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已为人妇为人母的她】作者:抑制嗜好
已为人妇为人母的她
 

 
字数:8853
 
  事情过去也有一段时间了,我还是无法压制自己的渴望。在这里冒险写下我 真实的经历,只为了试图宣泄我的渴望。
 
  那天下午,在员工宿舍里无聊地上着网,很意外地接到曾经的一个哥们打来 的电话,告诉我明天有个同学聚会,问我是否有空?
 
  因为是小学同学的聚会,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原因无他,因为我的小学时 在一个火力发电厂的子弟学校读的,同学之间的父母都是同事关系,可以说大家 都是老乡,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早就各奔东西,这次有个机会大家聚在一 起,我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多多少少有些炫耀的意思,到了第二天,我把自己那辆24万的jeep开 出来,但遗憾的是,所有人都已经自己打车去了,满足虚荣心的计划瞬间夭折。 
  当我到KTV进了包厢时,大家都已经玩出气氛了,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 酒,打电话给我的那哥们作为发起人,一个劲地在拍照。由于我的个头在南方这 种地方已经算是非常高的,184cm的身高90kg的块头,一进门就把整个 门给堵住了,或许我的入场是所有人中最吸引眼球的,所以我很高调地跟大家打 招呼,得到的回应也非常热情。
 
  说实在这些男同胞的歌喉是在令人无法恭维,而且抢麦又抢得厉害,索性我 就点了首英文歌《Just a dream》,果然不出所料,当我才开始唱 第一句的时候就引来了女生的喝彩,甚至还有一个男生去按伴唱按钮,竟是在怀 疑我假唱。鹤立鸡群般的歌声结束后迎来了一片掌声。
 
  聚会期间我一直在注意一个女孩,她叫刘惠,长得漂亮穿着性感不说,还有 种说不清道不明地韵味,我时不时偷瞟她,却又怕被人发现,高调地唱完一首歌 后,我就独自一人在一个角落里闷声闷气地抽烟喝酒。这种无形中的摆酷倒是吸 引了一些女孩过来搭讪,但我脑海里充满了刘惠的身影,对其他的女孩都不屑一 顾,对于她们的搭话仅是出于礼貌的回应,无形中又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到 后来也没有女孩自讨没趣了。
 
  之后刘惠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后说了句让我无比震惊的话:「哎!刚才我 妈打电话给我,说我女儿又哭闹了,怎么哄都没用。」
 
  「啊?那怎么办?你现在要回去?」她的一个姐妹问道。
 
  这一惊吃得我非同小可。要知道大家都是同一届的,她若跟我同岁今年也就 才22岁,竟然结婚了!而且孩子都有了!而且我仔细观察了下,只有少数人露 出跟我一样吃惊的表情外,似乎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事儿。
 
  「没事,我在电话里哄她睡着了,家里是座机,没辐射。」
 
  「你……竟然结婚了?而且孩子都有了?」我很突兀地问了句。
 
  「对呀!」她转过头来对我说:「怎么样?看不出来吧?」说着身子很轻盈 地旋转了一圈秀出自己的身材,那千娇百媚的风情展露无遗。
 
  「看不出。没想到你竟然已经是当妈的人了。」我忍住自己内心中的悸动, 吊侃道:「而且我居然到现在才知道,你的婚宴跟满月酒我可都是错过了,太伤 心了。」
 
  「切,我可是嫁到贵阳去了,离这里这么远,请你你会来?」说完就转过头 跟她的姐妹聊天唱歌去了。
 
  我依旧默默地坐在角落里,咬着烟,一股无法压抑的欲望直冲脑海,似乎再 嘈杂的音乐我都听不到了,脑海中有个声音不断地重复:她结婚了,有孩子了, 人妻!双十年华的人妻啊!
 
  之后脑里不受控制地思考,该怎样把她弄到床上去。各种各样的计划不断早 脑中滋生,与其说是计划倒不如说是意淫罢了。
 
  之后她再次出去,似乎是帮我那哥们买烟去了,顺便一提,她跟我那哥们, 也就是本次聚会的发起人,曾经是青梅竹马。当我看到她出去,过了不久我也跟 着出去。
 
  我并没有跟踪她,只是到必经之路的楼梯口旁边的靠着墙等着,拿着手机靠 在耳边拨打10000号假装打电话。当她回来后,我就对着电话大喊:「你怎 么能这样?你怎么这么残忍?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假装听了一会电话,然后拿着电话的手缓缓垂下,空洞的眼神透着股绝望。 作为一个职业骗子,我对自己的演技非常有自信,果然,她愣愣地看了我一会, 似是关心地问:「怎么了?」
 
  我苦笑地摇摇头,没有回答她,托着没落的步伐回到包厢。OK,这是吸引 她眼球的第一步。回到包厢后,我坐在一个开始一直起哄叫我唱歌的女孩旁边, 枯坐了一会,便对她说:「可以帮我优先一首王力宏的《Can you fe el my word》吗?」结果她自然满心欢喜地去了。
 
  虽然我的唱功铁定是比不上王力宏,但是这我全心全意投入已种悲伤的感情 去唱,凄美的歌声让整个包里鸦雀无声,就连帮我点歌想要跟我对唱的女生都忘 记拿起了话筒。当唱完以后,全场还是没有什么声音,出了几个没心没肺的男生 在喝酒外,就连下一首歌开始了都没有人去接话筒。
 
  「张恒你唱得真好听,再唱一首呗!」这是刘惠开口了。我报以微笑,说: 「那再帮我点首《需要人陪》吧!」
 
  同样是凄美的歌声,从我这种体型看上去五大三粗的男生口中唱出来倒别有 番风味。唱完之后,我离开了包厢,声称是出去吹吹风。
 
  之后不久,我那作为发起人的哥们打电话给我,说他明天临时有事要早起, 所以先回家了,并告诉我已经埋过单了。我心中嘀咕,他若不提前走,十有八九 会送刘惠回去,难道这是天助我也?之前那一系列博取同情心的战术未必会有什 么效果,但若能让我送刘惠回去的话,多少有点希望,因为她家是最远的,会有 独处的时间,而且她老公也不在这个城市。
 
  过了一会,刘惠她们几个姐妹也出来了,看样子也是要回家了。我迎上去, 问道:「你们回去了?」
 
  「是呀,明天还要上班。」其中以个女生回答道。
 
  「正好我也要走,不如我送你们吧!我开了车来,并且今晚没有喝酒。」 
  「好啊!求之不得。」
 
  其实我们大家原本都住一个小区,是厂里在市里建的,但刘惠家里在外面买 有房子,所以就搬了出去,正好路途又比较远。有一小段独处时间。在路上的时 候,我借口下车买东西,偷偷打了个电话朋友,让他在0点15分准时打电话给 我,因为我算准这时间是我跟刘惠的独处时间,到时候再演出戏。
 
  电话准时打来,我再次说了些悲愤的台词,然后把手机一关,粗暴地扔到了 一边,然后挂着二档慢慢晃着,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刘惠下了一跳,语气很关 心地问我怎么了?她这一问,我瞬间哭了起来。
 
  并不是那种嚎啕大哭,只是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我一只手捂着脸,痛苦地 哽咽着。标准地实力派演员。
 
  刘惠毕竟是刚当妈的,女儿还在哺乳期,正是母性泛滥的时候,很容易就上 钩了。之后我们便聊我的话题,我虚构了一个故事,故事中的我非常的优秀,但 是也非常无奈,非常可怜,似乎在一个强硬的面具下隐藏着一个脆弱的心。 
  不知什么时候,我把车停到路边,慢慢地跟她诉说,说到最后,我看准气氛 扑到她怀里痛哭起来,见她不反抗,我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她的脸,她还是没 反应,我慢慢把脸凑过去,她还是没反抗!当我们的距离快接近0的时候,她慢 慢地闭上了眼……
 
  有戏啊!我轻轻地吻上去,但也只是轻轻地在她那柔软的嘴唇上泯了一口, 就分开了。
 
  这是以个过渡。唇分,她睁开眼,眼中尽是一种接受了的平静。我的呼吸慢 慢地变粗,然后再次吻上去,这一次就有点粗暴了,很激烈地拥吻,直到快喘不 过气来,唇才分开。
 
  我缓缓地握住她的手,用一种类似不安,又类似哀求的语气对她说:「刘惠 ,我想要你,可以吗?」
 
  良久,她回答了俩个字:「去哪?」
 
  终于成了!我用一种无限感激地语气,说:「就去宾馆吧!」
 
  开了房,她提出要洗澡,于是我让她先洗。趁她去洗澡的时候,我悄悄地把 柜子里的避孕套翻出来,然后扔到床底下。等她出来的时候看到我在那翻箱倒柜 ,便问我:「你在找什么?」
 
  「呃……」我假装尴尬地挠挠头,说:「我在找避孕套,怎么会没有呢?」 
  她莞尔一笑,当男人主动要带套的时候,肯定是种为对方考虑的表现。我再 问道:「要不我打电话问问服务员?或者我出去买盒?」
 
  她摇摇头,问道:「你平时除了和你女朋友之外还跟别的女孩上床吗?」 
  「没有,我只跟她做过,而且还很少做。」我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继续 撒了个慌。
 
  「那就行了,我平时也只跟我老公做爱,你可以不用带套,没事的。好了, 到你去洗澡了。」
 
  OK,又成功了一步,她刚洗完澡出来,身上只穿着胸罩跟小内裤,虽然不 是那种情趣内衣,但她纤细的蛮腰跟圆润饱满的胸部依然火辣无比,我一步三回 头地进洗澡间,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特别是JJ,用大量沐浴露反复地搓,把 上面的味道尽量弄掉,兴许等下还能享受口交,弄干净点人家人妻服务才周到不 是?
 
  当我出来的时候,我的阳具已经是高高举起,早洗澡间里传上内裤发现根本 装不下,那硕大的龟头直接露在外面,很是难受,干脆我就直接不穿内裤直接冲 了出去。
 
  当我站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似乎被吓了一下。我身高184CM,体重虽然 90KG但是并不显得有多胖,虽然有点小肚子,但却很结实,但是我的胸肌跟 胳膊,都有点范?迪塞尔的味道,标准的猛男。加上那16cm长4.5cm粗 (我用精确到毫米的游标卡尺量过)的阳具高高的耸这,龟头因充血变得通红, 往下则是以根根粗暴的血管犹如苍龙蟠柱,刚猛之极!虽然与国际接轨还差那么 一丝,但绝对是国家免检的尺寸!
 
  她眼睛盯着我的阳具,虽然她年龄还不算很大,但毕竟也已经是当妈的人了 ,那种少女的矜持早就放下了,但似乎还是被眼前的场景所下一跳,她搂在怀里 的杯子紧了一紧,身子往后缩了一缩,就像是以至可怜的待宰羔羊,让人欲火澎 湃!
 
  我耐住自己的性子,走到床前,轻轻抱着她让她平躺好,然后我再爬上床, 轻抚她的秀发,深情地说:「惠儿,你真美!」
 
  做之前的氛围是很重要的,想让女人高潮,光持久可没用,气氛情调跟女方 心态都很重要,否则就算你干到她水干还是没高潮。
 
  今天她出师之名是为了安慰我才跟我上床,所以一开始就是一味地顺从,我 便要把这份顺从变成期待!
 
  我轻轻吻着她的唇,渐渐地再撬开她的唇把舌头伸进去,慢慢搅动着她的香 舌,贪婪地吸允她口里的蜜汁,右手探进她的胸罩里轻轻地握着她的胸部。唇分 ,她有些急促地喘息,我则把鼻子凑到她嘴边,呼吸着从她嘴里吐出来的芬芳。 
  小心地解下她的胸罩,我这样的大手掌才勉强一握的双峰如雪白的脱兔般跳 出来。一般女人怀孕分娩后乳房都会变形走样,下垂外扩,乳头发黑,甚至乳房 上还能看得到青青的血丝。但她的胸部依旧是那么漂亮,如蜜桃一样,而且也不 下垂,可能是因为她还很年轻吧!年轻的妈妈就是好啊!
 
  我贪婪地、小心地揉搓她的双峰,并不像A片中的男优那样使劲地抓到整个 胸部都变形。曾经在杂志上看过,女人胸部下垂变形与老公长期大力地揉搓有很 大关系!虽然她并不是我老婆,甚至是别人的老婆,但我已经很小心,如宝贝办 地呵护,抚摸那对诱人的双峰,是不是还用舌头拨弄那两粒可爱的乳头,粉嫩嫩 的乳头如晶莹的樱桃。
 
  可能是我忍不住,突然大力吸允了一下,竟然有奶水从中流出!她产后能迅 速恢复身材,并且乳房保养的如此好,凡事有利有弊,她的奶水肯定没有什么营 养,一开始我看到如此漂亮的奶子我甚至还以为没有奶水。所以她的孩子肯定是 喝奶粉的,我就算把她的奶水吸光也没有关系!
 
  想到这节,我记得丧失理智,什么叫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到此时此刻我 才终于体会到!我便用手挤她的奶子,便用嘴大力吸允,那奶水简直就是射出来 的。我感到她并没有抗拒,反而把胸往前挺了挺,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头,我更 加大胆了,没命地吸允着她的奶水,虽然有点腥,味道不是很好,但这却是我记 事以来第一次尝到奶水的味道。
 
  吸完了右边的,再吸左边的,时不时还把在口中的奶水通过接吻的方式跟她 一起分享她的奶水。
 
  话说回来,奶水确实不多,当我玩弄她奶子的时候,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 脱下了自己的内裤。我亲完她的奶子,一路向下,最终到了那一处秘泽。
 
  她的阴毛不算浓密,却也不杂乱,阴唇有点黑,毕竟已经生过孩子了,或者 说,她老公曾经也是索求无度啊,毕竟这么极品的老婆,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我伸出舌头,在她的小穴来回搅动,她终于忍不住,手按着我的头娇喘连连 ,不时就有蜜汁流出,我也不客气,很很的吸允着。她按着我的头连连求饶:「 恒……恒,我……不要……呜……」
 
  嘴上随说不要,可手却死死地按住我的头,哪有放开的意思。从之前我还在 挑逗她那水蜜桃奶子的时候,这小骚货就开始脱裤子了,估计她老公平时做的时 候别说帮她口交,前戏都很少做,所以估计她每次都是自己弄。不过这骚货简直 就是天生尤物啊,随便一弄,水就泛滥不止。
 
  听说她老公年轻又有钱,能嫁给个这样一个高帅富果然没点料子怎么可能! 
  在我快窒息的时候,我终于挣脱出来,喘了两口粗气,就蛮不讲理地用还带 着她小穴里流出来的蜜汁的舌头粗暴地强吻她,这骚货也一点不在意,完全放开 了,激烈地回应着。
 
  再次唇分,彼此都喘着粗气。房间里的灯明亮却不刺眼,照着她的身体白里 透红,看样子她的欲火也被撩起来了。
 
  「讨厌,这么野蛮。」
 
  我嘿嘿一笑,爬起来,把她抱起来,让她靠在床头,然后我双腿分开在她身 体两侧,跪在她身前,胯下那昂首挺胸的阳具就这样对着她。
 
  我仔细观察她的眼神,她盯着我的阳具,眼神有点迷离,有点惊讶,但却没 有厌恶。她抬起头浅浅地对我一笑,抬起右手轻轻地握住我的根部,我的JJ早 就硬得不行,而且我勃起的时候,就算我人是站着的,阳具也是翘到天上去,并 且隐隐有个向上弯的弧度,差点可以顶到肚脐眼。她就这样,伸出可爱的香舌, 从睾丸根部一路添上,添了两口后,握住我JJ的右手轻轻一用力,似乎是想往 下掰。
 
  嗯!掰不动?再用力一点,终于掰下来让这小兄弟直直往前了。可是……怎 么这么吃力?她右手一松,我的阳具刷地一下又弹回去了。她又用手在我的JJ 上一捏,或许她想想中的那种犹如捏到软体动物的手感并没有出现,反而像是捏 住了跟铁棒!
 
  「怎么这么硬?」她一声轻呼。
 
  「喜欢么?」我调笑道。
 
  「喜欢你个大头鬼!」她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甚是可爱。而且嘴上虽 然这么说,可那只小手还是来回在我JJ上套弄,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没办法,我站起身,叫她下床,而我就坐在床边,她在我面前跪下,俯下身 来,一手撩起自己的头发,一手握住我的阳具,伸出香舌在阳具四周来回舔弄, 然后整根吸入。我突然感到我的龟头顶到一个柔软处,低下头来看,发现三分之 二的阴茎都进入了她的口中,直接就是来了个深喉啊!
 
  随着我的龟头顶到她的喉咙,她的口中顿时分泌出大量的口水,让我感到整 个阳具都浸泡在意片温暖中!随着她的套弄,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这骚货 口活技术还真高!估计没少帮她老公吹。
 
  随着她的吸允越来越激烈,完全没有挺下来的意思,在又一次深喉运动时, 我的龟头顶着她柔软的喉咙,她的舌头还在里面来回搅动刺激我的敏感点,我终 于忍不住,抱住她的头,精液如涌泉办爆发,直接射进了她喉咙里。
 
  虽然她感到我要射了,但我突如其来地抱住她的头,让她保持着深厚状态, 我的精液直接射到她的喉咙里,呛得她眼泪都流出来了,我瞬间我发现她的不妥 ,等下她条件反射牙齿一咬,那乐子可就大了!我赶紧松开她,她从我胯下抽出 来的时候还有些精液射到了她的脸上。泪水与精液混合在她了脸上,弄花了她原 本精致无比的脸,但却又种别样的诱惑,她幽怨的眼神,反而让人更像好好地欺 负一番。
 
  「你想呛死我啊!哼!」说完她别过脸去,看上去很生气。我赶紧起身道歉 ,可还没站起来,她却是用手在我胸前一推,然后整个人贴了上来,用她那还带 着我精液的舌头滑进了我的嘴里。又是一番激烈的拥吻,据说女人比起做爱更喜 欢接吻果然是没错的。
 
  再次唇分,我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爱怜地把她脸上残留的精液全添干净, 我的舌头在她脸上滑动,她也并不排斥。似乎是在告诉我,做爱的时候不管任何 事都不算肮脏。
 
  终于,我再次把她放好,让她平躺在床上,然后分开她的双腿,由于我的J J比较翘,在插入的时候我必须把身子压下去,就在身子压到她身前,我的龟头 贴在她小穴上来回滑动,就要进去的时候,她双手一推我的胸口,急道:「等等 !」
 
  我崩溃,这当口怎么能等?但我还是耐下性子,温柔地问:「怎么了?」 
  她扭捏了一下,说:「你……那个太大,慢点。」
 
  「不是吧?你都生过孩子了,我那物件再大能大过你孩子?」
 
  「可……你那比我老公的大太多啦!讨厌!」她一锤我的肩膀,说道。
 
  瞬间我热血澎湃!哪个男人在偷情的时候听到对方谁自己比她老公厉害,不 是豪情万丈?女人需要牺牲老公成就情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放下廉耻?
 
  我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安慰了几句。然后拨弄阳具,用龟头分开她的阴唇, 慢慢地挺进!虽然很缓慢,并且很顺利地连根没入!
 
  没想到生过孩子后里面也不松啊!虽然不是说非常紧,但似乎有种吸力把你 的JJ深深地吸进去,阴道里四周的肌肉一阵阵的挤压,还没进行活塞运动呢一 阵阵快感就从我的胯下直冲大脑!
 
  开始感到她的担心,所以我插入的时候也很小心,并且慢慢地抽送。当她眉 头渐渐舒展,呻吟也逐渐平稳,隐隐地海带着点期待的时候,我就逐渐开始加大 力度,虽然频率不快,但每次都很有力,每一挺都能迎来她一声娇喘。
 
  当快感逐渐强烈的时候,我便停下来,把她抱起来,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贴 身坐着,我抱着她的腰,垂直坐着的姿势让我的16CM阳具全部没入她的小穴 里,我能感觉的到我似乎顶到了她的子宫。接着我用力一顶,双手握着她的腰微 微接力往上一提,让她的身子就这样腾起来,几乎要让阳具退出来的高度,然后 等她身子坠下的时候,又等于是次大力的连根没入!每一次都让这小骚包爽到魂 飞天外,带着哭腔语无伦次:「啊!要死啊!烂掉了!要烂掉了啊啊啊!」 
  这姿势,腰力手劲JJ够长三大要素缺一不可!如此抽插20多下页累得我 够呛。
 
  接着就在JJ还插在小穴里的状态下,把她翻过身,然后让她跪在床上,屁 股高高翘起,而我跪在她背后,双手握住她的腰,最经典的老汉推车。原本我的 阳具早勃起的状态下就是高高翘起的,现在这个只是等于是这个小骚包用她的小 穴把我的阳具硬生生掰下来,这样我的阳具在她小穴里总是保持着向上顶的力, 抽送的时候最大限度地摩擦她的G点。
 
  而我自己也快要坚持不住,这小骚包的小穴怎么这么骚,生过孩子了这B怎 么还能像个嘴巴似的一阵阵吸允我的龟头。剧烈的快感让我忍不住要射出来了! 可似乎这骚货距离高潮还差那么一点!这怎么行?之前口交已经射过一次了,这 第二炮还不能让这骚货满足,那面子可就丢大了!
 
  想到这节,我就边抽送边转移注意力,脑里不断想着:「嗯……一个空气压 缩器……一个氧化亚氮雾化系统(NOS)加上……嗯……四缸涡轮增压系统… …啊!要射了!还有……AIC控制器接到……氧化亚氮的喷气嘴……」
 
  脑子里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却想到注入N2O让发动机功率提高的NO S系统,既然发动机功率提高了,胯下的功率也跟着上去了,活塞运动的激烈空 前地高涨。而在我胯下承欢的小骚货,那啊!喔!呃!的浪叫越喊越大,我甚至 怀疑这230一晚的宾馆的隔音水平能不能档住这小浪蹄子的叫床。
 
  她似乎也感觉到我要射了,只不过一直在忍着,更加大力迎合我,只不过这 个姿势主动权完全在我这。所以她大叫:「等等,啊!哥,等等!」
 
  我停了下来,趁机喘口气,问道:「怎么了?」
 
  「快把我翻过来。」
 
  「为什么?」
 
  刘惠缓了一口气,说道:「我想看着你……」
 
  我没接话,轻轻把她翻过来,重新插了进去。她双手勾着我的脖子,双腿环 过我的腰夹住。我则双手撑着床,就这样四目相对,我继续卖力抽送起来。最终 我如野兽般喘了几口气,这时候我感到刘惠小腹一阵阵痉挛,我终于要顶不住, 发出一声低吼:「我要射了!」说完我便想再抽插几下就拔出来体外射精。 
  谁知在这个万分要紧的关头,她双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腰,大喊:「等等!等 等!」
 
  我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这关头等什么?多来几下前列腺都要出问题了!我 几乎是用吼的:「又怎么了?」
 
  她紧了紧夹住我腰的腿,说:「我想,要你射在里面……」
 
  一瞬间,我的欲火虽然为退,但却冷了一半,或许一般人再听到这句射里面 或许就真的不顾一切了。但也不是是说我对这话没感觉,只是看到她那娇羞的样 子,忍不住再欺负欺负她。
 
  「射里面?这姿势是最容易怀孕的,万一怀上了怎么办?」
 
  「你怕?现在你就是我老公,怀上就怀上呗!」
 
  「别闹,我当然怕,我怕你因为我而让自己原本美好的家庭破碎。」
 
  「笨蛋,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老公可是想要个儿子呢,哼!我就跟你生 个儿子回去拿给他养!」
 
  「那如果是个女儿呢?」
 
  「嘿嘿……」她调皮的一笑,眼珠子转了一转,然后抱住我脖子的双手一用 力,我便顺着她的手劲把头俯下去,让她在我耳边轻声说:「如果是个女儿,我 还是拿回去给我那绿帽子老公养,等养大了,再叫她来跟我一起伺候你,让你左 拥右抱,并让她对你说爸爸你好棒!」
 
  爸爸你好棒……一副淫乱无比的画面在我脑海中形成,瞬间精虫上脑,脑子 一片混乱!我抓住她抱着我脖子的一双手,按住她的手腕,两只手制住她的动作 ,犹如强奸一般,又犹如野兽般喘着粗气,脑中那副淫乱的画面挥之不去:左边 抱别人的老婆,右边抱跟别人老婆生下来的还没发育完全的萝莉女儿……
 
  一股兽性支配着我做最后的冲刺!脑里只有个年头:射!射到最里面!射出 个女儿来!
 
  刘惠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弄得欲仙欲死,扯着嗓子淫叫:「啊!要死了! 死掉了!我的B被搅烂了啊!呜呜呜……给我……亲老公!我要接着生!生小孩 啊啊……」
 
  终于,刘惠小腹一阵痉挛,她的浪叫很突兀地突然断掉,两眼空洞,小嘴微 微张开,口水不断流出来。
 
  而我也是以声低吼:「全部给你!小妖精!」好像是处男射精般,从脚到头 犹如一股电流直窜而上!感觉输精管一阵压缩,除开之前口交突兀地射出的一点 外,剩余的存货全部一股脑地射进刘惠子宫深处……
 
  终于,痛快地射完之后,小弟弟终于软了,但也没退出来,就这样堵在刘惠 的骚穴里,不让精液流出来。我则把她抱起,然后我躺下来,让她就这么保持被 插入的状态爬在我身上。
 
  「等下洗个澡吗?」我问。
 
  过了半晌,她才回过神来,轻轻地嗯了一声,不过我觉得她已经完全使不上 力气了。接着就是一顿鸳鸯浴,她浑身软绵绵地任由我摆布。
 
  接着晚上的时候,我偷偷使用了雨酸宰酮,刘惠的骚穴毫无反抗地被我蹂躏 了整整一个通宵。直到天亮后,我们才睡去,一直睡到晚上才艰难地起来。她的 骚穴已经肿得跟个油条似的,而我撒泡尿都痛得要死,而且还是滴滴答答的尿不 痛快,并且还带着透明的很粘稠的前列腺分泌物,看来这次是在是玩过了。 
  之后通过聊天才知道,她为了产后尽快回复身材,去练瑜伽的时候可是下了 苦工,怪不得阴道有那种让人欲罢不能的紧致。
 
  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做过,一来彼此在不同城市,二来也没有什么机会。或 许她也觉得出轨确实对不起自己的老公,我暗示她几次后她都不予理会。
 
  我是不是该放手?别再缠着别人了?免得闹到最后人家家庭破裂?可是,我 对她的渴望,该怎么办?
 
                【完】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附件
 , 下载次数: 75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7788yoke金币 +14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