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庸群侠娇情传】


排版:zlyl
字数:69601字
下载次数: 275





               第一章娇娇

  人之初,性本善。没有性,便没有人的初始,三字经开篇便讲了这个道理。做为一个正常的人,便不能没有性,没有爱,否则,便形如一个僵尸。

  我也是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娇娇。

  我大学时代曾经有过女友,但因为地域和传统观念的影响,我们没能走到一起。我时常会想起与她在一起共同度过的分分秒秒,然而,这些只能追忆,而且,她在电子邮件中告知我,分隔五载,她已经不得已成为人妻,那是一个深爱他的老公。

  我还能说些什么呢?我把精力全部投放到事业上,而对于那分日益强烈的自然欲望,我只能凭借成人店的模具去冷却了。

  这天还算轻闲,给员工们布置好任务,我离开公司,去成人店看一下有没有新款的商品。进门,我径直走向模具柜台,正当我要仔细观赏那些栩栩如生的假体之时,一个娇美的声音从身边传进我的大脑。

  “还有细一点长一点的吗?”

  我侧目,立刻呆住了:难以形容的美。虽然只有二十一二岁的年纪,却具备着性感女人应有的所有,尤其那张脸庞,让我的目光再也无法离开,性感里透着稳重,美丽里透出清醇。

  她仿佛感觉到了我带着烈火的目光,下意识地转过头来,与我双眼相对。我热血立刻冲上顶门,而她的脸刷的一下子红到脖颈。羞怯的她,更美。

  这时我才注意到她的手上拿了一件红色真皮小裤,而正中,一个十来厘米长的假体从那里傲然挺立着。

  我真佩服我的应变速度,没等店主打破僵局,我“自然”地说了句“哎呀,有点事忘了办了。我过会儿再来。”匆匆离开。

  店主是位有经验的大姐,我又是老主顾了,她能处理好后边的事了。我心里这样想着,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调整好呼吸,到旁边的书店斯文去了。

  我哪有心看书,思绪全放在那女孩儿的身上了。我怕会惊到她,又怕错过,人在书店,眼睛却一直向外望着。煎熬着过了二十多分钟了,可是还没有见到女孩的身影。坏了,她会不会从哪一个方向走呢?唉,我怎么这么笨!我狠狠地敲了一下头,大步走出书店。

  女孩真的不在成人店了。我懊悔不已。

  “呵呵,弟弟啊,你刚才怎么走了,看见漂亮女孩还不好意思了啊。”
  店主姐姐看着我的窘态,故意调侃。

  “姐啊,你就别拿我开心了。”我的脸竟然感觉好像红了。

  “哎呀,不说了不说了,还是做生意要紧。”虽然嘴里这么说,眼神里还是透着几分狡狯,“说,要点什么啊?今天姐姐收你个成本价。”

  我是常客了,跟店主姐姐混得极熟,于是鼓起勇气:“就来刚才那个女孩买的东西。”

  “哪个女孩啊,刚刚来了好几个?”

  “就……就刚刚……”心一横,“特别漂亮的那个。”

  “呵呵呵……好了,姐不逗你了,给,你看看吧,她买的就是这个。”
  红色的小可爱,正中一个粉白的假体,虽然只有不到两指的粗细,但长度也有十三四厘米了。看上去柔软中透着弹性。

  她又从包装盒里取一个小巧的摇控器递给我。

  “这个是带振荡的,中间有两个迷你跳跳。不过,这个你用好像不合适吧。啊?呵呵……”

  我当然不会用这个了。不过看到它,我立刻就能想到那个女孩的样子,柔美的身材,羞红的俏脸。

  “姐姐说你还是买个粗一点的吧,送女朋友,这个不够劲啊。”

  “你知道我没有女朋友的。还涮我。”

  “还没有啊。你这么帅怎么可能呢?有没有中意的啊,姐姐帮你做个红娘。”
  今天店主姐姐是把我当年过了。我必须找个平衡才行。

  “呵呵,姐你说送女朋友粗的真的比细的好吗?”

  “那当然了。”

  “你怎么知道……哦,你一定是亲自试过了,可惜这里没有模特儿啊。”这里换作店主姐姐脸红了。

  调侃了一阵,我付了款。正要包装起来的时候,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移了进来。是那个让我神魂出壳的女孩。

  我故作镇定,只用余光去看她。

  她犹豫着来到我身边站下,更娇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姐姐,我……我刚刚走得急,她像没有拿全东西。”

  “哦?是吗?缺什么东西没带走啊?”

  “好像,好像是个带……电池……的小盒子。”

  “你刚刚试穿的时候不是拿在手里了吗?”

  我差点跌倒。

  不用想,女孩一定羞得快要找地缝了。

  我好奇心大起,偷偷看她的手里,只有一个小巧的提包,而且并不鼓涨。嘿嘿!遥控器没拿,而拿了的东西一定是放在……鼻子一热,我赶忙一捂。

  店主姐姐故意向我挤了一下眼睛。我恍然大悟,她在帮我啊。

  “我找一下啊。”她故意从柜台下边拿上来一个空空的包装盒,翻了又翻,“没有啊。这可怎么办啊。”

  “还有没有备用的啊?姐姐帮我想想办法啊。”女孩的脸已经红透了。
  “这个型号的就两件了,你买一件,这位先生也买了一件。除非他把摇控器让给你。”

  姐啊,你给人家留着余地吧。

  “你和他商量吧,哎,对了,钱怎么算与我无关了,你们找个地方慢慢谈吧。”
  女孩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下决心似的转向我:“先生,可以吗?”

  死就死吧,再不把握机会,永远都是遗憾。不能重蹈覆辙了。“这里,不方便,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说话啊。”

  “放心吧,他绝对不是坏人。”店主姐姐帮着我说话了。

  公园里,我们一前一后的走向长椅。一路上,她几乎一言未发。只对我提出的谈判地点以点头示意。我走在她的身后,只见她走起路来高高地提着圆臀,后背挺得直直,只有头低得不能再低了。路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们这一对“情侣”。

  也许她正不知所措,坐在长椅上的一刹那,忍不住张开樱口,轻轻地“啊……”了一声。随即极不自然的看了我一眼,头又低了下去。

  “小姐,其实我……我当时就应该把这个送给你的。”这是个僻静的所在,我已经从窘迫中安定下来,摇控器已经执在手里。

  “不要叫我小姐,你……你叫我名字好了。我……我叫娇娇。”

  “娇娇……好美的名字啊。和你好相配。”

  “先生……”

  “你也别叫我先生了,叫我阿杰吧。”

  “阿……杰,先生。”女孩能到这种地步,已经非常不可思议了。她羞怯地说,“你也是付了款的,我不能让你破费啊。这样吧。我给你一半的金额吧。”
  “不,不要,其实……”

  “其实什么?”

  “我说出我的真心话,你不要生气好吗?”

  她再次犹豫了一下,重重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之所以买这个东西,就是——就是因为深深被你吸引了。”娇娇听着,眼睛跟本不敢向我这边看。我继续说道,“我看到它,就能想起迷人的你。我想,我对你是——是一见钟情了。”

  娇娇快要把头埋在丰满的胸里了。长发遮着她的脸颊,我看不到她的表情。此时的我已经不管什么是羞,什么是耻了,大着胆子说:“娇娇,既然你需要,这个小东西就送你做个礼物吧。”

  我心念一动,这个时候,只有进,没有退了。看她的反应,好像不并讨厌我,我怎么早没想到。

  “对了,也不知道我这个摇控器是不是好用。”我说着,把电源打开。
  娇娇听我说话感觉有些不妙,想阻止已经晚了。只见她粉劲一扬,随着一声娇呼,身体抽畜般地倒向了我。

  我心道不好,这下惹祸了。赶紧用胳膊接住娇娇倒下来的身子。娇娇倒进了我的怀里。只见她的小嘴张开喘着粗气,眼睑合得紧紧的。身体不停地颤着。我急了。在她耳边喊着她的名字。

  “娇娇,娇娇,你快醒醒。”

  过了有半分钟,娇娇才缓缓睁开眼睛,脸上一片潮红。她慢慢地把眼睛移向我的双眼,和我相对而视。眼神里透着幽怨,透着幸福,透着羞涩。而身子软软的,并没有离开。

  原来,她刚刚被我提到高潮了。这一路,她戴着那个特制的小宝宝,恐怕早已经泛滥成灾了。刚刚冷不防一刺激,哪有不来高潮的道理啊。尤其是她这个年纪,经不住刺激的。

  凝视着娇娇复杂的眼神,我轻轻地说:“娇娇,嫁给我,好吗?”

  娇娇没有回答,合上双眼,像婴儿一样把脸埋在我的怀里。

  我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这时才感觉到,身下那个不争气的小宝贝已经变得硕硬,正顶住娇娇丰硕的前胸。我不想动,用手为她梳拢着长发,让她把身体紧紧地靠向我。

               第二章奇遇

  我所谓的公司其实规模不是很大。不到二百平米的二层门市现在已经归入我的名下。短短的五年,能买下闹市区价值七百多万的房产,我已经颇有成就感了。几乎没依靠家里的经济支援,我从小做大,最后不但有了属于自己的场所,手头还存下了八百多万的资金。我的装饰公司以及我个人的装饰设计风格,已经为这个城市乃至领近几个城市所推崇,我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创业者了。男人三十而立,我觉得我成功了。

  有了娇娇,虽然结婚好像早了些,但我们俩都想着像小夫妻一样过着美满的生活。于是,我用了一百万买下两室居室,和娇娇住在了一起。说起娇娇,她从小跟外婆长大,而父母却从没见过,至于为什么,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也不清楚。这成了我们想揭开的共同迷。娇娇是个稳重的女孩,只有在两个人的世界里,她才释放无边的热情,这让我的爱再也无法保留一分一毫,几乎每个夜晚,我们都会在语言无法表达的巅峰起伏不已。娇娇辞去了原来的教师工作,来到我的装饰公司,淋离尽致地施展着她独到的审美才华。我,真的好幸福。

  娇娇的外婆病得很重,她的舅舅打来电话,她哭着听完电话,不舍地登上了火车。我本来想开车与她一起回去的,但正巧有一项百万的工程到了紧要关头,我只好留了下来。

  看多了小说,自然会想起那些意外的错过与遗憾。娇娇离开快一周了,中间虽然经常通电话的,但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直到娇娇红肿着双眼投进我的怀里,我才放下心来,原来虚构的故事和现实毕竟不是一样的。而这时,娇娇的右臂缠着黑纱,我知道,我没有机会认识疼爱着我的爱人的外婆了。

  回到我们的小家,情绪终于稳定下来的娇娇从皮包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轻轻地对我说:“杰,你知道为什么我的身材这么好吗?”她用透着神秘的眼神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心想,除了遗传的因素,还能有什么原因吗?

  “其实,这是我外婆家族的秘密,连我外公都不知道的,我也是从外婆临终时送给我的这个盒子里才明白的。”提起外婆,她的神色又是一暗。

  我把她抱在膝上,用唇轻吻她的面颊,听她继续说,“原来,我从小到大的饮食,都是外婆精心烹饪的药膳,对女孩子的健康发育是极为有益的。而且,这些配方都是外婆娘家祖传下来的。”她把盒子打开,一本土黄色的绫面古书映入眼帘。

  “不过,因为我太喜欢外婆做的膳食了,每次都吃得很多,结果……在上学的时候,我的……欲望好强烈,一次偶然的触摸,让我……学会了……自慰,而且……一发难收。”她说到这些,脸颊又透出微红。

  我还记得我们的第一个夜晚,在我的工作台上,娇娇一次又一次地从高潮里苏醒,甚至打湿了我精心设计的图纸,并在上面印出点点朱红。女孩子的处女膜是有一定韧度的,而娇娇虽然使用器具,但她的秘室很紧实,所以购买的都是些小巧的物件,处女的像征几乎没有受到硬性的伤害,仍然完美的守护着她。那一夜,我真的好激动,不,应该说是冲动。虽然她已经洪水横流了,但打开的是空虚的秘洞深入,洞口那层肉膜却只能打开一些空隙。我进入的一刹那,明显体会到一种突破阻碍进入另一个完美世界的快感,温暖,湿滑。那时的娇娇,只稍皱下眉头惊呼了一声,便立刻被我带到了愈加强烈的欲望中来。那一夜,虽然星光满天,但我的工作室却是汗雨磅礴。

  人的品格也好,道德也好,与性并不发生关系。一种是思想,一种是自然。高尚的品格加上放达的性爱,才是最美。

  我此时抱着娇娇,手触到了她的身下,已经湿湿一片了。我把早已强壮起来的宝宝送进她的身体,任她闭起双眼在我的身体上研摩。我怀揽着娇娇,抚着她下围仅三十四码,上围却已经达到顶级尺码的峰尖,油然对那本古书产生了好奇。随即腾出一只手来,打开那本没有名字的古书。一排娟秀的字迹豁然纸上:此籍乃《太级心经》之辅,虽未示心法,却得千古修身精华。名方俱在,观之即缘。
  再往下看,行楷变作了小篆,我认得:长枪需勇士,白雪点朱红。山野无村夫,洞府隐高明。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在心里反复琢磨了几遍,仍然不解。说是性事吧,后边仿佛连接不上,说不是吧,前边又是长枪,又是朱红的。费解啊。

  “杰,我……受不了……了,你……动一动吧。我好需要你……啊!”
  娇娇一阵娇美的声音,让我再也没有什么好奇之心了。转身将娇娇放在床面,千百个起落,又一阵乱雨。

  恢复些许,我吻着娇娇的前额,问道:“娇娇,你知道书上那四句诗是什么意思吗?”

  “嗯?什么诗啊?”娇娇懒懒地扬起头,一脸茫然。

  不会吧!祖传的宝贝竟然不知其理。我把那四句诗放在她的眼前。

  “是诗啊,外婆从没说过啊。而且书也是外婆刚刚给我的。”她又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别说,还真是诗,正好二十个字。只是我不认识几个字啊。这个是——‘白’,这个是‘山’,还有这个,是‘红’,这个‘士’字加了两笔我不认识,这个好像是‘洞’,第一个字是‘长’吧?‘明’字我也认识。”

  “呵呵,那就是个‘士’字了。你还真得,认识好几个字呢。”

  “什么意思啊,明明在贬我嘛。”她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好可爱。“我也就认识‘长白山’什么的了,呵呵。”

  “长白山?等等,长——白——山——洞,哈哈,老婆,你太伟大了!来,亲一个。”我兴奋地喊起“老婆”来。看看娇娇不解的神气,我给她解释:“原来这是个藏头诗啊。每句诗的开头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长白山洞’。多亏你了,娇娇——老婆,要不我可猜不出来的。”我高兴地在她双峰挑逗起来。
  九月,秋丝渐起,却并无凉意。

  我挽着娇娇走遍了长白山所有的景点,也没看出哪个地方有特别之处。是不是写书的人故弄玄虚呢?我坐在山道旁的青石上,有些发愣。

  “老公,你看!”娇娇已经改口叫我老公了。只见她向对面山崖一指,我循着她的方向望去,对面陡峭的石壁上怪石突起,再特别的就没什么了。

  “你看那里多像是个老人的头像啊,仔细看嘛!要用想像的。”的确,按着娇娇的指点,对面山崖渐渐现出一幅老君修炼的场面来,而且越看越像,越来越逼真。

  我忽然从心底升出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好亲切,像是有个灵魂似的东西进入了我的体内。而这个灵魂,驱使着我,仿佛要我去那山崖才肯罢休。

  “娇娇,我们去探险好不好。”

  “好啊!只要有你,走到哪儿我都跟着。”

  “怕吗?”

  “只要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我立即拉起娇娇,拨开丛生的荆棘,向那山崖开去。一路上,我们两个跌跌撞撞,衣服划破了,手掌渗血了,但一股力量驱使着我一直来到那山崖之下。娇娇已经头发散乱,疲备不堪了,我也没好到哪里去。

  “好累啊,不知为什么,好像有人让我非要到这里不可似的。奇怪。”娇娇理了理头发,转头对我说道。

  “你也有这种感觉?”看来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呢。

  “老公,原来我们心有灵犀啊。”娇娇的一脸兴奋,让我更加诧异了。
  “咦?这,这不是那首诗吗?”

  我闻听一震,一见之下,果然在一处平滑的石壁上,刻着那四句诗。可是洞在哪里呢?

  我轻轻念着那四句诗,眼睛在周围寻找着与众不同的地方。娇娇也在用目光搜索着山崖。

  我忽然看到右侧不远处有一块山石与其他石质不同,拉着娇娇走了过去。这块山石长长的,是不是诗中所说的长枪呢?

  “老公你看,这块石头是不是像长枪啊?唉,这一段怎么这么白呢?”娇娇说着,用手去抚摸那片白色。

  “哎哟,好疼啊!”我急忙拉开娇娇,把她挡在身后,人迹罕至的地方,可别是毒蛇蜈蚣啊。

  石头上什么也没有,可是娇娇的一点鲜血,染在了那一片白色之中。我正想到什么的时候,山崖轰然一响,未等我和娇娇躲闪,一个幽深的山山洞便已经呈现在眼前。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强大的吸力,我和娇娇的身体被这力量吸得浮了起来,直向山洞中箭一般飞去。

               第三章克险

  我的身子仿佛被这股力量打散了一般,恍惚间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鸟鸣声把我吵醒。缓缓睁开双眼,只见自己躺在了一个大山谷的草丛里,周围,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合抱粗的桑榆槐栎,满眼皆是。我坐起身子,发现娇娇就在身畔,这才稍稍放了心。

  “娇娇,娇娇,快醒醒!”

  “这里是哪儿啊?”娇娇揉着太阳穴缓缓地坐起来,说话声已经是有气无力了。

  “不清楚,好像不是我们刚刚到过的地方啊。那里的树木没有这么大这么密,而且你看,这里周围的山都是绝壁不说,而且比我们看到的长白山还要高峻。”我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妙,这里分明不是长白山。难道说?

  “杰,这里真的不像长白山啊,可是怎么会呢?我们明明是进了长白山洞的嘛!咦?现在的时间好像还是早上啊,难道我们已经昏过去超过一天了?”娇娇说着,从手袋里取出手机,她眼睛落到屏幕上,“咦,怎么乱码了?手机摔坏了!老公,你看看今天是几号了?”

  我把手机拿出来,结果和娇娇的一样,也是乱码。而且虽然不是同样型号品牌的手机,每个字码都是一样的。我和娇娇不禁一阵迷惘。

  “我们得离开这儿,想办法出去。”拉起娇娇,强打精神,我们循着石壁摸索出去的路。走了一个多钟头,我们即没有回到原位,也没有找到山谷的出口。这个山谷好大,山崖又陡又高,想爬上去都难。

  我们已经累得不行了。肚子也叫了起来。

  “娇娇,你在这里休息,我去前边看看有没有路,顺便找些吃的回来。”
  “不,我和你一起去,留下我一个人,万一来了毒蛇野兽怎么办啊。我害怕。”
  “你还走得动吗?”

  “还能走一会儿,反正不许你离开我。”

  娇娇说得也是,我把她一个人留下来的确让人难以放心。可是看她现在的模样,已经快要虚脱了。哪里还能走出多远啊。我环视了一下四周,除了密林便是眼前的绝壁了。

  “你等着,我爬高些试试,看能不能望得远些。”

  “能行吗?你都累了。太危险了,不要!”娇娇的话语未落,我已经离地两米了。人有一种求生的本能,到了这个时候,什么危险都不重要了,我心里想的,只有带着娇娇安全地离开。

  “杰,你要小心啊。不行就下来。”

  “好,你放心吧。我量力而行。”

  攀了有二十多米的时候,我的手开始发酸了。石壁上能搭手的地方不多,而且突出的石棱不都是那么称手。我紧贴着石壁,眼睛始终向上搜寻可以落脚的地方。可是,越向上攀越是艰难,娇娇在谷底怕是已经把心悬到嗓子了吧。我向下看了一眼娇娇,她在那里捂着嘴巴,像是生怕惊动了我一样不安的注视着我。
  “放心,你老公练过攀岩的。呵呵。”我故意毫不在乎的大声说。

  “老公,你下来吧。我好害怕啊。”

  我没有说话,伸出手臂勾住一块石棱,又升高了半米。

  那是什么?眼前的山壁上现出两排不规则的浅穴,大小正适合手脚攀登。我心中一喜,来不及多想,使出全力又向上升了两三米,终于搭住了最下边的浅穴。
  “娇娇,你放心吧,这里开始容易攀了。”

  “那你也要千万小心啊!”娇娇的声音有些颤抖了。我一阵心酸。

  虽然这些浅穴看起来不是很规则,但搭上去才知道,我的整个身子被这些浅穴舒展开来,不但省力,而且似乎连刚刚的疲劳都消失了。我大感奇怪。难道这是什么高人故意挖出来的不成?管他呢,再上去些找个能驻脚的地方回身看看山谷的情形再说了。

  我一会儿的功夫,又足足攀上了三十多米,向下再看娇娇,已经变成娇小的影子了。坏了,上山容易,可是……哎呀,万一娇娇遇到什么危险,我来不及帮她啊!我怎么这么蠢啊。我忽然紧张起来。手脚开始有些发抖了。

  不是吧,这是什么高人啊。我猛然对那个开凿窝穴的高人气愤不已。

  眼前的浅穴竟然到了尽头,上边仍然是陡壁,左右也没什么特别。

  我气愤之中,也不去想还有没有下去的力气,腾出右手狠命地砸在石壁上。
  一刹那,石壁轰地向内一陷,一个半米来宽的洞口出现在眼前。而被我砸进去的,是封住洞口的一块扁石。随着呛人的尘土,扁石倒在了洞里。

  高人,果真有高人。

  我兴奋地喊娇娇:“娇娇,我发现个山洞!我进去看看,你要小心啊。找个高一点的安全点的地方等着我。”

  “好……好吧,你更要小心!”我看不清娇娇的表情,但此时此刻,我已经没有立刻爬下去的力气了,在这个洞口小憩一下也好啊。

  我向洞里望了望,里边很暗,不过还好,没有腐气,我小心地把身子移进洞口。

  暂时安全了,我长出了一口气。嗯?好像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传进我的鼻子里。
  我感觉很奇怪,借着微弱的光线,附着身子向洞中爬去。没想到,几步的狭洞过去之后,山洞豁然宽敞,站直身子,头顶还有好大一块空间,伸出两臂,触不及山洞的内壁。

  香气渐浓,而且令人大感食欲突强,本来就饿得不得了的我,嗅到这个气味,何止饥肠碌碌那么简单。我迫不及待地循着香气在洞中摸索起来。咦?这洞里竟然生长着藤蔓,再一细摸,藤上生着果子。像是山葡萄吧,可是比山葡萄要大呀!不管是什么,摘下一串藤果,放在鼻子下一嗅:哇,清气怡人啊。就是这种香气。我禁不住诱惑,把一颗果子含入口中,舌上软软的,甘甜如蜜,一股清香直透顶门,然后散遍全身。

  我吃了几颗,大概是因为精神作用吧,我感觉体力充沛起来。我再一摸索,原来洞中的藤果竟然不少,藤蔓并无大叶,只有密集的小枝。能在黑暗中生长并且能结出果子的植物,我还是头一次遇到。

  娇娇一定也饿了。我生怕娇娇有什么威险,用手帕包了一些藤果,回到了洞口。不知为什么,现在一点也不担心下山有如何艰难。

  这个果子还挺神奇,我在下山的地程中感觉到身子很轻,仿佛一纵身就可能会飞起来一样。当然我是不会去试的。我很快在娇娇惊讶和激动的目光里回到她的身边。

  我们打开手帕。红艳艳的藤果在阳光下娇艳无比,就好像第一次遇到的娇娇。
  “能吃吗?”

  “我试过了,没事。还很好吃呢。”

  “是吗?嗯——哇!——好,这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果子了。”娇娇一边向我的口中轻送着,一边填着她饿了许久的肚子。到了最后,娇娇竟把含在口中的藤果用唇递送过来,在我迎上去的一刹那,她热情地把我拥倒在地,娇小的舌头与我纠缠在一起。

  娇娇本就美艳无比,原来的清纯被我取走了一些,而更多的是成熟的性感。此时的娇娇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激动,面色潮红,双眼迷离,嘴里轻轻的呻吟着,把那一对高耸饱满弹力十足的小山,软软地压在我的前胸。双手胡乱地搔抓着我的某个部位。片刻光景,我俩已然一丝不挂,而这都是娇娇的杰作。

  我的分身刚刚抵在娇娇的身下,便毫无阻涩地顶了进去。每当娇娇和我体味激情的时刻,我们心有灵犀一般,都能把最大的快感送给对方,每一个动作都配合得天衣无缝,尽致淋漓。此时,娇娇欢叫一声,腿间一吸一夹,本来松软腻滑的肉壁竟然把我的宝宝紧紧地握住。进而向前一送,让我立时感觉到了娇娇身体的尽头。

  也不知起伏了多久,也不知交换了多少次位置,我终于在娇娇的腿间深处爆发了。而娇娇早己变成一汪水了。我们再原始不过的并躺在草地上,轻轻地回味着。

  好奇怪,我感觉到自己不但一点不累,而且事后精神更加好出了许多。啊!一定是那果子。

  娇娇融化了一样,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

  当娇娇平复的时候,我才发现,她更加光彩照人了。

  一切,都得益于那些藤果。

  夜,终于降临了。

  就在日落之前,娇娇在先,我在后,我们异常轻松地爬上了山崖,一起避进了半山的石洞之中。至于几百米高的崖顶,我们根本没有把握,也就没再向上攀登。

  适应了洞中的黑暗,我竟然能隐隐约约地看到娇娇的容颜。我再一次激动起来,随手摘下几枚果子,含在口里,一颗颗送给娇娇吃下。我的手,早已经不安份地在她的身上游来走去。娇娇的身材真好,修长健美的身体,傲然高耸的玉峰,混圆的香肩曲臀,湿紧的粉辣香穴,这一切都是那么让人爱不释手。

  我含着果子的嘴巴顺着她的中线缓缓下移,娇娇嘤哼不已。当我轻轻衔起属于娇娇的那片草丛中的肉果时,她高亢地长呼一声,身体里竟然有节凑地喷射出湿湿的汁液来。这只是前奏。我开心的吸尽了甘霖,她已经空虚受忍了。这时我腾身而上……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GRRR 金币 +6 感谢转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