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Ghost】

  室友们都回家去了,只有我一个人留在宿舍。在BBS上虽然talk得很愉快,但是一关电脑,身心都觉得疲惫已极,只想找个女孩子共暖被窝;向来孤单的我心想:春天到底什麽时候来?

  「哈罗?」

  一个女性的声音响起,很轻,带了点试验性质;我张大眼望了望,随即感到好笑;自己的房间自己清楚,哪里会有女人?唉,幻觉都出来了,拥紧棉被,还是赶快睡吧。

  「哈罗?」

  又来了,这次听得真切,真的是女人的声音。我几乎跳起来,紧张地问著:「谁?谁在我房里?」左手摸到灯开关打开,整个房间刹时亮了起来──怪……怪了?什麽都没有?

  那个声音又响起来,「别慌,也不用怕。我没有恶意的。」顿了一顿,「我来你房间的原因是……是……」

  「是什麽?」我有点颤抖著问。

  「是因为……我喜欢你……」她的声音逐渐变细,尾音几不可闻。「我真的很喜欢你,所以才鼓起勇气出声招呼;希望不要吓著你了。」

  我在床上坐著,背靠著墙,棉被拉到下巴,努力的揉揉眼,没错,房间里没其他人,但声音似乎从每个角落响至……「你到底躲在哪儿?你说你喜欢我是什麽意思?」

  那声音悠悠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何喜欢你,算是缘分吧!我跟著你已经有一年了。喂,不用找了,你看不到我的,我根本没有身体呀!」

  我呆呆地摇头:「不对,这一定只是个梦。现在是晚上,所以我在作梦。」可是这个梦却又如此逼真。我把棉被拉到下巴,向著空气问:「你没有身体?这什麽意思?你到底是谁?」

  「我只是一个精神体啦!人类都叫我们什麽来著?鬼或是幽灵啦。」

  「你……你到底是什麽东西……我不相信神鬼之类的,你不要骗我。」
  「你相不相信并不重要,」她调皮地说,「真的有鬼存在,而且就在这里,而且那个鬼喜欢你,想要赢得你的友谊!」

  「以这种方式开始?怎麽可能。」我被吓得有点生气,「你说你跟了我多久?一年了?跟著我上课、去图书馆、吃饭?」

  「嗯,还有上厕所、洗澡……我最喜欢你冲浴时沈醉在热水里的样子了。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陪你睡觉罗!」

  「什麽?你说什麽?」我吃惊道。

  「我说:我想陪你一起睡。你要我吗?」

  我吞了口口水,这算什麽?倩女幽魂?虽然我二十好几了,但是跟女鬼睡觉?「我……我从来没有跟女孩子睡过。」

  她带著同情的口吻说:「这我知道,我就喜欢你的纯洁嘛!所以……

  你希望我有什麽样的身体呢?」

  一时反应不太过来,「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变成任何我想要的样子?」
  「是的。」

  我张大嘴巴,好一会儿才说:「听起来很不可思议。」

  「会吗?为什麽?」

  「我也不晓得,反正就是觉得不可思议。这太疯狂了,我一定还在作梦吧?地球上有二十五亿的男人,怎麽可能单单有个女鬼半夜在我房间里,还问我希望跟哪种身体睡觉呢?」

  「其实我碰到过不少男人……只有你能让我心动。」

  我真不知道是该感觉倒楣还是骄傲。「但是,为什麽你会喜欢我呢?」
  「人类喜欢什麽人需要理由吗?」她不答反问。

  「我想不需要。」

  「刚好我们鬼也一样。」她又调皮一笑,「好啦,你喜欢我长什麽样子呢?」
  我有点迟疑,跟鬼玩,会不会减阳寿?但是她说话的声音听起来蛮真挚的,说不定真喜欢我呢!好吧,姑且一试,反正我平日行善,佛祖会保佑我的。「我喜欢……跟我差不多高的。」

  「那容易。」她说:「再来,肤色呢?」

  「肤色嘛!」我喃喃地说:「白种女人蛮不错的,但是肤质差了些……
  黑女人我又不太喜欢……对了,变那种有点天然黑的皮肤,像是印度那一带的。」

  「没问题。头发颜色呢?」

  「黑的。而且要又长又直!我希望你看起来有点印度女人的样子。」

  「但是大多数又高又苗条的印度人五官都像西方人耶!」

  「真的吗?好吧,就这样没关系。」

  「随你罗!」她又问:「那你喜欢什麽样的身材的呢?」

  「唔,中等胸部,大奶头的如何?」

  她轻笑出声。「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你竟然会喜欢这种身材的;无论如何我照做就是了。那体格呢?瘦弱的,轻盈的,还是很强壮的?」

  「苗条,但是带点肌肉。」我说:「不过不要那种练出来健美的肌肉啦,是很自然运动产生的。」

  「我真不敢相信……」突然感觉好像在餐厅吩咐师父要煮几分熟的牛排,加上多少的调味酱一样……体毛?

  她又笑了:「对不起啦,我知道这有点疯狂;但是我必须依你的希望产生……你希望我有腿毛、阴毛、腋毛吗?」

  「喔!」我想了一想,然後自己也笑了。「我知道人类要自然一点比较好,但是我想要一个没有毛的身体……」

  「好吧!我可以变成没毛的女人。」停了会,「我要现身了哦,你准备好了吗?」

  「等一下。」突然发现自己几乎是脱光睡的,「先让我把衣服穿起来。」
  「没穿衣服有啥关系?我不能变衣服出来,所以我也是裸体的;再说我跟了你一年,早就把你身体看得一清二楚了。我喜欢你没穿衣服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说道:「好吧。」

  就是那麽简单;上一刻,我还孤独地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下一刻,她冒了出来,站在我床前。就著床头灯看,她真是美──苗条、健康的黑皮肤,小小的胸部上覆盖著两圈比肤色更黑的乳晕,长长的黑发如瀑布般直泻腰际。她以皇后般的幽雅伸出手来,我迟疑了一下,迎向她的手;我又吃了一惊,原以为鬼是虚无飘渺,或是冷冷冰冰的;但是她的手却是如此的温暖,皮肤如此地光滑,就跟我们人类的一样。

  她对著我微笑,然後拉我的手去碰她娇软的胸部。「来吧!来摸摸我,来摸摸这个你创造出来的躯体。」

  我可以感觉手在颤抖。「我真不敢相信……我是在作梦吧?」这真的不是我的幻觉吗?她的胸部是那麽的真实,那麽地温暖,还带了浓浓女性身上特有的幽香。如果这是梦,那也做得太过火了一点。

  她跨了一部,坐上了床,整个身体靠在我的肩上;我可以感觉到她的乳间碰到了我上臂。她吐气如兰,说著:「就算是作梦也没关系……你何不现在尽情享受,把是不是梦的问题,留待天亮再讨论呢?」

  「好吧!」虽然亲眼见到,我还是怀疑著:「喂,你不是什麽离家出走、又会变戏法的未成年少女吧?不要愚弄我哦!」

  她嘻嘻一笑,忽然又隐形了,「你看我是不是在愚弄你呢?」

  她就这样不见了,真是奇妙啊!但是在几秒之内,有「人」轻轻地碰我;嘴唇有著潮湿的感触,一双手缠住我的背,两团肉球贴著我赤裸的胸膛;我眼前的的确确没任何东西,但感觉又如此真实……

  我躺回床上,她还是绕著我;我开始回应她的吻。她离开我的唇,开始吻我的脖子,手指在我身上恣意探索著。终於她找到了我内裤的裤带,焦急地褪下这个障碍。我抱住看不见的她,在她背上爱抚著。

  我跨下的器具以最快的速度升起,然後被一股潮湿而温暖的物体所吞噬。我还是看不见她,但是可以感觉出她在我的怀抱中,享受著我的处男的献礼。这麽紧,这麽有力,像是有东西在吸 著。我全身肌肉都绷了起来。忽然,一股想像不到的痛快,像电一般流过我的身体,一阵狂喜的痉挛,好久没有得到宣泄的白色精液像火山爆发喷、喷、再喷,一次比一次喷得更高。

  这个痛快好像持续了几世纪之久,然後她的唇又回到我嘴巴上,胸部又贴回我的胸。我们再度接吻,这就是做爱了吧,我心想,全身骨头似乎都软掉了。但是在一分钟内,下部又不安分地逐渐地挺了起来,好像刚刚没有损失半点男性的精力,可以重来一样。

  似乎一整晚我们都重复这样做著,每次都欣喜,每次都完美,每次都很不可思议,而且在每次过後,我总是可以生龙活虎地马上再来。假如这是梦,那就是我做过最不可思议的春梦了;我宁愿这样梦一辈子。

  隔天早上,我在满室阳光中醒来。好久没有睡得正麽沈了,好像整个星期的疲劳都在昨夜调息过来。昨天晚上我作了个好奇怪的梦……这个怪梦,呵呵,想起来就好笑。我拉了拉被子,想赖一下床……奇怪,我手上碰到的是什麽?谁在我棉被里?我猛然睁开眼,她那头长发就在我眼前几公分远。

  「你醒啦?」

  「我醒了!」我回答。我醒了吗?是不是还在作梦?「你……你是谁?哦不不不,你是什麽东西?我们昨天晚上真的……真的……」

  她把我的手拉到她小而柔软的胸部上。「真的……真的什麽?」她咯咯一笑,「我们昨天晚上是不是真的做爱了?当然是罗!而且做了一整夜呢!就一个没经验的人来讲,你的表现十分不错哦。至於我是谁?你还记得吧,昨天晚上还没帮我取名字,我们就急著玩乐了。如果你问我是什麽东西……」她忽然有点悲伤地讲:「好久好久以前,我也是一个有名有姓,健康正常的女孩子呢!」

  「好久好久……是多久呢?」

  「有几百年了吧?我也不太记得了。时间对没有躯体的人而言,是没有意义的。当我还是女孩子的时候,我很羡慕传说在空气中自由飞翔的精灵、女巫什麽的,但是一变成了虚无的灵魂,反而怀念有躯体实实在在的生活了。谢谢你帮我创造出这个身体来。」

  我沈默了一会儿,「有没有其他像你一样的女孩子?我的意思是,像你一样的……嗯……女鬼……变成人形的?」

  「可能吧!人死了以後都会变成灵魂的,应该都有一个天使来带领她上天堂……我的天使不知道为什麽没有来,害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人世间漂流,每次看到别的天使带领著灵魂到天堂去报到,就觉得好羡慕。」她悲伤地说著:「我流浪了好几年,在很多地方修练,法力逐渐增加,好几年前我发现可以藉助人类的希望,把我变成真实的形体;一年前又遇到了你……看来我要感谢那个失约的天使了。」

  「听起来你度过了好一段孤独的时光。」

  「还好啦!」她开朗的说:「能和你在一起,我就要谢谢上帝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心内的感伤,她曾经一个「人」,孤单的过了几百年,这个孤单的滋味我是知道的,非常的痛苦、空虚。我伸出手去,拥紧她,希望能去除她孤单的感觉。

  唔,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一会儿之後,我才发现拥紧的部位,正好是她细致的胸部。她的双手在我的前臂上来回游动。我看著她,现在的她是真实的,一点也看出是女妖或女鬼;在晨曦的照射下(别问我鬼为什麽照了阳光不会消失,我也是昨儿夜里第一次碰到鬼的),除了嘴唇和硕大的乳圈外,她的皮肤是温暖的深褐色。她幽雅地甩甩头发,转过身来,一只手不安分地溜上了我的裸胸。
  一面看著这性感美女,一面感觉她的手指在皮肤上的动作,我很快地又兴奋起来。她一言不发地伏到我身上,对著我的坚挺,慢慢地坐了下去。刚开始她很慢,很柔,柔的我想发狂;然後她也感觉到我的需要,动作逐渐加快,狂野,尖尖的指甲拼命在我胸上画圈。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抱起她,转过一个位置,把我的男性特徵深深地埋进她体内。再一次的,我把白色的种子播进她的容器中,我俩在狂喜中轻喊,一起到了天堂。

  我下楼买了早餐,刚吃饱,我从她的眼中发现她又要了。我把她的手从我的颈子上拨下来:「不行,我和同学约好了,待会要去写SA的作业。」

  我看著她,这女人真是漂亮呀,把她留在寝室会不会有问题?

  我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你说你会法术,那你的法力有多强呢?」
  SA作业又多又难做,如果……唉,我这种想法真要不得。

  「法力?哦!其实我法力很弱的……」她说:「前几年修练完,我就慢慢摸索,发现如果我能积存到一定的能量,要施展法术就很简单。本来我常施法作弄一些神经兮兮的家伙,後来碰到你,觉得可以把法力作更好的运用;所以这一年来,我几乎不施法,直到昨天,把我自己弄成这模样,法力几乎消耗殆尽……我想我大概得这样过一辈子直到老死了。」

  我没有说话。听起来她作了一个很大的牺牲,但是对象是我,值得吗?
  我再度凝视著她,为她的高贵及刚才心中的念头感到羞耻。终於我出声打破沈默:「你有名字吗?」

  她愉快的说:「你可以替我取一个新的呀?现在的我跟新生的一样。」
  「但是……你本来出生时是叫什麽呢?」

  「彭丝妲……」

  「这个名字很好嘛!你介意我叫你丝妲吗?」

  「也好!」她笑了,「我真高兴我选了你。你知道为什麽吗?」

  我微笑:「哦?为什麽?」

  「因为,你是一个真正有风度的男人。」

  「谢啦!」我笑著,眼睛不由自主地又溜向她美妙的胴体。「我该走了,我会写一整天程式,晚上才回来……你呢?打算做什麽?」

  「我也不知道,这样好了,你叫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

  「喂,我可不希望你一天到晚待在我寝室里,当我爱的奴隶,找点自己
  「好吧!」丝妲想了一想,「也许我会到市中心逛一逛。」

  「去逛逛也好……」我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衣服怎麽办?我没有女孩子的衣服耶!」

  「别担心。你忘了吗?我跟你尺寸是一样的,你的衣服我应该都能穿。
  当然啦,我得先跟你借套衣服,几天而已……我想你不介意!」

  「但是钱呢?钱怎麽办?我只是个穷学生。而且,你没有身份证或护照哇!最近抓非法外劳抓这麽凶,你一出门可能马上就被逮捕了!」

  「别担心。」她笑著说:「只要我待会儿写几封信就万事OK了!来吧,我们先去挑衣服。」

  我拉开衣橱,幸好有好几件牛仔裤。我抓出其中一条深蓝色的丢给她,然後皱著眉说:「我没有女性的内衣裤啦!」

  「不要紧,暂时而已嘛!」

  「那你喜欢穿T恤还是衬衫?」我一面问著,一面在衣柜里翻,心中却想著,我的牛仔裤穿在她身上不知是什麽模样。

  「白色、圆领,有三颗扣子的那件好了!」她喊著。我突然惊觉,她真的跟著我一年了,连我有什麽衣服都清清楚楚的。

  我将衣服递给她,看著她把衬衫自头上慢慢套下,我又开口了:「丝妲,你确定你要穿这个?」

  「是呀!有什麽不对吗?」她调整了一下衣领,问著。

  「我觉得……不太适合!」

  「会吗?我觉得不错呀!」

  「可是你的皮肤黑,穿这个,这里特别明显。」我比了比胸部,「不信你自己看看。」

  她在门後的小镜子上照了半天,笑著说:「你不喜欢这个效果?」

  「我当然喜欢啦!」我说。

  「这可以啦!你还没看过我还活著的时候,穿过什麽样的衣服呢!赶快吧,你自己说得去写程式的,不要让别人久等了。」

  我离开以前留了一串钥匙,还有身上的一千多块给丝妲。在系馆奋斗了一天,等到要回寝室的时候,我有点希望她已经离开了。当然,丝妲很迷人,但是毕竟不是人类呀!

  我走到寝室门前,就听到我的喇叭流泄出轻柔的巴洛克音乐。打开门,迎面而来的是丝妲的笑脸:「程式写得怎麽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