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蛛妖的阴谋
蛛妖的阴谋

蛛妖的阴谋



黑亮尖长的玉舌舔吃着儿子龟头上溢出的绿色血液,母亲带着无比风骚又阴 险的表情,细长玉手快速的套弄肉根,斜飞凤眸里的瞳孔不住的转动注视着龟头 上的一道道伤痕,这些伤痕都是自己用尖利的獠牙刮伤的,因为母亲想要肉根在 阴道、子宫里射精的时候,能够射得更猛、更有力量感,那么那样丝丝夫人就能 得到更大的性快感,就能更长时间沉醉于高潮的愉悦欢乐中。

瞄着黑色眼线的斜飞凤眸,里面填满了危险、毒辣、和风情万种,虎毒不食 子,丝丝夫人不知道已经吃掉了多少个儿子了,在那漫长的千年的历史河流当中。

但是,妖没有人的感情,一切为着目的,能做出许多人类难以办到和忍受不 了的事情与痛苦,同时妖很执着,妖服从强者,如果你胜过她,直到那天她能超 过你之前,妖都不会背叛你,而这点妖比人类强得多。

母亲的脸颊深深的凹陷,玉嘴里裹着儿子的龟头用力的吸吮,一手快速的套 弄肉根,一手在儿子无数颗眼珠上抚摸着,妖蛛感觉很温暖,妖蛛在感动,儿子 准备再次与母亲交媾,用自己的精子填满母亲的子宫,妖蛛真的在幻想着母亲帮 自己剩下美丽的女儿,然后自己在玩弄她、凌虐她、狠狠的抽干她。

但是妖蛛不知道,着一切都是母亲伪装,她正准备着榨干儿子的精水,直到 吸干儿子最后一滴绿色的鲜血,母亲眼中已经露出的贪婪狠毒的目光,但是妖蛛 不懂,只当做是母亲在风骚的勾引自己,好让自己去干母亲生出自己的那个高贵 神秘的地方。

「我的宝贝儿子……你的肉根又硬起来了……比刚才肿的还大些……母亲好 喜欢呃……我的儿子好爱自己的母亲呃……呵呵呵」丝丝夫人的长长秀发把(追 月)举到了头顶,发丝从未停过的继续弹奏着音色,哪怕处在受不了的高潮时也 没有忘记停止演奏,因为什么啊,因为已经练习了千年的时间了啊。

母亲半蹲在儿子尾部上面,双手托住自己丰满的奶子揉着,纤细的蛇腰有节 奏的一左一右的带动着翘臀抛旋着,凤眸里用着温柔的目光看着虚弱的儿子,心 里却想着儿子那最后的精血,要把那些可怜的最后的精血狠狠的榨取出来,来填 满自己饥饿的肉体,女人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空的,永远也填不满。

除非遇到携有(九阳真精)的男子,如果遇到了,哪怕是他的一滴精液射在 身子里,那高潮的力度与持久将是漫长的,其一滴九阳真精的力量等于榨取上百 个乃至上千个男人的精血的总合还高,可惜的是丝丝夫人从来没有遇到过。

就算丝丝遇到了九阳,其他的妖族派系也会蜂拥而来加入争夺,鹿死谁手不 得而知了。

九阳是那么的神秘和遥远,但是丝丝和其所有的妖族丽人一样,永远都在寻 找着,永远都在期待着,极端渴望着九阳的出现,出现在自己眼前,把自己搂紧 怀里,用九阳真茎用力的、温柔的、蛮横的插自己、干自己、淫虐自己啊。

披散下来的长长漆黑秀发从女人脸两边分开垂到地上,刘海前的发丝随着螓 首的摇摆而晃动,得意充满激情兴奋的目光从女人眼中射出,停止的秀鼻不停的 吸着儿子肉根上的味道,尖长的黑亮玉舌在儿子的龟头上面不停的极有技巧的快 速扫刮,尖尖的玉也似的的下巴在肉根的阴影与无数烛光的辉映下时隐时现。

更一些长长秀发蠕动着在女人头顶摇摆,托着(追月)这把伴随女人最久的 东西,弹奏着上演了千百年的曲子,这古筝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和动听,仿佛啊, 仿佛再也没有其他愿意欣赏的音色了。

细长白皙的玉手紧紧握住妖蛛的肉根,细长的十指的顶端是尖长的黑亮指甲, 白与黑的对比是那么的强烈啊,这双手正套弄着双手掌把握不完的肉根,不时的 还优美微张红唇吐出香味扑鼻的黏稠津液到肉根上。

那些醉人的女人嘴里的津液,如油般黏稠润滑了龟头和肉根,还有女人自己 的手,津液在女人的手上反射着烛光,不断的套弄着,疯狂的抽提着,爱恋又痴 迷的亲吻吸吮着。

「来……宝贝又硬了……让它回到母亲的身体里……母亲会温暖它……它不 会感到寒冷……让本宫孕育出你的后代吧……咯咯……咯咯」女人缓缓的站起来, 在头顶卷着悬浮着的(追月)的漆黑发丝慢慢把女人拉离地面,无数缕发丝如同 丝带般疯长,缠绕着房间里的一切、房梁、窗户、门户、地面、烛台,最终在房 间内形成了一个圆形的蜘蛛网球体,里面的烛台上的烛光依然在照亮,「呼」的 一声烛光全部由黄色变成了淡绿色。

「咿呀……本宫要变身了……注意看看母亲的真面目……啊……啊」无数的 发丝变长从(追月)上缠裹的发丝团里伸出,如跳舞般的摇摆慢慢的降落,然后 缠上女人的双手和修长双腿上的脚弯把女人抬离地面,女人的腿被弄成M姿态, 烛光群映照在腿中央的森林上,在森林中间一只漆黑的花朵慢慢含苞待放,里面 的红色肉体在蠕动,三个肉洞口不停的溢出三种液体,这些液体汇聚往下流汇聚 在女人的菊门漩涡里,然后一滴滴的带着烛光的反射滴到地上。

女人悬空的M姿势身体在蠕动,不堪一握的蛇腰激情快速有节奏的旋动起来, 嘴里连绵的一声声勾人的呻吟在歌唱,双手被发丝高举头顶在手腕处一起捆上, (追月)吊着女人在空中还不断的在弹奏,女人在(追月)的下面不断的媚惑的 扭动,妖蛛的无数双眼镜在细细的看着这一切。

「啊……啊……要变……了」大量的漆黑发丝不停的从女人螓首上垂落地面, 越积越厚,红唇渐渐变为紫黑,上排贝齿嘴旁的两颗獠牙变得更尖长了些,斜飞 的柳眉上睁开了两双血红的复眼闪闪发光,黑色的眼线加粗,添上了紫色的眼影。

「啊……啊……这是我的真实形态……不能被人看到……啊……变身也有强 烈快感……啊……哦……哦……好强烈……这是妖的本性来的啊」本就细长的手 掌变得更长了些,指上的指甲也更长更内弯了,脚掌在胡乱挣扎了几下也变长了 些,脚上的黑亮指甲也变长变尖有点内弯了。

「呃……啊……下面好有感觉……全身要裂开的感觉……啊……啊……儿子 啊……看清楚啊……这就是……母亲啊」白皙玉也似的美丽肌肤长出薄薄的白色 绒毛,手臂下的肋骨处又再长出两双手,这下女人一共有了三双手。

三双手一起在自己身上难耐饥渴迫切的抚摸,在不停的按摩自己丰满的乳房 后,在乳房的下面又再浮出一对一模一样的乳房,接着其中两双手拖着自己四个 奶子不停的按压挤弄,四个红色的乳头射出四条奶线射到妖蛛的身体上。

女人还有一双手,一只食指伸进嘴里吸吮含弄,一只玉手伸在下体神秘森林 的地方不停钻探着三个肉洞,大量黏稠的三种不同津液如油般垂泻到地上,形成 闪闪发亮的水洼。

「母亲……需要你……快……回到母亲的身体里……啊……啊……我要…… 啊」吊着丝丝夫人的漆黑秀发慢慢的放低女人悬空的高度,最后悬停在儿子硬挺 的大肉根上方,神秘芬芳的森林里的黑亮花瓣蠕动着张开着,花瓣中央的红色淫 肉里的三个肉洞中,三种色香味不同的津液不停溢出并交融到一起,一条条一丝 丝的流落或滴落到儿子被无双烛光映照的肉根上,肉根上血脉偾张好似怒气汹汹 一样不停的甩动着,肉根在等待着,妖蛛儿子在等待着,等待再次进入母亲的下 体里,被母亲体内的淫肉所拥抱所缠牢。

女人的身子被发丝慢慢垂下,薄薄绒毛妖魅的手抓住儿子的肉根,在轻轻颤 抖中在漆黑的花朵中间弄擦,花朵里分泌的津液立刻就把肉根所湿润,女人眯起 妖魅的妖眸嘴里不断的低声呻吟着,声音中充满磁性与低沉综合起来是那么的好 听啊。

「啊……啊」(追月)与女人之间连着的发丝继续放下女人,肉根在女人玉 手校正的同时开始挤进女人的阴道,快感瞬间传遍两人全身和神经中枢,妖蛛的 肉根就像一把刀一样,在烛光群的映照下捅进M姿势被无数发丝吊着的母亲的阴 道。

「啊……啊……你又……进来了啊……啊……全部捅进来了」肉根整根深深 的捅进了母亲的下体深处,母亲被填满了,一股股被胀满的感觉冲击着女人的身 心,女人的蛇腰开始快速的旋转起来,时而规律时而缭乱,漆黑的花瓣紧紧的压 贴在儿子的肉根底部,阴道里的肉刺群起而攻之肉根,不断的把肉根往更深里带, 往更深里吸。

女人M姿势坐在了妖蛛的尾部上,蛇腰改为一前一后的套弄肉根,大量的淫 水从两人的结合的地方溢出,虽然女人四肢被发丝所缠捆,但是女人那纤细的蛇 腰具备着巨大的力量,正不停的疯狂榨取套弄儿子的肉根。

「啊……啊……儿啊……你爽不爽啊……母亲这样坐在你的身上……啊…… 啊……快动……啊……在母亲的身子里用力的动啊……啊……呀……呜……呜」 (追月)依然在弹奏着激昂的音乐,里面充满动感与极强的节奏性,蛇腰带动翘 臀精确的配合着音乐的节奏性飞快的套弄妖蛛,强力的榨取儿子的精血,不死不 休。

妖蛛嘴里的发出沉闷的吼声、鸣声,它在用力挺动尾部把长长的肉根一次次 的插入、捅进母亲的下体那个神秘高贵的森林里,哪里面有一朵漆黑的花朵,张 开的花瓣里面是红色淫肉,里面有着三个带有伤痕的肉洞,这些肉洞是男人们的 天堂也是坟墓。

女人阴道被捅着,阴道口被扩张着,被些许撕裂着,后面的菊门黏稠地白浆 从哪里间歇性的往外喷出,白浆一接触到空气,便化成一道道白色的千丝万缕, 铺在地上,有如白色的发丝。

激烈的呻吟让妖蛛无比兴奋,龟头在花蕊上撞击的更加猛烈了,淫水不断从 结合部往外飘散。

蜜肉不断被撑开,剧烈的快感刺痛般地打击丝丝夫人的神经,但是纤细的蛇 腰扭动的更加飞快了。

在摇摆的烛光群映照下,女人的肉体似乎隐隐发光,外红内白的菊门一抖一 抖地抽搐,不断射出白色的千丝万缕。

(追月)开始旋动起来,带动着女人在妖蛛的尾部以M姿势也开始旋动, (追月)在空中越旋越快,女人坐在儿子尾部套着他的肉根也旋的越快,一圈两 圈还没有过百圈终于榨出儿子最后的精子。

妖蛛浑身剧烈的颤抖,身上的无数只腿打着摆子,无数的眼珠不停的眨眼, 尾部的肉根已经在女人旋转的过程中捅进了子宫里面,最后的精液像子弹一样飞 快的在女人子宫里射击,一发两发一连一百多发!

「哇……呀……啊……咿……啊……射穿我了……你要弄死母亲吗……啊… …再用……力的射啊……啊……啊……啊……啊」「咿呀……哇……哇……烫死 我了……你要烫死母亲啊……娘要榨干你……你竟敢玩弄自己的母……亲啊…… 啊啊啊……射好多啊……好强力啊……子宫麻痹了……子宫被你射……得好痛啊 ……啊……啊……啊……哇」妖蛛最后的一百多发精液很快就射完了,今后将再 也不可能射出任何东西了,但是母亲并没有放弃,依然在儿子身上飞快的旋转着, 阴道和子宫夹着裹着缠着儿子的肉根的摩擦力越来越强。

妖蛛的身子从痉挛中渐渐平静下来,离死不远了,但是眼珠千万个眼珠中还 是只有贪婪的欲望,妖蛛贪婪着母亲美丽妖艳的身体,贪婪着母亲举世无双的容 貌,贪婪着母亲体内的淫乱与包裹,妖蛛并不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追月)上缠着的无数发丝渐渐收回到丝丝夫人的螓首上然后垂到地上,女 人的四肢得以自由的伸展,女人用手掌凭空托着(追月)看着上面的筝弦露出怀 念的表情,女人下体的感觉与直觉和经验知道儿子已经无精可射了,女人默不作 声用温柔充满母爱的表情看着奄奄一息的妖蛛,两条极为修长毛茸茸的白腿剪住 儿子的尾部,阴道与子宫更加用力的丝丝缠住、裹住肉根,翘臀缓缓旋动起来。

女人的三双手都在工作着,最下面的一双手在弹奏着放在妖蛛肚子上的(追 月)一听这音乐妖蛛就会忘记痛苦忽略痛苦了啊,上面的两双手抓住自己的四个 奶子用力的挤弄,间歇性的奶头射出四道乳汁,射到妖蛛的身上缓解麻痹痛苦和 疲劳,射进妖蛛可怖的大嘴里用来延续妖蛛最后的生命。

「嗯……嗯……不嘛……娘还想要……本宫还没吃饱呢……啊」女人弹奏了 一会(追月)然后斜飞的凤眸用意念把(追月)平稳送回了原来置放它的架子上。

「再给母亲……最后的快乐……母亲太需要了……你的精血就是我现在最好 的食物哦……咯咯」女人坐在儿子的尾部,修长的玉腿紧紧夹住尾部,控制住了 妖蛛的性感神经,撅着嘴巴调皮又妖艳的睥睨着妖蛛,三双手臂上的长长手掌和 五爪在耳边轻轻的划动,胸前四个乳房上的奶头不断滴着乳汁。

女人不断的提高阴道和子宫的温度,温度不断提高的下体里的淫肉不断的蒸 腾着肉根,让肉根没有办法软下去,女人发动阴道里的无数肉刺还有子宫里的肉 刺对着儿子的肉根用力又疯狂的榨取和绞杀。

「给母亲快乐……你就献出生命吧……能和母亲玩一回……死也是值得的了 啊」三双利爪突然凶狠的插进妖蛛身体上的各处要害,妖蛛痛的无力的挣扎,许 多只眼睛不断开始翻白。

「嗯……对嘛……这样才对嘛……精射完了……把你绿色的鲜血也献给妈妈 吧……哈哈哈……呃……哈哈哈」女人阴道子宫里的肉刺变得尖利,用力的狠狠 扎进肉根和龟头里,女人在外面又拼命旋动着骚得死人的翘臀,大量的绿色鲜血 在母亲下体里那团狠毒的淫肉里喷射,女人的阴道和子宫也开始痉挛高潮了。

「啊……啊……哇……哇……血……好浓的血啊……儿子你的血是最浓的啊 ……哇……啊……咿呀……啊……通通给母亲……给本宫……不要留一滴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血太美味了啊……比人类的强上百倍……啊… …哇啊……啊……嗯哼」「呼……喝唔……呼呼……呕……唔……不够快……再 射的快一点啊……母亲要哦」妖蛛死掉了,死前在母亲身体内尝到了第一次也是 最后一次最大的快乐,绿色的鲜血一共在母亲子宫里射了三百多发,把母亲长着 短短绒毛平坦的小腹都胀大了,就和怀孕六个月一样。

妖蛛死前最后明白了母亲的用意,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被养大用来 榨取的容器,在母亲伪装的母爱下是一颗丑陋狠毒阴险无比的心肠,妖蛛的千百 颗翻白眼的和没翻白眼的眼珠,哭泣来、流泪了、痛彻心扉了、然而妖蛛知道自 己没有选择的余地,自己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嗯……啊……我失神了……爽死娘了……你把娘喂饱了……这下可以几年 不用进食了啊……咯咯……咯咯」「儿啊……你怎么不动了啊……你死了啊…… 你死了……啊……啊……我又一个儿子死了……我的儿子啊……啊……」「嗯? 嗯?你看母亲的肚子……几十年前的一个儿子……最后射的精血都比你多呢…… 你真的以为你是最厉害……最能满足妈妈的吗……你才不……是哦」妖蛛已经死 掉了,再也听不到母亲的话语了,当丝丝夫人发觉的时候,儿子的尸体已经凉了。

女人静静看着死去的儿子,女人的身体渐渐开始发生变身,在一阵青烟环绕 过后,女人又回复了人类的形态,依然坐在冰冷儿子尾部的她,下体的阴道子宫 依然不会放过远胜人类的肉根。

女人有着长长锋利黑指甲的手指,轻轻的在下体与儿子的结合部一划,儿子 的肉根便存在了母亲的体内了,直到几天以后慢慢被阴道与子宫所消化掉,榨干 里面最后一滴精华!

女人站来身来,来到房门边轻轻的打开门,身上冒出一阵白烟,烟过后高贵 的宫装又穿在了身上,望着院子里的小池塘,长长的袖子往身后一扫,妖蛛的尸 体便被化成了粉末,斜飞的凤眸用意念控制着粉末吹送进了院里的小池塘。

女人望着小池塘久久不语,回过神后凤眸里又射出精光。

「儿子的肉根在母亲的下体内……儿子的身躯化为粉末进了池塘……我的儿 子们都在池塘里面团聚了吗?」

忽然女人一个直觉,眼神望向院外不远的地方,似乎立刻忘记了惆怅的事情, 殷红的嘴角勾起邪恶的弧度!

「阿雅……你又带回了……优秀的男人了吗……这回这个优不优秀呢……我 好期待的啊……呵呵呵……呵呵呵」——一个女人出现在小池塘另一头的屋子门 前,阿雅这时已经被四郎放下身来,两人坐在池塘边的木凳子上,四个圆形的木 凳围着一个圆形的石桌,上面堆着四郎破破烂烂的一堆东西。

池塘里的鲤鱼门像欢迎客人般不停跃出水面,风儿啊轻轻吹着,四郎与阿雅 刘海前的发丝在随风摆荡,两人举起一只手向正走来的夫人招着。

月已挂在天空,天色渐渐暗淡,阿雅她们已点上烛火把门窗照亮,四郎一数 共有四间屋子,虽不算富裕但是极为整洁修整,四周种满了高高的竹子,竹影被 月光打在地上随着清风不住的婆娑,就像依依不舍的样子。

在月色的映照下,夫人雅步走了过来,慢慢映入四郎的眼帘。

夫人长发高盘显得成熟端庄,秀气的瓜子脸表情严肃气质冷艳,斜飞入鬓的 柳眉下是同样的斜飞凤眸,眸中的目光精光闪闪。

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宫装,低胸的设计,白色的玉带紧紧收束着纤细的蛇腰, 长长的裙子直垂入地,行走间臀部缓缓自然的一左一右充满风韵般的扭动,裙下 的红色高跟绣花鞋时隐时现,与裙尾一样不沾染一丝尘土。

夫人越走越近,时被阴影遮住,时被月光映照,时而竹影在脸上婆娑,只有 那双在黑暗中也闪闪发光的凤眸一直亮着。

月光照亮了她的脸,照亮了她丰满的胸部,照亮了她随着走动一左一右慢慢 摆动的翘臀,最后照亮了女人长裙下时而闪现的红色高跟绣花鞋,女人来到了两 人面前。

「母……亲」「夫人你的女儿……受到了三个匪兵的调戏……受了点擦伤… …我已经把他们打跑了」「哦……是吗……公子谢谢你哦……救了我家阿雅…… 来阿雅是腿伤到了吗?……我帮你看看」阿雅一见到丝丝夫人后就特别的害怕与 害羞,而夫人就好像没有事一样的表情,四郎这个脑袋缺筋的人也没有多想,他 只想着快点填饱肚子和大睡一觉,已经太饿太饿了啊。

夫人轻轻弯下身子优雅的也坐到了木凳上,把阿雅的右小腿搭在自己的膝盖 上,那动作自然优雅柔美,四郎已经许久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的美人了,但四郎脑 袋里没有邪念只有欣赏。

「好痛……母亲」「阿雅……乖哦……忍一下……让母亲看一下」夫人轻轻 的用手把遮挡到眼前的秀发丝撩到耳后,用手慢慢的掀起阿雅搭在膝盖上的裙子, 只见小腿上到处都是瘀伤,继续往上掀开裙子推到大腿同样有许多的瘀伤,四郎 见此风景扭过头去看看四周的风景。

「啊……好痛啊……这里……这里」「这里也痛……吗」夫人的一只玉手在 阿雅的腿上不断的按摩,另一只手缓缓的伸到了阿雅的大腿中间一插又一拔,白 皙细长的食指勾出了一指的液体,这些液体是那个匪兵头子的,在阿雅的体内储 藏着还没有消化完。

夫人满脸冷漠凤眸放光侧目而视着阿雅,显然恨阿雅在外面偷吃,但是装作 没事一样,白皙的玉手在阿雅的腿上轻轻的一扫伤痕便消失了,那只勾出液体的 食指轻轻含到了嘴里吸吮。

「嗯……味道不怎么样」「母亲……我……」夫人吐出吸吮的那只食指竖在 高挺的秀鼻下,左右摆动着示意停止的意识。

「好啦……公子你可以回过头了……奴家已经帮小女擦好药了……让我看看 公子你的伤势吧」「谢谢……夫人啊……我浑身是伤呢」「公子你就放心吧…… 母亲是疗伤高手哦」——房间点着数盏烛光,照着长方形的餐桌,两米长一米宽 铺着青色的餐布,丝丝夫人与四郎是对坐着,阿雅坐在靠夫人的左手边低着点吃 着盘子里的半熟的牛肉片,时不时的在嚼食的时候眸子快速的在夫人与四郎的脸 上观察着,当然这些动作不想给两人看到。

夫人的白皙的玉手夹着红色的筷子夹住一块流油的牛肉优雅的送入樱桃小口 里,抿嘴慢慢的嚼食,夫人斜飞的凤眸里的目光透过餐桌中间烛台上的烛光,细 细的盯着狼吞虎咽的四郎,夫人的嚼食的动作很慢很优雅,好像根本不想吃东西 一样,一小块牛肉片可以吃很久。

(这个男人不错啊很久没有遇到这种人了现在这个世界这样的人已经很少了) 夫人在餐桌下的美腿翘着二郎腿,露出了高跟的红色绣花鞋,是尖头的非常性感, 上面有着镂空的花纹,穿着的是蕾丝袜,深深的隐藏在了裙子里面。

两股不同的香味淡淡的从两个女人的裙下飘散出来,一会儿房间内就香飘飘 了,四郎还在埋头猛吃着桌面上的佳肴,已经吃光了十几盘了,而两个女人李安 一盘也吃不完。

「公子啊……你是哪里人呀……当兵几年了」「我是林城人……几年前被抓 壮丁……已经当兵五六年了吧……记不清楚了」「林城……哪里是一个很美的地 方啊……我有去过哦」「夫人你有所不知……林城现在已经成废墟了」「为什么 啊……不是好好的吗……说来给我们听听……我们最喜欢听故事了」「皇帝昏庸 ……军阀割据……林城为战略要冲之地……兵家必争之地……已经……已经…… 」 四郎说道伤心处哭了起来,低着头手里紧紧握紧筷子,一用力「啪」筷子就被折 断了。

「公子啊……别伤心了……你就在我这里好好养伤吧……等外面太平了…… 你再出去也不迟」「谢谢……夫人……只怕你这里很快也会有大军过来了……只 怕到时候……」「公子啊……这你就放心吧……我这里的竹林……只有我们母女 两个认得路……外人没有我们带领啊……就是千军万马也要困死竹林的」「啊… …这样啊……那真好啊……这样你们就可以平平安安的生活着了……外面真的很 ……可怕的」「是的……是的……我今天出去采蘑菇……就差点被……」「阿雅 啊……幸亏你今天遇到公子……要不然啊……那几个匪兵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四郎与阿雅听到这个话,低头不语开始吃起东西起来,四郎刚夹起筷子发现已经 被自己刚才折断了,无奈的看向夫人与阿雅。

丝丝夫人抿嘴嚼食着口里的牛肉片盯着四郎看着,那优雅的动作无比的诱惑, 还隐隐让四郎感觉其中有勾引自己的意思。

「夫人对不起……不小心把你们的筷子弄断了……请问还有吗」「咯咯…… 没关系的……没关系……不过我家里只有三双筷子……哦」「为什么只准备三双 呢」「因为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外人来过……你是第一个客人」「那……」

「公子……你要是不嫌弃……你就用我的筷吃吧……我早就吃饱了……咯咯」 「这怎么行啊……这……」

「有什么不行的……难道公子你……嫌……弃奴家」「没有的事情……那好 吧……把筷给我」夫人一手撑住餐桌缓缓站起,一手轻轻的拿住筷子的中央,优 雅的弯下腰伸手把筷子递给四郎,由于这个弯腰的动作翘臀自然的翘起来,如果 有人在侧面看一定会惊讶夫人的翘臀特别翘。

阿雅小心翼翼在不被夫人察觉的情况下,眸里的眼珠子射出妒忌和仇恨的目 光,瞳孔在两人脸上转过来转过去的移动。

四郎红着脸伸手接住夫人手上的筷子,想要收回的时候发现夫人用力的抓住 筷子,并用好奇欣赏的目光看着四郎,烛光在两人的脸上映亮,夫人的体内火热 了起来,四郎的脸更红了。

「哦……对不起……奴家走神了……看见公子很像我一个……故人」「是嘛 ……呵呵……像怎样一个人呢」「一个在很久很久以前认识的人……不提也罢」 「哦……」

四郎坐回凳子上又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夫人却开始在房间里散步起来,阿雅 还是默不作声的偷偷观察着两人的言行举止,嘴里那一块肉依然在嚼食着,好像 没有下咽的意思。

夫人轻轻的经过四郎的身边,带起一阵香风袭来,然后这气味自然的被四郎 吸入肺里,四郎感觉身体有些热了起来。

当夫人再次经过四郎的身边时,四郎偷偷看了一下夫人的背影,只见夫人裙 子下的翘臀在行走间一左一右的摆动,很轻松的摆动,很自然的交替,那动作太 灵活了,而夫人的腰是那么的纤细,简直可以用蛇腰来形容,四郎是这样想的, 四郎感觉身体更热了。

而着一切阿雅都看在眼里,但是阿雅还是默不作声,依然低着头装着吃着嘴 里的东西,一只手却在餐桌下紧紧的揪着自己裙子的一角。

「公子……啊……你吃完饭就叫……阿雅……收拾一切……奴家有些乏力了 ……要歇息去了」「夫人……请快去歇息吧……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 了」「说哪里话……咯咯……那奴家先退下了啊……你们慢慢吃啊……咯咯」四 郎站起来目送着风情万种的夫人的背影渐渐远去,在离开四郎视线之前,夫人那 行走间黑色的宫裙里挺翘的臀依然自然的一左一右的扭动,四郎已经被夫人迷住 了。

直到夫人离开了房间,四郎才回过神来,心想夫人这样的女人,恐怕只有皇 宫里才有吧。

四郎的猜想是正确的,千百年前丝丝夫人确实在皇宫里待过,而且还不止一 回,这些事情是阿雅也不知道了,因为阿雅只是在五十年前才结识丝丝夫人,阿 雅只知道丝丝夫人是妖,至于丝丝夫人有什么秘密,阿雅非常的迷糊。

但是阿雅自己也是一个有秘密的人,而四郎已经走进了她们两人的秘密里面 了。

四郎啊,四郎正高兴的想着,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而丝丝夫人在四郎来到之前,刚刚经历完与妖蛛的激烈游戏,所以夫人说她 有些乏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