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误打误撞缠上你】5(完)
【误打误撞缠上你】5(完)
第九章
  「啊……」一声长长的尖叫声从厨房传出来,随即传出砰砰砰的巨响。
  原本在看报纸的安千旭因尖叫声吓得从沙发上跌下来,报纸也飘落到地板上,
他抚摸痛得差点开花的屁股,无奈地翻翻白眼,仰天长叹。
  简嘉筠看着地上的红烧蹄膀,欲哭无泪。她才刚舀起来,因为卤汁溢出烫到
手,结果手一松,蹄膀竟然从盘子里飞出去,幸好盘子没打破。
  她赶快将蹄膀捡起来,重新放在盘中,然后在旁边装饰几片绿色的青江菜。
  她有点心虚地撇撇嘴,假装没发生过这件事,反正等一下记得不要吃这道菜
就好了!这道留给安千旭吃,让他拉肚子算了。
  脚踝扭伤的地方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行动力也恢复大半,但安妈妈却还
是每天拎着煮好的食物来给她,怕她饿坏,结果吃得最多的是安千旭,他闲着没
事,一天到晚只会和她抢食物。
  好不容易坐下来吃饭,简嘉筠尽挑青菜吃。
  「你怎么了?你不是最爱吃蹄膀吗?怎么不吃?」他觉得她今天的表现异于
往常,有点怪怪的。
  「我今天胃口不太好,你吃吧!」她低下头猛吃饭,眼睛不敢乱瞄。
  「你不是号称铁胃吗?乱七八糟的东西进了你的肚子,都会很安分不是吗?」
他取笑着,然后夹了一大块蹄膀放进自己碗里。
  「嗯!」简嘉筠心虚地胡乱点头,一股笑意憋在胸腔。
  安千旭开心地品尝起来,却突然皱起眉头,「今天的蹄膀怎么有点不一样?」
  「是吗?是你嘴巴有问题吧!」直接否认再说。
  「怎么好像有喀喀的声音,像是吃到沙子……」他持续地咀嚼着,一脸扭曲
.
  篙嘉筠终于憋到忍不住,捂住嘴巴跑到客厅狂笑。
  「简嘉筠,你陷害我!」安千旭终于发现自己被暗算了,连忙以开水漱口,
直到嘴里毫无异物时才没好气地跟着来到客厅,冲着简嘉筠唠叨:「竟然让我吃
沙子!」
  「我又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太烫,所以蹄膀才不小心掉在地上。」她笑得几
乎直不起腰。
  他拉着她坐到沙发上,满脸无可奈何。
  「再笑……」他咬上她的小耳朵,「我现在就让你笑不出来。」
  他这一句话惹得她双腿发软,忙笑着推开他,「别闹了,去吃饭。」
  但他却认真地舔起她的耳壳,她被钻入头皮的酥麻感搞得耸肩缩颈,咯咯咯
地笑了起来。
  「好啦!好啦!我不笑了,我们去吃饭。」她忙着讨饶,但嘴角仍然微微扬
起。
  她不说话还好,一撒娇央求,他就被她那甜腻的声音哄得欲火都上来了,伸
出舌尖钻进她耳朵之中舔吮,大手则在她的腰间四处探索,随即将嘴巴从她的耳
朵移到面颊,开始吻起她来。
  「不要……」她挣扎地摇着头,却躲不掉。
  他的手掌向上游移,她边扭动娇躯,边用双手阻挡。但他并不躁进,和她纠
缠在一起,双手更直接进攻她的双峰。
  「你竟然没穿内衣?!怪不得我无法接受诱惑。」他暧昧地在她的耳边低喃。
  她穿着一件短袖的家居棉,他的手大刺刺地伸进棉衣里,迫不及待地掌握住
她的双峰,温润软滑的感觉让他欲火烧得更旺。
  「算是便宜你了!」她因为双峰被他握住,越挣动就越是摩擦,只好安分地
让他抚摸,自己也很享受这种快感,但嘴上仍想占一些便宜。
  「转头过来。」他说着,随即低下头,再度攫住她的红唇。
  他温柔地舔吮着无力抗拒的红唇,缓缓在她的香唇上啄了几下,然后含在嘴
中细细品尝。
  他很有耐心地沿着唇缘绕了两圈,她闭上眼任由他舔吮。他双眼漾满柔情蜜
意,突然将舌头伸进她的齿间,一进一出地挑逗着,同时两手的拇指与食指都在
她的蓓蕾上扯拉着。
  她被他吻得晕头转向,没多久就忘记两人还躺在沙发上,不由自主地回应着
他的爱抚。
  他时而强捏、时而轻揉她的蓓蕾,她弓起身躯迎接他的爱抚,两颗小小的蓓
蕾明显地坚挺着,连棉质上衣也遮不住突起的两点。
  他迅速将她抱起,将她安置在卧室床上,随即欺压上来,两人又热烈地吻在
一起。
  她全身上下所有感官都感受到熊熊欲火的刺激,忍不住也伸出舌头,与他的
舌头交缠在一起,两人互相吸吮着彼此,发出闷闷的哼声。
  她紧紧揪住他的手臂,他的手也缓缓下滑到她的大腿处,隔着短裤以手指轻
刮着她的私密处,她又激动又欢喜,上身左右翻覆,娇声娇气地沉吟起来,显然
春情已经大动。
  「你好香哦!」他脱下她的短裤,露出白色棉质内裤,随即将脸伏在她的腰
间,到处乱吻。
  「很痒耶!」她忍不住笑起来,也不知道自己的腰间这么敏感。
  他隔着内裤抚摸她的私处,随即将手指伸进内裤里,那儿有一些潮湿的分泌,
他沾着那些液体,在她娇嫩的花瓣上涂抹着。
  「啊……」她快乐地哼叫出来,将他的手臂牢牢抓住,张开双腿,任其摩挲。
  他摸着又软又滑的花瓣,低下头闻着她散发的淡淡体香,男性欲望早已又硬
又痛,但是他仍旧专心地在她的身上下功夫,让她体内的欲火越烧越旺。
  「你的肚脐长得好可爱。」他喃喃低语。
  「那还用说!我全身都可爱。」她不害臊地吹嘘。
  他将她的棉质上衣往上一直推到腋下,那对青春逼人又浑圆坚挺的乳房立即
毫无遮掩地呈现在眼前,他正面跪着伏到她身上,握住她的饱满,一手一个,揉
完了搓,搓完了再捏。
  她被揉捏得呻吟出声。「唔……唔……」
  他伸出舌头在尖端上不住舔吮,直到蓓蕾又红又挺才放开,然后撑起身体,
火速将全身的外衣外裤脱去。
  他弯下腰,轻易地将她的小内裤拉褪到屁股下,露出又翘又结实的小屁股,
柔嫩娇细的肌肤让他呼吸急促,爱不释手地在她左右屁股上用力掐了一下,掐得
她软痒无比,闷声叫着。
  「你好可爱……」他将她的腰肢向上捧起,双腿被他架跪起来,她的身体横
挂在床上,全身瘫软任他抚弄。
  他看似从容不迫地撩拨她,但自己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额上开始冒汗。
  他轻轻地在她的粉臀上摸抚,不断用唇舌和双手挑逗她的香唇,让她连吟哦
声都断断续续。另一手则沿着她的粉臀摩挲到花瓣之间,搓揉着漾出凝露的花心。
  她几乎发不出声音来,只能不住喘息呻吟。
  「我忍了很久了。」摩挲着她的小蛮腰,细腻的曲线与光滑、柔嫩的触感,
让他流连不已。
  他弯下腰,在她的腰眼上吻着,左手仍持续在她的穴口撩拨,汩汩凝露流出
穴口,沾湿了他的手指。
  「快点!」她已经意乱情迷,揪住他之后便在他脸颊上乱亲。
  他被她的激情所染,不闪不避,斜着头让她亲吻,她舔吮了一阵之后,慢慢
吻到他的唇上,两人嘴对着嘴,舌尖相勾,持续深吻。
  他的右手伸向前去,托起她的双峰,揉捏着她的饱满,左手则搅动着花穴,
弄得她宛如万蚁钻心,酥痒不堪。
  接着,他牵起她的小手,诱导小手深入他的内裤里,抚摸早已火热坚硬的男
性欲望。
  她张手一握,惊讶于烫滚又硬邦邦的欲望。「哇!好热。」
  「我……因为你而全身发热。」他摩挲着她的前额秀发,双唇落在她的眉心
间。
  她抓住男性欲望,先松开再握紧,一松一握间,让他难受地发出低吼。
  「哦……」
  「这样很舒服吧?」她的脸蛋红通通的,但笑容却极其妩媚,还伸手到他胯
间,拉开内裤的裤头,找到男性欲望掏出来握着,轻轻地摇动摩擦。
  「舒服极了,用力一点。」他瘖痖的声音透露出火热的欲望。
  她更卖力地搓揉着男性欲望,直到欲望更坚挺、硕大。
  「爱我,快点!」她扭动身躯,急切地要求他进入。
  「我来了。」他将男性欲望对准花穴口,往甬道内刺进一点点,她随即愉悦
地眯起眼睛,扭动屁股迎接他。
  「这样够不够?」他在她的耳边问道。
  「不够!不够!」她当然不满意,挺起小蛮腰接近他的男性欲望,双腿则勾
住他的臀,急切地催促他加快动作。「快点!」
  他又多送进了一点,男性欲望已经有大半隐没在花穴甬道里,但还是折磨人
似地问着她:「那这样够不够?」
  「哦……不够……再多一点……」她激情难耐地呻吟。
  他微微退后,再向前一挺,将男性欲望全数插进甬道里,深刻感受那股湿热、
紧窒与柔滑的快感,不自觉地吼叫,「哦……」
  然后,他更用力地向前一进一退,硕大又火热的欲望在温暖的甬道中愉悦高
唱起欢乐之歌。
  「快一点!」她感觉充实又饱满,两手使劲将他锁紧,然后放松开来。
  「贪心鬼,统统给你了。」他的下身强而有力地抽动着,同时和她嘴对嘴相
互吮吻不停。
  「哦……不要停……」她感受到他的后退,双腿急忙夹上他的腰挽留,但他
退到花穴口,又猛力一沉,重新挺送到甬道深处,她才安心地又开始连声尖叫。
  他张开双腿,将她的两脚举起在半空中,随着他的抽送不停地摇晃,接着抬
起她的上身,让她注视着两人结合之处。「你看我们多合得来!」他暧昧地在她
的耳边低语。
  她氤氲的眼神全神贯注地看着,她的欲望之源正弹性十足地包裹着他的男性
欲望,红通通的花穴口,原本是那么狭小娇嫩,现在却塞满他的粗大,大量透明
的凝露弄得花穴四周湿淋淋的,陆续有更多的凝露缓缓流出……
  他使劲地上下抽插,又快又有力,又深又坚实,这么强悍又激烈的节奏,让
她只觉得花穴口酥麻搔痒,快感急速窜升,情欲火速溃决。
  「啊……啊……」她亢声大叫。
  「哦……」他也跟着大吼,身体却不放松地持续狂放的动作。
  一直到两人累得昏昏欲睡时,他的男性欲望仍埋在她的体内,不肯离开……
  「你最近很春风得意?」袁世旭一双炯炯大眼看着安千旭。
  「你嫉妒吗?」安千旭低垂着头,看着桌上的文件,但还是不忘反问一脸贼
笑的袁世旭。
  「兄弟有好事,我快乐都来不及了,干嘛嫉妒?」袁世旭笑咪咪地坐在沙发
上。
  「你最近有空吗?」安千旭放下手中的公文,看着好友。
  「有空、有空,兄弟找我一定有空。」袁世旭狗腿地说。
  「后天来帮我搬家吧!」
  「你要搬去和简嘉筠一起住?」袁世旭了然地问。
  「没办法,她不搬过来和我一起住,我两边跑也不是办法,为免夜长梦多只
好搬去和她住。」安千旭笑说。
  「那么,她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啰?」袁世旭一脸肯定。
  「那当然,这辈子,我会缠她缠到底,她跑不掉了!」安千旭说得十分坚决。
  「没想到你这么深情耶!」袁世旭调侃安千旭。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安千旭连忙接起电话。「喂!我是安千旭。」
  「杀千刀的安千旭,你拿我的电话做什么,你拿错电话了!」彼方传来简嘉
筠火爆的怒吼。
  由于两人使用同一款手机,匆忙之中,竟然拿错了。
  「对不起,我拿错了吗?」安千旭狐疑地看着手上的手机。「好啦!我等一
下送去你公司。」
  挂断电话后,安千旭突然兴起,开始玩起简嘉筠的手机,也不管袁世旭还坐
在沙发上好奇地盯视着他。
  他看到影像资料夹里只有数张他大学时的照片,还有她的全家福照片,并没
有其他男人的照片,莫名其妙突然心情大好,眉开眼笑起来。
  但一会儿后看到通讯录上自己的昵称时,忍不住撇嘴,脸色难看至极。
  简嘉筠竟然给他取了「别扭又古怪的小安安」这个昵称,亏他将她列为「我
的最爱」,没想到差别这么大!
  他不是滋味地暗忖,一定要向她讨回公道!
  袁世旭惊奇地看着好友脸上表情万千,一会儿笑、一会儿生气,那变化莫测
的神情是他以前从没看过的。他无奈地叹气,只能归咎于陷入恋爱的人都会有点
神经质。
  安千旭二话不说搬来和简嘉筠同住,不但不容她拒绝,反而开开心心地准备
挤进她卧房,和她睡在一起。
  在多说无益之下,简嘉筠只好卷起袖子,帮忙整理纸箱中的东西。
  安千旭搬来的东西不多,只有三箱,都是一些必要的东西,他割掉胶带,准
备把里头的东西拿出来,她则在另一头叠放一些小东西,例如书、衣服什么的。
  忽然「砰!」地一声,类似玻璃之类的东西摔落地面,安千旭转过头去,原
来是一瓶蓝色的钢笔墨水,瓶身已经四分五裂,蓝色墨水洒泼在大理石地板上。
  简嘉筠急忙蹲下来要捡拾碎片,安千旭连忙阻止,「不要动!」然后抽来一
堆卫生纸,先将蓝墨水吸干,再将玻璃片一一捡起。
  「哎呀!你看,我的双脚都染色了……」简嘉筠低头审视被溅了点点蓝墨水
的双脚。
  「不要动。」他说着,倏地走过去将她抱起。
  「啊!你做什么?」简嘉筠惊呼连连。
  安千旭往浴室走去,让她扶着墙站着,然后扭开莲蓬头,让水花冲去墨水的
痕迹,同时也拿起肥皂帮她清洗一番。
  不久,她脚上的蓝墨水都洗掉了,他关上莲蓬头,双手却从她的双腿一路摩
挲到大腿,而且还持续向上攀升。
  她被摸得春心荡漾,将头倚在墙上,一语不发地任他抚摸。
  他揉上她的胸部,还伸出舌头在她的香唇上舔着,她立即麻痒难耐,轻轻地
扭动身躯。
  「我想要你。」他站起来,两手从裙底摸进她的私密处,再向前环搂着她的
小蛮腰。
  「嗯!」她拥抱着他,给他一个响吻。
  他的手又向上钻,从衣衫里捧住她的双乳,然后推开她的胸罩,手指头找到
红色蓓蕾,温柔又猛烈地揉捏着。
  「呼!这样好舒服。」她难耐地呻吟着。
  他迅速解开她衣衫的钮扣,让她的双峰呈现在他眼前,双唇随即落在她的双
峰上舔吮,浑圆又坚挺的胸部散发出诱人的瑰红色。
  他将她的衣衫脱下,再将她的胸罩也解下,一个赤裸裸的美丽女体已经呈现
在眼前。
  她靠在墙上,脸庞埋进他的颈窝里,他则迅速地脱下全身衣服,右手持续抚
摸她的私密,不断摩挲着。
  「你这里都湿了。」他轻柔地说,右手持续撩拨她,感到大量凝露缓缓从花
穴中流出,而自己的男性欲望也高昂地挺起,蓄势待发。
  他翻开她的裙子,手指略过内裤伸到花穴口,中指倏地伸进。
  「哦……小力一点,会痛。」她皱起眉头喊道,下身却传来充实饱满的快感,
让她展现愉悦的面孔,呻吟出声。
  「这样行吗?」他放缓力道,中指缓缓在她的甬道中进出。
  「嗯……」她全身靠在墙上,弓起娇躯,感受他手指的魔力。
  不久,他翻转她的身躯,让她整个人趴在墙上,随即挺起自己的男性欲望,
迅速取代手指,身体一挺,将火热的欲望深深埋进她的甬道里。
  「哦……」她猛烈地呻吟,一波波快感从她的背脊处窜起。
  「这样更舒服吧?」他舔着她的耳朵,下身持续卖力地动作。
  浴室里的侧墙有一面半身镜,他清楚看见镜中反映出她趴在墙上,而他从背
后抽插的模样。
  他兴奋地将男性欲望努力挺进她的花穴中,两手从后面向前抓握她的浑圆,
摸得她全身搔痒,虚软不已。
  她将屁股翘高,他则猛力抽送,大量流出的凝露让两人的动作更为顺畅。他
将身体轻轻弯贴到她背上,两手仍然揉弄着她的乳房,双唇则温柔亲吻着她的脸
颊。
  「现在……快一点。」她转头过来,眯着美目享受他的亲吻。
  「好。」他听到她的催促,双手连忙扶住她的娇躯,才加快速度和力量。
  在弥漫水蒸气的浴室里,两人沉溺在一波波的交合之中……
  万籁俱寂的黑夜,简嘉筠突然睁开双眼,颇感困意地揉揉眼睛。
  自从昨天下午安千旭搬进来之后,他们的夜间活动就是床上运动。她回想着
今夜火辣甜蜜的缠绵,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虽然已经有这么多次的经验,但这种刺激的感官欢愉,新鲜又奇妙,甜美得
让她至今仍不敢置信。
  她抱着绵被,睁大眼睛,看着躺在身旁的安千旭。他似乎睡得似乎很熟,气
息吐纳平稳,她爬起身,想到浴室淋浴,随便套了件衣服就闪进浴室,然后扭开
莲蓬头,希望热水能洗涤一身的疲倦。
  突然,敲门声响起,浴室门立刻被推开,简嘉筠当场目瞪口呆,傻愣愣地立
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你不是在睡觉吗?」看着安千旭全身光溜溜「骄傲」地站在她眼前,她的
话卡在喉咙,几乎吐不出来。
  「你不在我身边,我突然就醒了。」他笑着说,眼里却闪着诡谲的光芒,
  她将他的眼神看得清清楚楚,蹒跚地倒退一步。浴室弥漫着水蒸气,几乎让
她看不清楚他脸上的笑意,但她突然发现,以前别扭的安千旭,现在已经变得高
深莫测,而且更勇于面对自己的欲望。
  他突然向前一扑,将她搂在怀中,她被吓得哇哇大叫,迭声求饶。「我累了,
别再来了。」
  「不行,你害我痛苦这么多年,现在是回报我的时候。」他几乎被她惹笑,
刚刚在床上明明是她比较激动,怎么才两回合就求饶了?
  「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她睁大双眼,慧黠的眼神中明白地显示崇拜之
意,希望他能放过她。
  「你以为我今天才认识你吗?你别想用借口随便打发我。」想得美哦!每次
都是他被她牵着鼻子走,这次他要拿回主导权。
  他抱着光裸的她,轻轻地将她放置在床上,大手迫不及待地在她的娇躯上游
移,双唇随即落下,大手抚弄到哪儿,唇舌就舔吮到哪儿。
  一阵混乱之后,她魂都已经飞了,只能酥麻无力地瘫软在床上,轻声地吟哦。
  「我不行了啦!」她娇声求饶,双眼迷濛,但一波波的欲望席卷而来,已经
分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要求什么?
  「才刚开始就求饶?真不像你。」他笑着说。双手抓住她挥动的小手,低头
在她胸前的浑圆上乱舔乱吸。
  她脑中一片空白,几乎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意识全都放在他身上。他将她
的双乳舔得啧啧出声,空气中的暧昧氛围弄得她全身无力,让她想叫也叫不出声。
  他吞噬她的饱满,蹂躏她的蓓蕾,眼底的火焰几乎将她燃烧殆尽。「乖,让
我疼疼你。」
  他弯张起她的双腿,同时伸手在花瓣上触摸着,伸指探进花心里,到处捏揉。
  她已经被欲望搞得恍惚不已,花心涌出大量凝露,将最私密的花瓣润泽得湿
淋淋。
  他很骄傲自己的撩拨与挑逗能让她失了魂,忍不住更卖力地挑逗她的娇躯,
以唇舌取代双手,在花瓣处舔吮吸弄。
  他已经非常熟悉她的敏感处,所以舔吮花瓣的力道恰当又适中,惹得她娇喘
吁吁,一阵迷乱。
  「嗯……」她无力呻吟,双手揪住他的臂膀,期待他更深入的舔弄。
  他的舌头灵活地舔舐着她的花瓣,然后深入花心,汲取那甜蜜的凝露。直到
她忍耐不住地全身弓起,他倏然伸出食指,直直往她的花心处插入。
  「很舒服吧?」他边舔舐花瓣和花心,手指更灵活地在她体内抽插,让她涌
出大量凝露,抽插动作更显顺畅。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煽情意味,还有断断续续的啧啧水声。
  「哦……」她的吟哦声与下体传来的抽插声宛如交响曲,让彼此的欲望升涨
到最高点。
  他压架着她的大腿,手指用力抽送,另一只手则攫住她的乳房,满意地揉动
起来。她在他身下沉醉不已,全身剧烈地抖动。
  「我以前怎么能让你离开我?」他用力舔吮她的唇舌,在她的耳朵旁吹气,
还深深地将心底话揭露出来。
  「谁教你这么别扭。」她嘻嘻一笑,娇媚地瞪他一眼。
  「是吗?」他古怪一笑,突然再伸出一指,迅速滑入她的体内,连续两指的
抽插,让她的呻吟声戛然止住,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哦……你……」私密处饱满的充实感觉让她顿时无语,只能大口大口地喘
着气,娇躯剧烈地扭动,双手则用力揪住他的双臂,指甲狠狠刺进他的肌肉里。
  「这是要告诉你,很多事情都已经变了。」他喃喃低语。
  她的大声呻吟唤醒他猛烈又急切的欲望,男性的骄傲坚硬挺直,红通通的欲
望彷若烫火的热铁,热呼呼地期待她的润泽。
  他架起她的双脚放至肩上,男性欲望故意停留在花心入口,虎视眈眈;双手
则撩拨着花瓣上的突起,满意地盯着大量凝露从花心处汩汩流出。
  「快点,快点,我要。」她催促着。
  「等一下,我现在要开始算帐!」他的双眸盈满狡诈的微笑。
  「啊?」她一向机灵的脑筋突然当机。
  「我要清算你欺负我的事实。」他的男性欲望缓缓在入口处摩擦,引得她哀
声号叫。
  「安千旭,你疯了,现在是重要时机耶!你在搞什么?」她无法置信地边喘
边骂。
  「要对付你只有这个办法。」他微微一笑,掌握到她的弱点让他心情大好。
  「该死!你……哦……」他突然捏住她的蓓蕾,害她心悸一下。
  「想不想要?」他奸诈地问。
  「想。」见风转舵是她的强项。
  「好吧!第一、你竟敢在手机里昵称我『别扭又古怪的小安安』!」他给了
她一个白眼。
  她几乎失笑,他别扭的样子好好笑。「好啦!好啦!以后改为『性能力第一
的大安安』好吗?」男人根本就像是孩子一样!
  「你一定要这样揶揄我吗?」他突然将男性欲望挺进,充实的快感让她陶然
欲醉,全身火热。但才一会儿,挺进的动作突然止住,让她根本无法置信他会有
如此恶意的动作。
  「嗯……干嘛停止?」她怒瞪他一眼,旋即笑咪咪地改口,慧黠的双眼眨呀
眨,「好好好,那么『性能力第一的老安安』,这样好吗?」
  「你真的是……」他低下头扯拉她胸前的蓓蕾,另一只手则撩拨着她的私密
处,在两人紧密的交合处缓缓拨弄。
  「啊啊啊……」她无力地吞咽干燥的喉咙,不敢再故意撩拨他,免得自己因
为欲望无法消解而死。「好啦!好啦!我改、我改,那么『我最爱的男人』这样
好吗?」
  她喜孜孜地看着他,她知道他爱听什么。
  「好吧!受奖吧!」他突然用力一刺而入,开始抽插起来,男性欲望在她的
花心处进出,她打了个寒颤,难耐地闷哼不停。
  「哦……」她喘着气,瘫软地任他摆弄,凝露一阵接一阵,不断地淌出。
  「舒服吧?」他含住她的唇,舔弄着她的耳贝。
  「舒服。」她急促又简短地回应,干燥的喉头让声音显得瘖痖不已。
  他突然又停住,脸孔涨得通红,但还是深深地吸气,以止住惊涛骇浪般的欲
望。
  「你怎么又停下来了?」她用脚夹住他的腰,催促他尽快动作。
  「我还没算完帐!」他喘气咬牙吐出话语,这句话几乎用尽他全身力气。
  「啊?」她一脸茫然,面孔尽是欲望红潮。
  「我刚说要算帐的。」他再吸口气。几乎失控的欲望让他突然觉得自己做了
一个蠢决定。
  「你疯了!」她不可置信,有人这样玩的吗?
  「我没有。」他清清喉咙,「第二、以后再也不要没跟我说一声就不见人影!」
他指的是五年前的旧事。
  「好。」她急忙答应。
  「第三……」
  「该死的,安千旭,你当我是病猫吗?」她突然用力一转、一扭,将他扑倒
在床上,把他抱得死紧,舔起他胸前的突起,还学他的动作,又舔又扯地撩拨他。
  「你……」他张嘴想说话,却被她的小手捂住。
  她突然伸手向两人交合处,握住他的男性欲望,轻轻地一捏。
  「你这女人……」他立即按捺不住地吼叫出声。
  「舒服吧?」她问,脸上红潮满布,双眼弥漫浓烈情欲。
  他突然笑了起来,「你就是无法被牵着鼻子走吧?」他拉下她的头,连续好
几个吻落在她的红唇上,然后下身用力一挺,将男性欲望全数埋进她湿润的体内。
  「哦……」她闭起双眼,再也无力和他角力,只能任他上下不断地抽插。
  他又将她抱起,让她安稳地躺在床上,欲望不断在她体内冲刺,她双脚紧紧
勾住他的腰臀,两人紧密连结在一起。
  他猛烈地动作着,沉醉在深沉的欲望中,除了呻吟再也无法说话,更遑论跟
她算帐了!
  月光如水,洒进寂静的住宅区里。
  「达人徵信社」的招牌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特别清晰。
  深夜十二点,一个修长的身影在徵信社楼下徘徊,路灯将他的身影照得长长
的。
  他随手捡起小石子,对准二楼,用力丢向那扇仍透着光的窗子。
  「叩!」地一声,小石子掉落在阳台上,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响。
  窗子一下子就被打开了,有个人影冒了出来。
  「简嘉筠,我爱你,嫁给我好不好?」男声高亢地问。
  「真的吗?你确定?这次没搞错?」女子的声音里有浓浓的笑意。
  「我这辈子最确定的就是这件事。」男人的声音也带着笑意。
  「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吧!」
  女人跨出阳台,让路灯清楚照映出她的身影,她开心地呼唤楼下的男人,
「安千旭,告白完了你还在蘑菇什么?还不快点上楼来!」
  安千旭轻笑一声,急忙两步并作一步,开心地上楼去找他未来的老婆亲热去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