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老王的鬼计
老王的鬼计

老王的鬼计

在隔天的一个深夜时份里,自遭受到老王这无赖一再Yin辱后,秀慧巳被吓得畏缩起来,把家中大门,深琐起来。

  而这晚上,她正庆幸着老王并没有再到来骚扰!

  这时秀慧在梳洗过后,便返回睡房之内,执拾被铺正准备就寝了。

  而此时,在她家中一直也深琐着的大门,却勿地被人用门匙轻易地开启了!

  接着一体形肥胖的身形,巳静悄悄地窜进了房子之内了。

  这肥胖身影的主人,就正是老王这头老Yin虫!

  何解他竟拥有秀慧家中的门匙?

  不怀好意的老王,老早就在藉词替秀慧家中更换门琐的时候,新的门琐钥匙,他已偷偷地取下一份了!

  所以任由秀慧家中如何重门深琐,他亦可轻易出入。

  这时细看老王,正一脸胀红,满身酒气的来到了秀慧的睡房门前了!

  睡房的门被轻轻推开后,床沿上的灯光便透过了一具线条优美的身体,影入老王眼帘之内。

  那纤细的腰姿、浑圆的臀部、修长的美腿、在一层薄薄衣料下显露无遗!

  看得老王马上Yin念高涨,欲火难禁了!

  接着他不由分说,便推开了房门,冲进房间里,从后向秀慧来了一记熊抱了!

  这突如其来的侵袭,秀慧在完全来不及逃避!

  已被两条肥大的手臂,紧紧地把自己抱得动弹不得了!

  得知来袭者是老王后,她就更是恐惧得拼命挣扎大叫起来!

  这时秀慧正挣扎着乱蹬乱叫的道:

  「啊!

  你…

  你怎进来的?

  你…

  你…

  想怎样啊?

  放…

  放开我啊!

  不…

  不要啊!

  救…

  救命啊!」但秀慧那张不停地叫喊着的咀巴,很快便给老王那只肥厚的手掌所掩住了!

  而老王更带点怒意向秀慧说道:

  「妈的!

  你在吵甚么?

  是不是要喊整村的人来看热闹吗?

  你不怕在别人面前丢脸的话?

  你便叫啊!」老王把掩着秀慧咀巴的手拿开后,秀慧果然真的被吓至不敢再扬声呼叫了!

  而紧抱着秀慧不放的老王,手亦马上乘势地扯脱去秀慧身上的衣服了!

  一下子巳把秀慧慑服了!

  老王更兴奋得把面凑近她耳边说道:

  「晤…

  好香啊!

  嫂子真乖,老早便洗乾净待我来呢。

  嘻…

  嘻…

  嘻!」此刻秀慧已不知如何是好?

  既反抗不来!

  亦不能乱叫!

  现她只能把溢满泪水的眼睛紧紧地闭上,任由老王这头老Yin虫肆意地为所欲为了!

  不久后,阵阵无赖的Yin笑夹杂着痛苦的呻吟声,又再一次由房子内隐约地转出了。

  老王在认定秀慧已给自己切底的征服了。

  於事他便开始更大胆妄为,只需他要!

  他便会跑到秀慧家中,尽情地把她Yin辱过够!

  在老王的鬼计下,秀慧亦只得一次又一次的被逼就范,惨成了老王这头老Yin虫泄欲工具了!

  在某一个大清早上,秀慧家中的大门便打开来了!

  一名长得胖胖的男人正昂首阔步地自房子内而出。

  这肥胖的男人正是老王!

  他正深深地吸了一口晨早的清新空气,伸展着那肥胖的肢体,细看他一脸像似饱餐后仍回味着的模样,便可推测到,他昨夜必定又是在秀慧家中,把她大肆Yin欲吧!

  在整理过身上衣服后,老王便把秀慧家中的大门关上。

  便一脸扬扬得意地往山下村子里下去了。

  他清早,便跑到了一家食店里大快朵头后,便返回他那小店里去。

  但当他返抵店子门前时,便看见了一名衣衫蓝褛,头带草帽的中年男人,正坐於店子门前的地上。

  当老王走近后,不但看到那人正身披一袭破旧污脏的衣服,还有阵阵令人欲呕的汗臭气色,自那男人身上扑鼻而来!

  这登时令老王感到十分厌恶。

  於事老王随即便开腔向着那男人呼喝道:

  「妈的!

  你这老乞儿待在我这里干吗?

  快滚开!」但这男人,却没有因老王的喝骂而马上离开,而且还懒洋洋地抬起头来,更出奇地用上一脸瞧不起人的模样与老王对望。

  细看之下,这男人除一面污垢外,长相亦颇为丑陋!

  宽阔的面孔,加上一双混浊的眼睛、扁而大的鼻子下,鼻孔亦向外露出!

  一张跟面孔同样宽阔的大咀巴,那肥厚的双唇上满布着细短的胡子!

  令人更感到他极其污脏不堪。

  这人名叫曹九!

  今年比老王还要年轻数载,才刚五十岁。

  但长相则较老王来得更显苍老得多了!

  他并无职业,只是留连於村内一带,靠以四处拾荒得来的东西变卖、或替人家干一点粗活,赚取微薄的金钱维生。

  层於较早前,受聘替德禄夫妇们搬运家俱的男人,便正是他了。

  曹九这时,却带着一脸轻挑笑意,用那沙哑的声音向老王说道:

  「呵呵!

  赵老板,还是大清早啊!

  怎么可对人家这样无礼啊?」这时老王更掩着鼻子答道:

  「妈的,你这又脏又臭的老乞儿,还不快滚,便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曹九这时才缓缓地站起来,嗅嗅自己的衣领后,又再向老王说道:

  「呵呵!

  我当然是又脏又臭的啊!

  那能及得上赵老板般,高床软枕,抱着温香软肉、夜夜风流的快活自在啊!」曹九在说话间,更刻意地把声调提高了!

  他这番说话,不但令老王语塞起来,顷刻间整个人也凝住了。

  曹九这番话,就像如尖刀般直剌进老王心窝似的?

  老谋心算的老王,亦因自己作贼而心虚胆怯起来,额上亦不禁地渗出了汗珠来。

  但老王仍强装镇定地再向曹九骂道:

  「操!

  你…

  你这老乞儿的狗咀巴在胡扯甚么?

  我…

  我怎样又与你何干?」依旧嬉皮笑脸的曹九又说道:

  「嘿!

  我那狗咀巴是否在胡扯?

  赵老板可心里有数吧!

  你干过些甚么?

  你自己最清楚吧!」曹九的说话处处逼人,老王这时着实光火了!

  他竟随手便拿起一支扫帚,随即破口大骂起来!

  老王骂道:

  「操你妈的!

  你这老乞儿竟敢在我这里散野?

  你定不想活啊!」老王说罢,便拿起扫帚,作势要向曹九拍打过去!

  但曹九却依旧气定神闲,他还缓缓地从那破旧的裤子中!

  取出了些信件,更把其中之一掉到地上去。

  曹九还边说道:

  「嘿!

  我想赵老板在看过这些东西后,才想清楚是否要向我动粗啊?

  或许要打赏我也来不及呢!」当老王拾起了地上的信件,打开来看过究竟后,便登时吓至把手中的扫帚也弃掉到地上去!

  甚至连双腿亦差点站不稳而倒下来。

  这时他手中拿着的,正是从警局里寄给秀慧的信件!

  内容更提到,只需要缴付数千元的保释金额,便可把德禄保释回家了。

  老王在细看过信中内容后,就更显得心里发毛了!

  他更连随从曹九手中,抢过了所有信件来续一细看。

  这些信件完是由警局再三寄给秀慧,催促她前去办理保释丈夫事而的!

  老王越看这些信件,神情便越像一头斗败了的公鸡般。

  但为何这些信件竟落在曹九手上呢?

  这时曹九更一脸傲慢的向老王说道:

  「怎样啊?

  赵老板还要打我吗?」若论曹九的为人,说老王是条好色的老Yin虫,曹九则是头比他更好色、而且更变态下流无耻的老Yin贼!

  他早在年青时,便已是个臭名远播大混蛋了!

  打家劫舍、奸Yin虏掠、他甚么也干过了!

  大半生可谓以监牢为家。

  但随着年时渐高了!

  过往的生活方式亦再难维持,但习惯不务正业,终日游手好闲的性格!

  最后便沦落至靠拾荒、甚至行乞过活了。

  曹九除白天常在村内为糊口四出奔跑外,他还喜爱於入黑后四处出没的,好色的癖好,令他总会记下那户人家里,有年轻貌美女子的,於入黑后,他都会折返,对其进行偷窥!

  现今的曹九,已自知不可再如年青时般,只要盯上合谓口的猎物后,他都不会放过!

  他这头色狼虽老了!

  但色心却有增无减,但碍於自身环境下,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对猎物进行偷窥、甚至窃取其衣物后,再回家中自Yin其乐吧!

  而年轻貌美的秀慧,自给他第一天遇见后,亦自然成为了他的偷窥对象了!

  由於秀慧的房子,正位处於僻静的山岭上,更有利於他经常光顾!

  而於那夜偷窥秀慧出浴、及窃取了她衣物的男人,亦就正是曹九这老Yin贼干的所为了。

  同时亦因如此,由老王藉词向秀慧接近开始,已至她堕入了老王的圈套下惨被污辱的整个过程,也都被曹九从中一一窥见了!

  言而像他这类无耻之徙,亦不会只一直扮演旁观者的角色来!

  於事,眼看着老王施展了螳螂捕蝉的妙计后,他亦想出了一道黄雀在后,更卑鄙的奸计了。

  而从警局寄给秀慧的那些信件,在曹九的从中作梗下,亦被他全数截取去了!

  到底他目的为何?

  这个亦是老王此刻心里的一个疑问?

  自以为已财色兼得的妙计,却怎知突然横里杀出了一个曹九!

  那不可告人的秘密竟被别人发现了!

  算是老谋深算的老王,此时亦显得无言以对!

  骇然呆立当场。

  这时曹九就更是得势不饶人了!

  他还用带着讥讽的语调向老王说道:

  「嘻嘻…

  赵老板可真了不起啊!

  几下子便令那姓陈的小伙子身陷牢中了!

  嘻嘻…

  还利害得连人家老婆,也要乖乖的给你弄上床快活!

  了不起、了不起啊!」这时老王光火了!

  他使劲的拍打着店铺大门喝道:

  「他妈的,你这张狗咀巴说够了没有?」曹九则轻挑的地回答道:

  「啊!

  赵老板怒了!

  想打我这老乞儿吗?

  我真的怕得要死呢!

  哈…

  哈…

  哈!」老王自知拿他没办法,於事亦只好强忍着怒火,下气地向曹九说道:

  「妈的!

  那你到底想怎样?」这时曹九马上收起一脸笑意,认真地向老王说道:

  「赵老板不愧是赵老板,干大生意的人,果然非同凡响。」老王又说道:

  「妈的,你小跟我来这套了!

  要多小?

  爽快点说出来吧?」曹九亦老实不客气,一开口便向老王索取了数万块钱了!

  而老王亦为了要掩着曹九的咀巴,只无奈地到银行,提取了钞票交给曹九了。

  曹九在接过钞票后,竟连多谢亦没说一声便离去了。

  老王虽心感气忿!

  但使点钱便能打发了这老乞儿。

  他亦暂时可松一口气来!

  但另一方面却又担忧着曹九会就此罢休吗?

  老王的忧虑是多余的,才相隔不到两天时间,曹九又再跑来找老王要钱了!

  而老王亦无可奈何地只好再次乖乖地把钞票付上。

  而接下来的数天里,曹九竟藉此而要胁老王,不断地向他搾取金钱!

  在不知不觉间,曹九已向老王搾取了十数万块钱之多了。

  老王眼看着自己辛苦工作赚取回来的家财,转眼间已被曹九取去一半了!

  眼睁睁看着家财被夺,老王的忍耐力,亦到达了极点了!

  在一天的傍晚,老王正要回家的时候,曹九又再次出现於他的眼前了!

  这趟曹九亦依旧地向老王要钱!

  但这次却给老王一口拒绝了。

  老王还向曹九怒骂道:

  「妈的,你当老子是开银行的吗?

  我那里来这么多钱养活你这老乞儿啊!」曹九还是一向的嬉皮笑脸地向老王答道:

  「呵呵!

  赵老板不要跟我开玩笑了!

  你一向生意也不错啊!

  放且,你从那太太身上也赚了不少啊!

  我的那份,只是个小数目罢了!」老王又怒骂道:

  「嘿!

  你这份嘛?

  可大得连我也想要吞掉啊!」眼看老王光火了!

  但曹九亦不示弱,他还带着威吓的语调向老王说道:

  「嘿!

  那么赵老板可别怪我多口了!」满腔怒火的老王,不但没被曹九威吓退,他还反过来向他说道:

  「妈的,你若敢把这事张扬开去的话?

  我定要你没好日子过啊!」曹九见老王的态度已强硬起来下,他亦暂不与之再纠缠下去!

  於事他便向老王说道:

  「好!

  好啊!

  那赵老板便走着瞧吧!」他说罢,便马上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而老王虽表面上态度强硬,但实则却已被曹九的说话弄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一方面既怕他真的会把自己所干过的丑行张扬开去!

  但另一方面更舍不得让自己的积蓄,被曹九续一地吞并掉!

  这下子,却一时把老王弄得心里七上八落了。

  接下来的数天,老王也注意到曹九真的没有再出现了。

  就连他平日经常出没的地方,亦再没看到他的踪影,突然间消声匿迹。

  老王正差想,自己可能巳把曹九吓退了。

  这期间,曹九却实为老王带来了不小烦恼,此刻他的踪影杳然,想必是发觉再也要胁不了自己,更害怕遭到报复而逃掉吧?

  老王想到这里,亦禁不住整个人也轻松起来了!

  於事他又随即想起秀慧来了!

  想到她,老王又再次地Yin心大动!

  这数天来不断受到曹九的滋扰下,实不便前往她那处!

  心中积压着的烦闷、及欲火,今夜正好前去找秀慧好好的发泄一趟。

  时还未及黄昏,老王便已急不及待地把店子关上了!

  他还特地买了食物和一瓶酒后,便飞快地往秀慧的家里跑去了!

  不消一刻,老王已像一头饿极的豺狼般,站於秀慧的家门前了。

  从房子内透出的灯光,亦显视着秀慧正在家里!

  她在事发后至今,却已甚小踏出家门半步了。

  老王此时已从裤子内取出了秀慧家的门匙,在左看看、右看看后,便蹑手蹑脚地打开了秀慧家的大门,飞快地闪身进内了!

  而秀慧这时正在厨房之内忙碌地为自己弄着饭菜,她虽已丝毫没半点食欲,但要生存下,便得要把肚子填饱才可!

  正忙碌至香汗淋漓的秀慧,却不未有发现,老王已站於自己身后的厨房门前!

  而他那双充满欲火的眼睛,已紧盯到自己的背影上了!

  细看秀慧上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米色衬衫,而下身则穿了一条短短的黄丨色伞裙!

  虽非性感撩人,但却已令老王看得如痴如醉了。

  这时老王却突然从秀慧身后开腔地赞叹道:

  「嘻…

  嘻!

  何时看见嫂子,都是这么漂亮的!」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登时便把秀慧吓个半死,还差点儿把手上的东西打翻!

  被这么一吓,秀慧就连叫也叫不出声来,只是转个身来,带着一脸的惊恐失措,瑟缩起来!

  相反老王则气定神闲,而且还Yin笑挂面。

  这时老王使劲地一嗅,又说道:

  「晤……

  嫂子弄的饭菜真香!

  我若不留下来好好地嚐一嚐,那就实在浪费了!

  你快弄好它拿出来吧,我肚子饿得很啊!」他说罢,便转身返回客厅里坐下来,更无赖得装成一家之主的模样!

  把买来的东西续一地摆放於餐桌上,二话不说便开始自吃自喝起来了。

  良久后,仍没有看见秀慧从厨房内出来,已令老王等得极不耐烦了!

  於事他便向着厨房大声地喝道:

  「饭还没弄好了吗?

  想饿死我吗?」经他喝骂后,秀慧才拿着饭菜,一脸无奈地从厨房里步出。

  这时老王又拍拍他身旁的椅子,带着命令的语调向秀慧说道:

  「来!

  过来这边坐,我们一吃起吧!」在这些日子以来,秀慧已完全受制於老王的魔掌下了!

  甚么不愿意的事情,她亦得被逼从委屈中接受。

  在摆好饭菜后,她亦只得无奈地於老王的身旁坐下来!

  在进食的意欲已全失下,她一直便只低头不语,就如一头等待宰割的羔羊般!

  秀慧那苦着咀脸的模样,教老王看得满不是味儿!

  於事他便倒了一大杯酒,递到了秀慧的跟前来!

  他还再次地用那命令的声音向秀慧说道:

  「来!

  陪我喝一点吧!」接着要面对的事,恐怕喝醉了还更好受!

  秀慧想到这里,便随即拿起眼前的那杯酒,一下子便往肚子里狂灌而下了。

  而老王亦乐得有美相伴,更不断把酒加添到秀慧的杯子里。

  而这一顿饭,秀慧虽未至於再度醉倒於餐桌前,但酒精已弄得她两颊嫣红一片了。

  在饱吃饱喝后,老王在放下碗筷之时,眼睛便已瞄向两颊泛红的秀慧身上去!

  酒精正令他的欲火在熊熊地激增!

  於事他把秀慧也一并的拉起来,手已放肆地搂着秀慧的腰姿!

  一张带着酒气的咀脸,更凑近秀慧的颈项间开始索吻起来!

  秀慧虽已极力别过头来,但老王的手,已托着她的香腮上,再度把她的俏脸带过来!

  而且还Yin笑地在她耳边说道:

  「嘻…

  嘻…

  嘻!

  嫂子长得真漂亮,几天没来看你,实在挂死我了!

  来啊,我们进房间里去吧!」欲火焚身下的老王,已毫不理会秀慧是否愿意了!

  那两条肥大的臂膀,便随即把秀慧搂抱得更紧的!

  她需仍想极力去摆脱老王的侵犯,但弱质纤纤的她,气力又怎能与肥肥胖胖的老王抗衡呢?

  在拉拉扯扯间,秀慧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已被强行地带到睡房里去了。

  进入房间后,老王的咀巴,已急不及待地向秀慧强吻下去!

  而双手亦开始不规举地在四处乱摸起来了!

  当老王正沉醉於享受着秀慧那张甜美樱唇的时候,房子的大门上,门琐已被悄悄地转动起来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