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宿舍里抢救被下药的女友
宿舍里抢救被下药的女友

宿舍里抢救被下药的女友

几周后,我们彼此的本月的生活费都汇到了我们的卡里,这使我们又成为了有钱一族,我和玲玲在一个周末出去浪漫一下,我们选择了一家烤肉店,这个饭店是玲玲班里的一个女同学介绍的,据她说这里的韩式烤肉很正宗,所以我们准备来尝试一下。烤肉店里虽然开着空调,但是炭火释放出来的温度还是让人汗流浃背,好在我们都穿的不多,玲玲依旧穿着她喜爱的连衣短裙,我穿着短裤和T恤。

还别说,这里的烤肉味道真是很正宗,喝了几杯冰啤酒后,酷热难耐的感觉也基本散去了,我和玲玲旁若无人的聊天、嬉笑着,就在我们正酒足饭饱、准备埋单走人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叫道:「玲玲,真的是你呀!!!」

我们寻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打扮入时,画着浓妆的女孩,玲玲也高兴的叫道:「丽丽,怎么你也来了!!」

玲玲赶紧让那个叫丽丽的女孩坐到自己身边,并且给我介绍,原来这就是那个介绍她这家饭店的女同学,她也和几个朋友来这里吃饭了,两人在热火朝天的聊着,我自己则无聊的坐在一旁,看到她们几句话也说不完,我就先去了趟洗手间。我从洗手间回来后,发现我和玲玲的桌子已经没人了,正在我准备寻找的时候,听到饭店大厅的另一端有人叫我:「小波,在这边!!」原来玲玲被她同学拉到那边去认识几个朋友,无奈我也只能跟着去一起坐坐。

那个丽丽一一的给我介绍着:「王哥、胖子、大头……」我虽然一一的和他们握手,但我却发现这几个人实在不像什么善类,像社会的混混,这几个人见到来了美女绝对不能放过,拉着我们又要了几瓶酒。玲玲虽然和那个叫丽丽的女孩关系不错,但很明显她们不是一类人,所以玲玲和这几个社会上的朋友也只是表面上的客气,而并没有和他们喝酒。

丽丽他们其实也基本吃完了,正准备走,可是看到玲玲后,那几个小子眼睛却在放光,很显然是在打玲玲的点子。他们看到玲玲坐在那里不吃也不喝,他们也没有办法,就在我们准备走的时候,丽丽提议大家一起去唱歌,由于是丽丽的建议,玲玲实在无法反驳,只能拉着我一起去。

玲玲她们是音乐系的,唱起歌来自然很好听,但是唱了几首后,嗓子有点干,我正准备出去买水的时候,那个叫大头的端着两杯鲜榨果汁回来了,放在玲玲和丽丽的面前,说:「两位美女不能喝酒要,要保持状态好多给我们唱好听的歌呀!!」

玲玲当时很感动,一再表示感谢;我也对我之前的观点有些后悔了,毕竟和对方接触还浅,怎么能对人家有偏见呢……

可是玲玲刚喝完没多久就出现了一些不对头的表现,比如唱歌异常的兴奋、脸很红,而这种表现也出现在了丽丽的身上,而丽丽则疯狂的和那几个朋友在闹。

玲玲起身准备去洗手间,可是就在站起来的刹那险些摔倒,我赶紧上去扶着玲玲,准备陪他去。坐在沙发上的王哥给身边的胖子使了一个眼色,胖子赶紧过来一起扶着玲玲,对我们说:「怎么了,要去洗手间吗?一起去吧……」

在从包房往洗手间去的路上,我心里在嘀咕:「玲玲平时的酒量还可以呀,今天和我也没喝多少,怎么会醉呢?」

正在心里怀疑的时候,看到胖子扶着玲玲的手垫在了玲玲的胸上,而玲玲却似乎还是晕晕乎乎,被我俩驾着往洗手间走去,就在这时,我脑中突然闪过刚才王哥给胖子使的那个眼神和大头端果汁进来时的表情,「坏了,果汁里该是被下药了!!」虽然我没有用过这种药,但我听老三和我提起过,使用后的表现和玲玲她俩基本相同,这可怎么办……

其实我是准备让玲玲来洗手间洗把脸,清醒一下,但胖子却执意说玲玲想上厕所,并且一再问玲玲:「你是不是想小便?你是不是想小便?」

而玲玲似乎也没有什么意识,只是答应着。

就在我表示我自己可以扶着玲玲方便时,胖子却表示我自己扶不住,并坚持要和我一起扶着玲玲,玲玲迷迷糊糊的也答应了,而我看到胖子凶恶的眼神实在不敢说出什么。

洗手间有两个单间,是男女共用的,我们进去时靠门的单间有人,只好驾着玲玲去里面的单间。把玲玲扶进里面的单间后,我表示这是坐便,可以让玲玲自己在这里方便,我们出去,但胖子却说:「这里的坐便怎么能用,这里什么人都来上厕所,你知道哪个是小姐,哪个有传染病……」

胖子的话也不无道理,但就在我想该怎么办的时候,胖子却松开了扶着玲玲的手,对我说道:「你扶着……」

我怕玲玲摔倒,赶紧用双手架住玲玲,看着胖子想要干什么。只见胖子弯下腰,伸手掀起玲玲的裙子,伸手去拉她的内裤。

「你要干什么……」我怯生生的问着,「当然是给她脱内裤了,难道要尿裤子不成!!」胖子瞪起眼睛冲我说道。

也对,如果不脱掉内裤确实就会尿裤子,但是这种工作也应该是我做呀,但是胖子没有给我任何机会,几下子把玲玲的内裤拉了下来,把她的双腿分开,让玲玲分着腿站到坐便上面,玲玲就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开始淅淅沥沥的排尿。

女友的下体确实很美,我也并不介意别人看到,同时我还会因为别人羡慕的眼光而感到自豪,但是胖子的这种方式却让我感到不舒服,尤其是丽丽的那几个朋友,完全一副社会流氓的做派,甚至让我们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而担心。玲玲很快尿完了,胖子用玲玲的内裤在玲玲下身简单擦了几下,擦完顺手把玲玲的内裤扔进了纸篓,转身就要和我架着玲玲回包房。

「该怎么办?难道我就要这样把玲玲又送回虎口吗?」我的大脑里突然想出一个点子,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笑嘻嘻的对胖子说:「哥们,别白来,我马子方便完该咱俩方便一下了,你扶着我马子在外面等我一下……」说完我把玲玲交到胖子手里,拉开裤子准备方便。胖子自然乐得和玲玲独处,他扶着玲玲出去了。

我方便完后推开门一看,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胖子还真不客气,一手架着玲玲的胳膊,另一只手伸到玲玲的裙子底下在那抠弄着,看到我出来了,笑嘻嘻对我说:「这么快……」

「你他妈的,可不是嫌老子快,你恨不得老子一个小时不出来!」我心里这么想,但是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笑嘻嘻的对胖子说:「你去吧,我在门口等你!」

我等胖子进到里面开始方便时,我扶着玲玲往外走去,到走廊里我左右张望一下没有他们一起的人,才抱起玲玲快速的往门口跑去,这时候已经不能顾及别人怎么样了,先脱离险境在说吧。我抱着玲玲冲到门口,门前有待客的出租车,门口的保安帮我打开车门,我抱着玲玲冲进了车内,冲着司机喊道:「XX大学,快……」

终于逃出这几个人的魔掌,出租车在路上飞驰着,这时身边的玲玲药力开始发作了,玲玲的脸已经十分的红了她仿佛失去了意识,双手在空中胡乱的抓着,两条腿一分一合的来回动作着,口中含含糊糊的叫道:「好热……快……好热……好痒……」

我心里很紧张,不知道他们到底给玲玲吃的的什么药,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一只手安慰着玲玲,另一只手掏出手机给老三打了个电话,问问究竟该怎么办,不出我所料,老三确实见过这种情况,并且建议我快些回来,至少大家都能帮上忙,我也告诉他们寝室的窗户别关,我准备把玲玲从寝室的窗户运进去。

挂断电话后,我发现玲玲意识已经模糊了,她拉着我的手在胸前来回的蹭着,两条腿大大的张开着,刚才胖子把她的内裤扔进纸篓,玲玲现在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并且扭动着身体不断的呻吟着:「好热……好痒……」

出租车司机这时不断通过后视镜在往后看着,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双手抱着玲玲不断的安慰:「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

出租车很快的开到了学校门口,我付过车钱后把玲玲抱下车,在出租车自己的帮助下把玲玲背到后背上便往寝室跑去。由于时间不是很晚,校园的路上还有一些回寝或打水的同学,当我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都纷纷的回过头看着我们,看到他们的动作和目光我才想起来:玲玲没有穿内裤,我背着她里面不是全走光了。好在玲玲的脸伏在我的后背上,外人看不到她的相貌,不然可丢人了。

我到寝室窗口的时候,兄弟们已经在那等我一会了,老四把玲玲从窗口接进去后扶着她坐到椅子上,我则自己从寝室大门走进去了。进到寝室后,玲玲还在继续药物发作后的混乱中,双手胡乱的抓着,两条腿也不断的一分一合,口中嘟哝着谁都听不懂的话。

「怎么办……」我问老三。

「小玲的状态和我上次见那个女孩的一样……」老三果然见过这种场面,老三接着回头冲着老二说:「二哥,先把矿泉水拿来,给她喝下去,把胃中的药稀释掉……」老二赶紧拿过来几瓶我们留在寝室的矿泉水,拧开瓶盖,递给我,我一边扶着玲玲的嘴往里灌,一边继续看着老三。

「接下来就要……」老三说到这里停住了,好像在顾虑什么,「快说呀老三,要怎么办呀!!」我有些急了,冲着老三喊道。

「大哥,接下来要用湿毛巾给她擦遍全身,这样能帮助排出的汗液快速挥发,有助于新陈代谢……」老三说完低下了头。

我终于明白老三为什么吞吞吐吐的了,「你确定这个方式有效?」我看着老三的眼睛,问他道。

「是的,上次我们一起出去玩,有个女孩就在迪厅被人下药了,一个学医的朋友我们一起把那个女孩给救过来了……」老三想了半天像终于鼓足勇气似的说道:「大哥,要抢救就要快,不然药物会对小玲的脏器造成损害的……」

我看着玲玲昏迷着的样子,终于狠下了心,对着他们说道:「咱们一起把小玲抬到床上,老四你负责接水,把咱们几个的盆都接上清水;老三,你上老四的床,和我一起给小玲擦身子;老二,你在下面负责洗毛巾。」说完我便爬上了床,老三和老二把玲玲抬上了我的床,老四扶着去打水了……

我的床和老四的床中间有一个矮矮的床帮,我们把被子铺在上面便没有什么感觉了,我和老三把玲玲放在了两床中间,脱去了玲玲的裙子,果然像老三所说的,玲玲的全身都红了,乳房感觉感觉似乎比平时大了一些,平日里浅粉色的乳头也变成了鲜红色的。我们几个都负责各自的职责,彼此忙碌着。

我负责一边喂着玲玲喝水一边擦拭她的上半身,老三负责擦拭腰部以下,老二不断的清洗着我和老三递给他的毛巾,并且把清洗后的手巾递给我们,老四责负责换水和把门。大概忙了半个多小时,玲玲逐渐的平静了下来,她的呼吸没有那么急促了,身体的潮红也退下了很多,大家这才松了口气把动作的速度减缓了下来。

老四刚刚打回一盆清水,他锁上门后走了过来,踩在梯子上问我们:「怎么样了……」

我一边擦拭着玲玲的脸庞,一边回答着老四:「好多了,多亏你们了,刚才我都蒙了……」我一抬头,看到了老三这时正在给玲玲擦第四遍,他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玲玲分开的大腿根部。一时间我心中就像打翻了五味瓶,简直不知道是什么味道,虽说上次在他们面前也曾经走光过,但我一直都是装作不知道,没想到这次却是大家这样公然面对这一问题。

老三看到我的眼神,忙缩回了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老四停在旁边也十分尴尬,不管怎么说,大家也都是在帮我和玲玲,大家也都是好心,我不能这样对待兄弟。想到这我赶紧打圆场的说道:「今天的事情多谢哥几个了……」停了停又对老三说:「老三,是不是有红的地方还需要在擦几遍……」

「唔……是呀,我基本都擦的差不多了,大哥……」老三吞吞吐吐说着。

「小玲平时阴唇没有那么红的,你在帮她擦擦……」老三听了我的话抬头质疑的看着我,「呵呵,没事,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再说咱们这样也是在帮她吗……」我为了让大家心里别有负担,劝慰大家的说。

老三犹豫了一下,随后拿起手巾认认真真的擦起玲玲的阴唇,刚刚由于匆忙,吧我们四个的盆和手巾都用上了,老三现在用的手巾应该是老四的,老四就在旁边看着,真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情。过了一阵老四突然说了一句:「大哥,玲玲好美呀……」

确实,玲玲的长相并算不上倾国倾城,不过皮肤很白,气质很好,身材尤其完美,让我十分痴迷,欲罢不能。我接着老四的话说道:「我看是很美,老三,你看的女孩子多,你认为呢?」

老三尴尬的回答到:「确实很美,大哥……」顿了顿又说道:「我是说真的,大哥,我见过那么多女孩子,不乏长的漂亮的,但身材却没有那么完美,小玲无论身材比例、皮肤还有那些隐秘部位,都是那么的美……」老三喃喃的说着,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话有些多了,又低下头仔细的擦拭着玲玲的身体,不在说话了。

那天我们一直忙到半夜,大家才各自回到床上睡了,第二天一早我感到有人推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原来是玲玲醒了,她一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的问我:「小波,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说到这玲玲突然发现自己身上是一丝不挂的,又紧张的看了看四周,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把昨天的情况讲述给了玲玲,玲玲也意识到了危险,吓得够呛,问我:「那丽丽呢?」

「我能把你救出来就不错了,哪里还管得了她,再说那都是她的朋友。」

「那昨天我的身体都被看光了?」玲玲红着脸问我

「昨天为了救你哪还顾及那么多了,你不知道昨天你多危险……」玲玲打断了我的话,对我说:「小波,我的头有些乱,我不想见到他们几个,一会我从窗户出去,这几天先不见面了……」说完玲玲便穿上了裙子,从窗户走了。

那次事件过后,玲玲过了将近一周才我和的兄弟几个见面,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以往的关系,甚至我感觉到关系比以前还要更亲密,彼此间的隔阂小了,在一起也随便了很多,甚至有时还开些成人的玩笑,有时还在一起打打闹闹,玲玲在他们面前也更加随便,我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反正只要我们真心相爱一切都好。

后来在玲玲的嘴里听到了丽丽的消息,那天之后她旷了几天的课,等再次回到学校的时候,整个人都变了很多,不再和任何人说话,玲玲尝试着和她沟通几次她也并不理睬,几个月后,丽丽怀孕了,而且是宫外孕,幸亏抢救及时才没有生命危险,丽丽回家修养了很久后办理了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