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西西里的故事
西西里的故事

西西里的故事

从大树下围上来的那些男人,看见母老虎走了,都上来用手摸妈妈刚被打的 通红的奶子和屁股。妈妈一边躲闪着他们的淫手,一边整理衣服,边哭边又去提 了两个半桶的井水,挑起来就往回走。那些男人还再围着妈妈,跟着妈妈一起走, 用手不停的猥亵着妈妈的身体。妈妈一边往回走一边躲闪,弄的捅里的水洒了好 多,最后他们看着边哭边扭着大光屁股往回跑的妈妈哄然大笑。

妈妈跑了一会,看没人跟上来才放慢了脚步,我们也跟了上去,妈妈擦了擦 眼泪,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到水桶里的水已经只剩下一小半了。我们走进了院子, 小云婶惊讶的看着衣裙不整的妈妈,帮着把水桶里的水倒进了水缸。这时候柱子 走了进来,看到妈妈在打水就说,「真是个耐操的货,这么快就能干活了。水让 小云婶打就行了,今天你就开工赚钱还债吧。」

妈妈的脸色变得惨白,妈妈知道柱子所说的开工是让她去卖逼的意思,虽然 一开始就知道会这样,但是没有想到来得这么突然。妈妈低着头,不敢看柱子的 脸,嘴里小声滴咕着,「我,我,不,不要。」「啪」柱子抬手给了妈妈一个嘴 巴说,「不什么不,你欠我们那么多钱,你敢再说一次?」

「不,不是不去,你们说过要先带我去见我老公的。」妈妈捂着脸,说话的 声音小得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好,见完你老公给我老老实实的去卖逼, 再敢说个不字,让你一家谁也回不去。」柱子示意跟着他走,妈妈轻轻的点了点 头然后对我说,「你在这里等妈妈回来,不要到处乱跑。」说完就跟在柱子身后 走了出去。

我看着他们离开了,不知道怎么办好,若兰拉了下我的衣服说,「你爸爸就 关在我家里,我带你去。」说着拉着我的手跑了出去,小云婶拦不住我们只好着 急的在后面看着,若兰把我带到一座大院墙旁边,我知道这就是他家,也就是村 长老头的家。我们怕碰到柱子和妈妈,所以不敢走大门,就从后门进去了。

他家真的很大,比那种电视里古装剧的王府都不差。若兰带着我穿过他家的 后花园,绕过池塘和假山,鉆进了一个小角门,一路上很多人跟他打着招呼。角 门里是一个小院子,院子的两边有两排相对的房子,房子的中间有一条两米左右 的过道。我们进到右边房子中的一间,房间里堆满了杂物,若兰小声的说,「这 个院子是我家的仓库,你爸爸就关在对面的房间。」我点了点头,躲在门旁边向 外张望着。

不一会柱子带着我妈妈走了进来,柱子指了指对面的房间说,「你老公就在 里面了。」妈妈从窗户向里面看过去,突然激动的大声喊道,「老公,老。」柱 子一下子从后面抱住妈妈,捂住她的嘴,低声说「叫什么叫,你想你老公看到你 现在的样子吗?」妈妈眼里流出了眼泪,嘴里不停的小声念着「老公」两个字。

我也有点担心爸爸的情况,想要沖出去,被若兰一把拉了回来,他在我的耳 边说,「不要紧,你爸爸被绑在床上,没关系的。」我点点头,又躲了回来。柱 子一手搂着妈妈的腰,一手捂着妈妈的嘴,小说的说,「你也不想让你老公知道 你现在的样子吧,只要你赚够钱就放你们回去,我保证不让你老公知道。」妈妈 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表示同意。

「嘿嘿,真听话,别出声,要不然你老公会听到的。」柱子边说边把捂着妈 妈嘴的那只手移到了妈妈的肚子上,从她的衣服下面伸了进去握住一只大奶子搓 弄起来。妈妈还在不停的哭,柱子紧紧的搂着妈妈的身体,伸出舌头舔着妈妈脸 上的泪水,「把舌头伸出来让爷舔舔,不听话就让你老公看看你现在这淫荡样。」

妈妈没有办法,含着眼泪把粉红色的舌头伸了出来。柱子张开嘴把妈妈的舌 头含进了嘴里,像吸允花蜜一样吸允着妈妈的舌头,「张大嘴,不准闭上。」妈 妈知道他要做什么就张开嘴闭上了眼睛。柱子把舌头伸进了妈妈的嘴里,可以看 到两条舌头交织在一起,交换着唾液。然后柱子把整个嘴都吻了上去,把妈妈的 嘴堵的严严实实,几乎让她不能呼吸。妈妈的眼泪流满了美丽的脸颊,嘴里发出 「唔唔」的声音。

柱子一边吻着妈妈,一边把搂着妈妈腰的那只手伸进了妈妈的短裙里,开始 扣弄妈妈的阴部,另一只捏弄妈妈乳房的手把妈妈的衣服和胸罩整个掀到了乳房 上面,让两个大奶子完全暴露了出来。他对妈妈说「只要你听话,就不让你老公 知道,明白吗?」妈妈流着眼泪点了点头。

柱子踢了踢妈妈的脚,示意她把两条腿分开。妈妈不敢不听她的话,就把脚 向两边挪了挪,把两只腿像大字一样劈开。柱子脱下裤子,露出他那条大黑鸡巴, 在妈妈后面从她的胯下伸了过去,又用双手把妈妈的双腿大大的分开说,「用手 把我的鸡巴放到你的骚逼里,快点。」妈妈小声的说着,「不,我不能。」

「快点,你想让你老公看到你现在这样吗?」妈妈只好用手握住柱子的鸡巴。 「你手里的是什么?」柱子问妈妈,「鸡,鸡巴。」「谁的鸡巴?」「你,你的 鸡巴。」「你这不要脸的骚娘们,握住我的大鸡巴要干什么?」「你,你让我放 进,放进我的那里面。」「说清楚,放进你的什么里面?」「放进我的骚逼里面。」 「把什么放进你的骚逼里面。」「把,把你的大鸡巴放进我的骚逼里面。」

「哈哈,真听话。」柱子听到妈妈边哭边红着脸小声回答自己的问题,好像 很兴奋,他咬着妈妈的耳朵说,「你这不要脸的骚娘们竟然握着男人的鸡巴,要 男人操自己,你看看你老公,你对得起他吗?你这么想给他带绿帽子,真是个不 要脸骚逼。」妈妈看着屋子里的爸爸,哭着说,「不,老公,不是这样的,我是 被逼的。」

「你这个骚娘们听着,谁操你谁就是你老公,操过你的男人都是你的老公, 知道了吗?说,现在谁在操你?」「你,你在操我。」「我是谁?」「你,你是 柱子,你在操我,柱子在操我。」「那现在谁是你老公?」「你是我,我老公, 柱子是我老公。」「那老婆该让老公干什么?」「老婆,该,该让老公操。」 「既然知道了,该怎么说还用我教你吗?你要不说,我就进去当着你老公面操你。」 「不,不要,不能让我老公知道。」「那就快点说。」「柱,柱子,老,老公, 求你来操我。」「操你什么?」「骚逼,求你来操我的骚逼,柱子老公求你来操 我的骚逼。」虽然他们的声音很小,但是因为两排房子之间的间距很近,我们还 是听得很清楚,柱子和妈妈说的话让我和若兰听得都很兴奋,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们,期待着下面要发生的事。

「哈哈,那你还不把我的鸡巴放进你的骚逼里,让你柱子老公的鸡巴把你操 个爽?」妈妈听到柱子的话,握着他大鸡巴的手颤抖着,迟疑了一下,柱子接着 说,「快点,我数到三就让你老公出来看你的表演,一,二。」「不,不要。」

妈妈没有办法只好弯下腰,撅起大屁股,分开自己的两个大阴唇,把柱子的 鸡巴对准自己的阴道插了进去。柱子借势从妈妈身后向前一挺,随着妈妈嘴里发 出「啊」的叫声,就把整个大鸡巴塞进了妈妈的阴道。

他前胸紧贴着妈妈的后背,双手抓住妈妈的两个大奶子,不停的用力揉捏, 随着柱子一下又一下的向前挺身,他的大鸡巴在妈妈的肥逼里抽插了起来。妈妈 被他操的站不稳,身体前倾,双手撑在玻璃上,眼睛看着屋子里的爸爸,喃喃的 说,「嗯,嗯,老公救我,啊,老公救我,呜呜。」妈妈明明知道这时候爸爸不 可能救她,但是还是本能的这么说着。

「叫你老公救你?那我进去叫他?」柱子边操妈妈边说。「不要,求你不要。」 妈妈哀求道。「那谁是你老公?」「不,不要再说了,我已经让你,让你那个了, 还想怎么样?」「我要你说,好好说。」「不要,我已经对不起我老公了,求你 了。」「你不说,我就去叫你老公出来看你表演。」「不,我说,谁操我谁就是 我老公,现在柱子就是我老公。」「叫老公干什么?」「老公操我,老公操我。」 「操你什么?接着说。」「老公操我的骚逼,柱子老公操我的骚逼。」

我妈让柱子操的有些失神,不断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趴在窗 户上,一会看着屋子里自己真的老公说「老公救我,老公救我。」一会又看看身 后正在操自己的柱子说,「老公操我的骚逼,求你操我的骚逼。」柱子的鸡巴在 妈妈的阴道里插了十来分钟,最后腰部用力挺了几下,把精液射到了妈妈的肚子 里,然后对妈妈说,「跪下,给我添干净了。」妈妈不敢不照做,转过身双膝跪 倒,用舌头舔着柱子的大鸡巴,最后把上面的精液都舔干净了,跪在地上捂着脸 不停的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