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饥渴的母亲
饥渴的母亲

饥渴的母亲

阿德坐在爸爸背後的沙发上,妈妈就坐在他斜对面的沙发,靠在椅背上,因此从他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妈妈裙内春光。

  他佯装看电视,眼光却朝妈妈暴露的双腿间瞄。

  (喔!老天。)阿德被眼前淫靡的景象刺激得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

  的确是春色无边,原来这时慈芳调整了坐姿,因为要和丈夫谈话,她把身体斜靠沙发,左手肘支撑在皮制椅把上,手掌托着脸颊,下半身右脚弯曲在沙发上靠在椅背,左脚横踏在地上,那白皙皙细嫩又修长的大腿露了出来,连三角裤也看得一清二楚,何况她是穿着半透明的三角裤,那隆凸得像小山似的阴阜,都整个暴露无遗,连阴阜中的深沟都可看的一清二楚。尤其半透明三角裤,不只是使乌黑的阴毛隐约可见,这件粉红色的小三角裤实在也太小了,慈芳的阴部又特别隆凸丰满,阴毛又特别多,甚至已跑到内裤外部四周蔓草丛生了。

  阿德看得倒抽一口冷气,呆立当场。自己的大鸡巴都被刺激得高翘硬挺起来了。那阴户鼓凸凸,若把自己的大鸡巴插进去,不知有多舒服。

  阿德不禁贪婪的吞了吞口水,目光在妈妈紧身T恤里面壮丽的乳房及三角裤内鼓涨的阴部,尽情饱览妈妈诱人的曲线和那黑黑的阴毛,及又凸又隆的阴户。

  这时,淑媛已把厨房打理乾净,夹着小皮夹要回家,行到客厅时和立中及慈芳告辞。

  接着向阿德充满暗示性的贬贬眼睛,脸上带着暧昧的微笑说道∶「阿德,明天见。」然後用自己的眼睛把阿德的眼睛指向他妈妈。

  「明天见。」阿德耸了耸肩膀。

  「对了!阿德,明天只得你一人在家,会不会太无聊呀?┅┅」慈芳转头柔和的问阿德,却看到阿德正用饥渴的眼神凝视着她张开大腿的阴部,顿时粉脸一红,全身没来由的躁热了起来。

  「没关系的,妈妈。我必须作功课。」阿德一直目不转睛的死盯着妈妈的三角裤看,那黑黑浓密的阴毛及又凸又隆的阴户令他忘情,不知他的窥视已被发觉了。

  慈芳顺着阿德眼光低下头一望,这一看把她羞得满脸通红,芳心一阵狂跳,这模样连自己都觉得太过淫秽。

  只见自己雪白的大腿,及鼓账的阴户完全暴露在阿德眼前,尤其阴阜隆凸得像一座小山丘,那形状真是荡人心魄极了,半透明三角裤,犹如没穿一样,不仅可以隐约见到那个肉缝,更使暴露在外的阴毛,更增加了性的诱惑力。阴毛浓密地延伸到小腹,如丝如绒的覆着那如大馒头般高凸出的阴阜,扣人心弦。想到自己亲生儿子正看着自己这怵目惊心的淫靡景象,不由得芳心一阵激荡,淫里面也骚痒起来。

  她羞赧的低下头,偷偷用眼角迅速地瞟了一眼儿子的下体,顿时芳心大惊失色,身体微微颤抖。

  好可怕的大鸡巴!她一眼就看了出来。从阿德短裤前面高高竖起如旗竿似的形状,光那如鸡蛋般的大龟头,就够销魂了。

  她现在是又刺激又兴奋,心想∶「要是阿德的大鸡巴插入自己的浪里面,一定美死了。」想到此处,芳心更是「噗通噗通」的狂跳,渴望乱伦的激情,刺激得骚一阵麻痒,淫水不自主的流了出来,把三角裤都弄湿了。

  呀!她整个人觉得一阵阵的头晕目眩,有如贫血般,直过了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她轻轻叹口气後,心里暗道∶「唉!怎麽一直没发现儿子长大了。」

  想不到儿子在短短的几年里,变化竟这麽大,慈芳到此时才警觉到儿子长大了,自己为什麽一直没发觉?早知道儿子鸡巴那麽大,早就引诱他来干了。

  她一直有母子乱伦的幻想,因为母子乱伦的感觉,会让她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想到第一次偷看弟弟和母亲时,仁昌才十五岁。

  在他们的父母房间的床上,当时只有十六岁的慈芳,看到弟弟挺着大鸡巴,插入妈妈饥饿的阴户,然後疯狂的抽插,她母亲半眯着眼,配合着儿子的动作,抬起屁股,狂乱的快速摆动,嘴里淫浪的喊着∶

  「啊!我!┅┅儿子,妈的骚屄┅┅干死我!亲儿子┅┅乖儿子┅┅干我的臭逼┅┅干你的妈┅┅快┅┅干我┅┅儿子┅┅把妈咪的骚屄干破吧┅┅乖儿子┅┅妈爽死了┅┅啊┅┅啊┅┅妈妈的好爽┅┅给儿子烂都无所谓┅┅啊!妈妈真是喜欢这种乱伦的滋味┅┅」

  母亲妖艳的喘息声、呻吟声和浪叫声充斥整个房间,母亲闭上眼睛,享受着乱伦所带来禁忌的快感的模样,直到现在仍然历历在目。

  後来,她诱惑了弟弟仁昌,几年之後又引诱小弟仁明,那时候他的年纪才十四岁,还比现在的阿德小二岁。

  能确实感受到儿子火热的视线,在高耸的双乳及肿胀的阴户间扫射,儿子的视线射到哪里,就会搔痒到哪里。阿德的视线继续在妈妈全身上下扫射,慈芳的眼睛拼命的追踪,肌肤感到灼热下腹部开始起伏。

  (喔!)好像直接受到抚摸,使慈芳的阴部颤抖,拼命的抑制哼声。

  想到儿子现在正在视奸自己,她立刻双腿不断的颤抖,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要不是丈夫在旁边,她早就脱光衣服叫儿子干了。

  慈芳想像着自己和儿子乱伦的情景,她准备把她和二个弟弟做过的一切,在儿子身上复习一遍。她甚至想让儿子自动来强奸她,她喜欢亲身经历各种不同形式的乱伦过程。她还曾经幻想过和儿子干到怀儿子的种、生下儿子的孩子,然後这个儿子孙子长大後再来干她,这种极度淫邪的乱伦性爱,会刺激得她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她开始幻想,吸吮着儿子阿德的鸡巴,把他的精液弄出来;阿德舔着她的肉,最後自己也被舔得淫水喷溅。脑海里出现儿子奸淫自己的各种淫猥姿态,使她内产生强烈的骚痒感,淫水不断的流出,不仅三角裤湿透,而且已经滴到沙发上了。

  看到这个淫靡景色,阿德抬头望着妈妈,见到妈妈那羞赧半参的姣美粉脸,白中透红,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看。

  他忽然有点惊慌,觉得被妈妈抓住他在窥视她。後来见妈妈的粉脸飘满着红晕,艳红的樱唇微张,气喘嘘嘘,高挺肥大的乳房随着急促呼吸一上一下在不停的颤抖着。妈妈湿润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已的胯间,还慢慢地伸出舌头,在自己丰满鲜艳的红唇上舔了一圈,知道妈妈已经春心荡漾、欲火中烧,想要他的大鸡巴,插进她的淫里。

  看见妈妈那股风骚劲,已令他心痒了,阿德大胆的睁大眼睛,一眨不眨,淫邪的盯着妈妈双眼看,慈芳也用火热的眼光凝视着儿子的眼睛,二人默默无言的对望许久,互相体会着彼此的心意。这一望,正所谓天雷勾动地火,一发无法制止。母子两人的眼中充满熊熊欲火,炽热的互望着,谁也不愿移开。

  就这样,两人深情的互相注视着对方一阵子,突然慈芳将双手伸到自己的胸部,抓住圆大的乳房在上面搓揉着,指头也不断挑弄乳头,使它们勃起而挺立。她的身体微微震颤,儿子的凝视使她陶醉,她的右手慢慢向下移动,指尖达及湿透的三角裤时,身体强烈的颤抖。食指和中指从三角裤的裤脚钻进去,肉缝里面淫液滂渤,中指一下子滑入肉缝内。

  (啊┅┅看吧,阿德,你要看┅┅就尽情的看吧。)慈芳在心里淫浪喊着,用食指和中指分开阴唇,想到儿子向洞里看的情景,不由得产生羞耻感和兴奋感。

  (阿德┅┅你想要吗?┅┅你想脱掉妈妈的三角裤,把你坚硬的鸡巴插进来吗?┅┅)

  慈芳为追求更强烈的羞耻,用手指把肉片用力地分开,从里面流出大量的黏液。

  (啊!┅┅)看到那样淫靡的景色,阿德不由得内心轻呼。

  肉缝更裂开,里面粉红色皱褶括约肌,发出湿润珊瑚色光泽,正一张一合的蠕动。

  看到妈妈这淫猥举动,阿德抬起头,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妈妈,慈芳也用力抬起头看着儿子的眼睛。阿德紧张的望了爸爸背後一眼,立即目不转睛的看着妈妈的手继续在阴唇上下抚摸。

  想着自己的妈妈在爸爸身後恬不知耻地自慰给亲儿子看的情景,那种淫邪和刺激的场面,使他差点喘不过气来。

  慈芳把沾满淫水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合并作成阴茎的形状,抬起屁股,三根手指插入肉洞,然後模拟阴茎抽插的情形,开始活动了起来。

  妈妈极度淫荡的行为,看得阿德的眼珠子都几乎跳出来。

  (啊!妈妈在我面前手淫。)想到这点,一波波肉体的淫欲刺激,毫不留情的冲击着阿德已经翘硬发痛的鸡巴。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挣扎着控制自己,以免刺激过度而泄精。

  目不转睛的看着妈妈在自己面前自慰,阿德的鸡巴刺激得胀硬发痛,只要一幻想到自己粗大的肉棒插在妈妈可爱的肉穴里的感觉,他的心就剧烈地卜卜跳个不停。

  阿德呼吸急促,他又望了爸爸一眼,爸爸躺在躺椅上一动不动的,像是睡着了。阿德一面注意爸爸的动静,一面大胆的把手伸进短裤内,把大鸡巴从内裤的下边掏出来,鸡巴几乎贴在下腹部,巨大的龟头已肿涨得发亮,从龟头的马眼渗出透明的粘液。

  当慈芳看着儿子的巨大鸡巴时,她的整颗心几乎快跳出来,整个人好像快昏厥过去似的。啊!好长、好粗的大鸡巴,恐怕有二十公分吧?尤其那个龟头像鸡蛋那麽大,看得她芳心「噗噗」的跳个不停,阴户里的淫水泉涌似的不由自主地又流出来。

  凝视着儿子那如鸡蛋般大的紫红色龟头,慈芳有点困难的吞了口口水,惊惧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感到大量的淫水从阴道口汨汨喷出,渗漏到大腿内侧,整个阴户、大腿及沙发全都沾泄上黏黏的蜜汁。

  一面注视着儿子的大鸡巴,一面大张双腿,她的三根手指疯狂的在充满淫水的肉洞里拼命的抽插、兴奋的搅动,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

  瞒着身边的丈夫,在自己儿子的面前淫荡地扭动着柔软的身躯,还用三个手指插入阴道里面搅动,不知羞耻地引诱自己的儿子,而儿子也正对着她,握着粗壮的鸡巴手淫。

  想到母子间这种违背人伦淫邪行径,慈芳禁不住被乱伦、背德的歪曲欲情冲击的全身痉挛抽搐。慈芳紧咬牙关,极力的防止呻吟声自嘴中流出,在儿子面前戳弄肉洞,这带给她另一波快感,他丈夫就在身边,她与儿子随时会被逮到的事实使她变得更淫荡。

  喔!天啊,儿子一丝不漏的看到自己手淫的过程。想到这种淫荡的行为,又看着儿子正奋力的搓揉自己的巨大阳具,盼望儿子能立刻把巨大的大奋力的、完完全全整只猛插入她的浪里┅┅

  阿德双手握住他那又粗又大的大鸡巴,开始上上下下的搓揉、套弄,眼睛仍旧看着妈妈在她面前手淫。

  妈妈依然大张着浑圆修长的双腿,让阿德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三根手指在湿淋淋的洞正一上一下的抽插。看见这幅淫荡的美景,刺激得阿德的鸡巴暴怒胀大得就好像快要爆炸了似的!

  阿德只是轻轻的揉搓,立刻产生射精的欲望,感觉出沸腾的精液已经到达马口的边缘。

  (啊!不行了,妈妈,我要射了!)瞪大眼睛凝视妈妈的阴户,他的手握住鸡巴,以最快速度上下活动。

  (啊!妈妈,喔,出来了!)身体痉挛的同时,脑海闪过一个念头∶(这一射,怕不会射到爸爸吧?)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抓起桌上报纸,他猛然把精液喷射到报纸上。

  (妈妈,太好了,妈妈!)等到呼吸稍微平静,他坐直了身子,摊开报纸一看∶(射出来真多!)看到自己射出的大量精液,他展开报纸对着妈妈展示,并且得意的一笑。

  看着儿子对着自己射出他的精液,慈芳几乎喘不过气的快昏厥过去,视觉的刺激加上心灵的冲击,把她的欲火煽惑的汹涌澎湃,由阴道里缓缓升起阵阵因为乱伦的兴奋、刺激、所引发的震颤,使得慈芳激动到浑身痉挛抽搐。

  她的三根手指猛烈的做活塞运动时,产生有阿德的鸡巴插入的错觉,使她产生强烈的快感,手指在肉洞里猛烈的抽插。

  (啊!阿德,妈妈也泄了┅┅啊!)慈芳加快动作,淫水发出「啾啾」的淫靡声。

  (啊!阿德┅┅啊!泄了┅┅妈妈泄给你了!)猛然抬高屁股,慈芳身体激烈颤抖,然後慢慢的落下,全身一阵痉挛,就这样的瘫痪在沙发上。

  不久,慈芳抽出三根手指离开肉洞,淫乱的快感使她头晕目眩。真是太淫秽了,在儿子的注视下达到高潮!

  流到屁股上的阴精,不但弄湿窄裙,也在沙发上留下一片痕迹,她羞答答的看了儿子一眼,见儿子也正傻呼呼的对着她笑。

  呼吸平静後,慈芳望了一下丈夫,她拿出矮柜下的卫生纸擦拭沙发和下体。

  卫生纸碰到阴核,慈芳身体又颤抖∶(啊!好痒,又想要了。)

  慈芳每天都感到特别饥渴,虽然结婚已经二十年了,他们夫妻仍然有着充实的性生活。但慈芳每天至少要做一次以上爱,只有一个立中当然无法让她满足,因此她不但和爸爸、弟弟们持续着乱伦关系,与小弟仁明共同开设的美容摄影工作室里,有一间隔音良好的休息室,正是用来诱惑前来消费的准新郎、新娘,以满足姊弟俩的性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