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恋母的代价】(07-08)(完)作者:senlongmm2
字数:13359
 

               第七章崩坏
 
  时间拉回与媚娘一夜情后,我搭着火车北上回家,我知道该面对的还是要面 对,母亲或许已经知道些什么了,但是我还是必须亲自确认,究竟母亲对我的心 意,是那单纯的母子亲情,还是另有隐情?
 
  回到家中,母亲说我只会到处去玩,也不好好认真找工作,自从菲律宾回来 到现在,都已经入秋了,而我还是胡胡涂涂的混日子,虽然母亲对我感到不耐烦, 但是我觉得,母亲应该是还没有发现我知道了什么。
 
  大概过一个礼拜后,每天看着母亲身子,让我又渐渐开始起了邪念,虽然入 秋,但母亲在家里的穿著还是较为清凉,无袖薄上衫,手臂摆动拉扯乳根,让胸 前的薄衫被奶子紧紧挤着,从腋下衣口露出白色内衣。
 
  而母亲喜欢穿宽松的短裤,每走一步那屁股肉就抖了一下,虽然母亲之前帮 我手淫一次,但是那次只是好狗运,软磨硬泡才成功,这几天下来我言语暗示了 几次,母亲都当作没听到,让我只能吃闷棍。
 
  今天母亲一早就去诊所,直到下午才回来,穿着一身制服,白衫灰裙,重点 是腿上穿着黑色丝袜竟然是花纹的,在背后偷看母亲那双腿,整个阴茎又开始半 勃了,母亲看到我眼神好像也明白什么,只淡淡的说「我累了,去午睡」
 
  我跟着母亲进房,母亲问我想干嘛,我拉着母亲的手说「妈……好几天了, 可以帮我吗?」,母亲扭着屁股不理我的走进去,我急忙跟上,母亲转头瞪了我 一眼,我这才郁闷的离开。
 
  可是当我看着母亲的背影,我竟然冲过去,从后面搂着母亲,母亲急着大喊 说我不要命了,我把母亲和我自己倒向棉被,母亲右手紧紧的抓住我右手腕,阻 住我右手伸进她的内裤里面。
 
  我的中指隔着母亲的花纹网袜,在母亲大腿股间刮搔着,母亲一直扭动身躯, 随即转过来瞪着我说「够了没?」,我这才停下动作,我跟母亲两个人都互相喘 着气,我哀求母亲说「妈,帮我一下拉」,母亲说「你真的很奇怪耶,又精虫上 脑是不是?」
 
  我继续说「那好,妈我不摸妳,但是我可磨蹭妳的屁股吗?」,母亲说「很 怪耶,哪有人用自己妈妈的屁股泄欲?」,我挪着身子靠近母亲,母亲把窄裙给 拉好,刚刚在床上被我抠着穴,整件灰色窄裙被掀起来,露出那黑色花纹包裹的 肉臀。
 
  我继续说着「妈,妳既然不愿意帮我,那就让我磨蹭一下,我保证很快就出 来,谁叫妈妳的屁股这么诱人,今天又穿花纹黑色丝袜,我真的快疯了,拜托」, 母亲听到我这样捧她,停顿了一下,语气和缓的说「去去去,我爱穿丝袜碍着你 了?就知道你不安好心眼,成天在家色瞇瞇的盯着我看,脑里都在想那种事,没 个正经的」。
 
  母亲将窄裙往下拉对我说「你就不能自己打?非得要蹭我的身体?」,我说 「妈,拜托,你又不愿意帮我,那我只好求妳让我蹭一下,上次花莲那次,我忍 住了,今天我真的忍不住」,母亲皱着眉头说「我是不太纵容你啊,就真的这么 爱妈的身体吗?」
 
  我看着母亲说「妈,你不是观念很开放?那妳应该知道我有多恋母了吧?我 承认我一开始是因为妳的身体,妳那丰满的肉臀,让我很想摸,那对熟女巨乳, 即使年纪大了,可是更是风韵犹存,妈妳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里阿。」
 
  母亲把头发拨一边说着「之前不是讨论过了,我们是母子,我不会跟你发生 关系,上次讲完我知道你讨厌妈的原因,所以你从菲律宾回来,我顺你的意,帮 你手淫一次,为什么我帮你,是因为我爱你,你恋母也爱我,所以我才自愿帮你 这么做,可能是那天被愧疚的情绪影响,所以才帮你」。
 
  我看着母亲的眼睛说着「妈…你也知道我爱你爱的多疯狂,那今后真的都不 能给我吗?」,母亲俾倪的看着我说「还不满足?你真的以为能像那些乱文一样, 先帮儿子手淫,手淫中因为太久没接触男人的阴茎,所以自己兴奋起来?」 
  我接着说「难道妈一个人这么久,都不会想要?还是只能自己来?」,母亲 冷冷地说「不用你管」,我沉默的一会,母亲看我没说话,叹了一口气说「正因 为我们是单亲家庭,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你走错路,乱伦这条路本来就是错的」 
  母亲继续说「你知道吗?我一点也不讶异你的恋母情结,我知道会有这么一 天到来,所以我一直很保护我自己,让自己保持理性与中立,怕的就是自己顺着 你的性欲,如果我自己都没办法管好我自己,怎么当你的母亲?」
 
  母亲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说「妈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已经想了很多了, 如果这样会让你失望,那我也没办法,妈只希望能让妳过得更好,知道吗?」, 我搂着妈说「妈,但是我真的没办法放下妳」
 
  我讲完后与母亲拥吻,这次母亲没有抗拒,彼此舌头上的互相舔绕,让我的 下体再一次硬了起来,我不再多想,让彼此的情绪拉至到一个境界,离开母亲的 醇厚我说「妈,不管妳怎么看待这件事,但妳要明白,我还是希望妈能成为我的 女人,我可以不结婚跟妈共度一生」。
 
  母亲没说甚么,但是我已经拉着母亲的右手来爱抚我的阴茎,我闭上双眼, 想象母亲闺房里的摆设,让自己的肉棒享受母亲那纤细手指的套弄,我已经豁出 去了,即使母亲再怎样不情愿,我只相信,母亲是我的女人,现在是,以后是, 未来也是。
 
  母亲的闺房有张桃木色的木制床,床的旁边有一个梳妆镜,在后面靠墙有个 衣柜,衣柜里满是母亲的内衣裤,为什么我知道,因为我偷翻过,母亲的内衣都 是很昂贵的,各种花样跟颜色,让我看的目瞪口呆。
 
  我最喜欢一件珍珠白的内衣,胸罩采贝壳花纹设计,胸前交叉处还有一颗珍 珠造型,在朴素典雅中,带着一股贵妇气息,想象母亲穿上这件内衣,雪白的胸 罩,麦色的水乳,两者是这么的对比,既冲突又有一种美感。
 
  如同那琥珀色的黑咖啡中滴入洁白的鲜奶,那晕开的画面,是不是在母亲身 上也能看到的呢?两者调和的口味,让我更想一尝母亲那美乳,闻着胸罩幻想母 亲用奶子帮我乳交的画面,总是让我回味十足。
 
  衣柜旁的矮桌上,放着不知名的香水,就是一个空瓶里面放香水,上面再插 满类似卫生筷的那种东西,好像是卫生筷会从瓶底吸收香水,最后在尖端处释放 香味,我一直想不起来这味道在哪闻过。
 
  我跟母亲说,希望母亲可以坐在我阴茎上面,像是素股那样,用私处跟我的 肉棒互相磨蹭,穿着内裤和丝袜也没差,母亲说不要,一直不想帮我做这件事情, 最后在我半推半就下,达成我在花莲不敢做的事情。
 
  母亲侧躺背着我,可能是不想看到我的脸,我把母亲翻过去,让母亲整个人 趴在床上,把窄裙往上拉,母亲喊说不要,我说我不会把丝袜脱下来,母亲这才 放手,那黑色花纹丝袜包住的肉臀,刚是看着我的阴茎就应的要命。
 
  我一开始规规矩矩的把肉棒夹在股沟中间,上下摩擦,阴茎蹭过花纹的感觉 十分有快感,我两手捧捏的母亲的肉臀,母亲扭了一下,可能是怕痒吧,我开始 问着母亲「妈,你觉得我那里还算OK吗?」
 
  母亲趴着,头倚着枕头说「甚么拉?干嘛问这种问题?」,我继续说「就好 奇阿,妈,妳就说说吗」,母亲继续说「长度还可以,可是很粗,龟头蛮大的」, 听到母亲这样说,我更是兴奋。
 
  我继续说「那妈,你上次握我肉棒,会有感觉吗?」,母亲说「你真的很奇 怪耶,我都帮你做到这样了,还要问东问西的,你最好快一点,等我改变心意你 就别弄了」,我说「就喜欢听妈说这些话,会让我很刺激,说不定我很快就射了」。 
  我一开始是蹭着股沟,但是我摆动腰的幅度越来越大,每一次都把龟头顶着 母亲的骚穴,虽然隔着内裤跟丝袜,但是母亲应该也能感受到我龟头的顶蹭,顶 着母亲的私处在往上划至股沟,就像是从后面操干着母亲一样。
 
  母亲好几次都想把大腿夹紧,可能发现我一直在磨蹭她肉缝,可是我两手掐 着母亲的肉臀,左右两瓣的屁股肉,大拇指紧紧的把那肉臀给扳开,母亲的肛门 跟下体更暴露在我眼前,只可惜多了内裤丝袜,不过龟头的酥麻感更重了。 
  我开始快速前后蹭着肉棒,每一次的上下都撞击母亲的肉臀,就像是真的在 做爱一样,看着母亲那肉臀浪花,被我撞的臀浪涟漪,龟头顶住母亲的私处在往 股沟上磨蹭,母亲转头看我说「小力点,别撞这么大力」。
 
  我不管母亲,继续大力撞击,越来越快,母亲只好忍受的我发泄,直到精液 如那白雪一般,射满母亲的黑色花纹丝袜上,整个肉臀和小穴私处,都是我那浓 精,精液从花纹的细缝中流了进去,可以看到母亲那内裤上那一点水渍。
 
  「难道刚刚的磨蹭让母亲有感觉了?」我这样问着自己,我想帮母亲脱下黑 色丝袜,母亲还以为我想干嘛,紧张的说要我别乱来,我急忙说怕把母亲的床给 弄脏,帮母亲脱下丝袜时,本来被丝袜弹性包裹的肉臀,此刻没了丝袜的掩饰, 那麦色的肥美熟女骚臀,全完赤裸裸地在我眼前。
 
  我咽了一口口水,母亲穿着是白色的三角内裤,感觉款式是新款的,加上母 亲那双肉感大腿,一想到如果能真的与母亲这样肉体对肉体的碰撞,那种感觉应 该更好,把丝袜拖下丢在床边。
 
  母亲本来想翻身,但是发现我依然跪坐在她的屁股上方,母亲狠着说「还没 爽够吗?快起来」,我把龟头上的残精抹在母亲的肉臀上,那半勃的肉棒,这次 仅仅的顶着母亲的私处。
 
  我心想,只要我右手把拇指勾住母亲的内裤,往右一翻,不就露出母亲那肥 美的小穴,龟头在往前一顶,不就插入了,如果我插入了,母亲一开始应该会很 抗拒,但是随着时间拉长,说不定母亲会爽到高潮?
 
  母亲似乎发现我的意图,直接大声开骂「都让你用我的屁股弄了,你还不满 足吗?」我只好离开母亲的身上,盘坐看着母亲,母亲起身瞪着我说「你到底想 怎样?非得要妈躺在床上给你干你才满足?」「
 
  这时我也气的失去理智了,「妈你为什么不帮我?我都快疯了」,母亲怒着 说「我为什么要帮你,妳是我儿子,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接受?」,我继续说「我 都知道,是不是因为长得像老爸,你看到我的脸就觉恶心?」,母亲说「你到底 在说什么?就算你不像你爸,我会不会让你乱来」
 
  「我早知道了,要不是因为爸,妳也不会生下我,反正从小到大妳都不关心 我,反正你就觉得我的存在是一种多于,如果没有我,妳早就有个美满的家庭, 有丈夫可以依靠,可以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美好人生」我愤恨着说,母亲没 有说话。
 
  「那妳回答我,我爸是谁?他现在又在哪里?为什么你不让我知道他的存在? 
  到底为什么?「我对母亲说着,母亲深呼吸一口气说」你为什么想知道他的 事情,你恨我我都能明白,但是你要知道,母子之间或许有可能发生甚么,但是 在我身上,那是不可能的,你不能因为我的冷漠,而要我献身于你,爱有很多种 方式可以呈现,不是只有肉体上互相满足才算是爱「
 
  我继续说「照片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不知道爸爸是怎么跟你发生关系,你们 之间又有甚么恩怨情结,我真的受够这一切谎言,妳自己说看看,这样的家庭, 还算是家庭吗?」
 
  母亲看着我,没有继续说什么,但她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种深不见底的忧 愁,就像是我戳破她的面具一样,或许以母亲一个女人之力,支撑着这个家,本 来就很辛苦,如今自己的儿子不谅解自己守着的秘密,反到是让自己成为千古罪 人了」
 
  母亲静静的说「我不知道绿姨跟你说什么,总而言之,如果这是你希望的结 局,那你就做吧,你想离开这家,就离开,我不会在阻止,如果你今晚想要在我 身上做你想做的事,那做吧,做完了,我们以后就不会是母子关系了,我亏欠你 的太多了,我本来也不奢望你能对我多好,我只能说,跨过母子这条线,很多事 情都会变得,当这一切都改变,你绝你的真的会如你所愿吗?」
 
  我听着母亲的话语,紧握的拳头渐渐松开,今晚我就可以得到母亲,这算什 么?算是征服,还是怜悯我?我从没想过局面会弄得这么糟糕,什么网络上母子 乱文,都是假的,现实中的我,面对的才是真正的抉择。
 
  现在我敲打着键盘,将那荒唐的三年前生活给打了出来,是想要证明什么吗? 
  我不知道,还是只是单纯想要发文赚积分?亦或者是我对我自己的救赎,人 总是会犯错,但是有些错,一旦犯了,就再也不能回头。
 
  与母亲撕破脸的前几天,我还躺在床上,幻想着要怎么淫母,挑母亲月事要 来前几天,正好是女人性欲高胀,会特别搔痒难耐,讲白的会很想做爱,等到那 天到来,我准备一点山上米酒,在母亲下班疲劳的回来,让母喝了一点酒,静等 母亲沐浴出来。
 
  母亲刚沐浴完,全身的热气加速血管代谢,体类的酒精麻痹全身,下体的炙 热让母亲感到口干舌燥,这时候我在要求母亲帮我手淫,母亲握着我阳具时,那 肉棒手感透过手臂传到脑门,让母亲边我帮上下套弄,边自己意淫起来。
 
  而我故意跟母亲对话,挑逗母亲的话噢,让母亲更加亢奋,最后敌不过我的 骚扰,那引以为傲的巨乳,穿着奶罩下雪白的乳房在我眼中,骗着母亲说这样可 以让我更兴奋,更快射,母亲开始做一些诱人动作。
 
  母亲两手手臂夹奶,将自己的奶挤出深邃的乳沟,被珍珠白花纹胸罩托着乳 房,那水嫩像布丁一样的抖动,让我情不自禁把肉棒放在母亲乳沟中间,母亲先 是说不要,最后说只能一下下,但是当我整跟肉棒被母亲的奶子夹住时,母亲的 表情虽然害羞,但是却更加妩媚。
 
  平常那凶巴巴的嘴脸,如今帮自己儿子乳交的羞涩模样,更让我龟头更加硬 了一圈,阴茎被拿水滴奶夹住上下蹭动的画面,让我用手压着母亲的头,每一次 往上动时,母亲只好深出舌头舔我龟头,最后干脆不乳交,直接把肉棒塞进母亲 的嘴里。
 
  母亲皱着眉头把我吹舔套弄,我故意把母亲的双手往上拉,用左手紧紧捏着 母亲双手的手腕,这动作让母亲更屈辱,母亲两手举高,头部被我用右手固定, 不停的前后吞吐我阴茎。
 
  母亲本来跪在床上,被我命令两腿张开,青蛙开腿的蹲着,这样的母亲看起 来更为淫荡,那水蓝色的内裤被大腿的嫩肉夹的紧紧的,私处的小穴像小丘一样 把内裤股起来,当我把阴茎拔出来时,母亲干咳了几下,似乎对我硬是顶到喉咙 而不满。
 
  我放开母亲的双手,问母亲说要射在哪里?母亲气的说干嘛问我,我说让我 射妳嘴里,不然就内射妳,母亲只好握着我的肉棒,开始自顾自的吹舔,每一个 母亲那O型口,如同章鱼嘴一样的收缩吸着我的阴茎,让我爽到说不出话来。 
  梦里希望母亲就像AV女优一样淫荡,让我更是性欲大开,母亲右手虎口成 圈,紧紧环住我的根处,左手掌心包覆我的龟头跟包皮,靠着刚刚口交上的唾液, 那浓滑湿稠水感,母亲左手快速帮我打手淫。
 
  我由上往下看着母亲的奶子,有着熟女的下垂奶,那麦色肌肤的乳房,在白 色的胸罩下衬托更美丽,巨乳因为手臂快速摆动,成整个乳房起了一片的涟漪, 像水面一样的波动,便随着母亲那表情,一脸希望我快点射出来的淫荡模样。 
  最后我喊了一声说要射了,母亲只好张开嘴巴,一口含住我的龟头,我故意 右手扶着母亲的后脑勺,直接把龟头送到母亲喉头,母亲本来含住龟头,变成整 根吞到底,鼻子贴着我的阴毛,两手大力推着我的大腿。
 
  直到我把那精液一股一股的射近母亲口腔,我才缓缓拔出,母亲咳了好几声, 拍打我表示抗议,我故意深喉咙就是要让母亲吞我精液,这种性虐的感受让我更 爽,母亲的脸蛋好红,我搂着母亲舌吻,母亲闪躲没用,只好躺在床上,让我把 舌头塞进她的牙关,搅拌母亲口腔唾液,我右手托掐母亲的左奶,那奶子圆润让 我爱不释手,当我右手沿着母亲的小腹来到私处的时候,母亲喊着说不要,但已 经来不及了。
 
  中指在内裤里面骚抠着肉缝,母亲今天身体特别亢奋,每一次的爱抚都让母 亲发出呻吟,当我右手指交的速度越快,母亲本来反抗的态度,逐渐的放下动作, 让我渐渐感受到母亲开始享受我只交的快感。
 
  我右手中指根无名指沾满母亲的淫水,当我越快进出母亲那肉穴,母亲的大 腿就夹越紧,我只好左手压着母亲的大腿,整个人的身体跟母亲呈现69式,我 仔细看着母亲那收缩的外阴唇,而母亲躺着对着我肉棒,自然而然又张嘴开始帮 我口交。
 
  好几次挖到母亲G点,母亲都爽到停下动作,自己屁股颤抖一会,一股白色 淫液湿润了我的右手,反复几次让母亲高潮,母亲早已经精疲力尽,而我的右手 酸到不行,在这幻想的夜里,母子互相帮对方纵欲,我想这应该不为过吧。 
               第八章终曲
 
  每个人的生命中,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令自己难忘的女人,我曾经幻想过,在 那前三年中,让我印象深刻的女人,或许,自己本该就与她们共度往后恋情,但 是当我选择了母亲后,这些女人以只能放在我的心里。
 
  A。(Many篇)
 
  与母亲坦白后的那一夜,我什么事也没做,母亲穿上衣服,向我解释那照片 的由来,那是母亲在实验室的笔记本,母亲很意外会被我拿走,但让母亲更意外 的是,那张照片竟然会夹在那本书里,还这么巧的被我发现。
 
  我问母亲说「LIE」谎言指的是甚么?母亲想了一下,回答我说「绿姨跟 你说什么?」,我心想,母亲该不会是想套我话吧,先套我我知道多少事,在告 诉我我能知道的事情,我淡淡的说「全部都知道了」。
 
  母亲先是看了我一眼后,眼睛看旁边,开始说这一切缘由,照片上的男生是 日本交换生,跟绿姨本来就是班对,母亲在实验室里也属于那种傻大姐,但是谁 也不知道那交换生,一直都是暗恋着母亲。
 
  在某次聚会结束后,母亲跟交换生都喝了点酒,那晚就这样发生关系了,所 以才会怀了我,当时母亲怀孕在实验室里闹得沸沸扬扬,没人知道母亲肚里孩子 父亲是谁,而坚强的母亲,在对绿姨的愧疚下,当然也不可能说出来。
 
  「LIE」代表的是,你的父亲本来答应我,他回去日本,会记得回来看我, 即使不娶我也没关系,但是自那毕业后,交换生就再也没有来看过母亲,母亲这 下才明白,原来自己也只是被舍弃的那个人。
 
  我心想,原来我的出生真的只是意外,难怪绿姨小时后来我们家,母亲总是 对她特别照顾,原来还有这一层的原因,虽然我知到了真相,但是我那内心的愁 与苦,丝毫没有任何减轻。
 
  我在台湾忘了不母亲,而母亲在伦理道德下,也表示不可能跟我发生任何关 系,我带着落寞,收起了那长达数十年的恋母情仇,决定让自己往后的人生可以 更加舒坦,我离开了台湾,在回到一次菲律宾。
 
  半年没见到Many,那轻熟女的模样依然清晰,Many已经不在语言学 校当老师,现在开自家车,接送客人游玩,我笑着说还有送客人去浮潜吗?Ma ny大笑一声说「当然有,但是不带你去」,我问说为什么,Many嘟着嘴说 「你只会盯着女生的屁股看阿」。
 
  我干笑两声说「那我保证只游在妳后面」,Many说「你想的美」,刚从 马尼拉下机场,坐上Many的轿车,在这菲律宾岛屿的国度,我想着半年来的 景色,在雾宿小岛外的风景,那海风的味道,在一次的围绕我的身边。
 
  让我短暂的忘却母亲,与Many的重逢,让我开始思索自己的未来人生, 接下来的日子,我几乎每天陪着Many上山下海,客人大多数都是背包客,喜 欢私藏景点跟隐藏美食,Many看起来比一前开心多了。
 
  晚上的烤肉BBQ是必要的活动,看着背包客玩着烟火,那七色霓彩的火光, 一下点燃,一会消失,我放空看着远处的大海,那浓郁幽暗的黑色,像个无底洞 一样,渐渐的把我对母亲那晚的景象,深深的吸引进去。
 
  直到Many拍了我的肩膀,把冰啤酒放在我的脖子上,我这才赶紧醒来, 这时候耳边里传来吉他声,那琴声让我放松不少,我问Many说为什么要转行, Many转头看着我,腼腆的笑说「本来想把中文学好,去台湾交英文,但没想 到中文这么难学,我学的只是皮毛,所以我只好放弃了」。
 
  这时候换我笑了出来,Many瞪了我一点继续说「所以就开始用烂中文在 网络上找客人,结果没想到这些日子来,也慢慢做出一些成绩」。雾宿的晚上十 分炎热,我在海滩上干脆把衣服脱下来,裸着身体。
 
  Many跟我是坐在后面的树旁,远处海滩那里是背包客跟BBQ区,基本 上导游是不太会介入客人的活动中,所以我跟Many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彼 此最近的生活。
 
  Many也把短T脱掉,里面穿着三点式泳装,那黑肉的巨乳在条纹泳装下, 拖着乳房,看着看着,我半搂着Many嘴巴又凑了上去,Many跟我舌吻一 会后,自己右手隔着我的泳裤,爱抚我那半勃的阴茎。
 
  我左手绕过Many的后背,在从Many的左腋下绕出来,左手五指张开, 隔着泳装捏揉着Many的左奶球,Many嘴巴半开的享受的我揉奶,自己把 头凑到我肩膀,兴奋的舔着我的耳朵。
 
  而我的右手来回在Many大腿内侧来回刮骚,Many痒得一直扭着屁股, 像是期待什么一样,直到我中指隔着泳裤,弯曲手指,上下磨蹭那外阴唇,Ma ny爽的发出呻吟声,我感觉到Many泳裤私处边缘渗出一点液体,是Man y的淫水吗?
 
  半年没见,Many本来被我强迫硬上,但是之后的亲密行为,让Many 逐渐对我有好感,虽然她现在还与丈夫在一起,但是早已经分开住,Many的 老公迷上赌博,这也是为什么Many更换工作赚更多钱的原因。
 
  不过想归想,Many毕竟是有家庭的女人,与我这样婚外情,或多或少也 让我带着些许的罪恶感,不过揉着Many的乳球时,就已经把这些罪恶感忘了, 让我逐渐想起当时在学校硬上Many老师的快感。
 
  人性本贱来形容我根本算是赞美,我逃避了母亲,离开了台湾,本以为能够 放下一切,来到这里得到救赎,殊不知再见到Many后,我那贪婪的性欲,忘 不掉那背德淫人妻的快感,明知道Many有家庭,却又跟在她身边。
 
  那Many对我呢?单纯喜欢年轻男生?还是喜欢与我做爱偷情?我不知道, 但我现在知道Many不讨厌我,所以能跟她SEX我也不反对,反倒是Man y现在变得比较大方,即使有丈夫却主动跟我腻在一起。
 
  说来真讽刺,半年前我来到语言学校念书,用尽办法想要搞上Many这良 家老师,最后威逼利诱下被我得逞淫这黑肉人妻,之后在学校教室性交,校外的 旅馆做爱,在国外将精力宣泄在Many身上。
 
  没想到半年后我回来,反倒是Many看我郁郁寡欢,主动带着我跟着她一 起上班,变成Many导游旁的随身助理兼司机,虽然这几天下来都是分房睡, 但彼此之间的举动,双方皆看在眼前,Many眼中尽是浓情蜜意。
 
  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喊着宝贝,但是偶尔肢体上的碰触,Many也没有甚 么闪躲,好几次只穿着泳衣,那少料的材质,裸露的黑肉乳房,随着走路而下上 摇晃,正常男人看了没反应也很难吧。
 
  Many有跟旅行社合作,基本上有私人行程跟公开行程,Many大多数 都是做私人行程,很多国外的背包客会事先跟Many谈好价钱跟行程,所以M any这种作法算是预约制,好处是时间可事先配合,缺点是没有固定的量。 
  我有问过Many为什么不再没有私客的后接旅行社的单呢?Many说很 累,还要跟商店的老板打好关系,带客人来没买到一定的金额,老板还会抱怨, 更别说一些导游潜规则,基本上大巴士的司机就是得听他的。
 
  更有不少女导游为了巴结司机,而每晚陪睡,让司机品尝女导游的肉体,讲 好听一点是两个人睡一间房间省钱,讲难听一点就是要让司机爽而已,我问Ma ny有被司机怎么样过吗,Many笑说只有被乱摸,上床倒是没有。
 
  在这令人烦闷炙热的夜里,我跟Many两人穿着泳装,在沙滩暗处的树旁, 听着远方背包客的嘻笑声,以及不知名的吉他伴奏,探索彼此最为敏感的部位, Many身体因为闷热而出汗。
 
  我的左手继续隔着泳衣捏揉Many的乳房,Many靠在我肩膀上微微的 呻吟着,这种因为被我挑逗玩弄的表情还真是可爱,月光下看着Many锁骨胸 口的地方,被汗水给布满着,汗水往下流入股沟中间。
 
  手中的黑肉奶球被我捏揉变形,那绿白条纹的比基尼泳衣,橡胶加上汗水的 湿滑,我左手虎口拖着乳房下缘,往上紧压,虎口刮搔过乳头,让Many更是 扭着屁股,在我耳边娇喊着说「It『ssogood」
 
  来回几次搓奶后,可以感觉到Many的乳头逐渐变硬,从泳装看来根本激 凸,看得我实在受不了,左手放开乳房,搂着Many的腰直接往我身上坐,M any两手环住我的脖子,自己把奶子贴在我脸上,让我舔着那黑肉乳沟。 
  我右手捏着Many的肉臀,左手将Many三角泳裤给拉开,露出肉缝, 将Many的私处与我肉棒紧紧地贴着,右手捧着Many的肉臀,上下蹭动, 龟头麻擦着阴蒂,让这偷情骚妇淫水直流。
 
  等到Many湿的差不多的时候,龟头顶住外阴唇,右手捏着Many的腰 往下压,整根阴茎没入肉穴之中,停住动作感受小穴肉壁里的收缩,每收缩吸一 次,肉棒就爽到快射精了,随后开始摆动腰部,上下大力抽插Many人妻骚穴。 
  比起以前操着Many时的样子,现在Many表现更为主动,不知道是不 是因为打野炮的关系,我们两个都感到特别兴奋,一方面怕被别人发现,二方面 我们两个算是偷情,两者下来的性刺激感充斥着脑门。
 
  菲律宾女人那双大眼,泪汪汪的看着我,每次抽插都故意顶到底,看着Ma ny那痛苦表情,让我觉得很爽,深夜淫人妻、泳装黑肉奶、偷情硬操穴,在这 一瞬间,我忘却了以往痛苦的事情,让自己将精液内射在Many体内。
 
  隔天早上,带着疲惫的身体醒来,想到昨晚中出Many后,我们两个还陪 着客人回饭店,看着那年轻女孩的翘屁股,让我又不自觉意淫起来,Many扭 了我一把对我说「都是你射在里面,害我现在都流出来了」,我看着Many泳 裤私处的地方,现在应该混着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水。
 
  逼得我一个赶紧把客人送回去,让Many在车上把精液给擦干净,直到M any开车回饭店接我,我跟她在回到附近的旅社休息,我本来想要根Many 睡,但是想到她明天还有浮潜的活动,怕她太累,只好作罢。
 
  曾几何时,本来跟我一同浮潜的Many,现在已经变成一位潜水教练,可 以知道她为了生活多们努力着,相比之下,自己那自顾哀怨的烂人个性,真是废 物一个。
 
  船开航行约半小时后抵达一小岛,听船员说这附近的海域水流比较平稳,且 比较少人知道这个点,所以相对的水底下的风景更为漂亮,运气好还能看到一些 少见的鱼种。
 
  天气很好,太阳明亮水质清澈,客人有的来自马来西亚,有的来自台湾,少 数几个欧洲背包客,大约十个人左右,浮潜教练两名,Many不算是这次活动 的教练,但算是有执照的导游,在水中如有甚么意外的话,也可以帮忙。
 
  我本来不想下水,想要待在船上跟水手聊天打屁,结果还是凹不过Many , 穿好装备一同下去浮潜,穿好装备的背包客跟我,一同坐在船缘,背着海面,待 教练一声令下,每个人向后躺入水中。
 
  我倒向水底的瞬间,眼睛从护具镜片里看着水花,本来入水造成的泡沫,让 我视线白蒙蒙一片,等了一会后,水中的能见度慢慢的提升,我才看清楚附近的 人,那一瞬间,水底的美景映入眼前。
 
  半年前的浮潜,老实说我根本走马看花,盯着Many跟其他女人屁股意淫, 整趟活动都在想结束后要怎么上Many,这次在看一次水中景色,五颜六色的 珊瑚礁,太阳直接透射海中,产生的光晕加上水底的杂质,那如烟似幻的水波光 影,让我震惊了一会,实在没想过水质会透彻成这样。
 
  跟着前面的人游着,试着潜到更深处的海底,Many这次游在我的侧面, 打着手语要我看哪,不过也没用,基本上水底的运动很耗体力,我游没多久就累 了,更别提还背着氧气瓶,妈的,真够重的,虽然在水底感受不出来,等等上岸 就有得受了。
 
  上船后,我整个人几乎累瘫,整件潜水衣含水超重,当我把氧气瓶卸下,肩 膀感到如释重负,深深地觉得潜水教练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过了一会,客人连 同教练陆续上船,在船员的协助下,基本上这次浮潜算是很成功。
 
  我站在船头倚着铁栏杆,看到Many穿着潜水服走向我,那深蓝色橡胶尼 龙紧身衣,把Many那女人身材曲线给衬托出来,犹如可口可乐曲线瓶身一样, Many故意在我旁边甩头发,湿漉漉的海水喷得我满脸都是。
 
  我笑着对Many说「还不脱潜水衣?」,Many讪笑的说「你怎不帮我 脱?」,我伸手要去拉Many背后的拉链,Many闪了一下说「你好意思?」, 我拉着Many的手把她拉过来,在她耳边说「当然好意思,不然晚上怎么脱妳 的衣服?」,Many拍了我一下,笑着打我。
 
  我把Many的头发拨至一边,将拉链头由上往下拉开,那巧克力黑般的的 裸背暴露在我眼前,等到Many把上身给脱至腰间,我看着那全裸的乳房,在 太阳的映照下,显得如同巧克力冰淇淋一样的绵密软嫩,那半融化的模样,令我 好想要品尝一口。
 
  我问说干嘛不穿泳衣,Many说嫌麻烦干脆不穿,我看着Many下身还 没脱的潜水衣,我问Many说「该不会没穿吧?」,Many诡异的一笑说 「你说呢?」,随即再把上身的潜水服穿回,背部拉链没拉上,自己扭着屁股走 进船舱。
 
  我跟着走进船舱,底下的空间其实不大,Many在淋浴间准备要脱下潜水 服时,我一步跟着进去,锁上门锁,将半勃的阴茎掏出来,潜水服是连身款式, 手腕袖口跟脚踝部位都有拉链,这样比较好穿脱,背部也有主拉链,在颈部位置 拉到腰间。
 
  我两手从Many后面拉链缝中伸进去,扶助柳腰往上挪移,潜水服因为后 面拉链没拉,所以上半身会比较宽松,一定要把拉链拉起来才能完全合身,因为 比较宽松,所以我的双手往上一掐,直接捏揉着Many的可可色乳房。
 
  我穿着短裤,也不管裤子会不会湿,把肉棒顶在Many的肉臀上,隔着橡 胶潜水服,那肉臀被包覆着圆鼓鼓的,阴茎在湿润的海水贴着那紧绷屁股蹭动时, 由上往下看那对美尻还是令人受不了。
 
  我双手手背贴着潜水服,掌心揉着奶,下体顶着Many的淫尻,这种玩弄 人妻导游的画面,让我特别兴奋,Many两手撑在墙壁,半噘着屁股,随着船 只海浪的摇摆,Many肉臀有节奏的蹭弄我的阴茎。
 
  等到奶子揉够了,我的右手手指勾住拉链口下缘,往下一拉,让Many的 肉臀显露出来,变成潜水服半脱到Many的屁股下缘而已,我的左手紧握着M any的左肩膀,右手握住阴茎,对准肉穴口,在晃荡的船舱厕所中,用力挺进 那黑肉轻熟女的骚穴之中。
 
  我心想还真的没穿内裤,可以感受Many小穴的收缩,我用右手扶着Ma ny的柳腰,大拇指出力下压,让Many屁股挺的更高,逼的Many不得不 垫脚尖,左手紧握着Many的左肩膀,开始摆动腰部,抽插那湿润的小穴。 
  看着那半裸的肉臀,每次撞击下那屁股肉一颤一颤的,让我抽插的速度越来 越快,这种怕被发现的心里刺激,加上操着轻熟骚妇的快感,让我罪恶感抛诸脑 后,Many怕叫太声只好忍耐着呻吟。
 
  直到我将肉棒拔出,被Many肉臀股沟夹着,精液由下往上射,在那赤裸 的黑肉裸背上,点点滴滴的白色液体,让我深深陷入与Many做爱中的愉悦感, 如同那令人沉迷的偷情毒药,在也没办法离开Many这菲律宾女人了。
 
  话虽如此,Many以前是算是被我强迫做爱,后来我要离开的时候,那时 候Many对我还没放这么开,我没想到这次回来,Many变的积极,似乎也 不介意以前我对他的骚扰,我问过她为什么?Many始终不说。
 
  会不是Many自己也享受那偷情的刺激感吗?丈夫嗜赌,赌的家破人亡, 年幼的孩子在这种家庭生活中长大,是不是长年在种家庭不和谐的气氛下,Ma ny也逐渐变了呢?
 
  一路走来都被金钱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直到半年前遇到我,半强迫的被我 硬上后,那种人妻偷情的背德快感,侵蚀着Many的灵魂,一开始还抱着「台 湾人好像都很有钱」的想法,让我抽插。
 
  但是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给奸淫,那种耻辱跟羞耻感,深深的让Man y感到丢脸,但是随着被我各种性爱玩弄,多年来丈夫对于床戏只是单纯发泄的 例行公事,渐渐的这年轻男孩的熟女控行为,是不是自己也爱上这种性交方式。 
  Many靠着跟我做爱来达到释放压力,身为教师的身分,校方一而在再而 三的强调,不能与学生太亲近,但是Many还是瞒着学校,在那独处的小房间, 皱着眉头跪在地板,张着嘴吞吐着学生的阴茎。
 
  就在与我偷情淫戏的这段日子结束后,Many自己发现,原来早已经爱上 了我,相差五岁的年纪,不仅仅是那肉体上的欢愉,更是在每次放假出游,带着 我到处去玩的快乐时光,那段回忆,或许是Many逃避家中现实外,最为短暂 璀璨的人生。
 
  而当时的我却完全不知道Many身上竟然变化这么多,当时的我只是迷恋 母亲的身体,来到菲律宾念书,也只是想上看看菲律宾女人,正好Many老师 的身分加上又是轻熟女的人妻,让我特别想上她。
 
  一开始自以为靠着几点钱就能收买Many,却没想到Many跟那些女人 不太一样,不是有钱就能上床,可能是人妻的关系吧,终于对丈夫的忠贞,出轨 到是不敢想,但是这样的女人却是更让我想要狠狠干死她。
 
  后来等到上了床,渐渐的从威逼利诱,到我发现自己很禽兽后,我才明白M any那不可告人的秘密,这让我最后要离开菲律宾的倒数一个月,几乎都让她 带着我去游玩,而钱的方面,也是不愿意让Many出。
 
  是不是同情心?以为这样或多或少可以弥补Many,但事一开始的伤害已 经造成,我深深知道在做甚么也无能改变,我强迫上她的事实,在圣佩特罗堡那 几天的旅途中,那是Many第一次对我说,她想要我的这一件事情。
 
  可惜这短暂的恋情,只有几天而已,我就打包回台湾,在圣佩特罗堡那几天, 古老的港口,可以乘船去薄荷岛,在那一瞬间,我真的以为Many是我的女人, 只可惜因为那张照片的关系,我还是离开了Many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我又在一次回来菲律宾,带着满身的疲惫与困顿,那是一 种追寻许久却又遗失的无奈,追的母亲,却又被放弃了,在这个时候,拉着我的 手向前的是Many,硬是带着我走近她的生活。
 
  因此我决定留在菲律宾这件事,谁也没说,我想我会从新振作起来,虽然不 确定能不能成功,但是Many对我的意思这么明显了,我还在这么丧志下去, 好像也说不过去。
 
  母亲阿,我会将你放在我心底的某一处,不会将妳遗忘,希望在以后的日子 里,能让妳来菲律宾游玩,看我能成长到什么地步,顺便再让妳见见Many, 因为这个女人,以后将会是我的妻子。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3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