骏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下,柳红絮感觉到一股股不可抑制的激流 在身体里涌荡,花径里面一阵收缩,双眼翻白,娇躯乱颤,下身喷出高潮的汁液。 
             二十六、畸形爱恋
 
  庞骏把肉棒从柳红絮的蜜穴中拔出,然后使她靠在走道一边,再透过孔洞去 看房间里面的情景,只见此时,房间内的少年已经埋首在唐玉仙的胯间,像一只 小狗一样,伸出他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舐着唐玉仙那肥美多汁的肉鲍。
 
  而唐玉仙的娇吟声,也越发明显,抱着少年的脑袋,好像想把他的脑袋塞入 自己的淫穴中一样,嘴里还说道:「嗯哼……来了……来了……娘要来了……好 儿子……加油……
 
  快把娘舔上天了……噢……来了……啊……「突然,一阵高吭的声音,从唐 玉仙的胯下,喷出一股又一股水流,接着又是一股淡黄色的液体,一股脑喷射到 少年的脸上,接着嘴里吐出一句让庞骏脑袋」嗡「
 
  地一声的话语:「骏儿!」
 
  庞骏的脑袋一片空白,他终于想起来,房间中的那个少年长得像谁了,他的 样子,长得有点像小时候的自己!十几年过去了,自己长大后变了一副模样,但 是眼前的这个少年,却恰恰是唐玉仙印象中的样子!怪不得一向以端庄优雅示人 的唐玉仙,会做出这样惊世骇俗的行为。
 
  想到这里,庞骏也没有穿上裤子,直接推开了房门,径直走入房间,而正在 此时,那个少年正伏在唐玉仙的身上,挺着自己那稚嫩的肉棒,准备插入那个温 暖湿润的仙人洞内,看见突然有人进来,吓得马上躲到床的角落处,而唐玉仙, 此时的脑子也是一片空白,也没顾上自己的春光被刚进来的男人所看光了。 
  「啪啪啪」,庞骏一边鼓掌一边看着唐玉仙说道:「啧啧啧,真是让人吃惊 啊,堂堂大晋的魏王正妃,竟然与一名十二三岁的黄口小儿通奸,不知道如果让 世人知道他们心中的女菩萨竟然是一个无耻淫乱的女人,以祈福之名,行通奸之 实的话,会是怎么一副表情呢?」
 
  「你……你是谁?红絮呢?」唐玉仙面无血色,语带结巴地看着庞骏说道。 
  「你说门外的那个女人?哈哈哈哈,你看看上面,还滴着她的淫水呢。」庞 骏已经走到床边,顺手点了少年的昏穴,少年顿时昏迷过去,他用食指撩起了唐 玉仙的下巴说道,「与其担心她们,还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我可是对王妃娘娘 仰慕已久,今天,看来我很幸运,能一亲芳泽了。」
 
  「狗贼,你休想,本宫宁愿死也不会愿意委身于你的。」唐玉仙脸上维持着 镇定,但是胸前巨乳的起伏却出卖了她的紧张。
 
  「宁死不屈?哈哈哈哈,王妃娘娘,你还能再天真一点吗?我如果点了你的 穴道,那可是予取予求啊,只不过在下只是不想玩一具没有声音和动作的木偶罢 了,况且,就算你死了又如何?我可以在你死之后的一个时辰内,把你这绝世美 体从上到下完完全全地玩弄一遍,然后送到魏王府的门口,到时候,哈哈哈哈哈 哈。」庞骏的眼中不仅带着欲火,还有一丝病态的癫狂。
 
  「你到底想怎样?」唐玉仙此时已经是绝望了,她看着庞骏,冷冷地问道。 
  「看来王妃娘娘的记性真是不好啊,在下不是说了吗?只想一亲芳泽,不过, 如果王妃娘娘能为在下生下一男半女,那就再好不过了。」庞骏说完,也没理会 唐玉仙,只把昏迷的男孩挪到一边,然后坐在床边,指着挺立的肉棒,看着唐玉 仙说道,「王妃,请。」
 
  唐玉仙颤颤巍巍地爬过来,握着巨龙,抬头瞥了眼庞骏,娇艳的花瓣小嘴一 张,先在龟头上用舌尖扫了几下,然后含进温热的嘴里,搅动,口腔中,散发着 柳红絮淫水的味道,让她差点昏阙,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
 
  「王妃娘娘的技术很纯熟嘛,没少给魏王或者其他男人品弄金笛玉箫啊。」 
  庞骏抚摸着唐玉仙散落的秀发,嘴里戏谑道,但是唐玉仙并没有理睬他的羞 辱,只是默默地搅动着舌头,吮吸着巨大的龙头,不时还深喉一下。
 
  过了约莫一盏茶时间,庞骏说道:「好啦,爬上来,自己动。」庞骏躺在床 上,便让美熟妇唐玉仙跨在上面。
 
  唐玉仙一只玉手扶着大肉棒,放在花唇上磨蹭着,眼看着龟头一点点把那饱 满的肉穴一点点撑开,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仰起修长的脖子,闭上眼睛, 一点点下坐,紧抿着嘴唇,极度忍耐着,感觉
 
  到胯下的充实感越来越饱满,最后肉与肉终于紧密的贴合在一起,肉棒的龟 头顶在成熟娇嫩的花心上,莫大的刺激感宛如电流一汩汩的在身上窜。
 
  适应了身下男人巨龙带来的感觉之后,她就扶着庞骏的肩膀,柳腰摇动,肥 美的大屁股上下律动,一下一下地被龙头冲顶到自己的花心上。
 
  庞骏嘿然一笑说道:「想不到平时端庄优雅的魏王妃娘娘,竟然是个如此风 骚冶荡的大淫妇,娘娘当真是人间极品,出门是贵妇,床上是荡妇,妙啊,妙啊, 你看这对奶子,多么丰满,生下来就是被男人抓的。」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双 手,抓住唐玉仙胸前一对极品巨乳,不断地搓揉着,拇指与食指还捏着深红色那 犹如宝石一般的乳头,不断地捻揉着,两团高耸挺拔酥乳不断在他手上变换着各 种羞人形状,一会儿怒突,一会儿又被揉成馒头状。
 
  唐玉仙羞愤欲绝,她迫不得已,委身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多么想离开这个 魔窟,但是胯下传来的快感,以及胸前的搓揉,让她欲罢不能,总有一个声音告 诉自己:最后一下,被他弄完这最后一下,可是这个声音,却一直没有断绝。 
  庞骏这时坐了起来,扶着唐玉仙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也开始律动胯下,配 合着唐玉仙的动作,不停地往上顶着,张开嘴巴,含住了左边胸前那颗红宝石, 用力地吮吸着,接着一只手伸到她的后背,一只往下抚摸,直至她的股沟,到达 后庭芳菊。
 
  「喔……好深……嗯……嗯哼……啊……好重的……啊……你……要飞啦… 
  …啊……啊……顶……顶到了……嗯……要死啦……啊……哎哟……不要… 
  …不要玩后面……嘶…
 
  …哼哼……「 唐玉仙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轻飘飘的,下意识地拼命挺起玉 臀,好让庞骏的巨龙抽插得更深入,更猛烈。
 
 看着自己身上这一个身为自己亲生母亲的高贵美艳的绝色美人是如何地浪荡 
  热情,庞骏心中充满了征服感,他热情咬住唐玉仙的乳头,舌头不断地舔舐 乳尖,唐玉仙也紧紧的搂着庞骏的头,热情相就,扭腰挺胸,丰满的玉臀扭挪不 定,左右摆动,上下起伏,婉转奉迎,使得那侵入她成熟胴体之中的巨龙更为深 入。
 
  在庞骏的蹂躏冲刺之下,唐玉仙开始进入极乐的世界,她感到浑身发烫,身 上的汗珠不停地流淌下来,从蜜穴深处传来阵阵的快感,让她不能自已!她疯狂 地扭动自己美丽的身子,嘴巴也张开了,口里面不停地发出「哦……嗯……」的 放浪呻吟声,口中不停地浪叫着,那成熟的动人的身体紧紧地抱着庞骏,两条修 长,笔直的玉腿翘起来死死地缠绕在庞骏的腰之上,成熟的胴体微微颤抖。 
  在这种强烈的进攻下,唐玉仙全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着,玉臀不停的扭动,娇 吟声似乎也变成了淫浪的喊叫:「不行了……噢……哦……会,会坏掉的……啊 ……」随着她那十分高亢的叫声,她的娇躯猛然收缩,一股热乎乎的仙露喷射而 出,冲击在庞骏巨龙的顶端。
 
  庞骏的肉棒受到冲击,在无尽的肉体快感以及母子乱伦的禁忌下,也没有守 住精关,灼热的肉棒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此时他更是连连高耸抽插耸动,最后 将自己那无数的子孙精尽数射进了母亲的子宫最深处,「嗯……」承受着庞骏射 出的一波波热浪,唐玉仙此时已经满头大汗,满脸浑身绯红,浑身激烈痉挛着… 
  …
 
  而在此时,庞骏突然觉得有一股熟悉而又舒服的元阳内力正从唐玉仙的子宫 中泄出,输送到庞骏的丹田中,庞骏大吃一惊,连忙查看丹田中新到的内力,发 现这股内力竟然不需要使用补天神功炼化,就能够与自己的本命元阳完美地结合 在一起!内力结合完毕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内力,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这真的 是意外惊喜啊。
 
  接着,他抱着唐玉仙,探首到她的耳边,用只有两人才听见的声音说道: 「舒服吗?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的娘亲。」
 
  听到庞骏嘴里那句「我的娘亲」之后,原本还处在高潮余韵中的唐玉仙,身 体突然梗住了,连忙推开庞骏,用恐惧的眼神看着庞骏说道:「你……你……刚 才说什么?」
 
  庞骏笑着说道:「怎么了?听不到?我说谢谢你,我的娘亲,怎么样,听到 了没?」
 
  唐玉仙看着庞骏,又看了一下还依然处于结合状态的下体,惊恐万分地说道: 「你……你……」
 
  「十一年前,赤霞后山,仙云灭门,弃子而逃!还想我说更多吗?让我走得 越远越好的娘。」等庞骏说到「弃子而逃」这一句话时,唐玉仙差点就昏了过去, 等到庞骏说出「走得越远越好」时,她的下体瞬间紧缩,差点又让庞骏射了出来。 
  这时,庞骏才把巨龙从唐玉仙的蜜穴中拔出来,在他拔出来的瞬间,唐玉仙 悲呼一声:「不!!」
 
  庞骏看着处于混乱状态的唐玉仙,并没有任何不忍之色,他整理好了衣物, 说道:「我的娘亲,不愧是绝世尤物啊,怪不得魏王能独宠你十几年,今日一见, 名不虚传,就连胯下性器,也是万中无一的复合名器春水玉壶和玉涡凤吸,孩儿 我今日算是领教了,后会有期。」
 
  听见庞骏要离开时,处于停滞状态的唐玉仙突然醒过来,也不顾身上的情况, 抓住庞骏的腰部哀求道:「骏儿,别走,别丢下娘,娘会好好对你的,不要再离 开娘了。」
 
  庞骏扭头看着楚楚可怜的唐玉仙,漠然地说道:「凭什么?你当年不是叫我 快点走,走得越远越好的吗?现在,你又有什么理由让我不离开你了?」
 
  唐玉仙看着庞骏,看见庞骏又准备离去的时候,她终于下定了决心,羞红着 迷人的娇靥,颤颤巍巍地说道:「骏儿,你是不是,是不是很喜欢……喜欢娘的 ……娘的身子,你只要肯,肯不离开娘……娘的身子,随你,随你玩,不要离开 娘。」
 
  庞骏用食指撩起唐玉仙的下巴,看着美妇人梨花带雨的娇态,露出一丝笑容, 说道:「好,骏儿最喜欢娘了,不如这样,你每个月继续来这里祈福吧,至于他 ……」庞骏看了一眼正在昏迷的少年。
 
  唐玉仙马上说道:「我让人把他带走,走得远远的,红絮我也不让她来了, 以后这里就是,就是娘亲,娘伺候,伺候你的地方,你意下如何?」
 
  「好,我答应你,至于外面的那个女人,你还是带着吧,虽然武功不咋地, 但是也算是能保护你的安全,好了,我走了,听说,你三天都在皇庒?」
 
  「嗯。」唐玉仙的声音微不可查。
 
  「那这三天,我都会来这里,二更天。」
 
  「好,那,那你一定要来。」这时的唐玉仙,更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女孩一样。 
  「我会的了。」说完,庞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地下密室。
 
  唐玉仙痴痴地看着庞骏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庞骏离开密室之后,解开了中年妇人的穴道,在院落附近找了一个地方,潜 伏了起来,他看到了唐玉仙以及柳红絮,在四更天的时候,二人一脚深一脚浅地 离开了院落,五更天之时,又看见中年妇人,带着那个少年,拿着一个包裹离开 了院落,想必是受到唐玉仙的吩咐,让他们离开了,随后,庞骏跟着
 
  二人到达密林的深处,突然发难,一人一掌,直接把少年与中年妇人击毙, 接着掏出一瓶粉末,倒在他们的身上,看着他们的尸身,一点一点地融化…… 
  *********************************** 
  PS:在文中的一处,借用了一下大魔鬼王前辈在《武林淫乱史》中的一个 设定:男性在出生时会有一部分的本命元阳遗留在母亲的子宫中,需要通过交合 来使元阳回到本体。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