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喝多的新郎
喝多的新郎

喝多的新郎

云烨在婚礼上过五关斩六将,用掺假的办法放倒了那些可恶的老将军们,不 料在

准备溜走时还是被李泰给堵住了,坛子上60的字眼是那么的醒目,两大口 下肚,云烨

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李泰也喝得差不多了,只是还没有倒下,见状叫来仆役 准备让他

们送云烨回房,黄鼠正在旁边,立刻跑来扶起云烨送他去新房休息。

小秋守在内院的新房门前,看见黄鼠扶着自家新姑爷回来,连忙迎了上去。 「

姑爷怎么了?「小秋急忙问道。」侯爷在前院喝得急了,有些醉,吩咐小的 送他回来「

黄鼠解释道。两人一起将云烨扶入房内,辛月还在床上坐着,一动不动已经 很久了,

加上婚礼的折腾,此时已经非常的疲惫,只想立即睡下。黄鼠和小秋一起将 云烨扶到

床边坐下,辛月立刻问道:「侯爷醉了吗?那可怎生是好啊?」黄鼠此时一 看辛月,

精致的小脸透露着疲惫,但却更加的诱人,鲜红的嘴唇张合之间,黄鼠仿佛 闻到了一

股淡然的香味。嫁衣的胸口有些紧致,饱满胸脯的轮廓隆起诱人的弧度,黄 鼠见状大

大的咽了一口口水!

电光火石之间,心思一动说道:「夫人,侯爷只是喝得急了,应该一会会醒 来的,

但礼仪还是要做完的,合婚酒喝完就可以了,侯爷已经不胜酒力,但您还是 要喝一些

的,喝完也好和侯爷早些安寝「。辛月一听,也是啊,不能在这里干等着云 烨醒来啊,

于是吩咐道:「也是,小秋去将合婚酒拿来」。小秋正准备去拿,黄鼠急忙 应道:「

小人去拿,夫人稍等「。小秋本在外面站了很久,也很乏了,也就由得黄鼠 去拿酒了。

黄鼠乃盗墓贼出身,浑身都是江湖中下三滥的玩意,来到桌前拿起酒壶的时 候手上已

经多了一包蒙汗药,借着身子的遮掩,打开酒壶,反手之间药就倒入了壶中, 晃了两

下,拿起两个酒杯倒了两杯酒端了过来。「侯爷已经醉了,侯爷的这杯就请 小秋姑娘

代喝吧「黄鼠说道。辛月一想,也只有如此了,就让小秋代云烨拿起了酒杯, 两人一

起喝下了黄鼠倒来的酒。黄鼠见状,心中暗喜,脸上却不动声色,借口前院 还有事情

要忙碌,离开了云烨的新房。

在院内,正看见老江在墙头巡视,急忙上前说道:「侯爷和夫人准备休息了, 吩

咐院内不要有人,请江叔带人在前院守护即可「。老江平时与云烨相处较多, 也知云

烨不喜别人过于接近自己,何况侯爷今日大婚,自然更是如此,于是应道: 「好的,

我这就带人离开这里「,说完招手间,带着几个人影去了外墙那里守护了。 见状,黄

鼠却悄悄的隐藏身形,来到房外的窗下,借着缝隙向内张望。

只见房内,辛月已然脱去了外衣,云烨也被两女扶入了床内,外袍也已脱掉 了。

辛月正在脱去上身的亵衣,然后趴在床上说:「小秋,快来帮我」。依稀见 到一枚寸

长的绣花针穿着五sè丝线扎在辛月的后背上,血都结成伽了,小秋伸手把 针拔出来,

取过湿巾子怜惜的一点点给她擦拭背上的血迹,知道这又是将门的古怪规矩, 给新娘

子一个下马威,将来好管束,让她不至过于跋扈。辛月去除了背上的针,整 个人立刻

放松了下来,头昏沉的厉害,只来得及吩咐小秋照顾侯爷,就昏睡过去了。 小秋本就

头晕,见状也只能把辛月薄毯盖上,来到桌边,趴着睡着了。

黄鼠对自己的药是十分有信心的,见到屋内人都睡下了,立刻从床下站起走 到门

前推门而入,屋内红烛照耀,云烨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辛月只穿着亵裤, 盖着薄毯

睡在云烨的旁边,小秋也在桌边一动不动。黄鼠感到自己心跳的厉害,慢慢 来到床边,

从怀中掏出一物,凑在云烨的鼻下,待云烨吸入了几口后才又收入了怀中, 只见云烨

睡得更加的熟了。黄鼠将云烨向床内移了移,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辛月来,辛 月的头发

已经打散了,长发披散在身后,映衬着辛月红红的小脸,婚前脸上的绒毛已 被细线除

去,此时显得光洁无比,薄被只盖到辛月的胸口,露出光滑的双臂和白皙的 肩头。黄

鼠觉得自己要爆炸了,下身已经坚挺无比,他慢慢的将辛月的薄被一点点的 掀开,随

着隆起的加大,一对白皙的可以看见些许血管的乳房显露了出来,虽然是躺 着的,但

那一对大白馒头似得奶子依然挺翘,上面两个绿豆大小的凸起彻底的暴露在 空气之中,

淡淡的乳晕围绕在周围。向下就是一片平坦的小腹,小肚脐调皮的在中间凹 下。黄鼠

的手颤抖的厉害,这是第一次看见一个贵女的身体啊!以前只能见到那些妓 院勾栏之

中的身体,加起来也没有这具身体美丽啊!彻底的掀开被子,将薄被仍在云 烨的身上,

心里想,这是怕侯爷冻着了。双手抓起辛月的两个乳房,弹性让黄鼠心花怒 放,少女

的奶子就是不一样啊,黄鼠不断将手中的奶子改变着形状,口臭的大嘴也张 开凑了上

去,用牙齿轻轻的咬着辛月的小奶头,使劲的吮吸起来,小绿豆很快的膨胀 起来,在

黄鼠的口中慢慢坚挺,乳晕的颜色也开始加深,露出诱人的粉红色。黄鼠疯 狂的舔弄

着两个乳房,直到上面布满了黄鼠的手印和牙印。黄鼠又吸上了辛月红红的 小嘴,用

舌头撬开辛月的牙齿深入了辛月的口腔,黄鼠口中的唾液不断的流入辛月的 嘴中,辛

月也在无意识的吞咽着口水。

黄鼠一边亲吻着辛月,一边还在使劲的捏着辛月的乳房,不断地刺激着辛月 挺翘

的奶头,就这样玩弄了一会,黄鼠停了下来,立起身子,将自己脱了个精光, 胯下阳

具早已膨胀无比,露出狰狞的面目,足有六寸长短。黄鼠将手放入辛月的裆 下,隔着

亵裤抚摸着辛月的阴户,感受辛月阴户与周围皮肤不一样的热量,越摸热量 越大,黄

鼠的手也越来越用力,最后隔着亵裤已经能看见阴户的完整形状,黄鼠用手 捏住辛月

的阴唇使劲的拉了拉,已能看见一片湿痕在亵裤上显现出来。黄鼠停了停, 开始慢慢

将辛月的亵裤褪了下来。黄鼠觉得自己要窒息了!辛月的阴户十分的饱满, 一小片稀

疏的阴毛伏在阴户的上方,两片肥厚的阴唇上寸草不生,阴唇紧紧的闭合着, 忠实的

保护着辛月的娇嫩的阴道口,白嫩的阴唇看不见别的颜色,非常的鼓胀,就 像辛月平

坦的下腹下一个白馒头似得,依稀可见上面还有淡淡的水痕。黄鼠粗暴的将 辛月的双

腿打开,将嘴凑了上去,两手扒开辛月的阴唇舔弄起来,辛月无意识的哼了 一声,阴

道里也慢慢流淌出越来越多的透明的水滴,黄鼠疯狂额舔弄着,贵女的逼就 是香啊,

他觉得自己前半生白活了!随着黄鼠的舔弄,辛月的阴唇内包着的阴蒂也显 露了出来,

慢慢的变大,最后变成黄豆大小挺立在肥厚的阴唇中间。黄鼠用舌尖轻轻的 逗弄着,

每添一下,辛月的下身就抖动一下,然后流出小股的淫水。黄鼠也不断的吞 咽着辛月

流出的处女淫水,觉得这是世上最猛烈的春药,不断的刺激着自己。两片阴 唇被黄鼠

舔弄了许久,变得更加鼓胀,充血后变成了美丽的粉红色,被黄鼠用手拉住 使劲的向

两边分开,小阴唇几乎没有,直接露出辛月的美丽的阴道口,而黄鼠的大嘴 则在阴道

口不断的舔弄着,不时还用舌头使劲的向阴道口内钻弄,下方辛月淡淡的菊 花安静的

绽放着,阴道流出的水不断流过,再落向身下的床单。黄鼠站立起来,将狰 狞的阳具

对准辛月的阴道口,一只手扒开辛月的阴唇,一只手还在玩弄着辛月的乳房。 随着黄

鼠的鸡巴慢慢顶开辛月的小阴道口,辛月仿佛有些疼痛,双腿向内合拢,却 被黄鼠的

腿给挡住了,只能大字型的张开着,黄鼠觉得自己的龟头进入了一个十分紧 致和温暖

的地方,随着插入,遇到了一个薄薄的阻碍,黄鼠觉得无法控制了,腰一用 力就冲了

过去,阳具也进入了一半。辛月全身一紧,下身抖动着,脸上也现出了痛苦 之色,黄

鼠见状,停了下来不再深入。但双手仍不断的刺激着辛月的乳房和阴唇,一 会过去了,

辛月放松了下来,随着黄鼠手不断的动作,双腿也微微的打开了些,湿湿的 阴户还向

上挺了挺。黄鼠感觉到了辛月的放松,开始慢慢的抽动起来,辛月的阴道紧 紧的裹着

黄鼠的阳具,不断的分泌着芳香的淫液润滑。黄鼠的阳具随着抽动带出了辛 月的处女

血,但被辛月的淫液冲淡了很多。黄鼠急忙从辛月的枕头下面拿出白绫,在 两人的交

合处抹了一把,还冲上面吐了一口口水然后放在了一边。双手抱起辛月的丰 满的屁股

使劲的抽插起来,黄鼠感觉到了辛月阴道的底部,但自己的鸡巴还有两寸在 外面呢,

黄鼠慢慢的用力,一次次的冲撞着辛月的宫颈,感觉花心慢慢变得柔软了, 黄鼠猛的

一用力,龟头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子宫口使劲的箍住黄鼠的阳具,黄鼠感 觉自己有

点憋不住了,急忙停了下来,守住精关。感觉好些了之后黄鼠没有急着抽动, 只是感

受着辛月子宫的温暖,双手抓住辛月的大白奶子,不停的玩弄着,脸也凑到 辛月的脸

上,舔弄着辛月的嘴唇和通红的耳朵。辛月下身的馒头逼里不断的流淌着淫 水,将身

下一片床单都弄湿了,虽然被黄鼠压着,但下身还是随着黄鼠的动作向上挺 动着。奶

头被黄鼠长长的捏起,形成一个好看的圆锥形,再被放下,脸上布满了黄鼠 的口水。

黄鼠又抽动了起来,辛月的腿张的越发的大了,子宫口也慢慢松弛了下来, 使得黄鼠

的龟头能够自由的出入辛月纯洁的子宫。

黄鼠玩弄了一会,将辛月翻了个身,又将枕头垫在辛月的身下,使辛月的翘 臀越

发的挺翘。黄鼠又插入辛月湿润的阴道中,经过这一段的抽插,辛月的小逼 肿了起来,

大阴唇向两边有点翻翘了,露出里面红红的嫩肉紧紧的裹着黄鼠黑乎乎的鸡 巴,随着

黄鼠的抽插,不断的将辛月阴道里的嫩肉带出来又插回去,整个阴户上布满 了水痕,

两人的交合处还有一圈白色的泡沫。辛月两瓣丰满的屁股上也布满了她自己 留出的淫

水,显得滑滑的。粉红的小菊花藏在中间。黄鼠一边卖力的抽送,一边用手 指蘸了蘸

辛月留出的骚水,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按压辛月的小菊花,随着按压,辛月的 菊花慢慢

的接纳黄鼠的手指,一个指节,一个指节的进入了辛月的菊花内。黄鼠觉得 无法忍耐

了,重重的捣了几下辛月的嫩逼,将龟头塞入辛月的子宫发射了出来,一股 一股送入

了辛月滚烫的子宫内,随着黄鼠的发射,辛月也猛的挺起翘臀,疯狂的抖动 起来,阴

道一阵痉挛,一股淫水冲了出来,打在黄鼠的腿上,一片滚热。接着辛月的 逼内又是

一震,被黄鼠操的尿了出来,清澈的尿液又打在黄鼠的腿上。黄鼠一巴掌打 在辛月的

屁股上,嘴里说道:「这个小贱人,操逼都能操尿了,以后也是一个小骚货」。 黄鼠

射完之后,把鸡巴从辛月的阴道里拔了出来,一点精液都没有流出来,只有 辛月的淫

水慢慢流出。黄鼠用手包住辛月的阴户,不断的搓揉着,另一只手的中指还 在辛月的

的菊花里搅动着。

平静下来以后,黄鼠觉得又渴又饿。便走下床来,来到桌边,将下药的酒拿 到窗

前,倒到花坛内,又从地上的酒坛中倒入新酒喝了起来。桌上还有给新人的 一些酒菜,

其中就有一头烤的金黄的乳猪,黄鼠拿起来啃了起来。一会吃饱喝足,发现 小秋睡得

有些歪斜了,很快就要倒下,于是抱起小秋放到了床里云烨的旁边。手上还 有吃乳猪

是留下的油和胶质,这时也不擦了,直接将手指插入辛月隆起的逼里搅动起 来,辛月

又开始分泌大量的淫液,黄鼠就这样洗干净了一只手。黄鼠躺在辛月和小秋 中间,看

了看小秋,其实小秋长得也还不错,只是发育的比较晚,还没有长成。黄鼠 直接拔下

小秋的裤子,蛮横的打开小秋的双腿,将手放在小秋光洁的,没有一丝毛发 的阴户上,

小秋的小阴唇比较长,突出在大阴唇之上,黄鼠直接将手指塞入小秋阴户的 缝隙内,

揉弄了起来,不一会,小秋的逼里就开始流淌清澈的泉水了,黄鼠就将另一 只手上的

污渍都洗在小秋的阴户上了。黄鼠休息了一会,看着旁边可人的辛月,鸡巴 又挺了起

来,翻身而起,将阳具又插入了辛月肿胀的阴户里,又把旁边小秋拽了过了, 抠起了

小秋的阴户。另一只手的手指依然插入了辛月的菊花里,一起抽动起来。辛 月的小脸

立即潮红起来,嘴里也发出了诱人的呻吟。一边的小秋被黄鼠揪起了小阴唇, 刺激之

下阴蒂也鼓了出来。黄鼠一见,便用手指弹起了小秋的阴蒂来,弄的小秋颤 抖不已,

淫水像决堤一样流了出来,不一会就高潮了,弄得小屁股潮湿一片。黄鼠用 手指慢慢

的插入小秋的阴道里,很快的触碰到了那片薄膜。稍一用力,手指便将薄膜 戳破,进

入了小秋的处女阴道里。小秋痛苦的呻吟了两下,小手紧紧的握起,眉头都 皱了起来。

黄鼠不管不顾的继续抠弄着,由一根手指,加到两根。随着抽动,小秋也慢 慢平复下

来张开双腿,用光洁的小逼迎合着黄鼠污秽的手指。黄鼠的鸡巴在辛月的阴 道里纵横

驰骋,辛月也很快的迎来了高潮,阴道不停的挤压着黄鼠阳具,并从子宫里 喷出道道

水流从阴户中冲出,打在黄鼠的小腹上,菊花也不断的咬着黄鼠的手指。黄 鼠将鸡巴

从辛月的逼里拔了出来,顺势插入了小秋的阴户里,使劲的抽插起来,将辛 月菊花里

的手指抽出,将三个手指塞进了辛月的肥逼里抠弄起来。一时间,弄得辛月 和小秋身

体巨震,很快小秋的小阴户被黄鼠干的肿胀起来,两片小阴唇向两边分开, 记性蝴蝶

的翅膀一样紧紧的贴着雪白的大阴唇,尿道口暴露在空气中,口上仿佛还在 慢慢的渗

着尿液,随着黄鼠的抽插被带入阴道里,又随着淫水流了出来。另一边,辛 月的双腿

大开,黄鼠的手指拔出能看到辛月的阴道被弄的合不拢,有一个小洞还在流 着淫液,

黄鼠拿起旁边吃剩的烤乳猪的一个前腿,塞进辛月的阴道里插了起来,使辛 月流出的

淫水都变成了乳猪的味道。黄鼠将乳猪腿深深插在辛月的阴道里不在抽动, 将小秋的

双腿分开几乎成了一条直线,小秋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将小秋上身的衣服推 了上去,

露出小秋盈盈一握的小椒乳,乳头都找不到,然后用手使劲的揉捏,一点也 没有怜惜。

身下不停的向小秋阴道深处插去,但始终无法进入小秋的子宫内。于是黄鼠 便将小秋

的屁股抬起,猛一用力,插入的小秋的宫颈内,小秋痛的浑身颤抖,两手无 意识的挥

舞着,仿佛想推开黄鼠一般。黄鼠哪里管这个,身下继续有力的干着小秋, 并将小秋

的两个椒乳弄的一片青紫,小秋的逼里也流出了大量的淫液,顺着屁股滴到 了床上。

终于黄鼠又在小秋稚嫩的阴道里洒下了肮脏的种子,黄鼠没有拔出阳具,而 是在稍微

软化一点后在小秋的子宫里撒了一泡尿,小秋的子宫被热热的尿液一冲,又 高潮起来,

逼里不停的紧缩,到让黄鼠又硬了起来。

黄鼠拔出阳具,抵在辛月的屁眼上,慢慢的用力。之间菊花慢慢的向内凹陷, 终

于承受不住让黄鼠的鸡巴进入了一点,肛门被撑的很大,使旁边的皮肤都透 明起来。

黄鼠从旁边小秋的阴户里掏了一把,弄来很多的淫水涂在鸡巴上,再次向内 挤压,终

于慢慢的全根而入。这是再看辛月,侧躺在床上,一条腿被黄鼠高举,一条 腿放在床

上,前面饱满的阴户里夹着一条烤乳猪的前腿,猪蹄还露在外面,阴户大开, 被干的

一塌糊涂。身后的菊花里插着黄鼠的阳具,周围的皮肤被干的进进出出,一 圈白沫留

在菊花的周围,黄鼠另一只手臂绕过辛月的身子抓着一个布满红印的乳房。

黄鼠在辛月的身后不断的干着,左手将辛月的奶子都捏的变了形状,还会用 两指

捏住小小的奶头使劲的揉搓,使辛月的左乳红肿了起来,明显比右乳要大了 些。黄鼠

在辛月的直肠里抽插了近半个时辰终于发射了,给辛月留下了腥臭的精液。 拔出阳具

后,辛月的屁眼完全无法合拢,留下一个两指宽的洞在慢慢闭合,依稀可见 辛月红色

的肠道和黄鼠留下的白色的精液。黄鼠捏开辛月的小嘴,将软下的阳具在辛 月的嘴里

清洗干净。又将床上简单收拾了一下,将云烨的衣服脱光,从小秋的阴户里 掏出一把

混合精液的淫液随手抹在云烨的下身。然后将辛月逼里的前腿取出,再将她 放入云烨

的怀里,小秋则放在云烨的另一边。

收拾好之后,黄鼠啃着从辛月阴道里拔出的乳猪前腿,一走三晃的离开了这 对新

人的小院。

早晨,云烨起来发现,自己好像把辛月和小秋都给干了,但之前没有打算收 了小

秋啊,但面对这种情况自己肯定要负起责任的,还是收了做妾吧。辛月醒来 后觉得全

身疼痛不已,于是抱怨云烨太过粗鲁,云烨只好哄着。起身去给奶奶请安时 后在饭桌

上,小丫好奇的问辛月,嫂子,你身上怎么有烤乳猪的味道,你偷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