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啊!迷失的乐园】【远离伊甸园】
远离伊甸园
 

  字数:100957字
下载次数: 38



 



                 壹
 
  在加藤心中,爱跟性是以什么方式区别的?他有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 

            第一话野兽加藤雅臣登场
 
  [ 住手!我是男人!] 从一个钟头只开一辆的巴士上下来,穿过白桦树林, 就看到一栋石造建筑耸立在前方的坡顶上。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好象在哪里见过。 
  对了,很久以前看过的英国电中的景象。
 
  私立天王寺学院邻接着B县的高级别墅区,是拥有优良传统的住校制男校。 
  据说是一位深爱这块土地的英国牧师,想念海的彼岸的故乡母校而建造的。 在战前是一所专收名门子弟的贵族学校,现在仍然是县内数一数二的名校。 
  今年开始,我成了天王寺学院的教师。因找工作时晚了一步,民间企业全都 没空缺了。由于经济不景气,连教师甄试的竞赛率也提高了将进二十倍。然而, 我竟然被县内颇具规模的名校录用了。
 
  『芹泽虽然没有企图心,但运气一向很好,连学分也差一点不够,却总是可 以平安过关。』找不到工作的藤崎无限感慨地说。可是,虽是名校,却是地处偏 僻的山区的男校,而且又兼作舍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运气好,心中有点不 安。
 
  ——算了,总有办法的。
 
  我仰望天空,企图消弥心中的不安。三月的天空澄澈明亮,让我觉得心情舒 畅了些。天王寺学院的大门就在眼前。
 
  宿舍比我想象中的漂亮多了。一走进玄关就有广阔的大厅,玄关和走廊都扫 得干干净净的。经过漫长的岁月琢磨,木质的走廊带着琥珀般的光泽。墙壁也仿 佛纔刚刚粉刷过一般白净。原以为男生宿舍应该是又脏又乱的,着实让我大吃一 惊。
 
  一个学生突然出现在茫然地站在大厅中的我面前。白皙而略带神经质的脸孔 和圆形的眼镜很搭调,是个相当漂亮的男孩子。
 
  『……您是芹泽老师吧?我是宿舍长桩本清一郎,请多指教。』从他优雅的 举止隐约可见不同凡响的生活教养。
 
  『彼此彼此,请多指教。』第一次被称为老师,心中忐忑不安。
 
  『时间紧迫,请随我来。』桩本开始用像旅行社导游一样的口吻说道。 
  早上六点起床,一年级打扫宿舍,二年级准备早餐,三年级七点起床,全体 师生一起用餐,做完八点的礼拜之后就开始上课。
 
  『芹泽老师只要负责早晚点名就可以了。宿舍内的问题都由身为宿舍长的我 和委员会指挥。』『可是你们都未成年呵,怎么负起责任?』我惊愕地问道,桩 本却轻轻地笑了。
 
  『天王寺学院创校几十年以来多采用这种方式,从没有发生过问题。』他充 满威严地说道,真不愧是名校的精英。
 
  桩本所率领的『宿舍委员会』包括宿舍长在内共五个人。立领上闪着光芒的 金质徽章散发出一股威严的气息。桩本说得没错,委员会的权力非常大。只要比 规定的时间晚一分钟就会受到『制裁』。桩本从不自己动手,而是由支持下桩本 的委员成员,按照他的指示掌掴学生的脸颊。委员会的人当然个个都是秀才,也 不乏美男子,但是桩本那端整伶俐得看似冷酷的长相却格外显眼。
 
  桩本每天晚上会在固定的时间要人送红茶给他,负责着个工作的是副宿舍长 川原。他沉默寡言,是头脑聪明却太过神经质的桩本的死忠拥护者。
 
  天王寺学院的建地大得可怕。有可以同时举行三场棒球赛的大操场、回力球 球场、,足球场。光是要维持管理这么大的建地、校舍和设备,想必就要花不少 钱了。
 
  获得良好管理的不只是环境,还有不亚于补习班的慎密考试课程。无怪乎天 王寺的升学率会那么高。
 
  早上的礼拜仪式相当壮观。全校学生按照宿舍委员会的指示,在教堂集合。 
  教堂里有在晨光中闪耀的彩绘玻璃,以及牧师沈稳的声音。
 
  这种情形已经持续几十年了啊?听之二牧师的声音,我突然有一种失去时间 感的错觉。在天王寺,时间是静止的,被管理的少年们仿佛已经在此过了七十年 以上了。看到这些穿着从大正时代以来就没什么改变,代表禁欲的立领制服的学 生,很难让人相信现在是平成时代。
 
  好不容易习惯了天王寺的生活,四月中旬的某一天,桩本来到舍监房。 
  『……芹泽老师,今天会有一名学生住进宿舍,请您注意。』纤细的手指头 将眼镜往上一抬。桩本随时随地都穿着好象全新的白色衬衫。
 
  『「今天」是什么意思?』新学期已经开始两个星期了,怎么还会有新生? 
  桩本简短地冷冷回答道:『是转学生,编进一年E班。』事情太过突然了, 我是E班的导师,却没有接到任何消息。
 
  『一年级就转学太奇怪了,是什么原因?』『——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请您 务必要确实点名。』桩本行了一个礼就要离去,我赶忙问他。
 
  『他叫什么名字?』『……啊?』桩本原本皱着眉头。
 
  『告诉我转学生叫什么名字?』桩本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回答道:『——好 象是加藤雅臣。』当天傍晚,校门旁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我若无其事地从 舍监房的窗边瞄了瞄,只见一个高大的穿西装的男人下了车,打开后坐的门。 
  下车的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穿着皱皱的白衬衫和膝盖穿洞的牛仔裤。他不 耐似地将长长的浏海往上一拢,露出散发出坚强意志的眉毛和鼻梁,而那对细长 的眼睛让人印象深刻。他有一张轮廓深刻的脸庞和修长的身材。由于打扮随便, 更凸显了他的端正容貌。
 
  好显眼的男人。由于这里是男校,他照样引人注目。
 
  我立刻就知道他就是叫加藤雅臣的转学生。天王寺的学生不到五百人,这样 显眼的人我不可能会忽略。
 
  『……真是的,那个死老爹在想什么!』走廊上响起一阵谩骂声。
 
  『少爷,请不要老是说这些任性的话。』之后是一阵沉默。
 
  『高桥,你真是啰嗦耶!老是对老爹言听计从。』『这里可是社长费了横多 心思纔找到的。』『叫你少啰嗦!小心我一脚把你踢翻!』声音越来越近,门随 即被粗暴地打开了。
 
  『喂,有没有人在?』好个高大额定男人,一定超过一八0公分了。细长而 敏锐的眼睛和长长的眉毛从浏海底下露了出来,再配上端整的容貌令人更为心惊。 
  看到他眼睛的瞬间,我不禁打了个寒噤,我出于本能地感到害怕,这个男人 绝非等闲之辈。
 
  『喂,你听到没有?』被他一喝,我顿时清醒了过来。
 
  『……我是舍监芹泽。』加藤扫兴地俯视着我。
 
  『你吗?』『是的。』『哼,几年级?』『……我是老师。』
 
             加藤惊愕地看着我
 
  『你是老师?好小哦!』我的个子确实不高,可是哪有人对初见面的人讲这 种话?我还来不及反应,将加藤带到这里来的叫高桥的男人插嘴道:『以后要麻 烦您照顾,请多费心。』『高桥!你可别擅自决定!』好骇人的态势。
 
  『行李应该昨天就寄到了。我回去了,请少爷多保重。』『——别开玩笑了!』 加藤敲着墙壁恨恨地骂着。被加藤的魄力给吓得说不出话来的我,完全不知道该 怎么办。
 
  我产生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安,心中有一种大祸将至的预感。
 
  『……把加藤叫来!』走廊上传来桩本严厉的声音。我急忙系上领带走出舍 监房。一丝不苟的桩本正在叱骂着学生们,这种景象虽然出现过好几次,却依然 让人感到心惊。
 
  『同房的是谁……?』一个看起来很懦弱的小个子学生,战战兢兢地举去手。 
  『加藤呢?』『对不起,我已经跟他将过好几次了……』『不用辩解!请立 刻去把他带来!』等了又等,始终不见柏崎回来的桩本咋着舌,抬起下巴催促川 原。
 
  『——川原。』川原点点头,走向加藤的房间,可是等了五分钟之后仍不见 他回来。
 
  桩本瞪着手表,终于忍不住似的说道『芹泽老师请您开始点名。』桩本离开 之后,我一如往常的开始点名。结束点名之后,还是没有人回来。
 
  ——发生什么事了?
 
  我突然产生一股不安。怎么说我都是宿舍的负责人。尽管有宿舍长,我总不 能把事情都丢给学生管。
 
  『各位先行解散后自己房里。』我怀着不安的心情来到加藤的房间前面。手 一搭上门,就听到桩本严厉的声音。
 
  『你好象并不了解自己的立场。』我悄悄地打开门往里面一看,盖着棉被的 加藤和围在他四周的桩本他们印入眼帘。
 
  『……吵死人了。让我睡觉嘛!』
 
          加藤散漫的态度让桩本僵起了脸
 
  『把加藤带到处分室去,中午请不要让他出来,我会去向校长报告。』桩本 冷冷地说完就离开了房间,因为做礼拜的时间快到了。委员会的其它成员跟在桩 本后面。同房的柏崎一脸困惑地看着我。
 
  『……芹泽老师,加藤就麻烦你了。』『麻烦我?』『对不起!』柏崎泫然 欲泣地说道,逃也似地抛出了房间。加藤好象很庆幸桩本不见了,发出平顺的呼 声。
 
  『……喂,加藤。』我只好抓住他的肩用力摇着他。没有反应,我试着掀开 他的棉被,顿时大吃一惊——他是全裸的!甚至连内裤也没穿。修长的手脚、结 实的肌肉也让同样身为男人的我不知该往目光望哪里放。
 
  『……干什么啦!』加藤很自然的拉起棉被,他的力道惊人,这么一拉,害 得我整个人都趴到他身上去了。
 
  还来不及惊讶,就被他抱个满怀。他把我当成棉被了?
 
  『喂,等一下啊!』『……不是叫你别吵吗?再闹小心我强暴你!』加藤的 话实让我大吃一惊。
 
  『别开玩笑了!我是男人耶!』我惊讶地拍拍他的肩膀,没想到被他抱得更 紧。在加藤睁开眼睛之前,我只能像误中陷阱的动物一样试着去抵抗。
 
  但完全清醒后的加藤似乎很不高兴,好象不记得是他把我拉过来的,还喃喃 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我要说的话!』加藤撩是睡乱了的头 发,不悦地大吼。
 
  『好累啊,几点了?』时钟已经超过六点五十分了。
 
  『还不到七点嘛!……我要睡觉。』加藤再度倒向床上。
 
  『喂,七点开始做礼拜耶!』『礼拜?』听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
 
  『你总该听过入境随俗这句话吧?遵守这边的规定……』我觉得这些话很像 『老师』该说的话。
 
  『拜神明干什么?』其实我也信神明,不要说做礼拜,我连扫墓都难得去, 可是不去做礼拜是不行的,这是这边的规矩。
 
  『总之你先起床啦!这样你会有麻烦的。』『少啰嗦!不要像个女人似地唠 叨个没完。小心我强暴你哦!』强暴是这个家伙的口头禅吗?瞬间体内窜过一股 寒意。
 
  『你赶快做准备,我先走了。』我受不了了,赶忙离开房间。他再怎么高大, 毕竟只是个高中生,我在怕什么?我可是老师耶!怎么能让一个小我七岁的学生 看扁呢?
 
  第四堂刻的钟声响了,我打开教室门准备上课。回头一看,看到了加藤。他 没有穿制服,只穿着一件皱巴巴的T恤,披着领子外翻的外套,而且还两手空空。 
  明明是同样的衣服,他穿起来怎么看都不像是天王寺学院的制服。学生们都 一脸惶惑。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整个校园了。
 
  『我坐哪里都可以吧?』加藤问我。我只好要他去坐最后面空着的位置。加 藤也不在意受到注目,大剌剌地坐下来。
 
  空着手来上课的加藤焦躁的抖着腿,不到五分钟,马上就趴在桌上睡了。 
  下课钟终于响了,我松了一口气正想走出教室,突然有人叫住我。
 
  『喂,今天早上抱歉了,你叫什么名字?』『……芹泽。』『哦,是小芹啊?』 加藤毫不在意地说道。见他如此没分寸,我不禁火了。竟然叫身为教师的我『小 芹』……
 
  『你的声音好象摇篮曲,真好听。』擦身而过时,加藤在我耳边说道。 
  我大吃一惊回头一看,见他一脸得意的笑容。
 
  「课不是上完了吗?去吃饭吧?『时机好得让我没有反驳的余地,血直往脸 上冲。我觉得自己被设计了。
 
  加藤太过显眼了。只要高大的加藤一走近,恐惶的人群立刻就分开一条路。 
  加藤则理所当然似地连我的午餐都一块取来,还占住了窗边的位置。
 
  『快吃吧!会冷掉的。』说完他就狼吞虎咽地吃将起来,好象享受着山珍海 味一样。我常常被他的吃相给惊呆了。我的视线瞬间和因为吃得太猛而把蕃茄掉 在桌上的加藤对望,我不知所措地移开视线,结果他又掉了饭粒,吃相简直就想 个小孩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他是那么大胆、旁若无人、没有常识、强势、 任性。他到底是怎么被教养的啊?
 
  『啰嗦!快冷掉了,快吃啦!』时而会撒落饭菜却又吃得专心的加藤瞪着呆 捧着饭碗的我。被他这么一吼,我不由得缩成一团,可是又想起自己是老师,遂 又正襟危坐重新面对加藤。
 
  『团体生活中有你这样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存在的话,根本就没办法成立。』 加藤不理我,仍然扒他的饭。
 
  『你不吃就给我。』他突然把筷子伸向我盘子,抢走了我的炸鸡。
 
  『加藤!』『少啰嗦!吃饭的时候就要专心,否则怎么有心情吃?』他是的 也有道理,我决定先把快冷掉的饭吃了。加藤三两下就吃完了,对仍在吃的我说 道:『小芹,你有香烟吗?』我差点把味增汤给喷出来。
 
  『我怎么可能会有?』『你不抽吗?自动贩卖机在哪里?』加藤举头看着四 周,我放下餐具对加藤说:『……没有自动贩卖机。』『为什么?』加藤支着下 巴斜眼看着我。
 
  『这里是高中。』『那又怎么样?』加藤不耐地皱起眉头。
 
  『法律禁止未成年人抽烟喝酒,被看到会被警告的。』加藤一听不屑的笑着。 
  『真无聊。没有酒、没有烟也没有女人,只是念书,积了一阵子就自己打手 枪?别开玩笑了。』他这个耸人听闻的言论,顿时让四周鸦雀无声,大家一起投 过来怯生生的视线。
 
  『小芹也真行,你没有积很多吗?』加藤毫不忌讳地说道,顿时让我全身瑟 缩。
 
  正当我想告诉他,吃饭的时候不要提这种事时……
 
  『——加藤。』桩本的声音响起,宿舍委员会的人也在。
 
  『我不下令把他关进处分室的吗?』川原缩起脖子。
 
  『对不起!』桩本轻轻咋舌,往高大的川原脸上就是一巴掌。
 
  『……领子和衬衫是怎么回事?这个样子还配当天王寺的学生吗?』加藤一 脸不在乎地听着桩本的训斥,然后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吵死人了。』短 短的一句话却足以让桩本畏缩了。
 
  『阳萎的男人竟然像个女人一样呱呱叫个不停。你是不是闷太久了?』瞬间, 桩本俊美的脸上掠过羞耻的色彩,随即又变成愤怒的颜色。加藤挑衅似地笑着说: 『或者,你让这些家伙轮流帮你吸?』所有的委员会成员顿时脸色大变。 
  『像你这样的野蛮人不适合天王寺。我会跟理事会提出报告,视情况给你严 重的处分。』加藤仍然笑着听桩本的恐吓。
 
  『那真是多谢了,我又不是自愿到这种深山了的无聊学校来的。』『……你 最好记住自己说过这句话。』瞬间,我甚至觉得桩本和加藤的事线对撞在一起, 迸出火花。
 
  愤怒的桩本和委员会的成员离开餐厅,一定是去找校长谈判了。
 
  天王寺很重视学生的自主性和自治精神,所以除非情况特殊,否则校方是不 会干预的。这是校方默许的规则。可是——被叫到校长室的是加藤跟担任导师的 我,还有桩本。加藤事不关己似的,敞着腿坐在沙发上。
 
  『请校长尽快处分,如果不加惩戒,无法管教其它学生。』桩本用前所未有 的严峻语气质问校长。
 
  『可是桩本同学,加藤同学纔刚刚转过来,还不熟悉这边的规定,难道就不 能姑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这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问题,事关本校的 名誉。』我偷偷问翘着腿的加藤。
 
  『……你为什么转学?』『我跟在开学典礼当天主动来搭讪的女孩在教室里 玩3P游戏,结果被当场活逮。我只不过想让啰嗦的老师闭嘴,没想到他那么不 耐打,轻轻碰一下,肋骨就断了几根。』桩本铁青着脸,回头看着加藤。 
  『……你……?』『你不知道什么叫3P呀?就是三个人一起做!』加藤毫 不害臊的说,桩本的脸色为之一变。
 
  『……校长。』『啊,我说那个……』个性温和的校长似乎被桩本的气势镇 住了。加藤轻轻地打着呵欠,偷瞄着手表。我怀疑自己的眼睛。戴在加藤手上的 是……!
 
  『加藤,你的手表……』『来这里之前,我从那边偷里一个来。』『是… 
  …是仿的吧?『加藤笑了。
 
  『别傻了!现在哪儿还有人戴假表的?』加藤手上戴的是如假包换的劳力士。 
  而且是泡沫经济时代土财主纔戴得起得,在表面镶钻的纯金金表。
 
  『其实镀金也就够了,可是这是纯金的,好重。小芹,你戴什么表?要不要 跟我换?』跟纯金的劳力士相较之下,我所戴的金属手表简直就像小孩子的玩具。 
  『你不是当真吧?』『真的啊!劳力士很重,而且还得上发条,不然就会停 摆,太不方便了。』加藤喜孜孜的拉过我的手,卷起我的袖子。然后松掉自己的 手表戴在我手上。重的惊人的劳力士滑到我的手背上。
 
  『……好细。』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说我。
 
  『小芹,你骨架很细吧?这只手戴上劳立士恐怕会折断。』加藤比着他跟我 的手臂,打趣地说。
 
  『……芹泽老师!』桩本严肃的声音把被加藤牵着鼻子走的我唤回了现实。 
  『……我决不认同。』桩本愤愤地说到,离开了校长室。
 
  『……那家伙是不是生理期到了?』加藤的话让我失礼地笑了出来,顿时纔 想起自己的立场。
 
  『如果可以处分的话就试试看吧……哪,校长大人?』加藤笑着说,我愕然 地看着校长大人。
 
  『加藤同学,请你考虑一下我的立场。』出乎我意料之外,校长并没有斥责 加藤,只是叹着气说道。
 
  开学第二个星期后来的转学生、超乎常人的行为、似有隐情的校长。我越发 搞不懂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累。』一回到舍监房,我就叹了一口气。一早就被加藤牵着鼻子团 团转。一想到以后还得跟他耗就让我觉得胃疼。
 
  我洗过澡换上衣服。宿舍里只有学生用的大浴室,但是舍监房十叠左右的房 间却有简单的厨房和浴室。对单身者来说是太过优渥了。我从冰箱里拿出饮料坐 到床上。在学校里,连教师也不能喝酒、抽烟。
 
  我仰躺在床上,正出着神时,有人敲门了。
 
  『……芹泽老师。』是川原。我赶忙起身打开门。川原探头进来。
 
  『您知道加藤在哪里吗?』『他不在房间里吗?』川原点点头。
 
  『嗯,如果找到他,能不能麻烦您把他带到处分室去?』早上确实提到过这 件事。『处分室』听起来就不怎么顺耳。
 
  『处分室……?』『是废弃宿舍的房间,大概位置在后面吧?破坏规则的学 生都要关到里面去反省。』『宿舍委员会连这种事也管?』『请不用担心,这是 天王寺代代相传的自主统制。』川原说完就走了。毫不留情地甩川原耳光的桩本 的容貌又在我脑海里复苏。他把加藤叫到处分室想干什么?难不成想动用私刑? 
  不过他应该不会做这种事的。
 
  加藤再怎么厉害也受不了几个人动私刑吧?一想到敢叫大他七岁的老师小芹, 扬言再啰嗦就要强暴你的加藤被迫屈服,我就不禁倒吸一口气。他必须在天王寺 度过三年,就算再怎么粗暴,毕竟是为他好。虽然觉得他可怜,不过这也是他态 度蛮横的一种报应。
 
  加藤怎样跟我无关,但一想到能让哪个傲慢的加藤屈服,我就充满了好奇心。 
  于是,我决定到宿舍后面的处分室去瞧瞧。
 
  『处分室』是一栋让人想起大正时代的古老石造建筑。一般说来,没有使用 的建筑物都老旧的快,这里也不例外。我从点着灯的窗口往里面偷窥。
 
  里面是一间铺着地板的房间。桩本背对着我站着。
 
  『你给我节制一点!』桩本严峻的声音在石壁上回响着。
 
  『再反抗你就有苦有吃了。』加藤穿着制服,手脚被绑在椅子上。一想到将 加藤绑住的过程,我就觉得那些人真辛苦。是不是有人因而骨折了?
 
  『包茎还是童贞的你就别说大话了!』加藤虽然处于一对五的劣势,却一点 惧色也没有。
 
  『不要侮辱桩本学长!』川原对加藤施加『制裁』。
 
  『……我还怀疑那里飞来一只苍蝇呢!』加藤一动也不动。被他一瞪,川原 瞬间畏缩的后退了。
 
  桩本从制服口袋里拿出白色的绢质手套,套进手指,伸出手腕,理所当然似 的要川原帮他扣上手套的纽扣。从这不着痕迹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桩本和川原的主 从关系。桩本抬起加藤的下巴就用力一掴。
 
  『如果不想被退学就跪下来发誓对委员会效忠。』桩本几把抓住加藤的胸口。 
  『真无聊。』加藤在桩本脸上吐了口口水。
 
  川原脸色大变飞奔过来,用手帕帮桩本擦脸。桩本却粗暴地把手帕丢在地上。 
  『把那个拿来!』『……桩本学长。』川原抬头看着桩本发出畏怯的声音。 
  『快一点!』在桩本的催促下,川原垂着眼睛拿来一条骑马用的皮鞭。 
  『变成色情女王了?』桩本挥起的皮鞭重重的落在加藤的脸上。
 
  『最不疼的部位是脸,如果抽在身体上可会出现裂伤的。看你能忍到什么时 候?』桩本一边把玩着皮鞭一边轻轻地笑着。端整的脸像冰一样冷。
 
  『别开玩笑了,你敢就尽管动手!』加藤真是胆识过人,过人得可怕。 
  『……好胆量。』肩膀、胸部、腹部、脚……皮鞭对着几个要害挥舞。桩本 喘着气停下皮鞭,加藤淡然地对他说:『……色情女王,结束了吗?』桩本大怒, 一脚踢倒加藤。被绑在椅子上的加藤咚的一声,被打倒在地上。
 
  『桩本学长,够了……』川原大吃一惊,抓住桩本的手。
 
  『你退下!』桩本反手挥了川原一掌。
 
  『……对不起。』可是这一掌可能也打醒了他自己,他一边撩着紊乱的头发, 一边对加藤说:『今天晚上你就在这里冷静一下,山上的夜晚是很冷的。或许比 鞭子来得有效。如果有心臣服,我就让你出去……你怎么说?』『如果要向你低 头,我宁愿去死!』事以至此,加藤依然不愿低头,真是令人想不透的男人。 
  『想死就让你死!』桩本把皮鞭往地上一丢,离开房间。
 
  『……桩本学长!』委员会的成员们急急追了上去。我藏身在柱子后面,目 送他们离去。加藤就着被绑住的姿势倒在地上。我犹豫了一阵子,悄悄地潜了进 去。
 
  『……喂,你没事吧?』加藤听到我的声音,很意外似地说道:『——小芹?』 帮加藤松绑时我赫然发现,他们以巧妙的方法隔着衣服绑人,以免留下痕迹。委 员会的成员为什么会那么自夸,原来他们是靠赘缙裁来维持秩序的。我猛然一惊, 什么自主统制?
 
  加藤抚摸赘缯于获得自由的手脚,低声地说道:『看我怎么强暴那家伙!』 ……他是当真的,我一把抓住企图追出去的加藤的手。
 
  『算了吧!你想吃更多的苦吗?』加藤浑身燃烧着怒火,一把拂开我的手。 
  『少啰唆!我说要做就是要做!』我不由得紧紧缠住他的手臂。
 
  『叫你别去就别去!』『放开!』我怎么能说放就放呢?
 
  『不要在闹事了。我会去向桩本道歉,让他们息事宁人吧!』加藤见我不放 手,粗暴地一把抓住我的胸口。
 
  『你再碍事,小心我强暴你!』好严肃的眼神。加藤抓住全身瑟缩的我说道: 『干嘛老是在我身边打转?想让我强暴你吗?』『别开玩笑了。』『要强暴你是 易如反掌的事,你还没被男人上过吧?』『别胡说八道!』加藤将吓得直往后退 的我一把拉过去。
 
  『最近我好久没跟男人做过了,让我上吧?』我被加藤粗暴地推到墙边,他 将我的下巴抬起来。当加藤的嘴唇触到我的脖子的那一瞬间,我产生一股强烈的 厌恶感。
 
  『放开我!别乱来!』我顺着墙滑蹲下去,结果被他顺势一推,倒在地上, 他穷追猛打地缠了上来。
 
  『小芹已经不是童贞了吧?』『与你无关!』『就算上过女人,一定也还没 有和男人做过吧?』『我说你无关!』『真啰嗦,少在这边鬼叫!』加藤恐吓完, 就开始抚摸我的身体。被他触碰到的部位顿时起了鸡皮疙瘩。
 
  『我是男人!』『我知道!』加藤锐利的眼睛笔直地看着我。不要!我绝对 不要!我奋力地挣扎,加藤便用力地抓住我的手腕。他的手开始在我前面摸索。 
  当他的手指缠上去的一瞬间,我不由得全身打颤。
 
  『看你长得哪么可爱,没想到竟有这么好的宝贝。』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 而且是个男人对我这么说。一股难以自持的羞耻心染我的脸颊热了起来。我缩起 身体,膝盖却被他硬橕开来,加藤整个人压上来,害我的肋骨几乎要垮掉了。加 藤用他的身体巧妙地制止我的抵抗。
 
  『把脚张开。』加藤迟迟不放手。他的手是那么地灵巧,手指的触感跟女人 不一样。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加藤的手指上了,快感也集中了。好热…… 
  『……这可不积了很多了吗?』加藤吃吃地笑着在我耳边低语。一股耻辱感 突然窜上背部。很明显的,他在享受我的抗拒。
 
  『放开我!』『别吵!硬起来的东西就要好好用。』加藤的手指仍然执拗地 攻击我。时而用力时而温柔得另人惊讶。
 
  『我不要……跟男人做这种事!』加藤的手用力地捋着我的前端,我只觉得 全身发热,力气一点一滴地流失。这时他的手指头有了滑润感。
 
  『……已经湿了。小芹,怎么说还是喜欢这档事,对不对?』说着他强行将 我的身体翻转过来,从后面抱住我,以免我跑掉。这时一股坚硬的感觉触到我的 腿。好大!心中升起一股厌恶感和恐惧感,但我的身体却不听使唤地发热了,我 无力抵抗。
 
  『射吧!……快一点。加藤沙哑的声音缠上我的耳朵和身体的一瞬间——』 ——啊!『我在屈辱和恐惧中释放了快感。射精的瞬间,全身无力,脑袋一片空 白,好强烈的快感。
 
  加藤将采取趴式,茫然瘫着的我翻过来,手指头再度缠上来。纔射完精,没 什么感觉。我一个大意,突然濡湿的手指滑进我的后洞里。
 
  顿时我缩起身体,加藤咋着舌骂道:『放松!湿了以后再进去就不会疼了。』 『——不要!』『帮你射了精,你竟然还说不要?』加藤吃吃地笑了。精液使加 藤的手指润滑了许多。当他用巨大的手抓住我的一瞬间,我产生了一股深入女体 的错觉。当我全身无力的瞬间,加藤的手指很自然的就侵进来了。
 
  『——唔……啊……!』我忍不住喘着气,加藤说道:『……小芹的叫声真 好听。』他的声音出人意料地温柔而艳情。身体内部涌起一股情欲,我的血液倒 流,脑袋里一片麻痹。
 
  『如果不想受伤,就乖乖别动。』他在我背后炙热地低语着。他的声音让我 全身无力。他好象在等待机会似地,在最佳时机侵了进来。
 
  『——啊……!』『就这样……放松。湿了以后就进去了。』加藤的声音掺 上来,我被他的声音俘获了,他的触感是热的,要说没有痛苦是骗人的。可是, 被他的手指一拨弄,就觉得意识逐渐远去。被加藤捋着和侵犯的感觉已经让我浑 然忘我了。集中起来的热血渐渐溶化了。我觉得自己从身体内部缓缓地溶化了。 
  加藤慢慢动作起来,接着突然深深地插进来。
 
  『……唔……啊……』加藤受不了似地喘着气。他的身影是那么地诚实,听 到他的声音,集中的热血随着一股溶化似的快感一涌而上完事后不知多久,我趴 在地板上,几近昏死过去。
 
  『真没用,打起精神来。』加藤敞着衬衫,抬起我的下巴。我的身体好重, 被侵犯的炙热痛感染我无法动弹,全身的骨头好象要散开了一样。
 
  『……真拿你没办法,起得来吗?』加藤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抱起来。 
  『——不要碰我!』我一把甩开加藤的手。加藤一点都不觉得愧疚地看着我。 
  『干嘛?』『……你做了这种事以为就能没事吗?』男校里居然有学生强暴 老师!真是前所未闻。!
 
  加藤将瞪着他的我逼到墙边,制住我的双手。让我无法动弹。从他那敞开的 胸口,隐约可以看到被桩本制裁痕迹。尽管嘴巴不示弱,想必他吃了不少苦。 
  他那紊乱的头发覆在濡湿的额头上,用锐利的眼神看着我,一对像野生动物 般的眼睛。他真的是漂亮得让人害怕,是一种凶猛的野兽之美。那是野生肉食动 物纔有的,像刀刃般敏锐的美。
 
  『什么这种事?你不是也射了两次吗?』『——住口!』『小芹射精时的声 音好好听。』加藤的声音紧缠着不放,我觉得自己好脏,我好想哭。事情为什么 会变成这样?
 
  我一把推开了加藤,跑回自己的房间。好恨哪!
 
  『我会去向桩本道歉,让我们息事宁人吧。』我恨自己那么傻,竟然对那种 人产生怜悯。我竟然任加藤摆布,实在太没用了。
 
  我脱下衣服,走进浴室,用热水清洗身体。我觉得身体内部好象还留有感觉。 
  『……小芹射精时的声音好好听……』加藤的声音仍然紧紧缠住我,怎么洗 也洗不掉。我涌起一股无处可发的怒气。
 
  『……可恶!』我用力地捶浴室的瓷砖,捶了一次又一次。手指头窜过一阵 钝痛。为什么我没能抗拒他?如果我拼死抵抗的话,或许可以改变事实,然而为 什么……?
 
  眼角忽然一阵热,自我厌恶和屈辱感化为泪水流了出来。我不想哭,可是泪 水却不停地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