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绝色双娇】(第十回)作者:Tina33C
【绝色双娇】(第十回)作者:Tina33C
 
 字数:3892
 
        [古龙小说改编]绝色双娇~第九回淫贼突袭
 
                女主角
 
  铁心兰,武林盟主铁如云之独女,南海神尼的弟子,懂得南海神掌及铁扇无 影剑,兵器:铁扇。
 
  孙蝶,快活林的歌姬,一位武林老前辈的孙女,有一定的江湖见识,自学弯 刀刀法,兵器:流星弯月刀。
 

  楚留香及四位美人虽然对他们深恶痛绝,但此刻见了这情况,仍觉满心淒酸, 不忍目睹,虽见有人逃脱了,但也不想赶尽杀绝. 一阵沉寂。
 
  除了风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空气就像突然凝结了似的,令人有着窒息的感觉.
 
  片刻……
 
  楚留香才感慨的说:「我一生中都未杀过人,怎料我今晚一杀便杀了四个了!」 
  铁心兰道:「这些人都是穷凶极恶的人,死有余辜的!」
 
  宋甜儿:「心兰妹妹说得对,况且楚大哥都是为了救我们才出手的。」 
  李红袖:「小蝶妹,你怎知那个黑衣人是彭清。」
 
  孙蝶那裸露着的身体,行到楚留香面前,回答:「我爷爷曾向我说起过,摘 星手彭清都是习惯蒙着面行事的,他们一帮人共有十二人,他们最爱在夜间出动, 劫财劫色,无恶不作。」
 
  楚留香看着孙蝶的胴体问道:「可否告知我你爷爷是谁?」
 
  孙蝶想了一想:「本来爷爷叫我不要向人透露他是谁,但是我们既然成了生 死之交,那我就说吧,他就是人称天机老人的孙白发。」
 
  楚留香:「原来孙老前辈是你爷爷,他老人家好吗?」
 
  孙蝶:「爷爷身体还好,但他因为不想再踏足江湖,所以都归隐了!」 
  楚留香缓缓道:「一个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高手,必定是寂寞的,因为别 人只能看到他辉煌的一面,却看不到他们所牺牲的代价. 」
 
  孙蝶垂着头弄着头发,幽幽道:「是呀!爷爷因为不想再受接踵而来的比武 决战,而选择了引退,他甚至把他的天机棒溶掉,用来铸造了一把刀送给我。」 
  铁心兰在一旁正脱下身上湿透了的紧身衣道:「你的刀法也是他教的么?」 
  孙蝶:「不是,是我看了一本刀谱自学的,我在三年前一个绵绵春雨的季节 时,无意中走了入一个树林中,看见一棵树干上面,横插着一把很湾的刀,」 
  宋甜儿问:「这把刀上是不是刻有:?小楼一夜听春雨?七个字。」
 
  孙蝶说:「我猜应该是,但我不太确定,因为我只看到头两个字:小楼。我 用尽了全身的气力都拔不出它,不过我发觉刀柄有点松,便试试转动它,原来刀 柄藏匿着一本刀谱,我的刀法就是这样学来的。」
 
  楚留香说:「这把刀应该就是人称刀神所用过的圆月弯刀了,江湖传闻他已 退隐了。」
 
  铁心兰也道出了她的身世,原来她是武林盟主铁如云的独女,也是南海神尼 的弟子。
 
  孙蝶看着铁心兰那双肉球说:「听说南海前辈,隐居在南面的一个岛上,她 很少来中原,但她每次来的时候,都会收一个女弟子。」
 
  宋甜儿正为铁心兰弄乾身子,她忍不住抚摸了铁心兰的大奶子。
 
  铁心兰笑了笑说:「对呀!师父她刚巧在四年前来探望我父亲,我当年十四 岁,她在我家留了几天作客,之后便收了我为徒,带我回了她居住的岛上,传授 了我她自创的南海神掌及南海神剑。最近,师父说我已尽得她的真传,於是命我 回家去。」
 
  「怎料,我回到家中时,家仆说我父亲失了踪数天了,於是我便四出明查暗 访,查出父亲失踪当日,曾有位身穿金黄色衣服的女子来过找父亲,之后,父亲 一言不发,便跟随着她出门去了,未有交待他的去向及何时会回来。」
 
  楚留香摸摸鼻子说:「这件事情真的很奇怪,好吧!当我遇到我的江湖朋友 时,我帮你打听消息吧!」
 
  铁心兰:「心兰先谢过楚大哥。」
 
  其后,楚留香得知孙蝶要返回快活林,便说:「我其实约了两位朋友下个月 十五,在快活林见面。」
 
  刚穿好了衣裙的李红袖说:「楚大哥,可让我和甜儿一起去吗?好让我们见 识见识吧!」
 
  楚留香:「好吧!」
 
  孙蝶:「明早先让我和心兰姐回去拿回我们的衣物及兵器吧!」
 
           ************
 
  云雾渐散,星光渐惭再现,海水亮得像是缎子,孙蝶和铁心兰舒服地坐在轻 凉的海风中,心里觉得放松及平静了。
 
  孙蝶倚靠在铁心兰的柔软肩膀上,轻轻说:「心兰姐,你有没有爱上过男人?」 
  铁心兰脸又红了,嗫嚅着道:「我……我……」
 
  孙蝶笑道:「是什么人有如此好的福气」
 
  铁心兰道:「他……他……」
 
  孙蝶骤然回过头,张大了眼睛看她道:「他叫什么名字?」
 
  铁心兰没有留意她的神情轻歎道「他姓花,叫无缺,是移花宫的。」
 
  孙蝶眨了眨眼睛,笑道:「移花宫?那么她又是个女的?」
 
  铁心兰微笑道:「他是个男的……」
 
  孙蝶一笑,接着道:「喜欢得要命是么?」
 
  铁心兰咬着嘴唇,只是吃吃的笑道:「不!只见过面一次!」
 
  孙蝶瞪着眼出了一会儿神,道:「但他却未必喜欢你,是么?」
 
  铁心兰呆呆的出了会儿神,眼波渐渐变得更温柔了,嘴角也露出一丝甜蜜的 微笑,垂下头轻轻道:「我也不知道!」
 
  铁心兰全看见她的表情,目光癡癡的瞧着天边的月亮,月儿像是已变成了花 无缺的脸。
 
  孙蝶扭转头不去看她,故意轻轻道:「就算你喜欢他,但他并不一定喜欢你, 也许,很多女孩子都一样喜欢他,也许,他是个多情种. 」
 
  铁心兰笑了笑,道:「你吃醋么?有许多男人,天生就不是一个女人所能独 佔的,我的男人也是你男人吧。」
 
  孙蝶一心想刺伤铁心兰,谁知铁心兰竟一点儿也不生气,她自己倒反而快被 气死了,过了半晌,忍不住又道:「谁你吃醋呀?这也许是因为你认识的男人只 有他一个,所以才会对他如此死心塌地,你若多认识几个男人,就会发现比他更 好的,还多的是。」
 
  铁心兰神色忽然变了,头垂得更低。
 
  孙蝶发现她神情的变化,眼睛一亮,又道:「除他之外,你心里难道还有一 个人么?」
 
  铁心兰红着脸不说话。
 
  铁心兰银铃般笑着,却道:「一个人,心上若有了两个人,一个是男人,一 个是女人,倒也有趣得很……」
 
  孙蝶含情脉脉的定神着,她明白铁心兰心中的那一个女人,就是自己。 
  孙蝶垂首弄着长发,铁心兰吻着孙蝶的嘴唇,两人在湿吻了好一会儿。 
  过了半晌,孙蝶忽然想起那个常来偷看她的人,道:「我这一生中,本来也 遇过一个男人,只可惜,我们只是神交,我却未曾与他见面……」
 
  铁心兰眼珠子一转,笑道:「难道,这男人有什么难言之隐?」
 
  孙蝶心中又荡漾着,颤声道:「他只是静静地偷看我的身体,而没有佔有我!」 
  铁心兰道:「哦?」
 
  孙蝶道:「我猜,他对女孩子,永远都是彬彬有礼,连一句玩笑都不会开. 」 
  铁心兰道:「你又知?」
 
  孙蝶猜到那个常来偷看她的人,就是花无缺,因为她认得她的气味,道: 「当然吧!他也不会眼见有女人被强暴,而袖手旁观的!」
 
  铁心兰呆呆的想了一想,才大声道:「你是说,上次是花无缺救了我的么?」 
  孙蝶大笑道:「是!这样有英雄气概的男人,是女孩子都喜欢要命吧!」 
  铁心兰在狂叫道:「呀……呀……花公子!花公子!」
 
  孙蝶又笑道:「哈!哈!有人春心荡漾噢!是么?」
 
  铁心兰的脸又红了,道:「我……我就是……喜欢他,他非但救过我的命, 而且更是……更是……」
 
  她说话的声音简直比蚊子叫还轻,而且吞吞吐吐,断断绩绩,就像是嘴里含 着个鸡蛋似的。
 
  孙蝶娇笑着替她接了下去,道:「他不但救了你命,还保了你的处子身,还 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你不但会感激他,并且也会以身相许,是么?」
 
  过了半晌,铁心兰忽然道:「我说希望能和我的好妹子一起分享我的男人。」 
  孙蝶呆了半晌,喃喃道:「三人一起,这件事的确妙得很,简直妙极了。」 
  铁心兰吻着孙蝶的脸颊,又抚慰她的小穴,低声在她耳边道:「真想看着他 是如何干你这个小淫娃。」
 
  孙蝶眼波流动,忽又拉起她的手,柔声道:「我一见你,就觉得很投缘,你 若也不讨厌我,不知你肯收我这个小淫娃为妹妹么?」
 
  如此温柔的请求,自如此美丽的女孩子嘴里说出来,又有谁能拒绝呢? 
  铁心兰就这样与孙蝶,成为了一对好姊妹了。
 
  她们是武林中的两位绝色美人,彼此互相迷恋着对方。
 
  世上本就很少人懂得「爱情」和「迷恋」根本是两回事。
 
  爱情如星,情欲如火。
 
  星光虽淡却永恆,欲火虽短暂却热烈。爱情还有条件,还可以解释,迷恋却 是完全疯狂的,也不可以凭常理去解释。
 
  铁心兰从来也想不到自己也会这么开心的,这些日子来,她几乎已认为自己 再也不会有开心的时候。
 
  孙蝶拉着她的手,笑道:「现在你既然是我的好姐姐,就再也不能让你这样 去找花无缺了。」
 
  铁心兰道:「为什么?」孙蝶道:「男人都是贱骨头,你越是急着去找他, 他就越得意,你若不睬他,他反而也许会爬着来找你。」
 
  铁心兰嫣然一笑,道:「那么……我的好妹子,想要我怎样做呢?」
 
  孙蝶道:「你什么都不必做,只要静静的等着就好,所谓有缘千里能相会, 无缘对面不相逢。」
 
  第二天早上,阳光娇艳,山林碧荫浓得化不开,啁啾的鸟语伴着流水,微风 中隐约有醉人的花香烟。
 
  铁心兰拉着孙蝶走上岸边,空山寂寂,天地间彷彿充满了一种安宁祥和之意, 令人觉得只要能活着,就是件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