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致命的约会】【作者:屠美】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

  千里迢迢赶来赴约的小雯和小丽并没有感到什么特别,两个少女并肩走出车站,手拉着手,一边在低声谈笑,一边沿着通道来到车站广场。

  天色渐晚,小雯和小丽却并不着急,她俩看似像在漫无目的的闲逛,实际上目光却是在周围遍布的广告牌上寻觅着什么。

  「广场东北角,嗯,如果没掉向,应该就是这个位置。

  约好了在秀发飞扬的广告牌下见面的,怎么会找不到那广告牌呢?」小雯看来看去,却没有发现目标。

  「主人知道咱们的车次,应该已经在等候我们了。小雯,怕是妳真的掉向了。咱们就别管什么东北角西南角,干脆绕着广场走一圈得了。」平时粗枝大叶的小丽这次倒挺是粗中有细。

  「那好,咱们就绕一圈,我就不信找不到那广告牌。哎,看呀小丽,那不就是嘛?可是,咋没有人呢?」小雯终于发现了那宣传洗发水的广告牌,高兴的拍了拍手,她知道自己刚才真的是掉向了。

  可是,在秀发飞翔的广告牌下并没有人,她略微感到有些焦急。

  「也许主人太忙,还没有来到吧,咱们就在那里等等。嗨,妳老是说我是急性子,怎么现在比我还急呢。」小丽说着,还戏谑的抗了小雯一下。

  小雯和小丽站在广告牌下,按照预先的约定从随身的挎包内取出了两本杂志,双手拿着抱在胸前。

  在与主人发出邀请的前一个夜晚,小雯和小丽一起激情演出,在摄像头前完全彻底的赤裸着身体,站在电脑前的转椅上将她俩那一双可爱的脑袋瓜伸入系在吊灯架上在主人的指导下编织的绞索中。

  当时,她俩真的感觉到特别的兴奋,悸动的热流在身体内涌动,并渐渐集中不断向下体冲击,即使她俩用力绷紧双腿,却无法掩盖自己已经蜜汁涌动的现实。

  要知道,同为十七岁的小雯和小丽可是第一次在异性面前展露自己的娇躯呢。

  这可是单向的视频,主人可以看到她俩的一切,她俩却看不到主人。

  她俩理解这是主人出于安全的需要,却使主人更加充满了神秘。

  因为她俩的投入,终于获得了主人的信任,幸运的在第二天就获得了主人的邀请。

  主人指导着她俩如何彻底消除自己的痕迹,不留下任何一点线索,最后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和相认的信物。

  这不,她俩完全按照主人的指示马不停蹄赶来赴约了。

  小雯和小丽搜寻着往来的人流,仍然没有什么发现。

  几分钟过去了,一个相貌平平其貌不扬的男子靠近了她俩,手中同样拿着一本杂志抱在胸前,这可是相认的信物。

  这就是一直在网上交流的主人吗?

  这就是通过摄像头看到过她俩那赤裸胴体的主人吗?

  小雯和小丽都略感失望,主人的形象与她俩的想像真是大相迳庭啦。

  他能有自己所说的那些本事吗?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们俩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妳们是小雯和小丽吧?一路辛苦了。咱们视频过的,妳们俩的身材真不错。对不起,实在太忙了,晚来了几分钟,让妳们俩久等了。」主人对待小雯和小丽倒是彬彬有礼,他的声音浑厚低沉,还带有迷人的磁性。

  「是我们俩,我们也是刚到这里。」小雯和小丽已经确认他就是主人,听到主人提到视频以及对她俩身材的赞美,小雯和小丽不禁脸上飞起了红霞。

  「车在那边,妳俩跟我来吧。」主人说着,潇洒的转身走去,还真有一番风度。

  小雯和小丽默默的对视了一眼,随即跟了过去。

  这是一辆簇新的宝马,主人优雅的拉开车门,小雯和小丽乖巧的钻了进去。
  「今天下午太忙了,安排了十个女孩子,妳们是排在最后的两个。很荣幸为妳们这两个靓丽丫头提供服务哦。」主人一边说着一边发动着车子。

  宝马轿车汇入了车流,平稳的驶进了夜幕之中。

  听主人说今天一共来了十个女孩子,小雯和小丽不禁有些怀疑,以为主人不过是在吹嘘而已,哪里会有那么多像她俩这样的女孩子呢?还一天就来十个,也太夸张了吧,弄不好今天只有她们俩呢。

  等会彻底揭穿他,看他最后怎么收场!可是主人似乎并没有觉察到什么,他言语得体彬彬有礼,像极了一位谦谦君子。

  在陌生的街道上,车子平稳的行驶着,随着东绕西拐,小雯和小丽彻底失去了方向感。

  一个小时之后,宝马轿车驶入了一处独立的别墅,在宽敞的车库前停了下来。

  「现在八个女孩子就在里面躺着,妳们俩怕不怕呀?要不要先把妳们俩的眼睛蒙起来?」主人回过身子笑意盈盈的望着小雯和小丽。

  啊?

  里面难道还真的有八个啊?

  小雯和小丽不禁面面相觑,看着主人的眼神已经变了,曾经的怀疑已烟消云散,她俩此时已对主人充满了敬畏。

  「我不怕,不需要眼罩。小丽,妳呢?」小雯拉着小丽的手,发现彼此都一样,手心都是汗津津的。

  「我也是。」小丽坚毅的点点头。

  宝马轿车开进了车库。

  里面很宽敞,再停两辆轿车都没问题。

  小雯和小丽目光逡巡着,周围干干净净,却没有看到主人所说的八个少女躺在什么地方。

  主人打开车门,小雯和小丽受宠若惊的跳下车来。

  看到她俩那疑惑的眼神,主人微微一笑。

  他取出一个遥控器,对着里面的墙壁按了一下。

  小雯和小丽惊讶的看到墙壁缓缓向一边移开,这墙壁竟然有机关,随着移动慢慢现出了隐藏在墙壁内那门框的轮廓。

  这宽敞的车库内居然还有套件,真是想不到。

  主人取出钥匙,打开保险,慢慢的打开了套间的门。

  他打开灯,微笑着站在一边,伸出右臂上身微倾对着小雯和小丽非常有风度的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小雯和小丽笑了笑,对着主人颔首还礼,慢慢的走了进去。

  首先映入小雯和小丽眼帘的,是堆积在一起的八具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少女肉体,她们裸露着自己丰润挺拔的淑乳,大分着修长的玉腿,却已感受不到任何的羞辱了。

  主人果然所言不虚,等会自己的胴体也会被码在上面吗?

  一股血腥的气息扑面而来,小雯和小丽的心都在剧烈的跳动。

  「下面的那四个女孩子都是大学生,上面的那四个丫头和妳们一样,都是中学生,都是在今天下午处理的。

  今天晚上要轻松一些,就处理妳们两个。因为她们来的过于分散,都是一个一个来的,所以才忙了些。」

  主人说话的口气轻描淡写,却使小雯和小丽的心灵更加的震颤。

  少女们的背心、外衫、连衣裙、牛仔短裤、鞋子、连裤袜、乳罩、内裤以及随身携带的挎包和发卡、化妆盒、口红、小镜子、小梳子等一些小玩意,略显杂乱的堆积在墙边。

  看到那些赤裸少女眉目舒展表情自然,美妙的胴体肌肤依然光洁柔滑,没有任何的明显的伤痕,这说明她们是情愿被脱光的,甚至也有可能是自己主动脱掉呢。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尿骚气味,那不用说肯定是那些少女失禁的原因了。
  另外还夹杂着略带腥膻气息的男性精液的味道,这更可以肯定是来自主人。
  仔细看去,八个少女中模样最清秀的两个女孩那赤裸的两腿间已是门户大开,斑斑落红清晰可见,穴口微启的桃源洞口还凝聚着已经干涸了的红白混杂玉液与精液的浆状混合物,显示出一幅淫靡诡异的气息。

  小雯和小丽并没有感到过分的惊惶,因为自从接受了赴约的邀请,她俩就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主人。

  她俩不过是为主人还能安排八个少女与她俩相伴而感到游戏意外而已。
  「嗯,现在时候不早了,咱们开始吧。」主人说着搓了搓手,然后脱掉了外衣。

  他虽然相貌平平其貌不扬,但那胸口暴露着的呈倒三角形状的两块性感的胸大肌,还有双臂那强壮有力的肌腱,都在散发著强烈的男性魅力。

  「好的。」小雯皓首低垂,秀气的面庞顿时浮起了好看的红晕。

  「等等。」小丽的面庞同样也是彩云飘飘,可是她却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怎么了?妳还有什么要求?」主人倒是和颜悦色。

  「主人,虽然我们在网上聊过,我俩的身体您也在视频中看到过,您是我俩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但我俩对主人的瞭解并不多。

  可是,这才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第一次见面,您成了我俩的主人,我俩就把自己的生命自己的肉体全都交给主人处置了。

  主人能不能在开始前给我俩一点时间,跟我俩多聊几句呢?我想多瞭解瞭解你,主人可是即将剥夺我俩少女青春的男人呢。」

  小丽有些害羞,她没有敢看主人的眼睛。

  「嗯,妳可是第一个提出这样请求的女孩子。那好,就破例给妳们俩半个小时吧。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我今晚的收尾工作可不轻松呢。」主人看了看手表,大度的说着。

  「那,主人能告诉我您叫什么名字吗?我可不希望死到临头到了那边还不知道自己最宝贵的贞操和生命是谁拿去的。」小雯歪着脑袋先问了一句。

  「是啊,主人,我也想知道,您可别瞎诌个假名字蒙我们哦。」小丽也在帮腔。

  「怎么一上来就问这个?妳俩可别是乔装打扮的警花吧?」主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站起来,我要搜身!」

  「不是不是!」小雯和小丽急忙辩解。

  「我俩不过是不想当个糊涂鬼而已嘛。」主人认真仔细的把小雯和小丽搜了个遍,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于是渐渐恢复了平静。

  「妳俩是我邀请来的,可妳俩是完全自愿的,对不对?」主人问。

  小雯和小丽赶紧点头,她俩没想到问的第一句话就把主人给惹恼了。

  「妳俩记着,主人的名字与主人的称号是一致的,知道是主人把妳俩的生命贞操拿去的就行了。现在我是妳们的主人,以后就永远是妳们的主人!」主人说话的强调并不高,可是却很有震慑力。

  「是的,主人。可是主人为什么我俩一问您的名字,您就认为我俩是乔装打扮的卧底警花呢?」小丽怯怯的问。

  「这说起来话就长了。长话短说吧,就在上个月,有个年轻貌美的女警花乔装打扮成女大学生,骗取了我的信任,让我发出了邀请。

  她太投入了,甚至连裸体视频都敢用,以致连我都没有引起任何怀疑。
  她在身上暗藏了非常精密小巧录音窃听器材,在开始前只问了我一个问题,就是我叫什么名字。

  我刚刚把她处理掉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马上就闯进来荷枪实弹的两个女警花,当时可把我给吓瘫了。

  幸好是有惊无险,那个女警花影响了她俩,她们三个是异地跨地区破案,幸运的是在侦破过程中被我给征服了。

  要不是她俩主动缴械最后顺利的被我处理掉,这条命早交代了。」

  主人侃侃而谈,语气平缓,像诉说故事一样。

  可是小雯和小丽可以想像的出当时的惊心动魄。

  「主人真厉害!」小雯和小丽发出由衷的赞叹。

  「这也不怪妳俩,是我过于敏感了吧,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啊。也是,应邀而来的女孩子很少愿意多说什么,像妳俩这样健谈的很少遇到。妳们想聊什么就快抓紧吧,剩下的时间可有限呢。趁着这段时间,咱们先娱乐娱乐。」

  主人说着,一手一个抱住了她俩的娇躯。

  小雯和小丽没有抗拒,她俩乖巧的依偎在主人身边。

  也许是因为处理过众多的女孩子,主人对青春女性的生理构造真是太熟悉不过了。

  他懂得怎样刺激青春女性,怎样挑逗撩拨她们的情欲。

  仅仅是手掌的爱抚,小雯和小丽很快便已娇吟连连,乳头硬了,乳房涨了,下身湿了,舌头软了,眼神直了,就像是没有了骨头一般肉体都变酥了。

  小雯的碎花衬衫、低腰背心、吊肩镂丝胸罩、牛仔短裤、肉色短筒丝袜、浅色雅致的女式凉鞋,一件件彷佛水到渠成一般顺顺当当的离开了她的躯体,崭新的蕾丝女三角裤是她最后的遮羞物,也是在她的配合下滑落的。

  不知不觉之间,她已经变成全裸体了。

  小丽的穿着更为简单,她的连衣裙、乳罩、凉鞋、连裤袜、乳白色的小内裤更是一件接着一件,脱得更为顺当。

  没想到她那赤裸的胴体居然胸前背后都布满了漂亮的纹身,使主人不由眼前一亮。

  两个少女吐气如兰,只感到一股热流在周身奔涌,她俩的心都有些醉了。
  这可是她俩第一次光溜溜的不着寸缕被一个陌生的异性搂在怀里,尽管这个人是她俩的主人,是即将剥夺她俩少女生命的人,但她俩还是被羞的难以自制。
  少女的娇羞使那俊俏的脸蛋娇艳欲滴,真是有着让人说不出的爱怜。

  主人的手指灵巧的在她俩周身游走,使她俩的呼吸愈发粗重,唯有闭着眼睛发出迷人的呻吟。

  当小雯感觉到温热的棍状硬物在轻扣玉门之时,她瞬间就明白了那是什么,于是坦然的接受了它。

  主人的肉棒顶进了穴口,小雯随即感受到了处女膜破裂所带来的疼痛。
  她知道,自己处女的身份已经永远成为了过去,两行清泪溢出了双眼。
  主人动作一开始非常轻柔,但很快就变成了狂风暴雨式猛烈抽插,那难言的美妙瞬间就把秀气的小雯送上了美妙的天堂。

  她痉挛着,处女宝贵的阴精一股接着一股,接连泄到了龟头之上,恍惚中,她似乎感觉到那马眼犹如小嘴似乎在有力的吸吮着什么,使自己感觉到更加的舒畅。

  作为回报,几股滚烫的热流有力的猛烈冲击着子宫颈口,直打得子宫内壁隐隐生疼。

  当肉棒最后抽离自己淫水汪汪的蜜穴之时,她真实的感到依依不舍之情。
  小丽比小雯还要主动,她不顾少女的娇羞,导引着主人的肉棒直捣黄龙。
  主人看到小丽做出这样的举动,本以为她已有过性经历,没想到还没捣几下贞血已滴落在臀底。

  小雯和小丽没有说谎,她俩都是处女美眉。

  主人依葫芦画瓢,在小丽身上又重演了发生在小雯身上的一幕。

  一番激战,两个少女都瘫软在那里,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主人看了看手表,时间已过去了二十分钟,她俩还有十分钟。

  过了一会,小雯缓了过来,她睁开秀气的眼睛,如水的目光望着主人脉脉含情。

  「主人,您真厉害,刚才真把我送到天上去啦。那滋味无法描述,真是太美妙了。」小雯吃吃的笑了起来,脸上的红晕却更浓了。

  主人也笑了笑,顺手捏了捏拨弄了她那膨胀了许多的淑乳,接着弹了弹那翘翘的乳头,小雯顿时又感受到一种如同过电般的美妙快感。

  「主人,我俩和那几个女孩子的身子都是您破的吧?」小雯随手指了指那八个赤裸的少女。

  「不错。就妳们这几个丫头片子,好对付。哦,难道这里还有别的男性吗?」主人淡淡一笑,一副很是不以为然的样子。

  「主人,您每天要处理多少个女孩子?您能说说一共处理过多少个女孩子了吗?还有你的性能力为什么那么强啊?处理过的女孩子您都上过了吗?」小雯充满好奇的问着。

  「呵呵,我的小雯问题真多,真是一串一串的。

  好吧,那就都告诉妳,现在主人每天都要处理十个以上的女孩子,只是在前期要少一些,每天只有一两个而已。

  至于到现在为止的准确数字,那可要查资料,一口可说不出来。

  不过,总有个千儿八百的吧。

  她们可都是来自五湖四海,都是在这里被我处理掉的。

  我上过的女孩子只占其中的两三成,这必须是她们要出于自愿我才会上的,对于愿意保持清白之身的女孩子,我是绝不会强暴冒犯她们的。

  妳们俩自愿让我给破身,而且人也长的很标志,所以我才会上妳们俩的。
  我的性能力原来很一般,但自从修炼成采补之术之后,我的性能力便不可同日而语了。

  难道妳没有觉察出自己在高潮顶点射出的处女阴精都被我吸纳了吗?

  那可是好东西,滋阴壮阳,现在我的能力是连御十女都没问题,何况是在一天内分开时间段分别享用呢?」

  「哦,是这样的呀。」小雯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

  可是,什么都要比较是少女天生的攀比心理,这又促使小雯又问了一句。
  「主人,您觉得是插我舒服,还是插小丽舒服?您觉得我俩谁会更好一些?我俩在你上过的女孩子中能排什么位置?」

  「呵呵。小雯苗条结实,小丽丰润开放,妳俩都是弹性十足,真是各有所长呢。在我上过的女孩子中,妳俩绝对是属于上等的,要打分的话绝对都是优秀。」主人的话让小雯感到很中听,可是内心中却略略有些遗憾。

  「喔唷喂!爽啊,主人真要把小丽从里面给射穿了,射的小丽好疼好疼呢!主人射给小丽那么多,是要小丽给主人生个胖娃娃吧?小丽的地茬挺肥腴的,主人播下的种子一定会长得很旺很旺!」

  小丽也缓过来了,她一睁眼就冒出了一连串的话,全然没有了青春少女应有的矜持与娇羞。

  其实,是她方才听到了小雯问主人插她俩感觉谁更舒服些的话,虽然主人回答的挺妙,但她心里不由还是有些生气。

  「可惜啊,咱俩这么曼妙的身子,马上就要让主人给破坏掉了,地茬再好也没用,什么种子都发不了芽咯。」小雯的话倒也来得及,不过话说出来又有些伤感了。

  马上就要同赴黄泉,她俩又是关系最为密切,一直情同姊妹,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伤了感情。

  「也是啊。」小丽也有些伤感了,她幽幽的接过话茬。

  「主人,希望我俩的身子能让您满意,也希望我俩在走了以后还能给您留下哪怕是一点点的印象,那我俩就感到满足了。」

  「是啊。主人,我俩知道自己只是您上过的女孩子,对您来说不过是匆匆过客而已可,别那么快就把我俩忘得一干二净啊。」小雯说着把自己赤裸的胴体紧紧贴在了主人身上。

  「妳俩都是好女孩,我很喜欢,怎么能忘了呢?好了,还有几分钟,妳俩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呢?」主人一手揽着小雯,一手揽住了同样主动拥来小丽,品味着青春少女那富有弹性的双乳挤扁在自己胸脯两侧所带来的惬意与美妙。

  「主人,您是怎样处理我们女孩子的呢?我只看到有些血迹,可那些女孩子身上都是光洁完整的,面容一点也没有扭曲,神态看上去都很舒畅,更重要的是在身体表面上什么致命的伤痕都没有啊。主人能说说您是怎么做到的吗?」
  小丽望着那八个少女那赤裸的胴体问了一句。

  「呵呵,女孩子都是爱美的,就是接受处理也不情愿破坏自己美丽的容颜,都希望自己会是完整的。

  所以,我处理妳们女孩子,一是用绳索,二是用绞架,这样处理只会在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一道红痕而已。

  三呢,我会用剑,但不会用来劈砍妳们女孩子,只会从妳们女孩子最羞涩的下面利用那天然的通道从身体里面把妳们刺穿,要是操作得当,剑尖还会从嘴巴里冒出来。

  四呢,是用匕首,也是捅妳们下面,但这种方式耗时太久,选择这种方式的女孩子如果够健壮的话,她坚持的时间就比较长,一直会坚持到自己的血从下面流干净为止。

  五呢,就是用枪啦,枪还真是妳们女孩子的最爱,枪口抵在穴口,一弹穿阴,享受充分,枪响人亡,干净利索。

  这还真得感谢那三个女警花,不然还真难搞到质量过硬又用着顺手的枪械,可惜就是子弹的储备不充裕,不能给所有喜欢选择用枪处理的女孩子提供服务。
  六呢,就是徒手扼颈,把女孩子活生生的掐死。

  要再快些的呢还可以捏碎喉骨,扭断脖颈。

  少女们是各有所好,选啥的都不少。

  就说现在躺在那里的那八个丫头吧,两个上了绞架,一个是用了绳索,看,那三个脖颈上有红痕的就是,不过现在不太明显了。

  那两个是用剑给插了,一个是用匕首捅了,所以这三个少女阴道肉缝的闭合就不是那么紧密了。

  还有那个头歪在一边的,是扭了脖子,她的咽气可真痛快,一下就过去了。
  最后的那个玉体横陈阴毛有些蜷曲的少女,是让我用枪给打了的,这不,枪口喷出的火焰把她的阴毛都烤的弯曲了。

  总的来说,适合使用的也就是这些方式,条件所限啊。

  她们表情自然,是因为我只有在刺激她们达到高潮后才给予处理,所以她们走的都很舒畅,很多少女到最后都还是含着笑呢。」

  主人娓娓诉说如拉家常一般,小雯和小丽听的都有些入迷了。

  「主人,您知道我俩选的都是绞索,因为您是冰界颇负盛名的绞刑大师,我俩真不知道主人还有这么多的绝学呢。

  可我最喜欢的是枪,女孩是柔的,柔情似水,枪可是钢的,硬若磐石,钢与柔的结合,那可是最美的境界啊。

  主人,求求您,就赏小雯一粒花生米吧。

  如果早知道主人有枪的话,我是不会选绞索的。」小雯顿时露出了期待之情。

  「不够意思,不够意思,说好咱俩都选绞索,来一个姐妹同绞的,怎么说变卦就变卦啦!妳喜欢枪杀,我还喜欢剑刺呢。

  还说什么同生共死啊,失落啊失落。」小丽马上就斜睨了小雯一眼,不满之情已是溢于言表。

  「对不起啊小丽,我知道妳酷爱绞索,其实我也挺喜欢的,只是喜欢枪杀更多一点而已。

  若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和妳一起来赴这个致命的约会了。

  如果不知道主人有这些处理方式,我也就和妳一起姐妹同绞了。

  其实,现在我也挺矛盾的,既想享受主人的枪杀服务,又想和妳一起被主人绞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那可是咱俩心中的小秘密,也是咱俩的心愿啊。

  可惜咱们女孩子的生命只有一次,不能享受两次,真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也罢,谁让咱俩比亲姊妹还亲呢,我还是和妳来个姐妹同绞吧。」

  小雯暗暗叹了口气,看的出她内心的矛盾和痛苦的抉择。

  「啊呀,谢谢啦。

  不然咱俩出双入对的来,却孤单只影的走,那也太伤心境了。」小丽知道自己私心太强,有些强人所难,可是她还是不想让小雯享受枪杀的愿望成真。
  「呵呵,妳们就别那样拌嘴了,会伤害姐妹感情的。我有办法,会满足妳们,让妳俩美梦成真,得偿所愿的。」主人哈哈一笑,还分别香了香小雯和小丽的面颊。

  「真的?主人有什么好办法?」小雯和小丽喜出望外,她俩顿时都来了精神。

  「我打算这样,先让妳们俩享用姐妹同绞,当妳们俩享受到顶点的时候,我就先用剑穿了小丽。

  因为小丽相对来说更为健壮,她的生命力也会更强些。

  在她享受利刃穿身的美妙之时,我再用枪打了小雯,到最后收紧绞索时,妳们俩就可以同时咽气。

  这样,妳们俩既一起享受到了绞刑的乐趣,也满足了小雯喜欢枪杀的愿望,还能满足小丽喜欢剑刺的渴望。

  同时还能满足妳们俩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的心愿。
  一举数得,如何?」

  主人兴致勃发,连说带比划,真是眉飞色舞。

  「主人,你真厉害!」小丽听到这些由衷的赞叹着,她真是佩服极了。
  「主人能不厉害吗?咱俩和主人仅仅只聊过三次,从头到尾还没几天就把咱俩给钓来啦。

  第一次仅仅是通过打字聊天,主人就把咱俩弄的神魂颠倒心神不宁。

  那第二次也不过只聊了一个多小时,咱俩就把自己还从来没有让男人看过的身体在视频上让主人看了个遍。

  而第三次主人一发出邀请,咱俩就急不可耐的来赴约啦。

  现在主人不但使我俩由纯真的处女变成了真正的女人,还要把咱俩的小性命都要心甘情愿的搭上呢。」

  小雯深情的望着这个相貌平平其貌不扬的男子,眼神充满了崇拜。

  「没什么的,妳们俩算快的,但还不算是最快的,最快的只需要一次就敲定了。

  不过一次成功的几率很低,一般的大多在五次左右,很少有超过十次的。
  如果不是同道中人,很快就可以分辨出来,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和精力。
  其实,不过是我激起了妳们女孩子内心本来就深藏着的渴望而已,我所能提供的服务正是她们所需要的,所以我有着广阔的市场。

  看到那个留着两个羊角辫子的女孩子了吗?我只是在深夜与她聊了一次,第二天她就踏上来这里赴约的旅程了。

  今天晚上最保守的估计至少还会搞定五个女孩子,正常的时候会十个以上,有时会更多。

  午夜是黄金时段,其他时段成功率会低一些,不过收获也很可观。

  现在已经敲定明天上午来到这里赴约的女孩子已达到了十二个,比今天上午的还多两个呢。」

  主人轻描淡写的说着,可是小雯和小丽再也不会认为主人是在夸夸其谈了。
  「我们自己的把生命和肉体都交给了主人,主人能不能说一说在处理掉我们之后,怎样处理我们的留下的肉体呢?

  反正不能让别人发现,最后剩下的是烧了还是埋了呢?现在的数量可真不少,您说过会吃我们的肉,可是这么多美肉您是敞开肚皮也吃不了的。」

  小丽瞅着那八个赤裸的少女胴体问道。

  「这个,这个当然是要处理的。

  妳们把自己的生命和肉体都献给了主人,我当然要好好对待,不能浪费了妳们的美肉啊。

  要不,把妳们的肉体堆积在那里,很快就都臭掉烂掉啦。

  妳们看到这是一处独立的别墅,附近除了一个没有开门的加工厂外几百米内没有别的建筑,我可是下了大力气把这里建成了一个据点,几乎花费了我全部的积蓄和中了大奖之后的全部资金。

  这个车库的套间就是处理室,我会在这里完成对妳们女孩子的处理。

  在套间里面还有机关,那边的地板下有一个入口,通往地下储藏室。

  还活着的女孩子是看不到那里的,在那里还有全套的设备,我可以直接对妳们女孩子留下的肉体进行手工的分解处理,也可以直接通过在储藏室内的一条通道,用轨道直接送达濒临别墅的加工厂厂房。

  在那里,可以使用自动化机器进行分解,再通过全自动的烹饪加工设备,这样女孩子的美肉就会按照不同部位的质量加工成不同种类风味各异的美味罐头,经过完全的高温无菌真空处理,保质期要比一般的罐头食品要长个上百倍。
  这些产品经过严格的高标准自动质量检验之后,会被存储在仓库之内。
  这只是主产品,另外还有很多不错的副产品,比如可以用来制作皮衣皮裤皮鞋的精细皮肤啦,骨骼制成的各种骨牌啦,用女孩子留下的秀发制成的假发啦,烹饪加工中收集的油脂啦,实在太多太多了。

  总之,女孩子的一切都不会被浪费,她们会被利用的干干净净,连一点渣滓都不会剩下。

  从女孩子肉体中提取的物质为原料制作的化妆品更是好东西,对护肤养颜特别有功效,还没有任何副作用,妳们看,我一点眼角纹都没有,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呢。

  有不少女孩子喜欢纹身,那更是不错的艺术品,妳们注意到没有,这套间的灯罩都是蒙的有着精美图案的乳皮,所以光线特别柔和。

  真的非常感谢这些飞蛾投火般前赴后继的女孩子们,既让我品味了她们的青春胴体,也是她们积少成多给我带来了大量的资金,现在我已经是个大富豪了。
  每个女孩子我都会享用她们一点,现在这一切只有我一个人在享用,足够享用一辈子了。

  也许,当这库房被最后堆满的时候,我也要退隐江湖啦。」

  主人悠然的说着,好像在讲童话故事一般。

  他好久都没和女孩子面对面这么畅快的聊过了,前来赴约的女孩子总是迫不及待的要求处理,很少会有多余的话。

  听主人说这套间的灯罩居然蒙的是少女的纹过的乳房皮肤,小雯和小丽的视线立即转向了那散发著柔和光线的灯罩。

  沿套间的周边,分布着一个个的照明灯,每个灯都被蒙上了灯罩,灯罩上都有美妙的图案。

  纹上的图案大多是花花草草,也有一些是心形和字母图案的,都很雅致。
  她俩仔细看去,果然发现在每个灯罩的中央确实是少女们那纤细的乳头。
  小雯的视线随即转移到小丽身上,因为小丽也喜欢纹身,她在自己的胳臂、小腿、双乳、小腹、后背都纹上了图案,其中后背的图案最精致,是一朵盛开的牡丹。

  而双乳的图案最搞笑,是各纹了一颗心,一枝箭横穿胸脯,把两颗心穿在了一起。

  小丽在暗暗的想,我的纹身会被主人保留吗?

  小雯和小丽的目光扫向了自己随身带来的坤包。

  可不是吗,尽管她们大多都是些还没有独立收入的女孩子,这次她俩可是把自己的压岁钱零用钱以及家里的现金一股脑的都带来了,小坤包里都足足塞了两三万。

  她俩走了以后,这些不都是留给主人了吗?

  她俩都在想,自己可真贱啊,千里迢迢的前来赴约,送上门来让人家玩还让人家杀,还把自己的全部是钱都送给人家当酬劳,最终自己却连点骨头渣子都留不下,就像根本就没有再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

  这可是自己自找的呀!

  小雯还想再说些什么,小丽的嘴唇也在蠕动,主人却看了看表,示意她俩到时间了。

  他取出了一条绳索,环形的,轻轻把小雯和小丽的脑袋瓜套在了里面。
  这条绳索很粗,却特别的柔软,这是用上等的绢丝制成的。

  小雯和小丽面对着面凝视着对方,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其实主人已经猜到她俩想说的是希望他能允许,带她俩参观一下地下储藏室和加工厂的设备,满足她们的好奇心。

  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不然他会答应的。

  看到主人把出鞘的长剑和打开保险的手枪放在一边,小雯和小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主人把一棍圆滑的木棍插进绳圈里连续转了几圈,使绳圈渐渐收紧,慢慢套在了小雯和小丽粉嫩白皙的脖颈上。

  然后,主人示意,让小雯和小丽各自把持着木棍的一端,然后他把小雯和小丽套进脖颈内的秀发轻轻拂了出来,使绢质的绳套与粉嫩白皙的脖颈完全彻底的接触。

  「妳们俩都会到那里去的,只是妳们俩看不到了。别紧张,抓住木棍,继续慢慢的转动,别停,别松劲,别松手,只要有知觉就继续转下去。好好享受吧!」

  主人的声音温柔体贴,犹如梦幻一般,小雯和小丽机械的开始一圈圈转动着那漂亮的木棍。

  她俩的配合真是天衣无缝,呼吸渐渐开始窘迫,绳套却越收越紧。

  这时,主人的双手已在她俩的身上游走,小雯和小丽又体味到了那熟悉的感觉。

  很快,她俩已不能呼吸,即使张大了嘴巴,却再也不能吸进哪怕一丝一毫的新鲜空气。

  她俩感觉到自己的双乳又在膨胀,炙热的情欲烧的内心在痒痒的难受,同时一股股的热流也在向自己的下身凝聚。

  她俩很清楚,自己的那里此时已是淫水连连了。

  主人的肉棒依然雄风不倒,小雯感受到了那硬硬的插入。

  这次主人的手法完全不同,毫不怜香惜玉,一上来就是狂风骤雨般的猛烈冲撞,每次都直捣花蕊,每次都直插心扉。

  没用了几下,小雯的阴肌便开始了剧烈的痉挛,她颤抖着喷出了阴精,再次冲上了那美妙的天堂。

  她那握着木棍的双手渐渐无力,只是被动的随着小丽的转动在收紧绳套。
  主人插着小雯,手却没有闲着,从小丽的背后两腿间伸入,捻弄挑拨着她那细长的阴蒂,使原本羞答答的躲藏在小阴唇下的小阴蒂变得更加充血勃起。
  她俩转动木棍的速度已经非常缓慢,但是她俩仍在咬牙坚持着。

  随着小雯的泄身,主人迅速换位,变成了猛插小丽淫水奔流的蜜洞,双手戏弄挑拨小雯的阴蒂。

  高潮中的小雯被刺激的连续爆发了好几个高潮,她感到自己眼睛都模糊了。
  小丽达到高潮要久一点,不过她的高潮要比小雯剧烈的多,以致她几乎要松脱握住木棍的手了。

  两个少女都已眼睛翻白摇摇欲坠,是时候了,主人拿起了了长剑,小心的缓缓的从小丽的背后冲着那分开的肉缝捅了进去。

  他的手法相当熟练,剑身渐渐没入那白皙的胴体,渐渐从那樱桃小口冒出了剑尖。

  那留在小丽两腿间的剑柄,彷佛她长出了男性的肉茎一般。

  淅淅沥沥的鲜血从两腿间滴落,她那青春的胴体在剧烈的震颤着。

  小丽没有想到利剑穿身居然会这样的震撼,姐妹双绞已经让她舒服得一塌糊涂了,主人的插入更是助长了高潮的爆发,而剑刃穿过阴道,刺激着阴蒂,更是使这高潮达到了极点。

  当剑尖进入自己的口腔,她配合的张开了小嘴,使剑尖冒了出来,同时内心洋溢着无比的幸福。

  她的头脑已经阵阵发昏,双手再也握不住木棍,她再也无法站立了。

  正当此时,随着最后一个高潮猛烈爆发,脖颈也被猛烈收紧。

  太美妙啦!

  她在内心呼喊着,随即放心的放纵自己飘上了那高高的云端。

  主人没有任何的迟疑拖延,他已取枪在手,紧顶着小雯的穴口扣动了扳机。
  随着噗的一声,大股的血尿立即从她的两腿间喷了出来。

  小雯正沉浸在那持续爆发的高潮中难以自拔,猛然间下身一热,一股舒畅的热流直灌顶心!

  那汹涌快美的浪潮轰地一下把她托上浪峰的最高处,那无尽的抽搐和痉挛使那快美异常的小分子从她的阴部飞泄而出,居然使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比畅快和轻松。

  娇嫩的阴道、翕动着的阴唇,乃至阵阵收缩着的子宫,都在痉挛着抽搐,挤压出了一团团无比的快美,正一波波不断放射出来,直到爆发出最后一个特别强烈巨大的快美高潮,令她突然感到自己已飘上了云端一般。

  小雯知道自己的少女生命就要结束了,但她并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这无边的快美是自己情愿拿生命去换的。

  如果能够推倒重来,她还是会做同样的抉择。

  绢质绞索的挤压使她不知道怎样才能咽气,她拚命想吸入最后一口气,但这口气却怎么也没能吸再上来,而是渐渐的堕落下去了。

  在那一瞬间,小雯感到自己全身都在出汗,而那曾经所拥有的只有青春少女才能感受到的那微妙的咸湿、羞臊,快乐、调皮的少女感觉正在消失。

  随着最后喉头一紧,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下沉,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小雯和小丽的双手都已松开了木棍,在她俩杏眼翻白摇摇欲坠处于弥留中巅峰时刻时,主人手疾眼快,他的双手迅速抓住木棍的两端,迅速猛绞了一下。
  两个少女已经用尽了全力,绳套已经被收的很紧,即使他也只能再紧上那么大半圈。

  就是这一下,彻底终结了小雯和小丽的少女青春,她俩相拥着慢慢歪倒,空气中再度弥漫着来自小雯和小丽那少女胴体的血腥气息。

  即使他不猛绞这一下,她俩也会死去,他只是加速了她们走向死亡的步伐,让她俩同时咽气,达成她俩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的心愿。

  终于结束了,他舒了一口气。

  他慢慢抽出插在小丽两腿间的长剑,解开绕在她俩脖颈间的绳索,一手拽着一个少女的脚裸,把小雯和小丽一直拖到那八个女孩子身边。

  在她俩身后,留下了两道长长的血痕。

  这些女孩子都是眉清目秀的,个个都很漂亮。

  不管怎样漂亮怎样有气质的女孩子,只要她们赴约来到这里,哪个不都是成了他的玩偶,乖乖的任他享受,最终乖乖的死在他的手里?

  这可是奢侈的消费啊,人家女孩子好不容易才养活到一二十岁,正是风华正茂,那一朵朵的花蕾,一朵朵的鲜花,就这样凋零了。

  他那巨额的投入并不亏,换来的却是源源不断的回报。

  他按动按钮,躺着那十个少女的地板变成了一个平台缓缓的沉了下去。
  很快,平台又升了起来,恢复了原样,但是平台上躺着的少女们已经不见了。

  他检查着少女们留下的坤包和衣物,收集着里面的现钞,把式样各异的手机和随身听之类的玩意扔进纸箱内,至于她们抛弃的花花绿绿的衣物则一股脑的堆到一边。

  随着按下另一个按钮,这块地板也沉了下去。

  现在套间内已是空空荡荡,他又按下了一个按钮,然后熄灯离开了。

  随着猛烈的水流在冲刷,残留的血迹和尿渍也没有了痕迹。

  当一切都静下来的时候,唯有那一圈已经熄灭的照明灯还在闪烁阵阵的萤光,那灯罩上美丽的图案仍依稀可辨。

  他已经进入了地下储藏室。

  十个少女的胴体被倒在水池内,湍急的水流把她们白皙柔滑的美妙胴体冲刷干净。

  他肢解过不计其数的女孩子,青春少女那美妙的胴体从里到外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神秘。

  实际上,他并没有对小雯和小丽完全说真话,也是怕吓着她们,其实那八个女孩子都是他在出门接她俩之前刚刚被处理掉的,现在每天的处理量都保持在三十个以上,他整整少说了三倍。

  至于在上午和下午早些时候被处理掉的那些女孩子,现在早已经变成罐头被堆在仓库里面。

  被他处理过的女孩子的数量何止是千儿八百,那只不过是个把月的处理指标罢了。

  至于别的,他倒也没说谎。

  他很佩服自己的高瞻远瞩,若不是不惜巨资建成了全自动的分解处理设备,那么这些工作他就不得不要全靠手工操作了。

  因为在开始阶段的工作量比较轻,他对女孩子肉体的性趣也比较浓厚,那时基本上是全手工操作,倒也其乐融融。

  他甚至还觉得花费昂贵的代价添置全套的自动化处理设备有些奢侈。

  后来,随着前来赴约的少女们的数量与日俱增,少女们的胴体也失去了神秘,这套设备便派上了用场。

  现在只要手指一动,按动几个按钮,自动化的机器设备就把一切都完成了,善后处理的工作已轻松很多。

  只有那些比较特别的能引起他特别兴趣的女孩子,他才会亲自动手。

  小雯和小丽给他留下的印象不错,特别是小丽还有着不错的纹身,所以他要特别对待她俩,要亲手肢解她俩的胴体。

  他在水池中找到了小雯和小丽,分别给她俩的脚裸戴上了脚镣,然后从导架上拉下钩子,分别勾住了她俩的脚链。

  小雯和小丽的肉体慢慢被倒吊起来,披肩的秀发垂落着,还在不停的滴着水珠,她俩被缓缓的移到工作台前。

  他随之把小雯和小丽的肉体一起固定在了工作台上,然后尽量展开她俩那修长的玉腿,把青春少女最羞辱最隐秘的部位完全彻底的暴露在灯光下。

  在剖开女孩子的身体的时候,他很喜欢倒吊着她们,这是他养成的习惯,也可以最后欣赏她们那最神秘最诱人的部份。

  小雯的阴阜隆得很高,脂肪积累的也比较厚,插她的候感觉挺柔软的,不像与她同龄的少女那样感觉被耻骨硌的慌,这与她十七岁的年龄和苗条的身体相对比有些不太相称。

  而小丽虽然比小雯丰满的多,可是她的阴阜就没有小雯隆得那么高,插她的时候就能明显感受到耻骨的压力。

  现在,他的锯刀就从这里切开,从阴蒂的上方一直切到小雯的喉咙。

  残存的血从切口处涌了出来,但量并不很多。

  在切口被完全分开以后,他把膀胱扯了出来。

  里面已经没有尿了。

  他再分离出小巧的子宫,非常可爱。

  子宫和膀胱都被穿了个洞,那是子弹穿过留下的痕迹。

  他很仔细地把小雯的阴部分离出来,放在一个盘子里面,另外还取下了小雯双乳的那连带着乳晕的乳头。

  然后,他一件一件的取出小雯的内脏,查看着子弹在她体内运行的轨迹和对内脏造成的伤害,最后在她的颈枕部位找到了那颗已经变形的弹丸。

  刀子在她像牙一样稚嫩的肌肤上切割着,小雯逐渐变成了一堆质量不同的肉块。

  性感的双腿很快也变成了两条白骨,她逐渐变成了倒吊着的骨架,少女的青春魅力已荡然无存。

  电锯嚓的一下,小雯那秀气的头颅就给锯了下来,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只是紧抿着嘴唇微闭着双眼还在那里微笑。

  因为小丽有着不错的纹身,她先是被仔细的剥了皮。

  她的皮肤和小雯的皮肤都不错,光洁柔滑,伤疤和黑痣都很少见,是绝对的上等货色。

  只是小雯的皮肤已被分割成了几个大片,而小丽的皮肤要比小雯完整的多了。

  他肢解小丽的时候,也是重点查看长剑从下阴插入后对她内脏造成的损害,评估着自己在这次处理中的得与失。

  他确认小丽的膀胱和子宫都被穿透了,那破损的子宫内居然还留有残存的精液,只是她再也无法孕育成胎儿了。

  正是因为这样不断的吸取经验教训,他的技艺才越来越精湛。

  小丽也变成了骨架,她俩的肉和内脏以及分解下来的东西都被传送带运走了。

  其余的少女会被机器自动分解,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动化的,这真让他省了不少的心。

  一碟以从少女最隐秘的部位分离下来阴蒂为原料制作的阴笋玉舌和以少女矗立在自己胸前的骄傲的纤细乳头为原料制作的金鸡报晓,以及用她们上红下棕四片香唇为原料制作的红艳双唇,是他平日最喜欢的零食,也是他今晚的夜宵。
  这一夜,他依然收获颇丰。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致命的约会将继续持续上演。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