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姐姐的母乳】(完)【作者:bouly】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序

  姐姐头一胎快满月了。今天去探视她,聊天聊到一半,姐姐也不避讳,在我面前喂起宝宝。

  我说:「你都喂母乳喔?」

  姐:「对啊,等他大一点再喝奶粉。」

  我:「好像很好喝耶,看他吸得滋滋响。」

  姐:「呵呵,你也想喝吗?」

  我:「好啊。」说罢,哈哈两声乾笑。

  姐微笑道:「那先等我喂完宝宝。」便起身抱着宝宝进房,约莫十分钟后,走到厨房不知在忙什么。

  我过去看着。姐轻声说:「宝宝睡着了。」

  我:「嗯,时间不早了,那我先走啰?」

  姐拉住我:「这么早,你不喝啦?」

  见我露出疑惑的表情,姐姐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手指对我一勾。

  说道:「到底要不要喝哪?」

  我:「……」

             二、母乳的保存期限

  过了几天,又去大姐家看小宝宝。姐姐忙上忙下,很疲累的样子,真是辛苦。
  於是粗重的活,我都自告奋勇做完了。

  口渴打开冰箱,拿了一瓶牛奶就要喝,却被姐阻止,说那是她的奶水。
  我看那瓶剩好多啊,真是不得了的产量。

  姐又说,那瓶放好几天了,渴的话要不要喝现榨的?

  大姐都这样说了,我怎么好意思拒绝。

  坐在客厅等着,姐拿了一个杯子走来,跨坐在我腿上,把上衣脱了。

  丰满的胸脯快要压在我脸上,一股奶香扑鼻而来。

  「姐……你干麻?不是要用杯子装吗?」我惊恐道。

  「那杯是我要用的,你直接吸就好了。」

  「这样不太好吧,我们是姐弟……」本打算以理论之,却被大姐打断。
  「你啊,只要心中不存非份之念,哪来那么多计较。在日本,爸爸甚至会和读高中的女儿一起洗澡呢。」

  「这倒是,人类社会愈进步,就会设限愈多的规矩来约束社会,却丧失了原本自然的纯朴与美好。」我亦有所感慨。「就是啊,很多兄弟姊妹,小时候感情很好,长大却愈来愈生分。」姐摸着我的头发说。

  突然一个领悟,原来大姐在怪我不常来看她呢。唉,大姐婚后,的确感觉生分许多。

  我噙着眼泪,扑向大姐怀里,柔软的乳房包覆着我,如同母亲一般。既是母亲的奶水,还客气什么?

  我大口含住姐的乳头,都没怎么用力吸吮,奶水就源源不绝地泌出。

  「姐,你的奶水好多喔,差点呛到。」我用力咳了几下。

  「呵呵,小心一点吸啊,谁让我库存多嘛。」大姐捧着那对人间凶器,自豪地说。

  作了一个深吸吸,我继续品嚐大姐的奶水。

  过一阵子,奶水比较没那么充沛了,便吸得用力些,并用手抓揉乳房帮助分泌。

  「弟,轻一些,大姐乳头很敏感的。」大姐闭起眼睛,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嗯……」我无暇答话,贪婪的吸吮着。

  美味的奶水,美妙的乳房,几乎令我忙不过来。

  突然传来一声关门声。

  「你们在干什么?」我吓得侧头一看,是姐夫回来了。

  「姐夫……你……你别误会。」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耶,成功,有没有被我吓到啊。」姐夫比起手势嘻嘻笑着。

  「又再欺负我弟了,你皮在痒吗?」姐瞪了姐夫一眼道。

  「哈哈,开玩笑啦,小弟怎么有空过来?」姐夫走近说道:「小弟也在帮忙喝奶啊,有救兵了,真棒。」

  「你倒开心,今天带去的喝完了吗?」姐没好气问道。

  「哈哈哈,还剩半瓶。」姐夫亮出一个保温瓶。

  「去去去,就你没用,去看宝宝醒了没,别妨碍小弟喝奶。」

  「是是。」姐夫摸了摸鼻子走进房。

  我一边安静地喫奶,一边听她们抬槓。

  「弟,口渴死了,也喂姐喝两口。」

  「喔,用杯子吗?」

  「直接射我嘴里好了,省事。」姐勉强撑大她的小嘴。

  我握住二个乳头朝上,看看对准好了,双手发力,奶水齐射。

  「唉呀,你怎么瞄的,没射准啊。」大姐娇斥,奶水在她绯红的脸颊上流淌着。

  「别浪费呀。」我赶忙托近姐的下巴,用舌头在她脸上舔着。

  (大姐的脸好烫。)我心想。

  一点也不能浪费,我舔遍大姐的双颊,见嘴角仍有残汁,又吸了过去。
  大姐的呼吸变得急促,小口微张,灵舌出洞,将我的舌头吸吮了进去。
  「唔……唔……」我推离大姐,惊讶道:「大姐,你这是作什么?我们是姐弟啊……」

  「弟你又来了……这在外国很常见的呀,姐弟间亲密的互动罢了。」

  「说的也是。」我又吻向大姐,舌头在大姐口中肆虐,舔食着每个角落。
  大姐的舌头很长,所以当我们交纒在一起时,接触面积特大,磨擦起来也就特别爽快。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传来一声姐夫的惊呼。

  我一脸惊恐地望向姐夫。

  「原来在亲嘴啊,我还以为在干麻。」姐夫拍了拍胸脯,转身走向厨房。
  「就会大惊小怪。」姐翻了翻白眼。

  「小弟,一起吃晚餐吧。」从厨房传来姐夫的声音。

  「不用了,我吃饱了,差不多要走了。」

  我和大姐依依不舍地从沙发上分开,互相帮忙整理衣容。

  「要走了啊,什么时候再来?」轻声细问中,姐带有一丝失望的语气。
  「下礼拜吧,最近要考试。」

  「这样啊,那等等,有一瓶今天早上挤的,你带回去喝。」姐小跑到冰箱前。
  走进大楼电梯,向大姐道别,怀中揣着塑胶瓶子,闭目回味着今日种种。
  啊……忘了问可以保存多久了。

              三、产后忧郁症

  今天早上姐夫打电话给我,说姐姐好几天没出门了,有忧郁症的倾向,要我有空去看看她。

  我立马请了半天假,飞车去探视大姐。

  见大姐一开门,怎么几天不见,憔悴成这副模样?

  「姐,你瘦了。」我握住大姐的手说道。

  「有吗?这个时间怎么有空过来?」大姐微微笑着,却更显楚楚可怜。
  「姐夫很担心你,说你好几天没出门了。」

  「是喔,就会瞎操心,都跟他说过好几遍了。」

  「那到底怎么回事?」我焦急地问。

  大姐靦腆道:「没有啦,就是我的奶水常常溢出来,衣服一下就湿了,怎么出去?」

  我奇怪道:「你不是都会挤出来保存吗?怎么奶还这么多?」

  大姐支唔道:「还不都是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给你准备着呢。」
  我听了欢喜的不得了,原来姐这么为我着想,一个激动处,便将大姐横抱起来,向卧房走去。

  姐轻搥我胞膛道:「干什么呢?放我下来啊。」

  我理所当然道:「喝奶去啰,中午没吃,小弟正肚饥哩,喝完再带你出门逛街。」

  「啊……小声点,宝宝睡着呢。」大姐羞地搂住我脖颈,将脸埋进肩膀。
  就这么和大姐一同吃吃喝喝着,时间不觉已近傍晚。

  大姐的奶水贮量真多,够我吃撑了不说,还四处飞溅,把俩人的衣杉都浸湿了大半。

  是以此时我和大姐都脱的赤条条的搂在一起,若是被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为我俩在行那不轨之事呢。

  「想不到吃那么久,看来没时间带你出去了。」我一手揉着姐白晰的乳房,一手将泌出的乳汁沾着送入口中。

  「没关系啦,我又不是真的忧郁症,自己会出门啦。」姐摸着我的头道。
  「那溢奶怎么办?不帮我存了?」

  「想得美呢,不存了,看你喝那么饱,快喝吐了。」姐用食指刮着我的脸笑道。

  「那走,洗澡去。」我见大姐变得开朗了,又把大姐横抱起来。

  「嗯……」姐看了一眼凌乱的床铺,说:「等等还要把床单洗一洗呢。」
  浴室里的气氛很欢乐,上次和大姐一起洗澡是几年前了呢?我实在想不起来。
  坐在小凳子上,大姐舒服地枕在我胸前。我则卖力地帮大姐搓洗身体。
  大姐产后身材恢复得不错,虽然小腹仍有些许赘肉,但已现出葫芦形的腰线。
  我正仔细用双手感受大姐的身体时。

  浴室门突然被撞开。

  「你们在干什么?」姐夫冲了进来,劈头喝问道。

  大姐失色道:「干麻呀,我在洗澡啊。」

  我应和道:「姐夫,我在帮大姐搓背。」

  「吓我一跳,一回来看没人在,还以为是谁在浴室。」姐夫松了口气道。
  「冒冒失失的,人家洗澡闯进来,多没礼貌,你去看看宝宝醒了没。」
  姐责怪道。「拍谢啦,你们洗澡也要锁门啊。」姐夫嘻嘻哈哈的退了出去。
  一进到到卧房,志纲的笑脸便垮了下来。

  他坐在床上,闭目沉思着:「有这么一个体贴人意的小弟真好啊,唉,我也好想有一个弟弟。」

  志纲双手抓着勃起的鸡巴,喃喃自语着。

             四、帮宝宝取乳名

  「生男孩的话,不外乎是仔仔、平平、安安、嘟嘟之类的。女孩子的乳名好像比较少。」我说。

  「所以找你帮忙想一个啊。」

  「嗯……」我挠着头说:「取正常的名字就好了,搞什么乳名呢?真麻烦。」
  大姐嘟起嘴,说道:「有乳名才好叫啊,你不觉得这样比较可爱亲切吗?」
  「不觉得。」

  我懒得再理会大姐,一头埋进她的乳房,品嚐着母奶。

  大姐娇嗔道:「只知道吃吃吃,宝宝的份都被你喝光了,还不帮我的忙。」
  我奇怪道:「姐,你的奶好像愈来愈少了,我昨天还未喝饱就没了。」
  大姐咯咯地笑着:「这才是正常的量啊,之前奶水太多了,你姐夫都喝到怕了。」

  「我倒是喝不腻,叫我喝上整天也不怕。」我亲了亲姐姐的乳首,换另一边继续喝。

  「你喔,谁知道是真的想喝奶,还是想别的,哼。」大姐似乎有点腰痠,抱着我的头躺下来。

  我抬头道:「天地良心啊,我还能想什么?还不是之前看你奶太多才帮忙喝的。」

  「是么?那大概是我想多了。」姐盯着天花板,一副出神的样子。

  我正色道:「姐……我们是姐弟啊,姐夫对你也挺好,不要胡思乱想了。」
  姐喃喃道:「你姐夫啊,对我是很好,就是生了小孩以后……」

  我瞧姐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难道最近和姐夫有什么事吗?

  便问:「姐夫怎么了?」

  大姐静静没说话,一行倩泪却流了下来。

  我着急道:「姐,你怎么了?」

  大姐伤心道:「你姐夫他最近都没碰我,我……我……呜呜……」

  我从大姐身上下来,跪在她旁边,好生劝慰。

  「姐,别乱想了,姐夫可能怕你身体还没好。」

  「哪里是这样,我都暗示他好几次了,他就是故意的。」大姐抹了抹眼泪。
  我递过一盒纸巾,说道:「不然我和姐夫聊聊看,我看他很爱你啊,一定是有误会。」

  大姐红着眼眶,像只小猫般蜷缩在沙发上。

  「可是我最近好寂寞喔,你都不知道,你能过来陪我,我有多高兴。」
  「唉……」我叹了一口气,见大姐如此娇怜委曲的模样,我深受哺育之恩,能不回报吗?

  伸手在大姐脸上轻轻抚摸,擦拭着未乾的泪痕。

  「姐,我可以亲你一下吗?」我大起胆子问道。

  「神经病,又不是没亲过还问什么。」大姐脸红道。

  我托起姐的下巴,吻了过去,混和着泪水和奶水的唾液,鹹鹹香香,更显浓稠美味。

  我和大姐的上身本就赤裸,此时相拥在一起,乳汁黏得我身上都是。

  「姐,你的奶又变多了。」我好奇地问。

  「人家兴奋了嘛。」大姐怕奶水弄髒了裙子,赶紧脱下,内裤也一并脱了,手里拿着在两人身上擦拭。

  「别擦,好浪费的。」我抢走姐的内裤,用力吸吮上头附着的乳汁。

  姐也不闲着,帮我把裤子脱了。

  「哇啊,好大!都流到这里了。」姐姐也帮忙用舌头舔食我下身的奶水。
  我扶起大姐,眼神坚定地望着她,说道:「姐,你确定要?不会后悔?」
  「在国外这很正常地呀,后悔什么?」大姐迫不急待地用下体磨擦着我。
  我咕哝一声,猛地一撞。

  碰的一声,门被撞开来。

  「你们在干什么?」姐夫面目狰狞,站在门口大吼着。

  此时我和大姐身上一丝不挂,兼之那根勃起的懒叫,我知道再怎么辨解也是徒劳。

  大姐也不敢说话,将搂着我的手慢慢放下。

  姐夫恶狠狠地冲过来,往我身上就是一拳、二拳、三拳……

  「别打了,别打了……」大姐哭喊着想拉开彼此,我却选择闭上眼睛默默承受。

  四拳、五拳……疼痛已经麻痺了我的神经。

  六拳、七拳、姐夫一拳打在我的下半身,我已感觉不到疼痛。

  完全不疼,还有点舒服……

  我睁开眼,发现姐夫抓着我的鸡巴,用脸疯狂地磨蹭着。

  震惊的我,一脸不解地望向大姐。

  此时大姐手摀着嘴,也吓得呆住了。

  过了良久,姐夫站起身来,一手搭着我,一手扶着姐的肩头,问道:「要不要3P?」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