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脱衣麻将】(同人)【作者:daydayupxx】
【脱衣麻将】(同人)【作者:daydayupxx】
 字数:57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脱衣麻将(同人)-意外惊喜(上)
 
  脱衣麻将是我最喜欢的色文之一,早就打算写篇同人文了,一直没有好的机 会,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意见请留言!
 
  ————————————————————————————————— 
  在外地完成了实习期的我,终於要回到我的小家了,虽然小薇和玲玲也出去 实习了并不在家,但想到小卉那对雪白的F奶,我的大吊就已经忍不住在跳动了。 两个星期啊,多么残酷的忍耐,哪怕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没有自我消遣,我要 留着它狠狠的射入小卉的体内。
 
  果不其然,刚下了火车就接到了小卉的电话,看来她也早就欲火难耐了。 
  「小武,什么时候回来啊?」
 
  「快了快了,这都下火车了!」
 
  「人家想死你了,下麵的洞洞痒的难受,等你回来哦,有惊喜哦!」今天小 卉的声音竟然变得这么甜,大吊兄弟又有唇唇欲动的迹象了。
 
  「真的吗,什么惊喜呀!」
 
  「惊喜当然不能告诉你了,快回来嘛!」小卉不加解释就挂了电话。
 
  我抓起背包跳下了车,去他吗的还做什么捷运,直接taxi。
 
  正当我幻想着如何回家玩弄小卉那对巨乳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小武啊,回来了吗?」嘉豪的声音。
 
  「嗯,嘉豪啊!刚下车,什么事?」奇怪了,他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还能什么事,打麻将呗,两个星期没得打,手痒得很啊!」
 
  「你找别人去打吧,我今天……要休息!」我的大吊都在跳动了,哪有功夫 陪你们这群猪哥。
 
  「休息个屁啦!你的女人都不在家,小薇不是还没回来么?难道你和小卉… …???」嘉豪的消息够灵通的啊,竟然知道小薇不在家,听他的语气好像在怀 疑我和小卉,这个奸情可千万不能暴露啊。
 
  「小卉那暴脾气!怎么会是我的菜!现在人不够怎么打呀?」我敷衍着,为 了长远的利益打算,我还是先忍耐一下吧。
 
  「我人都找好啦,黑皮,小A,阿伟,他们都在我宿舍了!」
 
  「你们都四个人了,还叫我干嘛?」
 
  「你家地方大嘛,还有乳牛可看!」
 
  「你们呀就知道乳牛!」
 
  「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你又没得干,不如让我们欣赏下咯!好兄弟, 拜託啦!」听着嘉豪苦苦的哀求,为了不落下重色轻友的名声,只好安抚大吊再 忍耐一天了,不过也不能便宜了这帮猪哥,我养的乳牛可不是免费观赏的。 
  「好啦,你们来吧,不过今晚的下酒菜要你们负责哦!」
 
  「小武还是不肯吃亏嘛,一定带到!」
 
  「别说我占你们便宜哦,我可是有惊喜给你们哦!」说是惊喜,不过是在实 习地买得一些土特产,带给猪哥们,免得又说我小气。
 
  「哦哦,太阳西边出来啦!好啦,我们在你家门口等你,没有你,我们可怕 你家那只母老虎勒!」
 
  唉,还要给小卉打个电话,让她提前收拾好家里,迎接这群猪哥。不过电话 响了半天却没人接听,八成是出去给我准备惊喜了吧,算了,到了再说。 
  刚下车,那群猪哥老远就看到了我,一个个拎得东西还挺实在的嘛,有酒有 肉有小吃,这帮傢伙看来想在这通宵了。
 
  「呵呵,你们倒是满积极的!」我心里凉个半截。「今天不通宵啊,我要早 点休息的!」我还想抱着小卉的大奶子睡觉呢。
 
  「好的啦,听嘉豪说,你竟然给我们带惊喜了?」黑皮满脸期待的问道。 
  「带啦,每人都有,进屋给你们看!」
 
  我被簇拥着来到门前,「咚咚咚」敲响了门。
 
  小卉可能不在家呢,我想着,正准备钥匙开门,没想到门竟然开了,传出了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主人,您回来啦!」
 
  我草,我心里一惊,这是什么情况?紧接着就看到了穿着爆乳女仆装,紮了 两个娃娃髻的小卉站在门口,黑白色的低胸装将小卉雪白的乳肉全部暴露出来, 只有小小的乳头勉强被胸围挡住,如果不是身后有人,我肯定直接上去拔掉那层 阻碍,狠狠蹂躏那对巨乳了。
 
  同样被吓到的还有我身后那群猪哥,都可以想像到他们眼变心,口变O的样 子了。
 
  「挖槽,小武,你这个惊喜有点意思啊!」
 
  「没想到你这么有诚意!竟然让小卉当女仆来接待我们啊!」
 
  我一脸尴尬的看着小卉,说道:「来客人了……」这还用说吗。
 
  小卉刚才一副甜甜的样子瞬间变黑脸:「哎!你们这群猪哥,哪里冒出来的 啊,也不事先打个招呼!」
 
  「哎小卉,刚才还叫主人呢,怎么这会就成猪哥了,同人不同命哦!」 
  「是哦,小武,你和小卉玩得什么把戏哦?」嘉豪奇怪的问道。
 
  「当然啦,这样才是惊喜嘛!」
 
  糟糕,猪哥们如果怀疑起我和小卉的关系可不得了,我赶紧给小卉使眼色叫 她继续演下去。
 
  谁知道小卉双手一拦,大奶子一颤一颤的说道:「不行,今天你们谁都不能 进来!」
 
  「哎呦,小卉,真小家子气!借你的地方打打麻将啦!」嘉豪一边推着我进 屋一边晃着手中的东西说道:「我们又不白来,给你带吃的了哦!」
 
  「那也不行,出去,你们都出去!把你们的爪子拿开啦!」虽然胸前被这群 猪哥摸了几下,但小卉还是不依不饶,可能是刚才那句主人让她脸上挂不住了吧, 毕竟小卉的泼辣在全校都是有名的,还没见过哪个男生把她驯服过呢,这声『主 人』也是这群猪哥们第一次听到呢。
 
  「好啦,小卉,让他们进来吧,拿着东西怪沉的呢!」我不以为意,推着小 卉进了屋,与其说我推,不如说是这群猪哥们推着我,要不是我挡着,他们的手 早就撕破小卉的衣服了吧。
 
  沖进了屋,我把背包扔在地上说道:「你们把东西放冰箱吧,看我给你们准 备的……!!!!!」话还没说完,所有人齐齐的看向客厅,都愣住了,沙发上 竟然捆着一个全裸的女人。雪白的肌肤带有些古铜色,双手被固定在脑后,和脸 上的面具连在一起,修长的双腿呈M型分开和胳膊捆在一起,将私处的样子展漏 无疑,并且嘴里还塞了个球,正在沙发上不停的扭动。这整齐的阴毛,暗红的小 穴,还有那双修长的美腿,虽然看不见样子,但作为我的乳牛之一佩佩,我却再 熟悉不过了。她怎么会在这?
 
  整个房间安静了,只能听见『劈里啪啦』的袋子掉在地上的声音。过了好大 一会儿,这群猪哥们就像撒欢的狼一样扑到了佩佩身上,我还没来得及阻止,那 八只手几乎把佩佩全身敏感的地方摸了个遍。黑皮,小A一人一个抓住佩佩的大 奶揉来揉去,阿伟把中指插进了佩佩敏感的小穴,不停的挖着,几只手轮流操作, 搞得佩佩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妈的,打篮球时就没看过他们这么有默契。 
  「小武,太感动了!」
 
  「真是好兄弟,讲义气!」
 
  「我们选你当社长还真是选对了!」
 
  「你准备的东西真的是太『精』喜了!」
 
  我回头看着小卉,突然知道了她给我准备的惊喜,草,不早说,我真的是被 惊到了,可喜得是他们。这怎么办,眼看着佩佩就要被轮奸了,我瞪着小卉,让 她赶紧想办法。
 
  小卉眼中一亮,站出来说道:「虽然她是我请来的,不过你们想要干可是要 花钱的!」
 
  「不行!花钱也不能干!」我草,小卉这是啥意思,她想卖掉佩佩啊,我急 忙沖她使眼色。
 
  「你们这样不守规则,事后人家搞你们强奸,我和小武可是不会偏袒的哟!」 小卉摸了下我的胳膊,示意让我冷静。
 
  「是啊是啊,要坐牢的哦!想想你们的爸妈,想想你们的菊花!」我随声附 和道。
 
  听到强奸,这群猪哥总算是停下来了,毕竟摸摸事小,强奸可是要坐牢的, 毕竟都是学生还没有那个胆量。何况这个主播大奶妹被你们摸到已经是吃狗屎运 了好不好。
 
  「玩玩大奶妹嘛,还有什么规则啊!」阿伟问道。
 
  「我叫她来是给你们看的,能不能干到得看人家愿不愿意了,不过这种高级 援交妹你们玩得起么?」小卉又恢复了以往的女王风范,只要震住他们就不怕了。 「想玩她,就看你们今天的手气好不好了!」
 
  我拉住小卉小声的说:「小卉你干嘛,我可不想佩佩被他们干啊!」
 
  小卉狡黠的一笑:「放心吧,我有办法!」她看着猪哥们说道:「你们今天 来不就是来打麻将吗,先看看你们都带了多少钱?」
 
  「我只有500。」小A说道。
 
  「我这有1000。」阿伟说道。
 
  「我有2000。」嘉豪说道。
 
  「我有1000。」阿伟说道。
 
  「加上我的呢,我们一共有不到6000块,这些也就勉强干她一次的!所 以说,这就看你们谁能把所有钱都赢去,在问问她同不同意就可以了!」 
  「她要是不同意我们不就白忙了吗?」嘉豪看着佩佩问道。
 
  「我来问问。」我来到佩佩身后小声说道:「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啦,只能先 赢光他们的钱,委屈你一下啦!」
 
  佩佩也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为了不暴露身份,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了。 只好点头示意。「好啦,这个大奶援交妹同意了,谁能干到就看运气啦!」 
  趁着猪哥们讨论的空挡,我悄悄的问小卉:「这招行不行啊?」
 
  小卉胸有成竹的说:「放心好啦,他们有心情打牌才怪嘞,看我通吃他们! 你也上啦,这样我们赢得机会更大了!」
 
  我看着被捆成性奴的佩佩,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能救她了,早点赢光这些猪 哥们的钱让他们滚蛋,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佩佩的身份就好,被吃点豆腐也就算 了,就当她为我们赢钱牺牲色相了。
 
  「怎么样,商量好了吗?稳赚不赔哦!」小卉继续鼓动着猪哥们。
 
  「我输掉这个月就没钱吃饭啦!」小A抗议道,毕竟他每月的生活费很少。 
  「我们这么多人,只要每人赢一点就行啦!输光我借你啦!」嘉豪鼓励着小 A,看来他对佩佩的身材很有性趣啊。
 
  「那这样谁赢得多就谁干,其他人要凑钱哦!」阿伟提议。
 
  「好,一言为定!」看来猪哥们达成了统一战线。
 
  我只好相信小卉,催促他们赶紧放好东西支起麻将桌,他们才依依不舍的从 佩佩身上下来。嘉豪还忍不住最后又捏了两下佩佩的奶子。
 
  大家抽籤决定位置,我和小卉,嘉豪,阿伟先上,谁先输光就下场换人。 
  「呐,事先说好,为了避免你们这群猪哥手太贱,现在规定,谁打牌赢了才 可以碰她,每赢一次可以玩30秒」
 
  小卉事先说好了规则,免得横生事端。
 
  大家都没有意见,能赢钱又能玩妹的事情相信是不会有人反对的。
 
              *** *** ***
 
  麻将开推,果然如小卉所料,在佩佩这个精緻的身材面前,猪哥们的心思怎 么可能全放在牌上,能不受影响的恐怕也只有小卉了。
 
  「哎,阿伟,别偷看了,出牌啦!」看大家的眼光时不时的都飘到佩佩身上, 小卉却有些不爽了,她把那对快要爆出的F奶挺了又挺,「老娘的奶子比她差吗?」
 
  「不一样啦!你看她的奶子,没有胸衣还是那么坚挺,你呢?谁知道呢?」 阿伟一脸嫌弃的看看小卉,好一个激将法,以小卉的性格最受不了的就是比别人 差,尤其是她引以为傲的奶子。果不其然,小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的意思 是老娘的奶子下垂咯?」
 
  「我可没这么说,我又没看过!」阿伟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我生怕小卉中计,急忙圆场道:「好啦,小卉,该你打牌了!」
 
  「小武你别管,老娘奶子就是比她好。」说着,小卉把女仆装往下一扒,鲜 活粉嫩的F奶就跳了出来,不仅仅是大而且白嫩得透明,连乳头都是粉红色的, 确实要比佩佩的暗色乳头好看「怎么样,老娘的奶子不比她差吧!」
 
  「哇哦,乳牛三姬果然名不虚传!」阿伟色迷迷的眼睛在小卉粉红色的乳头 上扫了又扫,「还是粉红色的,比那个援交妹好看嘞!」说道这里,嘴塞口球的 佩佩竟然发出『哼』的一声,表示她的不满。
 
  小卉说道:「你哼什么哼!听见了吧,我的奶子就是比你的好看!」
 
  我的姑奶奶们,这是要闹哪样啊,都这么紧急的关头竟然还有心思争风吃醋。 
  「不知道小卉的鲍鱼是不是也是粉红色的呢?」阿伟又开始打坏主意了。 
  「是不是管你屁事!」小卉不再上当,回身整理好衣服。
 
  「好啦,快打牌了,我赢了钱还想干死那个援交妹呢!」我婉转的提醒佩佩, 在胡闹你就要被丑陋的猪哥干了。
 
  小卉穿好衣服,不屑的说道:「要不是老娘想多赢点钱,真想看到这个不要 脸的援交妹被你们干呢!」这话明显就是说给佩佩听得,如果小卉故意放水让猪 哥们赢,佩佩就在劫难逃了。好在佩佩也知道自己的状况,便不再回应。 
  第一局,阿伟放炮给了我,依照规定我可以玩弄佩佩30秒,我不敢让佩佩 太受刺激,只是双手抓住她的奶子狠狠的揉了几下,佩佩知道是我,并没有反抗, 反倒是因为我拨弄她的乳头让她连连颤抖。这对让我朝思暮想了好久的奶子啊, 手中佩佩柔软的乳肉让我的大吊急速充血,要不是这群猪哥们,我的大吊早就开 始享受这具美肉了。
 
  30秒很快到了,我调整好气息,摆好大吊的位置回到麻将桌上。
 
  「怎么样,奶子的手感超棒吧?」嘉豪羡慕的问道。
 
  「真的是超赞呢!」我回应道,不过感到对面小卉眼中射来的一道寒光,我 急忙说道:「来来,继续继续!」
 
  第二局小卉自摸,三家两倍,可惜她对佩佩没有性趣,佩佩逃过一劫。 
  第三局小卉放炮给阿伟,阿伟顾不上收钱,直接跳到佩佩身上蹂躏起那对奶 子。
 
  「你们快看,这婊子竟然流了这么多淫水!」只见佩佩暗红色的阴唇被阿伟 分开,一股股的淫水瞬间流下,落在了沙发上一大片湿痕之中,阿伟调皮的将两 个手指插入佩佩的小穴中,学着Av中的手法快速摩擦她的阴蒂,佩佩拼命的摇 着头,发出『呜呜』的声音,用屁股想也知道是不要的意思,猪哥们都看得很爽, 丝毫没有要阻拦的意思,我也不好意思阻止,反正被手指玩玩而已,不是肉棒就 行。阿伟的技术并不是很嫺熟,但也把这个淫荡的佩佩搞得小腹抽搐,淫水乱飞, 竟然高潮了。
 
  「艸,阿伟,你这手法可以去当癡汉了!」嘉豪在一旁嫉妒的说道。
 
  「哇哦,真是个淫荡的大奶妹!想不想被老子的大肉棒干啊?」阿伟笑道, 他抽出手指在佩佩的奶子上擦乾。可怜的佩佩一直抗议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只能徒劳的增加他的快感罢了。
 
  「30秒到啦,还打不打牌啦?」小卉一声吼,阿伟才恋恋不舍的回到牌桌 上。
 
  几局下来,佩佩在我和嘉豪,阿伟三个人轮流折磨下,高潮了十几次,中间 还昏死过几次,嘉豪和阿伟玩弄完佩佩还不擦手,搞得麻将上都是佩佩的淫水, 抓起来滑滑的。不过好在佩佩的助攻下,我和小卉率先赢光了阿伟的钱。 
  小A顶替了阿伟的位置,毕竟既有钱赚又可以有大奶妹玩的机会可不多。阿 伟气呼呼的下了桌,自己拿了瓶啤酒喝起来。
 
  「唉!又放炮!」嘉豪的钱最多可是也马上要输光了,「今天运气真差!」 说着又不自觉的瞟了佩佩一眼,然后问道:「咦,阿伟哪去了?」
 
  还没得上场的黑皮说道:「说是去尿尿了,怎么这么半天还没回来!」 
  一听到这里,小卉「啊」的一声跳了起来,向卫生间跑去,还不停的说着 「完了完了!」我们来不及发问,也都奇怪的跟着到了卫生间里。
 
  刚到门口,就听见卫生间里传出了和佩佩一样的「呜呜」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