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瓶梅改编-春楼妈妈的调教】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好,好饿啊,这里,是哪里?」我两眼昏花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肮脏的一身让路人见了我远远的绕着道。

  「我是谁?为什么我变成了小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死亡的逼迫下,我一步步的向前走着。

  「没,有,力气了,可恶,难道我快要死了吗?真是莫名其妙啊。」全身乏力的我只能依偎在一根柱子上,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哟……,张丽妈妈,这是怎么了呀?这么大火气?」一位搔首弄姿的艳丽少女询问着一位打扮妖艳的中年少妇。

  「嗨,别提了女儿,那张大户在床上说得你侬我侬的叫人好不舒心,结果他家那老婆娘一来,便将人家踢下了床,真是提裤子便不是个人。」那名叫张丽的少妇对着那俏丽少女就是一通抱怨。

  「哎呀妈妈,我说做咱们这行的,哪来的感情,不过就是逢场作戏罢了,那张大户的话妈妈也当得真?」那少女掩嘴娇笑着。

  「行了行了,尽找你妈妈的晦气,快去开门了。」张丽挥了挥手手,吩咐了下去。

  「诶……,开门接客咯,诶,妈妈,你看,门口有一小孩。」众少女们刚打开门,就听见扑通一身,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男孩摔倒进来。

  「哎呀,别是死人吧,真是晦气,那个谁,去看看。」张丽顿时手舞足蹈起来。

  「没呢妈妈,这小子还有气,你看?」一龟公仗着胆子身手试了试鼻息,然后向张丽询问道。

  「你说这开门做生意容易吗?看什么看,还不快去给这小东西收拾干净,弄醒了送到我房间来,指不定又是哪家不要了的孩子,咱不是什么好心人,也得给他一条活路不是?」那张丽手掐着腰娇声娇气的说道。

  「哟,妈妈,谁不知道你呐,就是喜欢小孩呢。」众少女打笑道。

  「去去去,少在妈妈这里寻开心,看这少年模样,真是俊呢,他家父母不要,那奴家好好疼他。」说着,便吩咐了下人将少年好好打理一番。

  「唔……,这里是哪里?」慢慢的觉得周围温暖了许多,我呻吟了一下,醒了过来。

  「哟,少年郎,你醒呐?」一位俏丽少妇走了过来,身上散发着浓郁的胭脂香,正是那春楼里的俏妈妈,张丽。

  「这,这里是哪里?」我惶恐的望着四周。

  「这里是妈妈的春楼,可怜的小家伙,你的父母呢?」

  「父母,我没有印象。」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作为孩童的身体,他的父母我的确没有印象。

  「真是可怜的孩子啊,难得长得这么俊,居然父母就不要了,没事,妈妈疼你。」说着,张丽那樱红的嘴唇便要亲了过来。

  「不要。」我急忙制止到,我至少还是知道春楼的姑娘可是一点朱唇万人尝。
  「贱货。」哪知张丽瞬间恼羞成怒,一巴掌将我拍倒在地,一脚踩在我的脸上「妈妈看得上你才对你好,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那双大脚酸臭无比,隔着布鞋都有着一股脚汗味直直的往我鼻子里飚,我被这股脚味熏得满脸通红,拼命的挣扎起来。

  「小家伙,你以为妈妈是做什么的,妈妈就是专门调教像你这样不听话的贱东西的。」张丽一边说着,一边拼命的扭动着踩在我脸上的大臭脚丫,那酸臭味越发的浓郁了起来。

  「小贱狗,还敢不敢不听妈妈的话了?」张丽将脚踩在我的嘴上,那脚臭味透过布鞋的缝隙被我完完全全的吸收干净,恶心的脚臭味让我脑袋一片空白,但下体却有了充血的感觉。

  这自然逃不过经验丰富的张丽妈妈的眼睛,她一下坐在床上,用另一只脚尖从我的睾丸撸到龟头,舒适感让我下体挺起了帐篷。

  「哟,真是个贱东西,妈妈的臭脚丫子好不好闻啊?小贱狗。」张丽一只脚不断的碾压着我的嘴巴,让那浓郁的酸臭气息不断的涌进我的身体,另一只脚不停的踩着我的下体,让我快感不断。

  我渐渐的接受了这股恶心的酸臭脚味,并为之着迷起来,下体也被挑弄到了极限,马上就要爆发了。

  张丽却停止了动作,将双脚收了回去,「哎呀,奴家近些日子好久没有放松了,脚也有些酸了啊。」张丽说着,将脚上的鞋脱了下来,「有没有贱狗想要用舌头给奴家按摩一下啊。」说完,张丽将她那双大臭脚丫伸到了我的面前,不停的扭动着,让那上面的臭味彻底的散发开来。那股闷热的酸臭气息让我非常犹豫,看着那脚上黄里泛黑的裹脚布更是心里打鼓。

  「机会,可是只有一次哦,我的宝贝。」张丽却毫不在意我的犹豫,将那双臭脚不停的滑过我的脸,在我的鼻子前扭动着她的脚趾,我完全呼吸在她酸臭的脚味之中。

  脚上的恶臭让我心里十分反感,但身体却做出了完全相反的选择,我捧起了那双散发着恶臭的双脚,用舌头不停的舔食起来,从脚掌,到脚趾,每一次都不停的亲吻着。

  「哈哈,真是个听话的小可爱,怎么样,妈妈的脚掌好吃吗?」张丽满意的享受着,用脚趾夹着我的鼻子,让我闻她指缝里更加浓郁的味道。

  「酸酸的,咸咸的,好吃………」我一边含糊的回答到,一边不停的舔着那曾经让我作呕的酸臭脚汗,仿佛要舔掉张丽脚上那张布满酸臭脚汗的裹脚布,直接舔食张丽的脚掌一般。

  「真是乖巧的小贱狗啊,来,将妈妈的裹脚布取下来,记住,要用你的舌头。」张丽命令道。

  我完全无法防抗这种脚臭的诱惑,用舌头将张丽的裹脚布慢慢的取下,整条舌头全是张丽脚汗的味道。

  「来,闻闻,妈妈的脚香不香啊。」将裹脚布去掉,张丽便用脚趾夹住了我的鼻子,问道。

  没有了裹脚布的阻碍,张丽的那双脚掌的气味猛的散发出来,那股恶臭让我情不自禁的向后一缩,却仍然被张丽的脚掌夹住。

  「哼,贱狗,叫你闻奴家的脚,你竟然逃。」说着,张丽用她那双臭脚丫将我的脑袋狠狠的向下一压,巨大的脚掌将我的脸完全包围,脚趾缝正对着我的鼻子。

  酸臭的脚汗侵蚀得我脸上发痒,但舌头却不由自主的想要舔食那由臭脚汗所形成的汗垢,我迷迷糊糊的伸出了舌头,顺着张丽的脚趾,舔食着她的指缝里堆积的汗垢,下一刻,张丽强有力的脚趾便夹住了我的舌头。

  「贱东西,你浑身上下就这根舌头讨人喜欢,拿来给老娘当洗脚布怎么样?」说着,张丽将我的舌头拉长,不停的用脚掌摩擦着我的舌尖。

  我拼命的点头,用舌头舔食着张丽那满是汗垢的脚掌,同时手向已经快要爆炸了的下体伸去。

  张丽却将我的手抛开,一把脱掉我的裤子,将我勃起的下体暴露出来。
  「哟,还真是天生的贱骨头,舔着女人的臭脚丫子还大着鸡巴,小宝贝,以后就给妈妈做个狗怎么样?」张丽将裹脚布往我鸡巴上一套,狠狠的撸了几下。
  我舒服得说不出话,只能不停的舔着张丽脚上的酸臭汗垢来表明我的意愿。
  「哦,就是这样,好好的吸,像吸奶子一样吸我的脚趾头,哦……,好舒服,香不香,说啊,香不香啊?」

  「哈哈哈,别人养只狗,养只猫,奴家却养了个贱东西来舔臭脚丫子,你说是不是啊,下贱的东西。」张丽将用她的臭脚掌狠狠的碾压着我的舌头,那酸臭的气息从我的嗅觉,味觉在我的身体里绽开,大脑完全被张丽的臭脚所捕获,鸡巴也硬到了极点。

  「用你的手,把鸡巴固定住。」张丽命令道,我没有思考的照做,下一刻,张丽拉平了她那裹脚布飞快的摩擦着我的龟头,上面的脚汗垢通通钻进了我的马眼里,顺着我的尿道刺激着我的睾丸。

  「啊啊啊啊……,痛痛痛啊。」巨大的刺激让我不断的呻吟,张丽顺势将她的大臭脚丫猛的插进了我的嘴里。

  「哈哈,小贱狗,你上面的嘴被我的臭脚丫子插着,下边的鸡巴被我的臭裹脚布插着,是不是感觉很舒服,很爽啊。」张丽越说,插入的力道和摩擦的速度越盛。

  「呜呜呜………」这种快感让我根本无法忍受,精液噗呲噗呲的射了出来,大片乳白色的汁液沾在了张丽那张黄黑的裹脚布上,散发出浓浓的奶味。

  「贱东西,老娘让你射了吗?」张丽似乎发怒了起来,自称起老娘,说着,将她另一块裹脚布揉进了我的嘴里。

  浓郁的脚臭再次在我嘴里蔓延开来,鸡巴被这股脚臭刺激得又开始勃起。
  「年轻还真是好啊。」张丽眼里范这淫光,「吃这老娘的裹脚布鸡巴也能大起来,真是贱东西啊。」说着,用手抓着我的鸡巴甩了几下,让我的鸡巴越发的硬了。

  「唔……,老娘好久没有,吃过小孩了。」张丽用她的阴唇摩擦着我的下体,将我的龟头浅浅的放入她的小穴,又飞快的拔出来,不停的重复着。

  「都说男人在女人上面,今天老娘就要在男人上面。」张丽的下体磨了几磨,顺着淫水狠狠的坐了下来。

  「啊……,爽啊,贱东西,动,动起来,狠狠的肉老娘。」张丽一边说着,下体如同蟒蛇一般不停的缠绕着我的鸡巴,两只臭脚用脚趾揪着、摩擦着我的乳头。

  「对,对,就是这样,用力,哦……,好宝贝,捅得好,奴家都,都快要酥了。」

  「哦,哦……,对,都,都捅到人家花心里了。」张丽下体动得飞快,不停的呻吟着。

  「来,好好的吸吸奴家的奶子,可怜的孩子,妈妈来喂你奶吃。」张丽俯下身子,将硕大的乳房塞进我的嘴里。

  「对,就是这么,哦……,吸得人家心都软了,再快些,好宝贝,奴家的咪咪喜不喜欢?含着奴家的臭脚布的小变态。」

  「哦……,要丢了,要去了。」突然,张丽的下体狠狠的一缩,仿佛小嘴一般在吸食着我的肉棒,同时,张丽猛的一坐,将我的鸡巴完全的吞了进去。
  「好,好烫,舒服啊。」半晌之后,张丽任凭我变软的下体慢慢随着喷撒的汁液滑了出来。

  「来,小宝贝,给你吃点好东西。」说着,张丽抓着我的头,按在了她的阴户上,一股闷热骚臭的气息扑面而来,张丽的淫液沾了我一脸。

  「好好给妈妈清理一下。」说着,张丽将她的阴唇使劲的按在我的嘴上,逼迫我用舌头舔她的阴户。

  「哦,舒服,吸,吸得妈妈整个人都麻了,好儿子,乖儿子,用力,吸啊………」张丽双手拼命的按着我的脑袋,下体不停的摩擦扭动着,张丽还嫌不过瘾,还用脚趾玩弄起我的龟头来。

  张丽的脚并不柔软,有许许多多的死皮,按得我的下体很痛,但酸臭脚汗一直往我的尿道里钻,酥软的感觉让我下体再一次充血起来。

  「来,乖儿子,好好的用鸡巴水给妈妈洗洗脚。」张丽满意的看着我的鸡巴,左脚趾强而有力的夹着我的鸡巴杆子将它固定住,右脚掌飞快的按压、摩擦着我的龟头。

  「哈哈哈,乖儿子,你的鸡巴抖得这么厉害,是不是快射了?别憋着,给妈妈统统的射出来,一滴不深。」说着,张丽捧着我的脸,舌头灵巧的撬开了我的嘴唇,游走在我的口腔里,忘情的吸允着。

  「射啊,用你吃奶的力气,给妈妈射出来啊。」张丽脚趾狠狠的掐着我的冠沟处,同时将我的龟头从她的脚跟顺着脚掌向上一划。

  「痛啊……,射,射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精液一下子喷射了出来,昏睡了过去。

  「真是惹人怜的小可爱啊。」张丽将脚上的精液抹在我的脸上,馊臭的脚汗混合着精液的味道就这样包裹着我的呼吸。

  「好好调教一下的话,还真是让人愉悦呢。」张丽看着昏迷中的我,眼里范着淫光说道。

  「既然你这么喜欢闻脚臭,舔脚丫子,就叫你洗脚布吧。」在昏睡中,张丽仿佛已经定下来未来调教我的道路。

  「一定会让姑娘们好好放松的,我的小宝贝。」说着,张丽又一次深深的闻了下来,撬开我的嘴唇,舌头缠绕在了一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