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操场上的梧桐树下
操场上的梧桐树下

操场上的梧桐树下

「刘阳,你和白楠吵架了?看你们这几天都不说话啊?」同桌冯宽看我在这两节的英语课上瞌睡虫一样的不住点头就想在课间找点有意思的话题问道。冯宽是大一分班后我的同桌,人如其名壮实宽大,和我特说的来,意气相投,自然成了无话不说的铁哥们,也是和我一样为数不多的走读生。

  「嗯,分了。」我真的是困得不行,没有太积极的回应。

  「你上次给我的种子好多不能下啊?」又是没话找话。

  「放屁,我都是下载过的。」

  「你说现实中女人能开那么大的洞吗?」可怜的小处男语气有点激动。

  「等有空给你找个小姐让你见识下。」

  「阳哥说真的?我什么时候都有空!」靠,大脑袋离我远点。

  「不过你得把你的那只大黑子给了我。」那只外形威猛高大,目测得有一百多斤的温顺大狗我早就想要了。

  「不行,打死也不给,那么灵性听话的狗在哪找去,多少人找我的黑子配小狗呢。不过你要是带我去,我把黑给你养两个月。」宽子想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好,放学后到湿地公园那骑圈马,然后给去带大黑子。」冯宽老爸养着4匹马在湿地公园那供游客们骑乘,拍照。

  「好就这么说定了!你跟白楠真的分了啊?那么好的一个妹子,那皮肤,那身段,那功夫,往后一弯腰就能头贴屁股,就是专门练舞蹈也不行吧?你怎么会分了呢?!」宽子似乎有点兴奋从而喋喋不休。但他的话也让我回忆起了白楠。

  白楠是邢雪雯阿姨的女儿我们很早就认识,没想到大一分到了一个班,我们一起打饭吃饭上下学就被我轻松发展成女朋友。她自幼学习舞蹈,天生的又身软如无骨一般,各种高难度的动作轻松玩转。

  由于雪雯阿姨和白叔叔两人都经常值夜班,白楠不敢一人在家过夜,有时就住学校宿舍。下了晚自习后,我们经常牵手到操场角落的一颗法国梧桐树下,相互爱抚,亲吻。

  「楠楠,小弟弟渴了,让他喝点水吧。」我伸进她的校服裤子,摸到那里已经有些湿热了,就想更进一步。

  「说好了啊,只许磨,不能插进去!」楠楠已经给我用手打过飞机,用嘴巴吃过大鸡鸡,吞咽过我的精液。我也摸遍了她的浑身上下,甚至每次抱着吻她时都用手指抠进她的屁眼里,但是每次都坚决的不让突破最后一层膜。

  虽然小有遗憾,但是我却乐在其中。我们都退下一些校裤,我把肉棒顶到了她阴户上,并不像妈妈的那样轻微一挺就全根进去。因为楠楠还没有突破那层膜,把肉棒挡在了阴道外面,但却在阴蒂下方阴唇包裹成了一个小肉窝,正好盛放大半个龟头。我稍微一研磨,楠楠就有种受不了的感觉,反应很强烈,每次都说回去要在水房清洗半天,我觉得是直接刺激小肉核的原因吧。

  我遵守约定,就轻轻的用龟头摩擦他的阴蒂,弄得楠楠啊啊直呼,淫水滋流,抱着她屁股右手中指又不自觉的抠进了她的屁眼。

  「快出来,脏死了。」因为楠楠还不知道灌肠清洗肠道这回事,她就觉得弄肛门总是脏脏的,我的手指拔出来是臭臭的嘛。

  「楠楠,让我射到你嘴里吧?」我对楠楠说过,吃过精液呢女孩会变得很听话。她尝试过后没有太大的反感,只是很讨厌我狠插她深喉,射到她喉管时,弄得她干呕,咳嗽的情况。我没敢告诉她是她技巧不行的原因。

  楠楠就要蹲下含住我的肉棒时,我拉住了她,让她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长。

  引导楠楠双腿微分站立向前弯腰双手环抱双腿,把头穿过两腿中间,用双腿夹住脖颈。

  我四周张望一下把一只腿的裤子脱了下来,我蹲下来把肉棒插入了楠楠的嘴里,因为昂起的鸡巴和楠楠的头朝下的姿势,我能够很轻易的就来个深喉。怕她干呕,没有尝试,来日方长嘛。我抱着楠楠的股部,一口就嘬上了暴露在外的阴户,对着肉缝和小肉核舔,吸,吮,摇,故意大声的吞咽淫水。手指又不自觉的插进了楠楠肛门,可能她正沉浸在新玩法的新奇中,没有理我只是用力吮吸着我的龟头。随着我弄她阴蒂的节奏,舔吮我的肉冠。

  我抓住机会,左手抱住她折叠的腰股,右手中指在她冲着天空的屁眼里快速抽插。白楠好像体会到了前后同时被刺激的乐趣,下面的嘴(这是真的下面的嘴)更猛力的吮吸舔弄肉棒。不多时,在她长长的鼻音中感受到她快来,我加速手指和舌头的同时,也不管她能不能承受的了了,大肉棒高速直挺深喉。

  一股阴液喷到我嘴里的时候,我的手指也被楠楠的肛门收缩的紧紧的。我猛力挺入的肉棒也一泄如注了。

  「刘阳,你真会玩,是不是有过很多马子?」楠楠在喘过气来后满脸潮红的轻拥我问。

  「没有,你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别的女人哪能做出这么难得动作。」此时却想起了妈妈的雪白肉体。

  「告诉你,敢在勾搭别的女生,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不会,什么样的女生也比不上我的宝贝楠楠。」妈妈不算女生了吧,我想到。

  「快熄灯了,我要赶紧回宿舍,还要清洗下面,都怪你。你回家路上看车小心。」正想着这些往事的时候,上课铃响了。我朝白楠的座位望去,发现她正好也回头看我,不过很快就扭过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