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寝取妈妈
寝取妈妈

寝取妈妈

宋子宁望着飞机舱外熟悉的建筑物,心跳不其然地加速起来,阔别了十二年的故乡变化很大,但心中那份热切的思念却没有多大的改变,望向坐在自己旁边的新婚妻子,对她虽然没有多少的爱,但却花费了自己大量时间、金钱和努力才追求到手的女人。月儿任性、奢侈和爱出风头的作风并不讨喜,只是她的样貌和自己妈妈很相似,初次见面已令他心动不已,也是自己娶她最重要的原因。

  在机场禁区外的接机处,一个身穿浅紫色套装的女人紧张地看着每个走出禁区的旅客,她叫宁丽娥,今年四十一岁,她的丈夫曾是一间上市公司的主席,不过在十多年前因车祸去世,遗下孤儿寡妇,幸好她变卖了丈夫公司的股份,换回了庞大的遗产,才令她和儿子可以过着富足的生活。令她遗憾的是儿子在十三岁时便决定到美国念书,令两母子相隔两地足足十二年!宋子宁终于在美国华盛顿大学取得了外科医生的执业资格,他没有接受美国大学医院的聘书,反而决定回国开展自己的事业。

  丽娥自从丈夫和自己的父亲双双去世后,她只剩下子宁一个亲人,这令她极为期望可以和儿子团聚。望穿秋水,丽娥终于看到一个穿着深灰色西装的男人走出了禁区,他慢慢地走到丽娥的脸前,英俊的脸孔带着浅浅的微笑,丽娥一眼就认出眼前的男人就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只因他的样貌和去世的丈夫极为相似。

  「宝贝……你终于回家了!」丽娥忍不住眼眶中的泪水,紧紧地拥抱着自己的儿子。「让我好好瞧瞧、看看你,你比爸爸更高大了……」「妈妈,我可是大学篮球队的主力队员,不高不行!」子宁心里很渴望妈妈的怀抱,一点也不想放开。

  丽娥轻轻地松开儿子的拥抱,她到现在才注意到儿子身旁的女子。「这位是?」「她叫李月儿,英文名叫Eva,美国华侨……」子宁的眼神闪了闪。「我们刚在美国注册结婚了。

  「唏……我的宝贝长大了!竟然给我这么大的惊喜!」丽娥的语气充满了喜悦,她很热情地拥抱着月儿。「欢迎加入我们的家庭,我真是期待了很久耶!」「妈妈,你好。」月儿知道子宁的家庭环境相当富裕,为了未来舒适的生活,眼前的女人是需要讨好的。「妈妈,你好漂亮,看上去如此年轻,真让人不敢相信有一个那么大的儿子呢!」「呵呵……月儿的嘴巴真甜!妈妈都四十一岁了,还算年轻吗?」丽娥很高兴的说。「你们经过这么长途的旅行,一定非常疲倦了。我们回家吧!」他们一起走出机场的大堂,在停车埸里找到了丽娥早前停泊的车子,因为子宁不想让妈妈在感觉上像个司机,所以他刻意坐在前座的乘客位,反而让月儿独自坐在后座里去。在车子上,丽娥突然改变主意的说:「子宁、月儿,我们不如先去餐厅吃饭,吃完饭后再回家!我知道附近有一间义大利餐馆,那里的食物非常捧,你们一定会喜欢的!」「好的,妈妈的介绍一定不会差呢!」子宁一面微笑,一面用眼睛偷望着妈妈的大腿,缩短了的套装窄裙只掩盖了大腿的一半,柔滑的丝袜再次令子宁重温了儿时的感觉——-那时他坐在妈妈的大腿上,第一次感受到女性丝袜的魅力,丝袜磨擦着自己皮肤的那种感觉,到今天仍然难以忘怀,他在美国时的女友全都是拥有丝袜美腿的美女呢!

  随着青春期的来临,他不知道怎么的,竟把妈妈当成性幻想的对象,他不但偷看妈妈的丝袜美腿和裙底春光,甚至还在妈妈更衣和洗澡时,用尽方法去偷窥她的身体;他好几次偷进妈妈的房间内,用淫亵和充满欲念的目光视奸着熟睡的妈妈,偷偷地轻抚、轻吻着她的身体和嘴唇。 . . . . .幸好妈妈每次醒过来都没有察觉到他的不轨,只是笑骂了他一句:『宝贝,不许胡闹!』后就轻轻带过了。

  子宁发现自己的欲念一发不可收拾,他害怕终有一日会给妈妈发现,只好借意去美国念书避开一下。在美国念书的十二年里,和他上床的女人不下八、九个,但没有一个可以取代妈妈在自己性幻想对象中的第一地位。直到他遇到李月儿,她无论在样子和身材上,都和妈妈很相似,只是在性格和气质上却是相差很远!

  子宁并没有特别喜爱她,不过仍然努力把她娶回来,因为作为妈妈的替代品,她算是不错了。

  半个小时过后,车子便到达了一家极为豪华的义大利餐厅,三个人被安排在靠近钢琴旁边的座位上。子宁私底下暗中注视坐在自己前面的妈妈,她端坐在自己的面前,看起来充满了温柔娴静的感觉,虽然年龄已届四十一岁,但无论从样貌和肌肤来看,都仿佛只是一个年龄在三十岁左右、成熟高贵而且漂亮的女人。

  妈妈和妻子月儿都有一把披背的长发、美丽的大眼睛上是两扇卷曲的长睫毛、鲜红丰润的嘴唇里拥有一排均匀洁白的牙齿,两个人唯一分别是在气质和声音—-妈妈的气质温润而高雅、而月儿却比较跳脱、脸部表情极多;妈妈的声音温柔而缓慢,而月儿的声音则比较娇嗔和急速。不过只从两个人极为相似的外貌来看,说是同胞姊妹也会有人相信的。

  妈妈不断的向月儿诉说着子宁小时候的糗事,两婆媳的笑声不绝于耳。对子宁来说,妈妈的风姿是月儿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子宁心不在焉地把叉子掉到餐桌底下,当他下意识弯身下去拾回叉子时,却在桌子下看见了令他心跳急剧加速的画面——-妈妈和月儿都穿上了透明丝袜和尖头高跟鞋,迷人的玉腿与足踝使他的内心升起一股强烈的性兴奋。 . . . . .还有那丝袜大腿尽头若隐若现的内裤痕迹,更令他全身欲火高涨,他在恍惚间不知不觉地想伸手抚摸妈妈那双玉足。

  「子宁,餐具掉了就不要拾,让侍应换新的就好了!」妈妈的声音清楚地传到他的耳朵里去,这让他的脑袋清醒过来,屏息静气一会儿后便转回身子。

  「不用换了??……」子宁压??下了心中的渴望。「我已吃饱了!」「呵呵……我只记挂着和月儿闲聊,忘记吃饭的正事喔!」妈妈轻声地道歉。

  「月儿要多吃一点。」

  「谢谢!」月儿乖巧地说。

  晚餐在美好的气氛下完成了。

  月儿洗澡后拿出了一件白色透视的睡衣,还有配对的缚带丁字裤、花边吊袜带和长筒大腿丝袜,全部都是白色的。月儿穿好后,也被眼前性感的自己所迷到,她一面躺在床上等待丈夫回来,一面用手轻抚着自己的娇躯。丈夫最令自己满意的地方:除了给予她富足的生活外,在性生活上更让自己得到无比的满足,那是她旧日所有男友也无法做到的事,子宁做爱时的技巧和勇猛令她舍弃了其他的男友,心甘情愿地嫁给他。

  子宁回到房间内,就看到月儿躺在床上自慰,她的右手握紧并揉转着乳房,左手隔着丁字裤按压在自己的私处,一对丝袜美腿打开成M型,口中不断呼唤自己的名字,这是月儿故意装给子宁看的,因为她知道子宁最喜欢就是她穿着亵衣和丝袜的这个形象。 . . . . .正如月儿所料,子宁对女人这种打扮和媚态完全抵受不了,他望着酷似妈妈脸孔的月儿,他的阴茎涨得快要痛起来。

  子宁毫不犹疑地扑向月儿,不断吻着月儿的樱唇,月儿的香舌与子宁的舌头互相纠缠着,也互相吸吮着,月儿的口腔很快就染满了子宁的唾液。 . . . . .

  子宁继续吻着她的粉颈、脸颊和耳朵,他完全清楚月儿身上的性感带,不断的挑逗令月儿整个身子都发软起来,子宁的双手也开始揉搓她的乳房和私处。从手指的感觉,子宁轻易发现月儿的阴道已经湿润起来,渐渐地流出了爱液。

  子宁轻易地把月儿的丁字裤褪掉,直接用舌头舔弄她整个阴户,每当月儿的阴蒂被子宁的舌头舔到时,都会令她感到又痒又舒服,口中不其然地发出一下娇美的呻吟声。丝袜给爱液沾湿了,变得更加透明,就像跟月儿的肌肤融合了一样…… . . .子宁的阴茎也因此变得更为坚硬和巨大,贴紧在月儿的阴户上,很自然地挤开她的阴道口,慢慢的滑了进去,阴茎插进了月儿的阴道后便卖力地抽插着。

  「噢……我……啊啊……嗯嗯……」月儿的樱唇又再次被封住了,口中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她的双手抓紧着床单,耳中只能够听得见啪啪的交配声音。

  「呀呀……好舒服……啊啊……老公……真的好舒服……再快一点…… .快丢了……噢噢……啊啊……」月儿的语气变得很娇嗲,不过这次她并不是伪装的,因为她最喜欢就是被男人这样宠幸她的肉体,不需要有爱,纯粹是肉体上的交流,只要感受到男人在自己阴道内疯狂的抽插,她就有说不出的快感,高潮也相距不远了。

  「噢……快丢了……不行了……啊!」正当月儿的阴道在强烈抽搐时,她感到一股热流直冲入她的阴道内,两个人的高潮同时到达。

  「啊啊……直接射进来……也不要紧……我在吃药……不会怀孕的……好满……老公……真是很利害……」事实上,子宁是唯一一个被淮许不带安全套又可以直接在她体内射精的男人,这也是她屈服于子宁性能力底下的证据。

  只是休息了几分钟,子宁重新爱抚月儿的肉体。 .…… .他抱起了月儿,让她把双腿夹在自己的腰间,把勃起并染满爱液的阴茎再次放到月儿的阴道入面,双手很自然地用托起月儿的丰臀,把她的身体上下抛动,而阴茎也流畅地前前后后的抽插着,不过他把速度减慢了很多,月儿蛮腰也随着阴茎的抽插而扭动。本来阴道内已平静了很多的内壁也再次颤动起来,她的身体很快就被酥软的快感所折服,她主动地用双手抱着子宁的项颈,并献上了法式的深吻。子宁享受着上下两方传来的快感,抽插的速度随即加快,月儿毫无保留的呻吟声响彻云霄,没有半分的演技,她深深地享受着丈夫带给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 .

  子宁望着床上熟睡的月儿,刚才几轮疯狂的冲刺让他心中的欲念消灭了一大半,他关上了床尾的摄录机,半裸着上身走到露台上,燃起香烟呆望着前面的花园。他想到自己拥有不俗的财富、高尚的职业和性感的妻子。 . . . . .一个成功又幸运的男人该有的他都有了,只是他的心灵仍然觉得不满足,他渴望得到妈妈的爱。 . . . . .和她的肉体!乱伦是禁忌,特别是妈妈那种保守的性格,更不可能自愿满足他的欲望!他小时候曾幻想过不理后果地用药来迷*奸妈妈,只是这种结果不是他想得到的!他要妈妈心甘情愿的顺从他、满足他的欲望,简直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他只可以不断地压抑自己的欲念,再把它宣泄到月儿的身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