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短暂而又难熬的happy hours
短暂而又难熬的happy hours

短暂而又难熬的happy hours

每次都要被他打击自己的人老珠黄,可谁又能让自己青春永驻呢?他每次都鄙视我的需求太旺盛,很难满足,已经没人愿意来操我的逼了,干的都是体力活,可哪次他们真正满足我了,还不都是满足他们自己,说是没人操逼,可都怎么忙着塞后门呢?我知道自己小胳膊掰不过他的大腿,只能沉默着听从。

  今天又要开房?上周就是开房,两个老男人就可以说威武雄壮,我就是半老徐娘,可就是这样他们也没本事让我满足啊,只是两个老男人,草草的快餐没了下文,倒成了他的说辞,说玩完了对我没兴趣,没兴趣还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没兴趣每个洞洞都清洗了一遍,没兴趣十八般兵器都往我身上招呼?我只能忍着空虚与无奈随他离去,本以为他还能有所作为,可大姨妈的降临只能让我慌乱收兵,我可不想再让他折腾后门了。今天呢?别又是光折腾不性福的,可我也知道,自己的拒绝根本没有用,他已经决定了。

  四下看看,他竟然没有给我准备小礼物,也没有需要换的衣物,突然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我也不好问,每次他都有不一样的花样,这次又会是怎样的对象呢?

  有车就是方便,既可以方便玩,像上次的游街,又可以扩大范围,一脚油门就又换了一家快捷酒店。随他一起上楼,掏卡开门,大床房竟然没人,我忍不住吃惊的望着他,不会是和他开房吧?浪费这个钱干什么啊?回家还不是一样玩?

  “把衣服脱了”,他终于开口了,这就是开始的信号啊,好久也没跟小老公单独相处了,也算是一种期待吧。

  “内衣不要脱了”,他竟然制止了我的继续,看来他也有调情的时候啊,我思绪万千。果然他从包里拿出了一副皮铐,我主动的伸出手,可他竟然没理我,蹲下身铐在了我的脚踝上,这就是我的现实,自己总是被无视,他们则是为所欲为。

  他把另一端铐在了办公椅上,他这是要玩分腿了,我顺从的坐了下去,想着把腿分到扶手上,竟然被他拉住了。

  “就这样站着等着,不许动”,我一头雾水,他还要干什么?他竟然拿起我的衣服向门口走去,开门,出去了。why?

  正不知该想些什么,卫生间的门被开了,我才意识到里面还有别人,进门的时候根本就没注意,看来真正开房的人就是他了。

  真是一个生面孔走了出来,个子不高,也就175吧,身材还算好,不是肥男的类别,只看了一眼,我就低下头不敢再看了,心中还是有些许慌乱的,手也不自觉的放到了身后。

  “看着我”,声音中没有什么威严,边说着边把手摸到了我的胳膊上,我顺从的抬起了头,可只是双目相视的一刻我又躲开了,因为我心虚,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你就是求操的荡妇?”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这还用回答吗?我都这样被绑在这了,就差脱光光了,他的手还在我的后背上摩挲。

  “回答我”,语气还是那么平淡,我想了想,只是扭捏的嗯了一声,微微瞥了他一眼,年龄是大叔级别的,可我在他的眼中一定还是老女人。

  “听说你很会深喉?”我赶紧摇了摇头,那并不是我喜欢的。他的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扶到了我的腰间,将我的身体扭向他。

  “看着我”,并没有加重语气,可我不敢违背,只能躲躲闪闪的看着他。

  “想我操你吗?”他的问题真多,真是个啰嗦的大叔,可我还是不想回答。他用力的抓住我的脸颊,让我躲不开他的目光,他的眼中没有一丝的饥渴,反倒是我一直慌乱。

  “你还狗爬过?”我摇摇头不想承认。

  “舌头伸我看看”,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轻轻的吐出来一点。

  “伸出来”,我还是第一次碰见从舌头开始,他能玩什么呢?

  “伸长点”,我只能伸到最大。他一口凑上来开始亲吻,我赶紧把舌头缩了回来,闭着眼睛慢慢的享受着,他吻的还真不错。我也主动的配合着,好久都没有男人吻我的唇了,老公没有,小老公也没有,除了上次的面具男柔情过,其他都是是咬着我的阴唇。这积极索取这片刻的温柔,伸出舌头跟他搅在一起。

  片刻,他离开了我的唇,双手在我的身上摩挲着。“听说你这还有奶水?”他的手已经隔着胸衣轻轻抚摸起来,可我不想回答。

  “嗯?”他疑问着,我赶紧摇头,连忙说,没有了,身体不由自主的后缩,我可不想被他大力吸奶,很疼很疼的。

  “你这奶子还不错啊”,他继续隔着胸衣抚摸,那份轻柔让我也不禁娇喘起来,我已经感觉到下身湿了,这份挑逗我也是经不起的。

  “好像有些厚啊”,他终于用力捏了起来,对胸衣的评价就是对我罩杯的评价了,我只有B。但丝毫不影响他继续的揉搓。

  他转到我的身后,两只手一起大力的揉搓起我的胸。胸上虽没有明显的快感,但身后的双手却已经摸到了他的裆部,我也自觉的在上面摩挲着,我更渴望大鸡吧啊。

  显然他只想挑逗我,而不是我挑逗他,他抓过我的两只手举过头顶背在脑后,不让我靠近他的鸡巴,我都没有摸出大小来。

  他则继续玩弄我的奶子,揉捏,摇动,震颤,还不停的问我舒不舒服,我根本就没有明显的感觉嘛,虽然前戏的感觉还是不错的,但隔着胸衣又能舒服到哪里去呢?我只好装作很舒服的样子,嗯啊起来,希望能满足他的那点需求。

  他终于肯把狼手伸进我的胸衣了,手指在乳头和乳房上按压着,用手指捏着我的乳头,搓动着,还算舒服吧,我配合着轻叫着,加速着他更大力的抓捏。一番玩弄过后,他才终于用力扒开我的胸衣,把乳房露了出来。我只能在他挑逗乳头的时候配合着轻叫着,装作自己很舒服的样子,甚至我还主动捂住自己的嘴,生怕会叫的太大声一样。真不明白,葡萄有什么好玩的,竟然比操逼还好玩?

  我好想伸手去摸他的大鸡吧,每次都被他制止让我举起手,难道他是小牙签?

  又是一顿揉捏之后,他终于肯解开我的胸衣了,慢慢的帮我脱了下来。这下换作面对面了,他又是大力的揉捏乳房,是很大力了。

  “真的不大哦”,我的B杯完全被他抓在了手里,“不过我喜欢”,痛在我身,爽在他心。

  片刻放松,我感觉到他盯着我看,目视相接,我明显感觉到猥琐的目光,他要吸奶,我明知没用,还是拼命的摇头。

  他的唇大力的吸上我的葡萄,边吸边咬,我只得紧闭双眼忍受着。“睁开眼看着”,不重的语气却不容我质疑,可我只能睁开眼飘忽着眼神不忍看着自己的丑态。

  “太少了”,终于在他的又挤又吸下奶水出来了,可还被他抱怨,痛死我了,但这也是一种刺激,一种被控制,一种被蹂躏的刺激不断的从下身涌出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