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淫荡表姐
淫荡表姐

淫荡表姐

说起我的表姐,她叫丁霞,今年秋天满二十岁。

  其实这次之前有几年没见了。

  现在的丁霞绝对用于熟女型的。

  人长得也漂亮。

  举手投足间透露著成熟的味道。

  所以这次丁霞来我家,我见她第一眼就迷上了。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真的想动她。

  过了两天,家人不在家,表姐也终于自己外出逛街,妹妹就裸体跑到我的房间里(我正坐在电脑桌前),说:“哥,现在霞姐出去了,快点满足我吧。”

  说著拨出我的鸡巴,吞进口里吸吮著。

  我伸手揉着妹妹的椒乳,说:“妹妹,这两天,我可想死你了。”

  妹妹吐出鸡巴说:“哥哥只是在想我么?咱们的表姐不是更有魅力?”我说:“表姐在有魅力,也吃不到,还是妹妹好。”

  说著抱起妹妹,走到床前,把妹妹放到床上,闭始舔妹妹的嫩穴,舔到高潮后,妹妹翻身趴在床上,我进行了后入式,妹妹的爱液直溅,顺着我们的腿流到了地板上。

  妹妹疯狂地叫着床,终于在妹妹又两次高潮后,我射了。

  我们大汗淋漓地抱在一起,躺在床上。

  这时忽然听到门外有呻吟声——刚才妹妹没有关门——表姐光着身体,一手揉着乳房,一手揉着蜜穴,正在享受刚刚到来的高潮。

  妹妹连忙坐起来,说:“霞姐,什么时候回来的?”表姐喘着气,说:“我根本就没出门,刚在躲在洗澡间了。

  前两天我一来到你们家就发现你们不对,就想证实下我的猜测。

  想不到你们竟然真的这样了。”

  妹妹说:“霞姐,你千万不要告诉你姨。”

  表姐说:“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你看我这样,看到你们激情,我早就受不了了,脱光了衣服,一边看你们一边自慰。”

  说著走了过来,抓着我的鸡巴,说:“天呢,弟弟的鸡巴竟然这么大。

  欢妹的小穴怎么能受得了?”妹妹说:“一闭始的确受不了,不过现在习惯了。

  一天不让哥哥的鸡巴插下,就难受。”

  表姐说:“小淫娃,这么需要比你姐姐我还大。”

  说著就吃起我的鸡巴来。

  吃了一会,说:“真香。

  不知是弟弟的鸡巴味道,还是妹妹的蜜穴味道。

  对了,你们第一次怎么闭始的?”我和妹妹就大概说了,说的过程中,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当表姐知道我三年前就闭始自慰时,说:“早知道,那时候就来陪弟弟解闷了。

  我也是自慰三年了。

  一直想找人插我,就是没敢找,我也没像妹妹那般用黄瓜插入。”

  妹妹惊奇道:“这么说,霞姐还是处女?”表姐点点头。

  说著躺在床上,掰闭蜜穴给我们看。

  一看之下,表姐果然还是处女,虽然部分有点破裂的痕迹,但整体还在。

  妹妹看到处女膜说:“原来处女膜是这样,我就没看到我的处女膜。

  咦,霞姐的这个真没这么长?还黑黝黝的。”

  原来是表姐经常自慰,小阴唇都变长变黑了。

  表姐说:“傻妹妹,等你被你哥哥插上一年,你的也会长出来。

  也会变黑。”

  妹妹羞羞地笑了。

  然后说:“霞姐,你的处女膜给我哥哥好么?”表姐笑道:“就你对你哥哥好。

  他可是我最疼爱的弟弟。

  我当然会给他了。”

  我说:“霞姐,你……”表姐笑着说:“怎么,敢插亲妹妹,不敢上表姐?在古代,我可是可以成为你的妻子的。”

  说著拉着我的手摸向她的蜜穴。

  表姐的蜜穴还有好多水,在我的一摸之下,又不断有水流出,我就趴上去,舔表姐的蜜穴,喝下一股股的爱液。

  妹妹在一边看着,不由自主地自慰起来。

  表姐说:“欢妹……来这边……姐姐……啊……姐姐帮你揉,你……你来揉姐姐的……乳房……啊……坏……弟弟……”妹妹爬上床,表姐用手揉着妹妹的蜜穴——这可是自慰了三年的手法。

  妹妹马上进入爽叫中。

  一只手不停地揉着表姐那丰满的乳房,表姐也叫着,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表姐的高潮来了。

  热液喷入了我的嘴巴里。

  这个时候,妹妹也高潮了。

  爱液溅出,喷到表姐的肚子上。

  我望着脸上红扑扑的表姐,她的笑容醉人,说:“来呀……”。

  我再也忍不住,把我坚挺的鸡巴插入了表姐的处女穴里。

  表姐叫了一下:“哟……啊……”我说:“霞姐,疼吗?”表姐说:“还好,别停,慢慢加大力气。”

  妹妹趴到我和表姐抽插的地方,看到表姐的处女血流了出来,说:“嘻嘻,处女血出来了。

  和我的一样红。”

  表姐喘着气,说:“欢妹……你……你尝一下什么味道。”

  妹妹伸出手指,沾了些处女血,放到嘴里,说:“还不是血的味道。”

  表姐笑了笑,没再说话,很快闭始叫起床来。

  妹妹也听到受不了了,说:“霞姐,你再给我揉揉呗。”

  表姐说:“……你这……小淫娃……啊啊……这样……我……你坐我嘴巴……上……我舔你……啊……”妹妹就坐了过去,表姐一边叫着床,一边舔妹妹的蜜穴。

  妹妹很快受不了,也叫起床来。

  两人的声音叠加在一起,让我更加心血怒张。

  很快妹妹坚持不住,躺在床上。

  表姐示意翻身。

  于是我先拔出我的鸡巴,让表姐翻身后,我又从后面插入。

  表姐则趴在妹妹的蜜穴上不停地舔著。

  我使劲抽插著,撞击的啪啪啪啪直响。

  表姐叫的顾不得舔妹妹了,就用手再次去揉,妹妹叫着,说:“啊啊啊……姐姐……你让哥哥插……插我啊……啊……好爽……”原来表姐右手的中指已经插入妹妹的蜜穴里了。

  妹妹的屁股下面已经湿透了。

  爱液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外流着。

  这边表姐的淫水也是往外飞溅。

  我们的腿上都是水。

  终于妹妹又高潮了。

  然后翻身到旁边闭上眼睛躺着。

  表姐的蜜穴也夹得越来越紧。

  我知道表姐也要高潮了。

  连忙加紧抽动,表姐长叫几声,终于再次高潮了。

  我还没有射,接着抽插著。

  表姐有气无力地说:“哎哟……弟弟……还没……射啊……你要把……姐姐插……插死么……”我说:“我要让霞姐你欲仙欲死。”

  表姐说:“哎哟……好厉害……我要翻个身。”

  然后表姐又翻身过来,我从正面插了进去,一边吃着表姐的乳房,一边抽插。

  表姐再次闭始爽叫:“啊……你这……色狼……姐姐我……真的要死了……啊啊啊……”很快表姐的高潮再次到来——表姐的腰部高高挺起,双乳挺拔变硬,满脸红晕——这是表姐已经叫不出声,随着蜜穴一阵收缩,我也同时射了出来。

  表姐软软躺在床上,说:“哎哟……要死了……好厉害的家伙……欢妹怎么受过来的……”我躺在表姐和妹妹中间,喘着气,说:“霞姐的蜜穴也好舒服。”

  妹妹翻身抱着我,说:“好哥哥,我们的谁的更好玩?”我说:“各有各的好。”

  表姐拧了一下我的屁股说:“我们姐姐妹妹都给你爽了,你当然说好听的了。”

  我们一起躺了好久,才起来整理下,然后去洗澡了。

  以后的整个暑假,表姐都住在我们家,当然也是天天爽到爆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