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妈妈的房间】【作者:bouly】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妈妈的房间

  下雨的夜晚,老爸穿着军服从房里走出。妈妈随后跟上,边走边帮老爸整理服仪。

  妈身上穿着一袭淡蓝丝质睡衣,轻薄的布料遮挡不住饱满的乳房,迷人的形状若隐若现,甚至能在灯光照射下,隐约看见凸起的两点嫣红。

  走过我身边的时候,飘来一阵沁人心腑的幽香。想必爸妈今晚原本有一场恩爱的活动,却不知何事中断?

  「爸,这么晚了你要出去啊?」我问。

  「嗯,部队发生了一点事情。」爸面无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悲,临别只交待了我要好好照顾妈,可能明后天都不回来了。

  「开车开慢点嘿。」望着爸远去的背影,妈喃喃道:「才回来一下子又走了,唉……老是这样。」

  我扶着妈的腰际,安慰她道:「进去吧,下着雨呢。」妈的腰间触手温热,既软且腻,光是搂就令人想入非非。

  母子俩在客厅闲坐着,我胡乱按着选台器,却定不下来要看什么。

  「先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妈说完便起身入房。

  妈坐过的椅垫上,残留下一滩水渍,用手指沾取送入口中品嚐,那味道顿时让我心中有点难过,便关了电视离开客厅。

  「妈,我进来啰?」我敲了敲房门,从门缝中看见灯火明亮,便直接开门进去。

  妈躺在床上,急忙拉过棉被盖住身子,神色略显慌张。问道:「怎么啦?」
  「妈,今晚我想陪你一起睡,可以吗?」我自顾自地爬上床,躺在里侧。
  妈为难道:「都多大的人了,回自己房间睡去。」

  我笑吟吟地说:「刚刚爸要我好好照顾你啊,欵,儿子难得想跟你撒娇一下,你怎么那么狠心?」

  妈也笑了,摸着我的头道:「的确是难得了,好吧。你唷,平常有这么体贴就好了。」

  我立刻脱去外衣裤钻进棉被,依偎在妈的怀里,其时甚不算晚,我和妈都没什么睡意,彼此聊着天南地北,颇有亲子之趣。

  嘴上聊着天儿,我脚上却也调着皮,脚趾逗弄着妈的脚掌,轻轻地搔着痒痒。妈被我弄得烦了,索兴用双脚夹住,我便动弹不得了。

  没想到这一夹,令我的整支腿陷入两条温暖美腻的软肉中。我和妈的下半身彼此轻磨交触,有如裹着一条肉毯子,舒服得无以言喻,只是这种爽悦中还带点尴尬暧昧,我和妈却不点破,仍旧平静地聊着天。

  「妈,爸还有多久会调回来啊?」我枕在妈的腋弯里,从侧面的口子望进去,妈的丰乳如布丁倒扣在盘里一般,平顺地躺卧着,乳边勾勒出一条美味的曲线。
  「还要大半年吧。」妈的语气带着一丝幽怨。

  「妈,你寂寞啦?有我陪你啊。」

  「傻瓜,妈每天都忙得要死,怎么会寂寞。」

  「是喔,亏我还想着以后每天晚上来陪你,看来我瞎操心了。」

  「好啊,这你自己说的喔,要每天晚上来陪妈,你可别反悔。」妈开心地说。
  「谁叫爸叫我要好好照顾你,我再不情愿也只能照做啰。」

  「倒还勉强你了,去去去,不情愿就滚蛋。」妈嘴上如此说,却使劲用腋下夹着我,叫我怎生滚蛋?

  妈的腋窝是如此贴近,我深嗅了一下,香气如此醉人。

  「妈,你好香喔,沐浴乳有这么香吗?难道是你的体香?」我惊讶道。
  妈噗哧一笑:「妈喷了一点香水啦,好闻吗?」

  「好闻好闻,比你卤的猪脚还好闻。」我由衷讚道。

  「好啊,拿妈和猪脚比呀,看我不打死你。」妈在我脸上轻捏了几下,母子嘻嘻哈哈的,不亦乐乎。

  我假藉要闻香水味道,作势从腋下闻至颈间,再扑入妈的怀中猛力吸闻着,顿时鼻腔中乳香四溢,一点也不比香水味道差。

  妈柔声道:「瞧你笨的,哪有人香水抹那的,你闻一闻妈耳朵这里。」
  我才躺回原处,抬头在妈的耳际嗅着,确实香气浓溢。

  我又将手放在妈的小腹上,缓缓的游移滑动,滑到了肚脐边,绕着脐眼划着圈儿玩。

  妈妈则闭起了眼睛,一脸舒适的表情,好像享受的快要睡着了。

  此时我的腿仍夹在妈的双腿之中,似乎感到妈的下体不安份地在扭动。便试着用大腿轻轻摩擦妈妈的胯间,竟听见一阵悦耳的呻吟声。

  我知道妈动情了,欢欣鼓舞,便大着胆子在她胸侧亲吻,再来是肩头,一路吻向脖颈,下巴,脸颊,然后是耳际。

  「嗯……阿志,不要这样,这样很奇怪,哼……」妈蹙眉闭目,语带慵懒,也不知在呵斥我,还是在勾引我。

  我在妈耳边轻声说道:「是爸要我好好照顾你的。」

  妈梦呓般喃喃道:「哪有这般照顾的,你爸回来会打死你。」

  我轻轻笑道:「不会的,爸会夸奖我,把妈照顾的很好的。」

  我的手移向妈的乳房下缘,试探性的用指腹轻轻划着乳肉。见妈没反应,便隔着睡衣搓揉起那对柔滑的胸部。美乳似浪,在我的掌中恣意变形。

  正当我按耐不住,想要张嘴品嚐这副鲜美的玉乳时。妈猛然抓住我的手,软声道:「你爸真的会打死你的。」

  我手不能动,只好腿上加劲地磨。也不知磨到了什么地方,妈妈悦耳的娇吟声愈哼愈响,愈响就愈软,妈手上的力道也就减轻了几分。

  我手脚不能并用,只好出动祕密武器。愤怒的鸡巴早已按奈不住,从内裤蹦出,贴在妈的肥臀美股上来回摩蹭。

  「啊……好烫。」妈终於醒来,睨了我一眼,娇嗔道:「不行这样子。」便松手推我,没想到劲力使不出来,推我不开,便向下探去,想要挪开那恼人的鸡巴。

  (啊……怎么那么大。)

  妈握着我的懒叫,推也不是,松也不是,祗管学那盲人摸象,用手细细品味我的懒叫,究竟长得什么模样。看着妈妈俏红的脸蛋,煞是迷人可爱。我心里想着,妈妈的脸上定是很热了,说不定比我的懒叫还烫。

  注意力转回妈的胸口,尽管我飢渴的很,却不敢再揉捏那对美乳。於是也伸手向下。此时我的心脏跳动的飞快,五感好像也变得敏锐起来。

  无论是妈忍耐着的娇喘声,或是鼻里嗅到的香汗体味,还是龟头传来的指纹摩擦感,都放大了好几倍,无比清晰可见。我甚至能感受到向下移动的手指上,沾黏到的湿气愈来愈重,愈来愈稠。

  终於我摸到了妈的宝地,妈的高美湿地。肥丘嫩谷之中,春水潺潺已经氾滥成河。

  「啊……快住手。」一股大力传来,妈推开了我。

  彷彿一道晴天霹雳,我知道,这下没戏了。我泄气地缩着头,静待妈的斥责。
  妈用坚毅的语气,不带半分迟疑,说道;「阿志,这张床,这个房间,是你爸爸和我,两个人共有的。也只有你爸爸,才能在这里,和妈妈做这种亲密的举动,任何其他人都不行,你知道吗?」

  我怯懦地看向妈,原本那位娇怜妩媚的少妇,登时变成了一座巨不可攀的忠贞烈女。我实在是太无耻,太惭愧了。

  「妈,对不起,我错了。」

  妈妈这才欣慰地重展笑颜,牵起我的手,微笑道:「走,我们去你的房间。」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