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至阳至烈混沌烈火神功
至阳至烈混沌烈火神功

至阳至烈混沌烈火神功



风春杨盯着电脑的苍井空勾引男人大战着右手一边套弄着,快乐不断冲击着 风春杨的大脑,风春杨全身心享受这一快乐。

一个小时后,风春杨关掉电脑,看着裤子的一滩湿迹,风春杨感到一阵阵的 痛苦。

为什么?为什么啊?

为什么有的人一出生就是富二代,过得比我好,晚晚有白富美上,操得白富 美夜夜淫叫连连,而我却只能对着屏幕的苍井空。

这不公平!不公平啊。我的本性也需要发泄。

为什么有的人一出生就有白富美爆操,各种花样叠出,而我只能空对着屏幕。

为什么啊?最可恨的是那些身无分文又淫荡猥琐的人也有女朋友操,为什么 纯真善良的我反而没有啊?

这不公平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你为什么要如此不公平地对待我, 为什么啊?」风春杨的内心在呐喊着。

「HI!godboy,YOU是否感到bile?」一个如同画卷中走出 的倾世丽人,身姿曼妙,婀娜动人,藕臂洁白,玉腿修长,白色的蕾丝短裙刚好 盖在大腿中部,肌体白净,黑发如瀑,美丽动人,狡黠而空灵,有一种特别的空 灵仙韵的从金色的光芒中显现。

一个以繁复阵纹刻画的传送阵在少女的脚下。

风春杨盯着突然出现他面前的美人,眼睛盯着她刚好超过臂部盖在大腿中部 白色雪纺蕾丝短裙,两脚害怕地后退了两步。

美眸流动瑞霞,一张美丽得让人窒息的绝世容颜上下打量着风春杨,修长而 笔直的晶莹踏出传送阵向风春杨走来。

风春杨情不自禁地又往后退了两步,他的情绪紧张到了极点,他的喉咙干凅, 口水无法回流到胃,他害怕,害怕在眼前的前流口水,害怕眼前的美女把他当成 色狼。

「Mylord!YOU忠诚的仙仆叩见主人。」少女单腿跪地。

少女左腿跪在地上刚好与右腿成90度角,白色的蕾丝短裙因少女这一姿势 而紧绷扭曲着,风春杨的视线刚好窥见到少女那晶莹修长玉腿里的深处,一条画 着HelloKitty猫的白色小内裤,一根耻毛不害羞地露在外面。

风春杨恐惧地忸怩后退着,因为他感到刚看完苍井空AV的下体突然汹涌起, 在那里硬硬地顶着之前湿了的裤子。

「Mylord!你怎么了?怎么都不理小盈了?」

风春杨只感到害羞极了,完了,少女一定把我当色狼了,怎么办怎么办?

「OH!主人不会是被小盈刚学的中西式语言表达给震撼到了。嘻嘻!小盈 也觉得自己这种表达好棒哦。」少女嘻嘻笑着,一口玉齿如白玉一般洁白。

「拜托!你不要用那种显得很白痴的表达方法好不好?」风春杨只感到自己 的额头挂了无数条黑线。

「哦!对不起。还请主人恕罪,小盈还以为主人喜欢这种中式的英语表达方 式呢?」少女请罪道。

「会喜欢那种夹杂英语的说话方式才有鬼吧。」

少女突然一个移动,在风春杨连反应都还没反应得过来的情况下移动到风春 杨的胯下,伸出红润小巧的舌头一舔风春杨正顶着需要发泄的地方,那里还有风 春杨刚才看苍井空AV喷出的精液粘在那里。

「嗯~ 处男的精液味道,真好。」少女小巧诱人的小舌在嘴外卷曲舔着。

风春杨浑身一阵颤抖,好癫好酥好麻好痒,好想发泄啊!

突然,风春杨向前一顶,想顶在拿如同画卷里走出的倾世丽人,身姿曼妙, 婀娜动人,藕臂洁白,玉腿修长,白色的蕾丝短裙刚好盖在大腿中部,肌体白净, 黑发如瀑,有一种特别的空灵仙韵的少女嘴上。

少女欲迎还拒的向后小蹙眉厌恶,风春杨一瞬间就顶在空中。

少女出现在风春杨的后面,红润小巧的舌头舔着风春杨的脖颈后,纤纤洁白 的玉手在风春杨的大腿上游走着,吹着兰气对着风春杨的耳垂说道:「怎么样?

小处男主人,想要你的小仆我侍候你吗?「

「嗯!」风春杨耳垂被热风一袭,大脑一阵轰乱荷尔蒙激增精虫上溢,一种 无以言表的兴奋感袭向他全身;又有一双柔若无骨的柔荑小手在抚摸他的大腿, 一种无以言表的未知恐惧感袭向他全身,风春杨全身都激起了一层层的一颗颗的 小颗粒疙瘩,但肌肤入手处细腻柔嫩无比,在千分之一个刹那,风春杨意识到那 是什么,一种畅快感涌向他全身。

「好想要!好想发泄!」风春杨的下体好硬好痛。

「我要啊!我想操啊!」风春杨的内心呐喊着。

风春杨一转手,就把自称小仆叫小盈的少女推倒在地上,少女的嘴角露出了 一抹微笑。

风春杨疯狂地把头一吻向自称小仆叫小盈少女嘴唇上,下体也隔着衣服对着 少女的蜜穴方向挺动了几下。

风春杨只感到全身心有若被闪电般击中的无尽快感。

「好爽!」

裤子上刚才自渎射出的湿迹还未干,此刻在摩擦时粘连了一部分在少女的白 色雪纺蕾丝短裙上。

风春杨此刻停在半空凝望着他身下的少女。

此刻内心有兴奋有激动一阵舒畅的感觉袭遍他全身,又有恐惧有害怕。

少女皎洁躯体发光,肌肤晶莹有光泽。

见到风春杨停在半空,少女鼓励地轻触了一下风春杨的嘴唇,贴在他脸上, 耳鬓厮磨地对着他的耳朵说道:「主人,想要小仆吗?」

风春杨咽了咽口水。

「嗯嗯!要,想要。」风春杨迫不及待地答道。

「我想要小仆你」风春杨喘着粗气说道。

少女愉快地抿嘴一笑道:「那么,主人,来向小仆发誓如何?」

「那么,主人,来发誓吧!」少女突然露出一副盯着猎物的满足表情道。

而此时,被酥麻感觉痉挛全身的风春杨说道:「嗯,我来发誓。」

少女双手在风春杨背后『时而交错时而分开时而结合时而又交错』用『临、 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的子印交错结着繁奥的手印。

少女结完最后一个手印:「出来吧!誓言之神。」

「是谁,在召唤我。」

修长的身影盘坐在那里,超尘脱俗,在其周围一簇簇火焰跳动,悬在周围的 空间,每一簇神火都宛若一片世界。容纳万物,宛若在向他朝拜。

这是一种无比惊人的景象,晶莹点点,像是有三千界将他环绕,光辉朦胧, 让这道身影成为天地中的唯一,永恒不朽。

一股磅礴气压涌来,风春杨感到耳边若雷鸣般,轰隆隆作响,天地共振,响 在风春杨的耳畔,内心忍不住地想向他膜拜,祈求他的庇佑。

法相惊世!

「是你!九天玄女。」双目开阖,神芒毕露,慑人心魂。

「轩辕盈盈见过誓言之神。」轩辕盈盈被风春杨压在身下,水灵灵的大眼眨 动,如同画卷中走出的倾世丽人,身姿曼妙,婀娜动人,藕臂洁白,玉腿修长, 肌体白净,黑发如瀑,美丽动人,狡黠而空灵,有一种特别的空灵仙韵。

而此刻却被风春杨压在身下。

虽衣衫整洁,但只能盖过臂部的白色雪纺蕾丝短裙反而更加吸引,仿佛细看 就能看到她内裤但仔细看又根本看不到的,反而更加诱人心脾。

如此旖旎,如此美丽高洁散发着晶莹玉肌的九天玄女,誓言之神也不禁心魄 动慑了一下。

「好了。我们开始吧!」轩辕盈盈笑道,天下的明月也比不上她脸上的那一 抹笑容。

「我!轩辕盈盈。」轩辕盈盈就这样旖旎地在誓言之神面前双手在风春杨的 背上接着九字真言诞上的繁奥法印。

「我!风春杨。」风春杨说着,之前还在装逼的内心,实在忍不住便说便在 轩辕盈盈的嘴上亲了一口。

「呵呵,好痒。」轩辕盈盈笑着,一点也不像高高在上的九天玄女,反而像 凡间外表清纯内心放荡的玉女。

誓言之神静静看着这一切,他仅仅是九天玄女轩辕盈盈通过术式召唤而来的 一道虚影。

誓言之神周围跳动的一簇簇神火更亮了。

「那么,发誓开始。」轩辕盈盈皎洁地笑着,那静溢的莹美,连九天星辰都 暗淡了。

九天玄女轩辕盈盈盯着风春杨下体一柱擎天十分难受,全身痉挛都发泄的身 体问道:「你愿意一生一世我吗?愿意为我赴汤蹈火上刀山下油锅吗?愿意为我 倾尽所有,把我的命把你的一切都给我吗?我叫你往东你就要往东叫你往西你就 要往西,你愿意成为我的所有物听我的话为我而死?不背叛我吗?」

风春杨忍着想要发泄的欲望说道:「我愿意爱轩辕一生一世,愿意为她赴汤 蹈火上刀山下油锅,愿意为他倾尽所有,把我的命我的一切都交付给她,她叫我 往东我就往东叫我往西我就往西,我愿意一辈子都听她的话,把我的一切都交给 她,愿意为她去死,绝对不背叛她。」

誓言之神周围跳动的一簇簇神火由红转成庚金。

轩辕盈盈放下法印,阵式术法暗淡,誓言之神消失。

一切事了,终于可以操仙子了,毙住欲望的感觉真难受啊。风春杨慌不及待 就要去解九天玄女轩辕盈盈的衣服。

轩辕盈盈一个翻转,把风春杨推倒在地上,坐在风春杨的身上,用自己的耻 部抵在风春杨勃动的阳具上,隔着裙子厮磨着,之前风春杨没脱裤子看苍井空老 师教学射在裙子上的开始干凅的湿迹粘连在轩辕盈盈白色雪纺蕾丝裙子上,仿佛 湿到了裙子里面一样。

「想要我吗?」轩辕盈盈像在看待玩具一样看待着风春杨。

风春杨的下体被轩辕盈盈坐着空中厮磨得快疯了。「想!我想啊!好想操!」

风春杨大喊着,下部一用力就要隔着衣服往九天玄女轩辕盈盈的阴部捅去。

轩辕盈盈突地往上,使风春杨的攻击落空。

「真的想要!」轩辕盈盈笑着,把手通过裙子下面伸进内裤里,做出要脱内 裤的动作。

「我想要!真的好想要!」风春杨怒吼着用手一扯裤子连内裤到中腿中部, 挣起身要去抱住轩辕盈盈把她的淫穴操在身下。

「那你慢慢想吧!」轩辕盈盈一往后,身子轻飘飘地飘浮在空中,像戏弄一 件喜欢的玩具一样说道:「蝼蚁一样的东西,也得到本仙子,也不撒把尿照照自 己,刚才如若不是有求于你,本仙子会对你虚情假意,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无知愚昧,我就是找一个猪妖拱也不会被你这羸弱的蝼蚁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风春杨愤怒地乱踢着,发泄着。

轩辕盈盈像玩弄心爱的玩具一样看着风春杨,飘在空中居高临下蔑视着风春 杨,一字一血地刺着风春杨:「作为凡人也想得到本仙子的处子之身,真是色胆 包仙,无法无天呢?」

轩辕盈盈像是施舍一般扔下一本书:「如果不是看中你的身体潜质可以作为 鼎炉,对本仙还有用,本仙才懒得理睬你一下。」

轩辕盈盈如谪仙降临,白色的雪纺蕾丝短裙在空中无法包裹她修长而笔直的 晶莹美腿,绣着HelloKitty猫的白色内裤暴露在空中。

明媚动人、白衣飘舞、气质出众,不食人家烟火。

「我的,我的,她应该跪在身下被我操得笙声连连跪下求饶才对的。她应该 被我操才对的。」风春杨的内心不甘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风春杨痛苦地大喊。

「呵呵!可爱的小蝼蚁,如玻璃般容易破碎的凡人,感到不甘想改变却不知 如何改变如何去获取的人类啊。呵呵!有趣,有趣。」

「想得到我的处女之身吗?」

「想肏我,想要与仙子交媾吗?」

「呵呵!哈哈!好玩好玩。」

九天玄女轩辕盈盈转身消失在这空中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风春杨愤怒地乱踢着,发泄着。

恨不得把一切都踢坏打烂发泄内心的痛苦。

恨不得把那个自命高贵但淫荡得要命的仙子狠狠地按在低下,狠狠地叼死她, 狠狠地发泄,狠狠地报复她,狠狠地操死她!

狠狠地让我懊悔、后悔她今天所做的一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风春杨愤怒地大喊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风春杨红了眼,如一头愤怒的狮子般。

「老天爷!你不公平。不公平啊!」风春杨大喊着。

「好想好想报复!哪怕把一切卖给恶魔,哪怕要我即刻去死,我也想报复。

报复这个玩弄我感情的贱女人。「

「呵呵!怨恨吧?怨念吧?想报复吧,那就把灵魂卖给我吧。我帮你把九天 玄女那个自命清高的人打落谷底吧。」

一头雪白的九尾妖狐,九条雪白的尾巴在空中摇曳着。

九尾妖狐幻化成一位妙龄少女,一身粉色的连衣裙飞舞,肌体流淌霞辉,整 个人都在发光,1米66的身高,目光中有电芒闪耀,星河倒挂日月倾泻,绚丽 夺目,身姿曼妙,婀娜动人,金色的头发以及耳朵配合着雪白柔嫩的肌肤,看起 来艳丽无比,倾城绝色。如果不是尾部九条摇曳的尾巴,风春杨根本就不相信这 是一只狐仙幻化而成的美人。

闪耀的金发与九条雪白的尾巴,每行一步都会随之摇摆,在她脸上浮现的耀 眼笑容让人忍不住疯狂、让人着迷、让人忍不住爱恋。

「我可以帮你对抗那个自命清高私下,内心淫乱的九天玄女哦,你想不想?」

金发狐尾少女甜笑道。

「想!我想!」风春杨大喊道。

「这个,给你!」金发狐尾少女的手在虚空一伸,一本书就出现在她的柔荑 上。

风春杨接过书,只见封面写着:「乾坤阴阳双修快乐大法」,风春杨再捡起 轩辕盈盈之前扔在地上的那本书「至阳至烈混沌烈火神功」。

金发狐尾少女看着风春杨手中的《至阳至烈混沌烈火神功》嘻嘻笑着说: 「这可是连低阶神仙看到也会心动的神级功法副本哦!(*^__^*)嘻嘻,盈姐姐 真是大气呢,为了找到能够吸引她玄冥寒气的壮丁真是大方呢。」

「这是怎么回事呢?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吗?」风春杨拿着两本书问道。

「(*^__^*)嘻嘻!没什么。只是想恭喜你,少年。你拥有至阳体质,刚好 可以修炼至阳的功法,而盈姐姐在修炼『玄穹昙丝伽耶玄决』不小心玄冥寒气入 体,需要一个修炼至阳功法的人帮她吸出玄冥寒气。(*^__^*)嘻嘻,男女赤身 裸体相迎,难道你不想做点什么,难道你不想在她最虚弱的那刻占有她强霸她的 身体。(*^__^*)嘻嘻,修炼『玄穹昙丝伽耶玄决』的人一旦破身,男方将拥有 女方八成的仙力哦,难道你不想她一辈子都被你压在身下,一辈子为你洗衣煮饭, 教儿育子,讲这个仙女收归做你的丫鬟。」

「而且啊!如果你能在舍弃生命为盈姐姐吸玄冥寒气顺便把盈姐姐的处子之 身给破了,(*^__^*)嘻嘻,我也可以给你当丫鬟侍候你一生一世哦。」

金发狐女人畜无害地笑着。

就像邻家4、5岁的小女孩天真无邪一般。

风春杨往后退了一步。

「你,你有什么条件呢?」风春杨看着狐女问道。

上当一次是他人的错,上当两次就是自己的错了。风春杨可不想再当一次被 人玩耍的笨蛋。

「一次呆,二次蠢吗?(*^__^*)嘻嘻,还真是谨慎聪明的小伙子呢。」

狐女飞过去,贴着风春杨的脸,轻声对风春杨说:「我想你当我的老公。」

葱白晶莹的玉手一按一捏风春杨的阳具。

风春杨下体吃痛,阳具跟狐女柔若无骨的玉手接触却又一种顺滑舒爽的感觉。

「想不想进来?我可是狐族里血脉最高贵的九尾狐,而且我还是九天玄女的 师妹,跟她共同拜在玉清真人门下修习学艺哦!嘻嘻,想不想上我?」狐女的身 姿又靠近了几步,把那阴部贴近在风春杨的阳具上,来回厮磨着。

「九尾仙狐,想不想上?想不想进来?」狐女声音尖细甜美,犹如空谷的绝 响回涟在心中。

狐女用春葱般嫩白、柔若无骨的玉手用手按捏着风春杨的阳具,阴部不时摩 擦时风春杨的阳具,好几次风春杨的阳具都在摩擦时厮磨进狐女的密穴口,风春 杨的阳具如翻书般厮磨着那淫道口,再加上狐女不时用力按捏时他阳具的阴茎体。

一阵阵舒爽的感觉流遍风春杨的全身,终于在她再次把他的阳具龟头放在蜜 穴口翻书时精液喷涌而出。

却被狐女快速移开,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喷涌着,足足喷了好几次。

狐女用柔若无骨的玉手在风春杨的裤子一抹,不少精子就透过裤子粘连在狐 女的手上。

狐女以无比蛊惑的姿势放在嘴里,伸出小巧的舌头舔了一下。

「(*^__^*)嘻嘻!还是处男呢。难怪这么受不了诱惑,没两分钟就射了。」

「想不想破处?」狐女闪着明亮的大眼,一股迷人的魅力显现在眼上。

风春杨忍不住就想吻下去。

「嘻嘻,别急!心急吃不了豆腐。怎么样?想不想妻妾成群,有仙子陪伴在 两则,给你当丫鬟呢?」

「想!当然想啊!」风春杨应道。

「可是,你一定有条件,就跟刚才那个九天玄女一样。这次别再骗我,说说 你的条件吧。」

「(*^__^*)嘻嘻!还真是一个心思慎密聪明可爱的小男孩呢。」狐女闪着 狡黠的目光,「你不会用强?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用强的不就行了?」

「怎样?要不要试试?」狐女挑逗着,脸上一副呆萌的表情,好像你来吧我 已经准备好了的表情。

风春杨咽了一下口水,忍着内心想尝试的冲动。

「你们都是仙,都是翱翔九天的仙子,要拒绝我的要求还不是易于反掌。」

「我不是小说的男主角!虽然我也渴望,想象过像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活着, 像他那样拥有大气运,妻妾成群成功举手可得实力傲视天下,可我不是小说里的 男主角。」

「说吧!你找我的目的是什么,该不会真的是寂寞想找个人肏吧。你就算逼 痒欠叼,也不会找我吧。能跟你双修的仙人妖太多了,你会看中一个凡人,而且 虽然我自己不想承认,但比我帅或某一方面比我强的雄性动物太多了,为什么要 找上我?」

「(*^__^*)嘻嘻!」狐女嘻嘻一笑,风春杨只感到内心一阵汹动,那嬉笑 人间的那一抹绝色,仿佛连九天星辰的璀璨星光都比下去了。

狐女收敛笑容,一本正经,端庄得宛若一个女强人。

「我啊!我在仙界出生,一出生就是血脉高贵的九尾狐,自小就跟玉帝的女 儿轩辕盈盈生活着一起,我们一起拜玉清真人为师,一起学艺,一起外出修行, 一起闯禁地。她那本《玄穹昙丝伽耶玄决》是我们两人一起用生命在玄穹女神洞 府里换来的,可她居然把我们一起用生命换来的东西占为己有,所以我要毁掉她。」

「她在修炼『玄穹昙丝伽耶玄决』时不小心玄冥寒气入体,她需要一个修炼 至阳功法到顶层的人来为她吸取玄冥寒气,而吸取玄冥寒气那时也是她身体最弱 的时候,只有你在那时占有她的身子,你就能得到她八成的仙力。我的目的就是 要毁掉轩辕盈盈的一生,高居空中俯视蝼蚁的九天玄女,如果有一天被她无视的 蝼蚁翻身,她的心情会作何想呢?那一定很有趣吧。」

「(*^__^*)嘻嘻!」狐女再展现她那一笑倾城,二笑百花低头的笑容。

「虽然你只是轩辕盈盈的一个候补备胎,但本仙看好你哦。」

「如果你真的能成功剥夺轩辕盈盈的仙力,本仙给你当小妾给铺床叠被又何 话?」

「《乾坤阴阳双修快乐大法》只是辅助你快速修习而已,如果你不能修炼 《至阳至烈混沌烈火神功》到第九层,轩辕盈盈也是不会看上你为她吸取玄冥寒 气的,她的候补备胎太多了。」

九尾仙狐嬉笑着消失了。

望着手中的《至阳至烈混沌烈火神功》和《乾坤阴阳双修快乐大法》,风春 杨一阵纠结,到底修哪个好?

修炼《至阳至烈混沌烈火神功》可以早点拥有九天玄女轩辕盈盈的身子,但 一想起誓言之神的发下的诺言,风春杨就头皮一阵发怵,不修这个了,风春杨把 书藏在桌子里。

翻开《乾坤阴阳双修快乐大法》,仔细阅读着。

修习此法者需采阴补阳,可使修习者脱尘离俗,使骨骼脱胎,让人变得更加 帅气,异性一见就会喜爱迷恋,荷尔蒙激增,巴不得献身。

最好以处女之血沐浴之,只增快修炼速度。

越修习到最后越能调动女方的欲火,但前期必须要以处女之血开炉。

风春杨熟念着口诀,一张脸变成苦瓜色,前期必须要以十个处女开垦才能使 《乾坤阴阳双修快乐大法》至臻达到第一层圆满,才能使用灵气翱翔,才能有迷 惑女性的法术,才能以交媾。

纳尼!去哪里找处女啊。前期没法术又也没带外挂,怎么找处女,难道我要 去强奸?被当成强奸犯,我在监狱里怎么找处女啊。

泥煤!空见宝术而不得。

去哪里来十个处女啊?

风春杨打开房间窗户,看着窗外,阳光好刺眼啊!窗外的小河仿佛也受不了 太阳光的照射,反抗着,波光粼粼。

农村的午后太热了,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小风扇,空气就如一个烤炉,烤问 着风春杨。

白云也仿佛在天空上嘲笑风春杨这个穷小子似的。

忽然,风云变色!

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从天而降!

风春杨揉了揉眼睛,惊骇道:「天下掉下个白妹妹啊!」

风春杨瞬时愣在了当场,直勾勾地看着这比仙女还美的女子从天空掉落在了 而下,衣袂飘飘,恍若神仙中人。

风春杨看着女子摔落在自家的林子里。

此时,去耕田的农村耕田去了,去临近城市打工的也要在傍晚才能回来。

风春杨三步并做两步走,跑到那林子里。

苍绿的竹子茂密,风春杨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妹子,只见这个妹子躺在地上 一动不动,好像很难受般。

虽然这妹子脸上有一层模糊的雾,但还是能看得出她非常非常漂亮,肤如凝 脂,曲线玲珑,小蛮腰盈盈一握,摇动起来如风摆杨柳般,诱人遐思。即使是画 上的观音也没有她这么好看。

只是她的眼神为何有些意醉神迷?她的脸色为何如此火红呢?

足足过来很长时间,风春杨都没有醒过神,目光死死地落在仙子弹指可破的 丰胸那一抹雪白上,一时间为之迷醉,深陷而不能自拔!

下体不由自主地勃起,思维一时剧烈震动时,要不要趁此时跟她交媾操她一 回呢?自己的下体好像肏入她的肉里,而且自己不是需要处女之血练功吗?

这可是天赐仙女,一定是上天听到了我的心声,所以从天而降送个美女给我。

风春杨的内心砰砰直跳着,她是从天而降的,一定不是地球人,强上了她应 该也会没事吧。

风春杨的内心砰砰直跳,剧烈地挣扎着。

万一她不是处女怎办?

可万一她是处女又怎办?

风春杨的心挣扎着,一时间,竟没发现仙女已悠悠转醒。

仙子苍白的脸上却映着两腮绯红,身穿一缕白色曳地望仙裙罩身,散发着一 股超凡脱俗的飘逸,一双眼大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喃喃道:「这里……是仙界 吗?」

她修炼了某种秘法企图强行破境飞升仙界,却失败,然后莫名其妙到了这个 奇怪的地方……

仙子当然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一个现代文明的世界,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地球。

此时由于秘法的原因,弄得她从未有过的欲火从身上奔涌出来,直弄得她浑 身火烫,玉礼剧颤,痛苦不堪。再这样下去,迟早要欲火焚身而死。唯一解救的 方法,就是找一个男人消解欲火,危机自然就过去了。

可这个陌生的地方,别说男人,就连男孩都……

她突然发现傻愣愣站在不远处的风春杨,然后突然瞪大眼睛,剪水美目中暴 射出蓝盈盈的幽光。

此时,风春杨的内心还在到底要强奸这个女孩而剧烈斗争着。

仙子的内心已在剧烈地颤颠着,思索着要不要把处子之身交给这个素昧平生 的男人。自己洁身自好,虽然有不少追求者,但自己一直孤傲清高,看不起那些 思维淫荡下贱好色成性的贱男人。

身体剧烈上升的欲望涅灭着她的仙子,自己就要把守了二十年的贞操交给这 个猥琐的男人吗?

不甘啊不甘啊!

可不断上升的欲火涅灭了她的理智,她只想发泄,只想当一个被欲望侵灭的 小荡妇。

看着仙子黑色的眼睛不断折射出蓝幽幽的光线。

风春杨心里打鼓地大喊着:「卧槽!居然青天白日下遇见蓝鬼了!」

风春杨撒起腿丫子狂跑,他可不想跟目露蓝光的人有接触啊。

其实他不想跑,他真的很想再多看几眼,这女子实在是太漂亮了!可是,她 太诡异了,风春杨吓破了胆,只好转身就跑。

只是没等风春杨跑出多远,身后的白衣仙子如疾风般冲向他,尾随而至,一 把搂住他的腰,瞬息推倒。

仙子的内心挣扎着,本以为自己通过了秘境的考验,得到了秘法,找到了传 送法阵。本以为可以一飞冲天,白日飞升,没想到居然变成这样。

她不甘啊!

她自己洁身自好,视情欲为肮脏之物的仙子啊!

自己一个仙子,如今却要跟一个肮脏庸俗的男子行那苟且猥琐之事。

好像逃啊!

仙子的双脚不停打癫颤抖着,淫水不断从她的双耻间流出。

好想逃!

好想逃啊!

仙子的理智在呐喊着,可是秘法的副作用却开始发作,她感到自己的理智快 要被冲昏,快要被肮脏的苟且欲念侵吞了。

仙子的双脚颤抖着,蜜穴的河水冲湿了她的底裤。

风春杨被推倒在地上后,抬头看着倾国倾城的脸容流露出的蓝盈盈幽光,就 吓呆了。

自己喜欢美女,可自己不知道那些奇奇怪怪的美女啊!风春杨在地上慢慢往 后爬,而这个白衣女子却一步一步慢慢跟上,国色天香的脸上神色迷离,似乎傻 傻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女子挣扎着,抗拒着,厌恶着跟恶心的男性行苟且之事,可身体却敌不过情 欲的涟漪,转瞬间,大脑就会情欲的淫荡填满了。

不管你怎么去抗拒!人都无法逃避也无法抵抗自己身体的情欲。

也不知道这女的是不是属虎的,隔空轻轻划动一下手掌,风春杨身上的衣服 就全部剥光,躺在地上连大气不敢喘,看着自己高高竖起的阳具,也顾不得再躲 了,连忙双手捂住。

阳具一见天日,神仙为之震惊!

白衣仙子的身体颤抖着,下体流下了更多河水。如牛奶般嫩白的脸容刹那红 嫣,高耸的胸部剧烈起伏,身体好像在为即将到来的快乐剧烈欢呼雀跃着,残存 着的那一点理智在抗拒着。

自己的处子之身就要毁在这里了吗?

自己居然要恶心、庸俗、好色的下贱男人行那苟且猥琐之事了吗?

仙子的耻部不断流淌着的淫水告诉着她答案!

风春杨刚抬起头,就看见一张粉嫩欲滴倾国倾城的精致脸孔几乎贴着他的侧 脸,那些火热的粗气不断地呼在他的耳畔。

风春杨心里突然冒起一个大胆的猜想!这个美仙女,难道要劫色?要推倒我?

再看她,一脸的春样,就像吃了过期的劣质伟哥一般,已经变得红艳艳一片。

不要啊!我还要修炼「乾坤阴阳双修快乐大法」啊,万一你不是处女,那我 岂不是亏大了?

虽然你也是绝色,我也想把你操翻在地下,肏烂你的淫穴。

万一你不是处子之身呢?我岂不是要失去「乾坤阴阳双修快乐大法」的修习 机会,要与全天下的女子失之交臂。不要啊!我还要操九天玄女,肏烂轩辕盈盈 那个自以为圣洁的伪面目啊!

我要修炼「乾坤阴阳双修快乐大法」到第九层大圆满,让轩辕盈盈那个高高 在上的九天玄女跪在地上请我操她,肏烂的圣洁的淫穴啊。

风春杨打着牙颤小声道:「你!你还是处女吗?」

「虽然不是处女,我们还是别操了。」

「不好,女子太放荡的话,嫁不出去的。」

风春杨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说吧。

白衣仙子的脑袋轰得一声炸醒了。

这个下贱、卑鄙、无耻下流的恶心男居然敢问我是不是处女?

「轰!」的一声,白衣仙子愤怒了。自己是堂堂一国之公主,父亲是灵虚镜 的强者,手握亿万河山,想排队娶自己的天之骄子排满了一皇宫,而自己居然会 被一个素未平生的卑贱男人看轻,被她拒绝。

「不是!我是有病的小荡妇。」白衣仙子一撕底裤,穿着白色的曳地望仙裙 就要坐下去。

仙子用牛奶般嫩白的柔荑提着长长的曳地望仙裙裙摆就要往下坐入风春杨的

阳具上。

风春杨忍住狂躁的欲望,往后一挪。小声地说道:「我还是不要做爱了!日 照当空,万里无云,这么好的天气我们赏赏风景多……多好?你……你……说…

…「

风春杨的话还未说完,就见到了白衣仙子那可以杀死人的目光。

风春杨怔怔地说不出话了,愣是把后半段话咽在喉咙里。

风春杨往后移着往起身逃跑道:「救命啊!强奸啊!」

「救命啊!强奸啊!救命啊!强奸啊!救命啊!强奸啊!……」

风春杨大喊着逃跑。

那白衣仙子也慌了,自己堂堂一国公主,天之娇女,居然会一个刁民拒绝。

传出去,公主威严何在?

白衣仙子双手结着法印,周围的虚空都凝结了。

声音传播不出去,风春杨也定在原地。

「你喊啊!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有用。」白衣仙子捏着风春杨的脸蛋看 了又看,说了一句:「恶心至极。」

风春杨顺着梯子说道:「我很恶心,很猥琐的,很好色的。你快点放了我吧。」

白衣仙子脸色嫣红鲜艳。

「没事,我也是一个小荡妇,有病的。」白衣仙子摸着风春杨的脸蛋说道: 「怎么?下流、卑鄙无耻的贱男人突然改性了。我这么漂亮的女人,你不想来肏 两下。」

白衣仙子柔声贴着风春杨的耳朵说道:「很快乐的!」

「我我、我要操处女。美女,摆脱,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是大好青年, 不想这么早染性病啊」风春杨颤抖着叫道。

白衣仙子的瞬间转笑为怒。

「我这么漂亮优秀的女人,叫你去死,你都应该去死。」

白衣仙子大怒地把风春杨用力地摔倒在地上,牛奶般嫩白的柔荑提起长长的 曳地望仙裙裙摆就要往风春杨的阳具上坐下。

凡人与神仙斗,终究还是神仙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