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干了我妹妹】
【干了我妹妹】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日日野] ←化名
 
  我有一个妹妹今年念初3,但是她的身材已经发育的不错,身高165,上 围还真的瞒突出的;每次看她放学後换下学生服只穿一件薄薄的内衣时,她的胸 前微微突出的乳头老是让我想入非非……。
 
  上身的T恤薄又不长,走动或坐下时常常可以瞥见小裤裤,要命的是妹妹的 小裤裤又小又薄,而且式样又多;常常会有四五跟根细细的阴毛跑出来乘凉。碍 於她是我妹妹……否则我老早就扑上去狠狠的操她了!
 
  妹妹有一件透明雷丝质料的小内裤,是用两条细线绑住在腰上,是我最喜欢 看她穿着的。每当看到她穿着这件我最爱的小裤裤时,禁不住都会幻想希望能将 那绑在妹妹细腰上的两条细线一拉……。
 
  我们时常在一起嬉闹,有时候闹一闹她就会做到我的腿上扭打,偶尔会不小 心坐的太上面而坐到我的老二上,但她一点也没发觉。
 
  今天嬉闹中妹妹T恤上衣下摆掀起,露出了小内裤。我突然发现她今天又穿 着我最爱看她穿着的雷丝细线小裤裤,趁着嬉闹扭打时,我忍不住往那小裤裤两 条细线伸手一拉……。
 
  那件迷人内裤已经脱离开妹妹的迷人部位,哇!我终於看到那我朝思暮想的 迷人禁区,而且只隔着我的短裤与我的小弟弟磨擦,喔!!!这种感觉真是太爽 了!
 
  怕妹妹马上就发现她小裤裤已松脱,我故意不断往她的腰部哈痒!
 
  妹妹因为禁不住痒而仰躺在床上边笑边躲避我搔弄她腰部的双手,双腿不断 抬高往我踢来,妹妹那小穴就一开一阖吸引住我的视线,再也无法移开。我还看 到了在不甚浓密的阴毛中妹妹的粉红色小穴口,竟然有着淡淡的水泽。
 
  按耐不着冲动,我双手抓住妹妹双腿左右一分,压倒在妹妹身上,不断向她 搔痒,全身用力压着妹妹身上,将勃起的老二紧紧的隔着短裤与妹妹的粉红色小 穴口磨擦。
 
  妹妹因为怕痒腰部与臀部更是不断用力扭动,妹妹笑的气喘嘘嘘,妹妹因为 无法推开我索兴用力搂着我的腰,臀部往上用力一撑,想将我甩开!
 
  此时妹妹才发现她内裤已经掉下来了,只剩下另外一边挂在左腿上。妹妹翻 过身背对着我将小裤裤细线绑好,此时我却被妹妹那浑圆高翘的臀部吸引着目光。 
  妹妹穿好後翻过身突然压住我继续向我搔痒攻击,我不知到妹妹感觉如何? 
  倒是我差点控制不住而射精……。
 
  有一次发生了一个很刺激的经验:在一天星期六的下午,我们全家都没人在, 只剩下我妹和我。我觉的很累就想去睡个午觉,但想到五点时有事情要出去,於 是就吩咐我妹妹要叫我起床。
 
  我穿这一件很短的短裤去睡觉,但是实在是太累了,所以一下子就陷入熟睡。 
  通常男孩子在睡觉时阴茎总是会硬起来,我也常这样,这次在睡梦中好像是 做了什麽好梦,阴茎又硬了起来,且因为裤子很短,所以阴茎就跑出裤子外面来, 翘的直挺挺的……。
 
  後来感觉好像有人进来,我很想起来但实在是太累了,一点反应都没有,但 隐约知道是我妹进来了,她进来时看到我露出裤子的阴茎吓了一跳。她轻声的呼 唤我的名字,看我没有反应就靠近床前。
 
  突然觉得我的阴茎很凉我眯着眼睛一看,原来妹妹在拿尺子量我的阴茎,只 见妹妹很惊讶坐了起来,轻声说:不会吧!16厘米。[ 这点是真的] 突然之间
 觉的下体一阵快感传来,我吓了一跳,但随即很聪明的假装熟睡,原来是我妹妹 竟用手握住我的阴茎在上下套弄着!
 
  她套弄了一阵子後,先是迟疑了一阵子,然後就用嘴巴含住我的龟头,一吞 一吐的把阴茎含入嘴中,害我快感一阵阵的传来而不敢乱动,怕她看我醒来觉的 尴尬就任由她玩弄我的阴茎。
 
  後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突然间射精射到她的嘴里,她也来不及反应几乎吞 了一大半到喉咙里!後来她赶紧用卫生纸清理乾净後再叫我起床,装做没事的样 子……。
 
  「天啊,她刚刚弄了我一下,现在又要叫我起床,她不是男的都不知道我现 在还没回气阿」我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做状不理她。
 
  不翻还好,一翻却翻错了身,我不知小妹此时坐在床头,一翻身刚好将她的 手压在下面,无巧不巧地我的「肉棒」顶着她的手,肉棒上残馀的精液抹在她的 手上。
 
  她赶紧收回,我咪着眼看着,眼见她拉了张面纸准备擦拭,却想了想後,用 舌头舔了舔。
 
  「哈,当我是三岁小孩啊,这麽好骗。」此时我累得要死,便继续睡我的。 
  冷不防地觉得有一阵风吹过,我咪着眼睛看,好啊,又坐到我身边来了,我 倒要看看她要变啥把戏。
 
  只见妹妹挨进了我,看看我是否睡着了,阵阵的喘息声传入我耳,「哦,很 兴奋的样子嘛!看来她那个「男」朋友把奶调教得很好嘛。」我继续装睡。 
  妹妹大概认定我睡死了,於是开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好痒,我忍住不出声, 渐渐地她移向下面,到了我的弟弟那儿,便开始上下抽动,「嗯,不错,训练有 素的样子」我开始有点兴奋了。
 
  大概是还穿着内裤的关系,所以她的行动有点受限,一会儿她似乎有点心急 了,把我的内裤往下拉,我於是藉势翻了个身让身体平躺,她吓了一跳似的往後 退,过了一会儿看我一动也不动地,於是又靠了过来。
 
  这次可不是用手玩了,而是用舌头舔了,「好啊,连这招也会,看来我不跟 她那朋友收点会费怎行呢?」
 
  接着,她开始将我的弟弟含入嘴,用舌头轻点着头部,「哦,好爽」心头一 把无名火开始烧起来了。
 
  而她的手也没嫌着,搓着她的私处,更把那内裤褪去,露出黑鸦鸦地一片, 「哇!好壮观的黑森林啊,我都不知道她已经如此成熟了。」看的我口水差点流 下来了,不过此时尚不宜有所行动,免得打草惊蛇。於是我按耐着冲动,继续看 她表演。
 
  我心里盘算着,一定是最近她那口子没给她service之故,所以有点 饥不择食了,我倒是捡了个便宜了。
 
  过了一会儿,她爬到我身上,两腿跨坐在我的下半身,开始用她的妹妹摩擦 我的弟弟,「怎麽不插进去呢?难道她和她那口子都这样玩啊?」我被擦得按耐 不住了,於是伸手摸向她的腰部。
 
  这举动顿时让妹妹停了下来,两人於是对峙久久不发一言,最後我开口了, 「我说妹妹啊,她要玩也不通知我一声,自个儿玩自个儿的,她把我当玩具啊?」 
  「哥……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睡着了嘛……,所以我才 ……」妹妹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辩护,企图掩饰自己的行为。
 
  「哦,所以你才把我当成你那口子骑啊,你把我当啥?」我装着生气样子逗 着她。
 
  「对……对不起啦,不然你想怎样嘛?我拿零用钱赔你好了」看来妹妹似乎 有点生气了,我想她那口子大概也被她骑的很不爽吧,所以才闪着她,让她无处 发泄吧,我倒成了她的出气筒了。
 
  「呦,我拿你的零用钱做啥,买康有力都不够,而且你刚才还让我发射一次 咧,你那点钱够吗?」
 
  「谁叫你睡觉都不关门,还只穿内裤,还有那死阿基,最近都不知死到哪去 了,我才……」
 
  「哦,那是我不对罗,我没把你那口子顾好,让你无处发泄,而我又不关门, 又只穿内裤,让你心痒难受,是我罪过大罗。」
 
  「我……我又没那样说,我只是……」好像不知要接什麽地,看她就两手捏 着我的腰部。
 
  「喂,再捏下去就黑青啦。」
 
  「那你说要怎麽办嘛。」妹妹不耐烦地看着我。
 
  「哦,你把我的弟弟弄大了,问我该怎麽办啊。」我作势也在她的腰部捏了 一下。
 
  「哦,原来你玩我啊,哼,我不玩了。」妹妹说着便起身准备离开。
 
  「喂,就这麽走啦,才做到一半耶。」我把她拉了回来,「没人帮你把火浇 熄,我可不负责喔。」
 
  「谁叫你都这样」妹妹白了我一眼。
 
  「我怎样,是你先的啊。」我的手也不安份地搓着她的奶子,呵,总算让我 逮到机会了。
 
  搓着搓着,她也靠近了我,开始用手玩我的弟弟,於是我让妹妹跨到我身上, 屁股对着我,我用手和舌头弄着她的私处,妹妹於是叫了起来。
 
  「舒服吗?」我问。两手伸向前抚摸她那丰满而又柔酥的乳房,这种姿势让 乳房看起来大了些。
 
  「喔……好……好棒……哥……你真厉害」妹妹哼着,嘴也不停地吸着我的 弟弟,右手则玩着我那两颗肉球。
 
  「喔,妹妹,你怎麽那麽快就湿了,是不是想要了。」
 
  「嗯……嗯……我要……我要……」妹妹不等我动作,便自个儿翻身坐在我 的弟弟上,两手扶着我的弟弟,摸索了一下便插了进去。
 
  喔,还很紧嘛,插得我有点痛,但马上就被快感给占据了,於是我扶着她的 腰部,开始摇了起来。
 
  妹妹好像不满足似的,把我的双手挪向她的胸部,我会意地搓着,「啊… …啊……嗯……嗯」看来她非常满足这样搞。
 
  「换个姿势吧」我坐了起来,顺便把她的双腿撑起靠在我的肩上,两手扶着 她的臀部前後抽插着。
 
  「嗯……啊……啊……」妹妹哼着。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手有点酸,於是把她放下,让她一只脚抬起,我则一脚 伸进她的两腿中间,两人交叉着继续抽插着。
 
  「嗯……嗯……哥,换个姿势好吗?嗯……嗯……」妹妹爬了起来,跪卧着 示意要我从後面插进去,我摸索了一下便插了进去;喔,这样可以插得更深耶, 阵阵的快感袭来,使我加快了速度。
 
  「喔……啊……啊……好棒……喔……」妹妹叫着,我的手滑向前面搓着她 那早已因充血而变大的乳房。
 
  「哥……你还没啊……喔……喔……人家我……快不行了……啊……啊… …嗯……啊……」
 
  还没说完就觉得她的私处一阵阵插搐,我心想大概她已经高潮了,见她身上 直冒冷汗,应该没错才对。
 
  大概是我刚才发射过一次的缘故,所以弟弟有点反应迟钝,都干了快二十分 还无法高潮,於是我把还在兴奋中的妹妹转了过来,让她躺在床上,我则用正常 位进入,因为这样我比较容易高潮。
 
  又插了一会儿,终於感觉来了,我於是再加快速度,只见妹妹叫声愈来愈大, 「喔……喔……快了……快射了……」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终於,一阵阵的温热的液体,从我的弟弟那儿,喷向她的最深处,几秒後, 我累得趴在她的身上,弟弟则任由他软化而继续插在她的私处……
 
                [完]