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苏米亚战歌】(第一章03)(俄军出击)作者:indainoyakou
【苏米亚战歌】(第一章03)(俄军出击)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665
 

         第一章「俄军出击」#3
 
  莱茵的坏心情通常无法维持太久,所以她总是以赌气的方式表达内心的不满 ,最近的手法则是关在房间里长达两天。在她理出头绪并踏出下一步以前,有个 人先行为她的困境捎来一道曙光。
 
  「梦魇,到底是什么?」
 
  稍嫌简陋的客房曝晒在乳白色灯光下,靠床那侧充斥着稍微令人遗憾的汗味 ,接近门这边的小茶桌则是洋溢一片茶香。沉浸在红茶香气中、朝瑟缩於被窝中 的莱茵虚心求教的那人,正是第二皇女厅最高领导──苏米亚。
 
  莱茵对於捅了她屁屁还违反约定的皇女殿下根本理都不想理,思及仍有可能 说服对方照自己要求走,她才略感不耐地跳下床,在两日没沾水的汗味簇拥下闯 进茶香之中。莱茵不客气地坐在苏米亚对面,女仆上前倒茶,再奉上一碟装着两 块方形饼乾的精緻三角盘,三个角像是船首船尾似地扬起。
 
  对上午茶没啥兴趣的莱茵只用红茶润润喉,然后舒展身子、迸出无意义的呻 吟。苏米亚在对面静候她一连串动作结束,面无表情的模样令她想起远在它处的 主人。
 
  第二口茶温润地流经喉咙,莱茵这才在一抹慵懒的芬芳中开口:
 
  「梦魇是一种只能够在沉睡状态下踏入的地方……」
 

    §
 

  西元二零五四年,一批被称为「蛇之女」的黑曜石雕像自西伯利亚某处破土 。这些雕像最小尊三公尺起跳、最大尊高达八点九公尺,大大小小至少四十四尊 ,全部都是身上缠着一条巨蟒的裸女像。
 
  俄罗斯地方考古团第一时间接手这些雕像,但是在搬运过程中频出意外,只 成功带回三十九尊。受损的雕像经过修复后被带往莫斯科博物馆,以不那么重要 的文化遗产之姿陈列在旧馆区内。零碎得无法修复或者遗失於山林中的雕像残骸 ,则被当地居民捡拾回去、加工成饰品自用或卖给旅客。
 
  奇怪的是,就在这些雕像破土后,当地居民开始梦见「共同的梦」,此一现 象甫出现就遍及半座村子。然而村民们的求助并未获得外界关注,而是被视为集 体歇斯底里,只在一座乡间医院留下简单的记录。
 
  过了一阵子,村民们又发现新一批蛇之女雕像,地方考古团依然拜访这个地 方,带走那些具有展示价值的、留下破损与看似雕塑失败的。一部分村民开始怀 疑这是被诅咒的东西,但是对大多数村民来说,黑曜石饰品依然是很适合卖给肥 羊的东西。因此即使身陷共同的梦这种奇异的状态,她们仍将加工过的饰品外销 出去。
 
  不久之后,某种前所未见的疑似病症宛如超新星般降临於医学界──它并不 会对身体带来危害或负担、也没有造成实际损伤和隐忧,可以说完全没有物理性 及精神性的伤害,而这些疑似病患只面临一个问题:和她人共同的、具有同步性 及连贯性的梦。
 
  世界卫生组织特地成立应变小组,以防疑似病症可能具备的潜在或未知威胁 ,并在一个月后、透过三百九十七例调查与检验报告彙整出一项共通点──这些 人在出现这种状况前,都曾入手黑曜石饰品。在更进一步的调查中,这些饰品源 头都来自西伯利亚。曾经接洽过相关案例的乡间医院登时跃上国际版面,开採蛇 之女雕像的村子也一夕成名。
 
  就在加工过的黑曜石饰品被媒体封为「梦之石」而广为人知的时候,彷彿命 运的恶作剧般,全球各地的火山地带都相继有蛇之女雕像破土。理所当然地,「 共同的梦」持有者越来越多,医学界却完全束手无策。
 
  这些疑似患者非但没有受到伤害,反而对梦里的经历感到非常满意。高达九 成七的疑似患者并没有想摆脱这种梦的念头,相反地,这些经验谈吸引了更多的 人们勇於尝试。一年不到的时间,全球登记的疑似病例已达一百五十万人之谱。 
  世卫整整一年调查不出个所以然、也举不出任何理由禁止大众使用,再加上 使用者爆发性增加、众人几乎一致好评地推广,这种特殊的黑曜石饰品很快便风 靡全球。
 
  它不像毒品会伤害身体,售价也很亲切,使用方法更是简单:只要戴着该饰 品或将之放在床上,入睡即可产生效果。
 
  黑曜石带来的梦境一如它纯粹的黑,初次使用者将会置身简陋的房间,有着 一套模糊可疑的记忆、一副除去了所有装饰的洁净肉体。
 
  如果只能眼睁睁看着眼前的房门敞开,即是「女奴」。
 
  倘若模糊的记忆驱使你穿越走道前进,即是「调教师」。
 
  非主即奴,毫无例外。
 
  这里没有俗世的斗争、不必为生活与成就所苦;只有不再複杂的思绪、只有 你与我共享的时光。
 
  只有隶属於本能的──欲望。
 
  确切来说,是性欲。
 
  这是一个由性欲构筑而成的梦中世界,在这里人们不分贵贱,一切平等…… 只管享受、只管沉溺。
 
  既对身体无害、又不影响睡眠,每天还能多一场将近一个小时的清明梦── 还能「多活一小时」──这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就这样,每年陆续出土的蛇之女雕像化为一块块精美的饰品,引领它们的新 主人潜入美妙的梦境,使人们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反正对健康无害,应该没关系吧?
 
  这般想着的人们松懈了下来,加诸各国政府对相关状况应对措施的迟缓,造 就了第一波混乱──伦理倒退。
 
  过度沉迷於性欲之梦的少部分人们,其心中的伦理观开始产生了变化。本身 即游走於社会边缘者更是如此,她们受到的影响也具体反映在案件上。
 
  强暴、凌辱、监禁、乱伦……日复一日的性欲解放加速犯罪者的思维扭曲, 使她们更轻易做出偏差的行迳。
 
  强制受孕、人体改造……黑曜石之梦受到世界公认的三年后,各地生育中心 统计的怀孕人口爆增至以往的十七倍,其中高达九成伴随着性侵案而来。一些常 识外的人体改造被狂热分子试图在现实中重现,缺乏医疗知识与同理心的犯罪者 造就许多不堪入目的非法改造案件,相关报导开始佔据新闻媒体的一部分。 
  面临全面性的道德沦丧,政府只能后知后觉地加强伦理教育。教育改革在先 进国家获得了正面的成效,开发中国家则是普遍没有效果。
 
  就在各国从第一波混乱中逐渐复原的时候,第二波混乱却接踵而至──社交 安全漏洞。
 
  这是个人与人相互扶持所建立起来的世界,为了社会的进步,彼此之间的合 作与竞争是不可或缺的要素。然而并非所有竞争都是良性的。利益驱动人们团结 起来,在以国家为规模的巨大社交体系内,该如何透过外交扩张己方的利益,更 是世界各国不可能疏忽的重点。
 
  而在这尔虞我诈的对立关系中,渗透与反渗透的关键就在於人。
 
  所幸人们虽能从共同的梦境带回爱欲的记忆,却无法达到逆向输入。因此在 不知将遭遇何人、不知将与谁在梦中缔造密不可分的主奴关系……如此听命於变 数的前提下,不至於造成太过极端或全面的失控。
 
  话虽如此,这样的巧合依然在非洲掀起了可怕的首例:同为东非共同体的乌 干达与卢安达,就因为卢安达军方权威人士在梦中成为乌干达军方要员的女奴, 促使乌干达顺水推舟、长期渗透盟邦,并在四年后以极其轻微的代价并吞掉整个 卢安达。
 
  人与人建立起这个世界,意味着弱点即在於人。
 
  联合国深深明白这项「首例」将带来多么巨大的影响,因而搬出一条即使早 在「那东西」氾滥前就明订的规则──当初之所以没落实的原因,各国代表皆心 知肚明──联合国会员国的政府机关及军事组织必须从这样的威胁中加以隔绝。 
  并且,决议通过将「那东西」正名为──「梦魇」。
 
  一座由联合国出资的国际药厂开始投入梦魇研究,试图找出中断这种梦境接 触的方法,两年后她们就成功出产一批名为梦魇剥离剂的口服药。尽管副作用甚 多,考虑到国防安全,各国纷纷要求政府及军方人员服用剥离剂。
 
  至於在雷克斯药厂猛赚一笔的背后,究竟大夥是否真的乖乖服了药……就是 各国政府该头痛的问题了。
 
  总之由於雷克斯药厂的努力,国与国之间那致命且随机性的反渗透漏洞才得 以补上。
 
  那么,渗透呢?
 
  只要能逆向输入资讯到梦魇中、进而掌握梦中世界,就能够探知许许多多的 各国漏洞……
 
  理所当然地,在假惺惺的梦魇研究禁止条例决议失败后,各国皆针对梦魇设 立专门研究团队,意图透过梦魇达成各自的野心。
 
  不过,科技与医学方面的断层却重挫了心怀鬼胎的人们。
 
  连续数十年的漫长研究并未取得相应的成果,许多资源不足的国家决定携手 合作,间接导致日后全球划分为俄、欧、美、中、非五大战略体系。
 
  西元二一五三年,梦魇研究总算在神圣俄罗斯帝国、德意志共和国、土耳其 共和国分别达成逆向输入的成果。然而土耳其的席里兰斯及其团队遭到俄军特种 部队灭绝式屠杀、德国的莱茵则带着研究资料投奔俄罗斯,全球唯三的梦魇资料 尽数流入神圣俄罗斯帝国──确切来说是流入第三皇女手中。
 
  蕴酿已久的诸国绝不会给俄方彻底研究的机会。
 
  可是就在各国做好战争准备以前,神圣俄罗斯帝国皇帝却主动向整个欧洲甚 至是伊斯兰世界宣战──
 

    §
 

  「原来皇姊是这个意思啊。帝母大人她,在这期间俘虏了许多国外要人…… 」
 
  苏米亚在莱茵一连串讲解过后,一边消化资讯一边喃喃低语着。
 
  时间只过了半个钟头,却让人感到彷彿该用餐了。不论是侃侃而谈的莱茵、 静静聆听的苏米亚还是随侍在侧的女仆们,都从庞大的资讯量中感觉到时间彷彿 正以认知外的速度缓慢流动。
 
  女仆长伊吕娜亲自为主人及贵客斟茶,空空如也的餐盘也换了一块。香蕉巧 克力蛋糕的香气很快就带着本体碎烂於肚皮空虚的莱茵嘴中,苏米亚面前的核桃 派则是动也没动。
 
  一阵寂静无声的沉思后,苏米亚将好不容易消化完的讯息充做茶点嚥下肚, 向莱茵抛出第二道问题:
 
  「你说帝母大人会毁灭梦魇,又是怎么一回事?」
 
  莱茵动了动耳朵,目光先是朝苏米亚下半身游移,若有所思地停驻了三秒钟 ,才抬起视线说:
 
  「阿芙柔黛蒂计划,已经很完美地将梦魇中的异性器重现於现实。」
 
  苏米亚眉头一抖,立刻反应过来。
 
  「所以帝母大人一边俘虏要人、一边重现梦魇内的技术。问题是,这和梦魇 的毁灭有何关连?」
 
  「有人未经许可闯入皇女厅,搞得天翻地覆、搜括财物后逃逸,你会怎么做 ?」
 
  苏米亚正欲以冰冷化的口吻回答,不料身后的伊吕娜率先开口:
 
  「我等绝不会纵容此事发生!必要之时,就派出武装女仆……」
 
  「伊吕娜,安静。」
 
  「啊……是的、非常抱歉!」
 
  「至於胆大包天的盗贼,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嗯,所以你意思是,梦魇的 主人将有所行动?」
 
  听闻「梦魇的主人」一词,瞬间有好多想法与问号在莱茵脑海中绽开,她抓 紧其中一个模糊的、但还算得上正确的说法,捻去嘴边的蛋糕碎屑说:
 
  「没错!而且梦魇什么都不必做。」
 
  「有所行动又不需动作?愿闻其详。」
 
  莱茵眼睛微微地睁大,显露出很有兴致的表情。
 
  「首先,皇帝的目标是把梦魇中的技术全部搬出来。」
 
  「嗯。」
 
  「主人……第三皇女与皇帝的研究进行得十分顺利,尤以人体改造进程为最 。」
 
  「嗯。」
 
  「那么,假如医学技术的複制全部完成,接下来她们会怎么做呢?」
 
  「你该不会要说,帝母大人打算把整个梦魇……」
 
  「没错没错!就是要把整个梦魇複制过来,将之重现於大家的生活中!」 
  「哈……!太荒谬了!这种天外奇想的事情怎么可能办得到!」
 
  彷彿早已料知这种反应,莱茵扬起了还沾有香气的嘴角。
 
  「的确,百分之百重现近乎不可能,但是只要『做得很像』就可以啦。梦魇 系统如何複杂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使用者沉迷於那样的环境即可。也就是说,这 是件只需要财富就能完成的事情。」
 
  听闻这番话,苏米亚嫌恶地做了记短叹,盘起手臂道:
 
  「就算是这样,也只是多一个选择。况且即使建造出来,也有容纳数及地区 方面的限制。既然梦魇这么便利,何必特地跑到现世的某个地方去追寻相同的东 西?」
 
  「梦终究是梦呀!醒来还是得面对现实。但是,如果连在现实里也只有主与 奴、不需为了生活工作烦恼的话……呼呼,经过百年来的洗礼,现在『那种生活 』可是比起所有毒品更能蛊惑人心呢?」
 
  的确,即使平常没在接触梦魇,相关新闻仍时有所闻。而医疗中心早从数十 年前就开设梦魇治疗科及戒断谘询,现在梦魇的使用人口仍突破了七十亿,显然 几无成效。
 
  如果真能在现实中重现一座让七十亿人为之疯狂的乐园,姑且不论是否真要 彻底改变人类生活习性,软硬兼施的作法肯定能吸引许多人为此造访甚至是移民 ……而这效应只会越来越强。就像梦魇俘虏了人类一样,乐园之主也将俘虏所有 沉溺於快乐之中的人类。
 
  ──这就是帝母大人的……不对……这是帝母大人连同后续两名皇位继承者 的计划吧?
 
  指名女儿为后继者还可以理解,但是居然连孙女跟着指名,原因就在这里。 
  想要顺利完成这件事,必须依赖现阶段本国不可能供给的庞大经济力。也就 是说只得说服其它经济体系合作,或者乾脆强行并吞。
 
  「哈哈……」
 
  意识到自己其实不过是置身整起事件的配角之列,苏米亚哑然失笑。
 
  「基督教的再统一?俄罗斯与欧洲的纷争?就为了那个梦魇还是乐园什么的 东西,帝母大人究竟从几时开始计划这一切……」
 
  「从先帝,第六任安娜塔西亚开始的唷!」
 
  「啥……?」
 
  莱茵首次在苏米亚脸上瞧见茫然的神色,颇富深意地盯着看了几秒,才慢悠 悠地说:
 
  「我的主人,安娜贝儿殿下去年底就开始和皇帝进行传承仪式,听说是未公 开啦……身为主人的首席女奴呢,莱茵我也被主人交付有关梦魇的战略项目,和 那边的四姊妹一起负责破解梦魇。重点在於:为何不了解梦魇的皇帝能在短时间 内提出横跨现实与梦境、具有相当可行性的战略级计划?我因为好奇就查了一下 ,结果你猜我发现什么?」
 
  「请直说。」
 
  「嗯哼,我呀,发现最早的文件来自於上个世纪!就在梦魇出现的两年后! 不过计划案是上个世纪末的事情了。」
 
  西元二零五六年,也就是说第四任皇帝在位期间,就开始针对梦魇进行研究 ;到了第六任皇帝,才透过这些一脉相承的资料,正式拟定计划。
 
  而今梦魇研究技术成熟、全球佈局业已完毕,便是行动之时。
 
  总觉得这真是……
 
  「……有够不爽。」
 
  既然计划已定,战事发展应该也在帝母大人预料之中。换言之,极力扩张领 土并建立大公国的目标──正中帝母大人下怀。
 
  局已经佈好了,自己所做的定夺不过是照着先人的棋谱走,意味着这里所引 发的诸多变数,帝都方面都有了应对方法。
 
  苏米亚感到胃里一阵翻搅,翻得越来越厉害,好像连身体都跟着搅成一块。 相较之下,坐在对面的莱茵已经吃下第五块蛋糕,食欲好得令她厌烦。
 
  就在她沉浸於不愉快的深思之时,宏亮的警报声刹时响遍整个新第聂伯沃斯 基,同时寝室大门由外朝内敞开。
 
  「小不点,跟上!」
 
  「喔……喔!」
 
  苏米亚和莱茵一起身,女仆们立刻从四面八方围上来,女仆长伊吕娜指挥两 名骑士团员开道,一行人急速赶往皇女厅地下碉堡。在此之前莱茵还不曾听闻这 儿居然有地下碉堡,纵使因着刺耳的警报声紧张万分,仍心生一股雀跃。 
  沿途女仆已经有一部分穿起防弹背心、荷枪实弹加入队列。来到地道入口前 ,骑士团员阿芙拉已在那儿等候,她在苏米亚踏下阶梯时报告道:
 
  「克里米亚空防部回报,北约空军约两个航空联队,正朝本厅逼近中!研判 是从土耳其境内起飞。当地空防部将交战线订於指定防空网,但是由於只有一个 大队,希望能尽快派遣增援!」
 
  「空防司令部情况如何?」
 
  「第一航空师待命中!后方尚有八个航空旅可调动!」
 
  「命令第一师立刻增援克里米亚。此外,建议命令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进入 迎击态势。」
 
  「是!」
 
  回报声方落,众人来到一片银灰色的地下指挥部。这里和皇女厅本来的样貌 完全不同,只保留必要的设施及精简化的核心部门办公室,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可 以调节心情的摆设。
 
  指挥部大厅的众军官见到皇女殿下亲临,赶紧起身行礼。莱茵趁机数了下人 头,大厅内的军官也才十二名而已。就算加上她们这批人,还是让整座大厅看起 来空荡荡地很是荒凉。
 
  但是就在短短两分钟内,武装女仆一队接着一队下到大厅,莱茵感觉似乎全 厅的女仆都集结至此。这些女仆全都配备防弹背心和冲锋枪,神色也与往常不同 。莱茵注意到雅菲与凯洛儿也在里头,她们表情和身旁的同伴一样严肃。 
  稍后厅内主要将校官员皆在骑士团员陪同下聚集於此,碉堡出入口关闭,苏 米亚和几位将军简短地谈话后就往战情室前进。才刚起步,苏米亚彷彿想起什么 似地转身,以她富有磁性的女中音向莱茵说道:
 
  「人员,明早;器材,一周内。你先和柔伊讨论,我们的对话改天再继续。 」
 
  莱茵急忙点头应是,这时苏米亚已经快步离去了。
 
  女仆长伊吕娜开始指挥各队戍守地下指挥部,并且和一些女仆完成武装。 
  雅菲和凯洛儿被分配到莱茵的贴身护卫小组,她再一次为这两人与当初相异 的严肃感暗自讚叹。
 
  自从出入口关闭就听不到警报声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厅墙壁上的红色警示灯 。莱茵总感觉那玩意的紧张程度全然不及犹如整栋建筑物发出号叫般的警报声, 心情也没刚才那么焦急了。
 
  不过待在这里也没啥事可做,她只好乖乖坐在椅子上给武装女仆们保护着, 动动脑袋规划明早开始的排程,顺带为即将爆发的空战意思意思祈祷一下。 
  这种不做事却觉得自己有帮忙的办法还真好用。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菊花好养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